半夜一个人想要了怎么办 伸进她的内裤按压她的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而且这布既不脏,也不臭,这哪像是经历了生死送入大唐的要紧之物?”

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连直爽成二哥这样的人都能够看出如此明显的破绽。

程处弼不由得脸色一黑,夺了过来,仔细地打量,还真是,哪怕这是那尼玛提供的高原织品。

这位尼玛终究是一位大豪商,再旧的衣物,又能穿过几次。

而且这布条太过干净和整洁,就像二哥说的既不脏也不臭。

缺乏那种让人一眼就能够感觉无数的象雄国勇士经历生死与磨难送出来的沉重感。

看到了自家老三似乎有些气极败坏,二哥程处亮上上下下地打量着自家三弟。

“也罢,咱们可是亲兄弟,这个忙,为兄帮定你了,交给我就成,回头等我今日值完了夜。

明天交给你,铁定能让人觉得这玩意经历了很多的磨难。”

“哎哎哎……二哥我还没答应呢?”

“行了,我可是你亲二哥,难道还能给你捣乱不成,正所谓兄弟齐心,齐利断金,明天你就等着收好宝贝吧……”

看着那大步疾行而去值守夜班的二哥,程处弼无可奈何地翻了个白眼。

罢罢罢,只能等明天二哥回来再跟他要回来就是了。好在程家人信得过程家人。

程处弼知道,二哥是憨厚了点,但是绝对不可能把正经事往外泄露一丝丝。

只是,程家二郎大步地来到了府门口之后,看着那份还没来得及藏起来的血书,终于想到了一个好地方。

然后将这玩意全塞进了自己的靴子里边,还很美滋滋地跺了跺脚。

自己要巡守值夜,一个晚上下来,就不信这玩意不像经历了艰难困苦和万般艰辛。

#####

大唐,东都洛阳的皇宫门口,程三郎黑着脸,手里边拿着一个木匣子,外面还特地包裹着一层布。

而且他还带着嫌弃地表情,就这么只提溜着那包裹布,正要朝着宫中行去。

就听到了身后边传来的吆喝声,一扭头,就看到了吴王李恪这位好兄弟刚好从马车中跳了下来。

“贤弟你怎么过来了?”程处弼不禁有些疑惑地打量着这位哈欠连天,脚步虚浮的浪荡

半夜一个人想要了怎么办 伸进她的内裤按压她的

皇子。

“处弼兄你是不知道,小弟我这两天为了陪伴钦陵那小子,可是没日没夜的忙……

半夜一个人想要了怎么办 伸进她的内裤按压她的

“你又去那种不正经的地方了?”程处弼满脸狐疑地打量着李恪,然后指了指他的脖子道。

“啊,还有印子?”李恪不由得一惊,赶紧抬手去抹。

程处弼直接就呵呵了,果然,这货只要不骨折,就不会停止他寻花问柳的节奏。

“该不会昨天你跟钦陵那童男子彻夜未眠吧?”

程三郎不禁有些唏嘘地摇了摇头。“好算计,你这是准备把那只童子鸡彻底的摁死在温柔乡里。”

“那小子是不是童子鸡,小弟我倒不清楚。

不过那阁里的姑娘们可是说了,那小子可是对什么都很好奇,什么都想要试上一试,嘿嘿嘿……”

看着李恪那副很不正经的笑脸,程处弼觉得若是禄东赞听到这话,指不定会犯下在东都谋弑大唐亲王的罪名。

然后,他战战兢兢地掀开了那木匣子的盖子,就看到了里边,像是被汗水浸透,卷曲成一团的布条……

“处弼兄,这玩意是血书?”

“那你以为是啥?难不成还能是裹脚布?”程处弼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这玩意,这玩意怎么这么臭哄哄的?处弼兄,这该不会是那个尼玛拿来诓骗你的吧?”

“哈,怎么可能,这玩意我可是亲……亲眼目睹过里边内容的。”

李恪的脸已经完全地黑了下来,一只手捏着鼻子,一只手从旁边抄起了一杆毛笔。

正在那里将布条摊开,强忍着不适,努力地辨认着上面那写得很粗糙的文字。

“处弼兄这玩意太熏人了,你觉得我父皇能看得下去?”

#####

李世民终于忙碌完了朝务,一身轻松地朝着文成殿偏殿行来。

而身畔,则是大唐名相房玄龄,此刻,房玄龄亦在小声地跟李世民嘀咕。

“陛下的意思,臣明白了,待臣离宫之后,只会邀约那禄东赞,结好于他。”

“好好好,朕有卿为肱股,实在是少了许多的烦忧啊……”

李世民抚着长须,缓步前行,一面小声地道。“朕乃大唐天子,若是见他国之臣太频,反倒容易生事。”

“然诸位臣工之中,朕最信得过的,便是卿,由卿出面,再好不过。”

君臣二人说话间,便来到了这偏殿前,房玄龄已欲告辞,却被李世民挽留,先入殿喝杯热茶暖和暖和再走。

房玄龄倒也不客气,二人拾阶而上,守在偏殿门口的护卫原本想要朝陛下禀报程三郎与吴王殿下就在殿内等候。

只是看到陛下正在跟房相低声言语,也就不便上前打扰。

然后,李世民抬手掀开了门帘,若有所觉的一抬目光。

“……”李世民与房玄龄都看到了,看到了躺在贞观炉前的程三郎懒洋洋地似乎在那里打瞌睡。

而一旁的案几前,亲儿子李恪正一手捏着鼻子,一手正拿着自己最喜爱的紫毫笔,拿那玩意正在挑着一块颜色都显得有些问题的破布。

“你们俩个,在这里做什么?!”李世民的脸色瞬间就黑了下去,拉着个脸喝道。

程处弼吓得一个鲤鱼打挺蹦了起来。“小侄见过叔叔,小侄啥也没干。”

李恪有些心慌意乱地将手中的紫毫笔往旁边一摆,赶紧起身朝着那一脸黑线的亲爹一礼。

“爹……父亲,孩儿,孩儿正在看血书,象雄国主李迷夏的血书……”

“你说谁的血书?”一旁的大唐名相房玄龄满脸难以置信地瞪大了两眼,开口喝问道。

程处弼还没来得及开口,一旁那位今天就是特地来抢功的李恪赶紧插嘴道。

“房相,那是跟那吐蕃并称高原双雄的象雄国的国主李迷夏亲手所写下的血书。

他被吐蕃人生擒,囚禁于玛旁雍错湖畔后,咬破手指写下的向我大唐求救的血书。

寻了忠心的死士,历尽千辛万苦,这才送到了那位有象雄国王族血统的豪商尼玛手中。”

“……”

喜欢大唐第一世家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