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宠跪趴姿势伺候男主人 伸进她的内裤按压她的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说一下,预计月底完本,另外血压高的原因找到了,颈椎压迫交感神经,真晕,没感觉脖子不舒服啊,怎么就压迫了呢,好在不算严重,倒霉的是最后几章只能躺着用手机码字了,最后说明,这段话免费,不到两百字不收钱,嘿嘿。

※※※※※※※※※※※※※※※※※

感谢:‘08a’兄弟,‘不想去你的心海’兄弟的打赏,夏天拜谢了。

※※※※※※※※※※※※※※※※※

随着跪地投降的人越来越多,反叛联军的军心彻底崩了,便是一些统兵的将领,在自家诸侯被射杀之后,都跪地向人王投降。

一场数百诸侯反叛,兵围朝歌的危机就此消弭平息。

美中不足的就是,冀州候‘苏护’跑掉了。

当时‘黄少宏’在忙着用‘人王’的身份收服叛军,命武成王‘黄飞虎’带领一只兵马去追冀州候。

结果‘苏护’手里竟然有一张‘申公豹’给他的保命玉符,在危急关头冀州候捏碎玉符,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等‘黄飞虎’回来请罪,说明当时情况的时候,‘黄少宏’一听就知道,把必然是遁地符之类的符篆。

这种符乃是用软玉炼制而成,因为里面预存了一些制符者的法力,所以即便是普通人也能使用。

使用时只要捏碎这软玉符篆,符篆的效果就会自动激发,通过遁地、障眼、迷魂,等各种法术手段,确保使用者的安全。

不过考虑到‘黄飞虎’乃是人王任命的武成王,将星照命,一般的障眼法很难对他起效,所以‘黄少宏’认为‘苏护’用的应该是‘遁地符’。

要是别的还好追,‘遁地符’瞬间千里,此时‘苏护’怕是已经在千里之外了。

‘苏护’虽然跑了,但他带来的冀州兵马却没跑掉,被武成王‘黄飞虎’带着骑兵一顿冲杀,斩杀了两万多人,余者尽数投降。

让‘黄少宏’没有想到的是,‘苏护’之子‘苏全忠’竟然藏在冀州军中,装扮成一个普通将领,结果被投降的冀州军指认出来,被‘黄飞虎’以一己之力生擒当场。

‘黄少宏’听完之后,将一脸惭愧,跪地请罪的‘黄飞虎’扶起:

“苏护走脱乃是借助了道法符篆之力,非武成王之过,武成王能生擒苏护之子,着实有功无过!”

黄家三兄弟,见到‘纣王’并不怪罪,俱都欢喜感激,心中对‘黄少宏’这个陛下妹夫,越发亲近和忠心了。

‘黄飞虎’自己却有些气恼:

“没有抓到苏护着实可惜,让其回到冀州,少不得又要兴风作浪,臣却是错过一次彻底平定冀州的机会啊!”

‘黄少宏’摆手笑道:

“苏护之女成了朕的妃嫔,苏护之妻还在朝歌城中的官驿之中,苏护之子又为武成王所擒,他们一家都在这里,苏护还能跑到哪里去!”

“等回头,朕一纸诏书,免去苏护反叛之罪,他自己就会来朝歌请罪的!”

武成王听闻‘黄少宏’说要免去‘苏护’之罪,不由急道:

“陛下,苏护虽然是苏妃之父,但其谋反乃是大罪,岂可轻易饶恕?”

‘黄少宏’摆了摆手笑道:

“谁说轻易饶恕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等苏护回来,自然要被永久圈禁起来,等收复了冀州,他便再也不足为虑了!”

武成王还想说什么,‘黄少宏’却道:

“如果朕不赦他之罪,苏护必将行困兽之举,在冀州重举反旗,到那时也不知道要死多少人,若是能够平息战乱,饶他一命也算不得什么!”

‘黄飞虎’也不是个莽的,闻言恍然道:“陛下圣明!”

‘黄少宏’忽然想起‘苏全忠’这个人有‘勇冠三军’之名,便即问道:

“朕听闻那苏全忠武力过人,他就甘心被俘吗?”

说起这个,黄家兄弟都笑了起来,‘黄飞彪’抢着将当时的情形讲了一遍。

那‘苏全忠’一开始混在降军之中打算趁乱逃跑,却不想被部下指认出来,无奈之下起了挟持‘黄飞虎’的歪主意,当即暴起发难,就要将武成王掌控在手中。

可‘黄飞虎’是什么人物,那可是商纣一朝唯一以战功封王的人,一身武道修为,乃是商朝军中天花板的存在。

‘苏全忠’虽也不凡,却又怎会是武成王的对手,两人交手不到百合,‘黄飞虎’的金攥提芦枪,就将‘苏全忠’手中的银尖戟挑飞出去,枪尖架在了后者的脖颈处,武

男宠跪趴姿势伺候男主人 伸进她的内裤按压她的

成王的亲兵一拥而上,直接将其绑了。

‘黄少宏’听完不由得点头,能与‘黄飞虎’斗上百合,这‘苏全忠’的武艺也着实不错了。

他心里已经决定,回头就弄个主从契约让‘苏全忠’签上,到时候‘苏护’若是不来归顺,就让他儿子出战,看那冀州候忍不忍心父子相斗。

当‘黄少宏’返回朝歌的时候,满城百姓夹道相迎,俱都喊着大王万胜的口号。

‘黄少宏’骑在马上,朝四周不断挥手,他能够看出这些朝歌百姓的欢呼声都是发自真心,看来这些时日的改革已经取得了成效。

回到龙德殿,‘黄少宏’坐在宝座上,听着下面文武百官争辩如何处置那些反叛诸侯,以及数十万叛军的问题。

拢共五百诸侯随‘西伯侯’与‘冀州候’造反,虽然被‘黄少宏’射杀了不少,乱战之中死了不少,却还有三百多诸侯被生擒活捉,此时都五花大绑跪在王宫之外,是杀是剐就在‘纣王’一念之间。

文臣们都倾向于让‘纣王’赦免这些反叛诸侯的罪行,让他们各自带兵返回封地。

这些人的理由是,上古圣王以仁爱治理天下,恩泽四海八荒,天下莫不相从,后世人王亦当学之。

‘比干’更是振振有词,言之凿凿的说道:

“只要陛下赦免这些造反的诸侯,他们必定感恩戴德,永不敢叛!”

‘黄少宏’差点就忍不住在朝堂上笑出来了,这都什么脑回路啊,简直妇人之仁!

唯一让‘黄少宏’比较欣慰的是‘姜子牙’并没有附和一众文臣的意见,看来是不同意一众文臣的看法。

武将一方的意见与文臣截然相反,都赞成全部斩杀,以儆效尤。

许多武将更是进言,请‘纣王’下令讨逆,他们愿率讨逆大军,平定那些反叛诸侯的部落,斩草除根。

‘黄少宏’对文武两边的意见都不赞同,文官的办法太过愚腐,想要天下太平,只靠施恩当然不行。

更可笑的是这些文官不但建议把那些诸侯放了,还要将属于他

男宠跪趴姿势伺候男主人 伸进她的内裤按压她的

们的兵马也交还回去,这特么不是搞笑么,到了嘴里的肉,怎么可能在还回去呢。

武将一方的建议太过激烈,施威太重,把这些诸侯杀了不难,可这么做,除了出口气之外,对于平定这些诸侯的部族并没有任何帮助。

搞不好这些诸侯被杀的消息传开,他们所在的部族立刻就会拥立新的首领,而且有了杀死前任首领的仇恨,对于朝廷想要撤藩,平定四方的大业反而会起到反效果。

‘黄少宏’自己的观点是,为君之道,当恩威并重,他最终决定,将这些参与反叛的诸侯都圈禁起来,命人去他们的部族,让其限期投降,派人来朝歌请罪。

当然他也不指望这些诸侯背后的部族全部投降,他们被俘,有些部落中必然会有一些野心家想要取而代之,可这部分定然是少数,到时候朝廷大军压境,弹指可破。

至于这一次被俘虏的几十万叛军,‘黄少宏’特意寻问户部今天的粮食情况,得到了答案是,有了玉米、土豆、地瓜这三种作物,预计今年的粮食产量,是去年的十倍。

以王畿地区的作物产量来说,多养活几十万人根本不算什么。

‘黄少宏’闻言不由得乐了,既然养的起这还说什么了,当即命‘黄飞虎’将这些属于不同部族的联军全部打散,建立‘虎、豹、狼、熊’四营,严加训练,以后自有用到的时候。

处理完叛军的事情,‘黄少宏’又招来那些没有与西伯侯、冀州候同流合污,一同造反的诸侯。

好严宽慰几句,赞了他们对人王的一片中心,又分别赏赐了,金银器具,丝绢美女,豪宅府邸。

等到赏赐之后,‘黄少宏’这才正色道:

“奖励归奖励,之前朕说的话可不能改变,以后诸公就永居朝歌好了,只要你们不为非作歹,朕保你们与国同戚。”

姜王后之父,东伯侯‘姜桓楚’第一个拜道:“臣遵王命!”

有了这个带头的,更有之前那一场大战,原本心中还有一些想法的诸侯们,尽数拜倒,齐声呼道:“臣遵王命!”

‘黄少宏’见状心中自然欢喜,这些诸侯与其家眷留在朝歌,朝廷派去各地的地方官掌握军政大权。

等一两年后地方稳定下来,再来两次新作物的丰收,百姓丰衣足食,安居乐业之时,就可以行撤藩之举,自此断绝了诸侯造反的可能,天下安矣。

如此从根本上解决了封神之战,到时候,天道想让人王断绝,也得问问民心答不答应。

一场朝会开了四个时辰,等到处理完这些大事已经到了晚饭的时间。

‘黄少宏’正要请诸公前往九间殿,重新开宴,却有宫人来报,说‘费仲、尤浑’二位大人,已经带着女娲圣像返回来了。

群臣哗然,都出言请‘人王’亲自出迎,以表对人族圣母,妖族圣人的尊敬。

‘黄少宏’却摆手道:

“不用,直接让他们将圣像搬来朝堂就好了!”

开玩笑,不说他也是圣人,就说他在小千世界与‘女娲’做了夫妻,那也是平等相处,乾坤相合,要是女娲本尊亲至,他接自己老婆,那理所应当。

可来的是一座圣像,他又身为人王,哪有率众出迎老婆圣像的道理,当老公的不要面子的么。

‘人王’不亲自出迎,文武百官却是不敢造次,都规规矩矩的出去把‘女娲’圣像迎进龙德殿。

‘黄少宏’一眼扫到圣像上贴着自己的圣人符篆,就嘴角一挑,知道‘女娲’的神识此时已经降临在圣像之中。

他心念一动,‘白素贞’提着已经被剥皮的‘九尾妖狐’出现在朝堂上。

那‘九尾妖狐’虽然被剥了狐皮,却并未死去,而是用无比仇恨的目光瞪视这‘黄少宏’和‘白素贞’。

当它见到龙德殿中间的‘女娲圣像’的时候,眼里顿时出现光彩,嚎叫道:“娘娘,救命,娘娘救命啊!”

‘黄少宏’冷哼一声,吩咐道:

“将那符篆揭下来,朕要与女娲娘娘对质!”

‘费仲’忐忑上前,亲手揭掉‘女娲圣象’上的圣人符篆。

下一刻,五彩光华从四面八方涌来,龙德殿内的上方,灵气凝聚成一片片花瓣,慢慢飘落,地面上也有灵气凝聚金莲涌现出来。

天花乱坠,地涌金莲,正是圣人降临的表相,一股圣人威压瞬间降临,在场所有人,包括白素贞在内,全部跪倒,恭迎圣人降临。

只有‘黄少宏’端坐在宝座之上,一动不动,开玩笑,哪有丈夫跪拜妻子的道理。

可那股圣人威压,似乎有意针对一样,不断增强,压的他浑身筋骨都发出咔咔的骨爆声响。

撑到最后,‘黄少宏’上帝基因改造的身体都有些撑不住了,他干脆取出‘乾坤弓’借人族气运,对抗圣人威压,同时他身上也散发出功德金光,正是他之前造物所获天道功德。

‘女娲’似乎也知道,有人族气运和功德金光在,怕是压不住对方,虚空中传来一声冷哼,之前的威压瞬间消失不见。

而‘女娲’圣像上的五色光华,猛地一收,但见那尊圣像从木胎泥塑,变成了栩栩如生的真人,正是‘女娲’模样。

‘女娲’现身之后,脸上冷若冰霜的看向王座上的‘黄少宏’:

“昏君,你可知罪?”

‘女娲’方一现身便兴师问罪,让朝堂上所有人都噤若寒蝉,控制不住灵魂中的敬畏与恐惧,瑟瑟发抖起来。

‘黄少宏’却是怡然不惧,含笑道:

“圣人少待,朕又跑不了,问罪之事且等稍后再说,朕将圣人请来此处,主要是想问问,可是圣人让那九尾妖狐滥杀无辜,杀生害命的么?”

‘女娲’眉头一蹙:“你说什么?”

这个时候被‘白素贞’抓在手中的‘九尾妖狐’哭泣叫道:

“娘娘救命啊,我报了你的名号,也被他们扒了皮毛,娘娘可要为我做主啊!”

‘女娲’并非本尊降临,而是一缕神识降临在圣像之中,又在狂怒之中,是以并未第一时间发现九尾的存在,此时看去,见九尾被人剥了狐皮,被‘白素贞’提在手中。

圣人法眼之下,‘白素贞’的妖仙之体,也显露无遗。

‘女娲’顿时怒道:“白蛇,你也是妖族竟然残害同族,却是留你不得!”

其实‘女娲’气的并非残害同族的事情,这种事在妖族算不得什么,她主要生气的是,既然‘九尾’报了她的名号,还被剥了狐皮,真当本圣人没有火气不成。

她说完之后,便伸手一指,一道湮灭之力,就要将‘白素贞’彻底灭杀。

‘女娲’此时虽然只降临一缕神识,可圣人之力不可测度,一缕神识的力量,灭杀普通仙人也和玩一样。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白素贞’身上,竟然爆发出一股圣人之力,将她发出的湮灭之力直接抵消。

而最令‘女娲’震惊的是,‘白素贞’身上爆发的圣人之力,正是属于她的女娲圣力,可这又怎么可能?

喜欢位面之狩猎万界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