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分钟从头啪到尾无遮挡 办公室揉着她两个硕大的乳球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入城吧。”

沉默良久后,胜天尊者说道。

虽然这套宣传手段让她大开眼界,但现在就下结论还为时过早。最初到达上元城时,首府之都所呈现出来的繁华,同样让那样的她叹为观止。盐城地处申州境东岸,又收纳了那么多流民,城内观感想必会大幅下降,这亦能让她更清楚的看到广平公主的施政手段。

在这一点上,她对救世教还是颇有信心的。

陆陆续续带回百耀山的避难者已超过十万,将他们有条不紊的安置在天井内,并安排他们的衣食所需,将其培养成可以阻挡邪祟的战士,这都需要不俗的能力与手段方可实现。教宗大人尽管已虚弱到无法自主行动,可他的智慧依旧璀璨生辉。

经过登记后,“商队”在城外驻扎下来,胜天尊者则与黎、洛轻轻等人一同穿过西大门,进入金霞内城大道。

“新鲜的肉包子出炉咯,有人要试试吗!内馅都是上好的鲜鱼肉,一个只要五角钱!”

“来尝尝何师傅的手艺吧,都是小碟菜,想吃什么自己取用!”

“幽州特产菜,有烧鹅和烤肝,美味又香甜,客官要来点吗?”

踏上石板街道的刹那,热闹的吆喝声便铺面而来,瞬间填满了李梦芸的耳畔。与之相对应的,是极其拥挤的人流——足有三四丈宽的道路被分成四条对向马车道,这是跟京畿完全对标的尺寸,可在金霞城竟显得有些不

60分钟从头啪到尾无遮挡 办公室揉着她两个硕大的乳球

太够用。人们不得不从路边挤向道路中央,乌泱泱的人头几乎形成了一片涌动的长河。

而在“河道”两侧,是清一色的店铺。他们的招牌全部挂在门眉上方,所卖之物一目了然。令她惊讶的是,其中大多数都跟食物有关,从面点到家常菜应有尽有。更让人不敢相信的是,这些店子居然还真有不少人光顾!

“很不可思议,对吧?”洛轻轻笑道,“人们居然会乐意选择在外面享用晚饭。”

作为洛家大弟子,她游历过诸多城镇,也通晓各国地理,自然清楚尊者脸上那一闪即逝的讶异的缘故。

任何时候,购买粮食自己烧煮都是最省钱的做法。

手头缺钱时,就拔点野菜放进锅里煮。

稍有余钱,则会加些甜菜根、骨头甚至肉糜。

唯有过年时,才会将鱼肉鸡鸭做成菜品,以犒劳一年的辛勤劳作。

至于上酒店客栈吃饭,那都是大户人家才会干的事。他们可以多掏出一部分银钱,去支付菜品在烹饪、服务上的溢价。任何时候,能上得起馆子的都不会是普通百姓,也因为这个缘故,一个城市里的餐馆不会太多,而青楼、赌场也会自备后厨,以满足顾客的口舌之需。

像金霞城这样的情况,绝对在六国里都是独一无二的。

出来吃饭只是表象,它更深层的含义是代表着普通人愿意多花一份钱,去追求填饱肚子之外的享受。这不光要求民众口袋里有富余,整个城市都得处于粮食充裕状态才能实现。哪怕是京畿上元,也离这个目标差得远——它固然拥有最热闹的花街,可一比起最基础的“食”来说,就显得相形见绌起来。

一般人或许无法明白这两者之间的差距,但见多识广的胜天尊者却能看出来。

这也是她面露讶色的原因。

“怎么会……你们不是招揽了许多逃难流民吗?”

这个情报来自于救世教的眼线,而且预估人数在三十万以上,如此超额的人口挤进一座城市中,怎么可能连一点影响都看不到?她预想中满街的乞丐,以及拉帮结派的地痞流氓,仿佛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一般。

“其实你看到的这些人里,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流民。”洛轻轻回道,“不过自从金霞实施以工代赈、大肆展开周边地区基础建设后,他们很快就摆脱了贫困者的身份,在这座城中有了一席之地。”

只是如此吗?

胜天尊者在人流中缓缓前行,打量着四周街景。越是深入,她看到的新鲜东西就越多。

往来的人潮中不光有金霞人,还有许多西极来客与妖类。

特别是那些长着尖耳朵的异妖,他们浅金或淡灰色的头发在人群里显得格外醒目。甚至有一些长耳妖和当地人走在一起,交谈间看不出任何罅隙,简直完全融入到了这个俗世里。

至于那些红毛商人与碧眼海客,也围绕在店铺旁指指点点着什么,面对这一情况,金霞人似乎已习以为常,最多路过时看上两眼,并不会因为对方的模样怪异而惊叫或驻足围观。

偶尔街上还会出现一两台巨大的双足机关兽。和城门口看到的解放型不同,这类机关兽一边握着盾牌,一边手持短刀,一看就不好对付。

是了,金霞击败十州联军时所使用的强大武器,应该就是它无疑。

“平日……街上都有这么多人吗?”尊者忍不住问。

“那倒没有,白天大家都在忙活,街道上反而空荡,但今日是周末,所以人会格外多一些。”黎解释道。

“为何?”

“因为每周最后一天是公主定下的假日,不用工作,工钱却照算,所以大家才有工夫出门游玩。”黎忽然一拍脑袋道,“对了,这天晚上还会有炽姑娘的演唱会,我们把行礼放好后,也去看一看吧!”

“盐、盐场会?”胜天尊者疑惑道,“这位炽姑娘又是何许人也?”

“她啊……可是金霞最有名的偶像!”黎掩嘴偷笑道。

偶像又是什么?

她张了张口,却没有将这个问题问出口。

李梦

60分钟从头啪到尾无遮挡 办公室揉着她两个硕大的乳球

芸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了——对方的几乎每一句话里,都有她无法理解的词语,而上一次类似的情景,还是在她牙牙学语之时。

另外她还注意到,这里百姓的气色和外面的人截然不同,这种不同并非指衣食,而是精神气。具体的细节她说不上来,比如世家或大地主,他们也吃穿不愁,却依旧和金霞城的人有所差别。

是神采奕奕的眼神,还是对未来充满期待的面貌?是谈吐自如的举止,还是直着背脊进行的身影?

有那么一瞬间,尊者忽然觉得这些人都已和她所熟知的世界脱离了关系——

他们是自身的主人。

喜欢天道之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