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室吃奶头h 同桌让我把腿张开给他看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大清早的吃吨饭,江森被韦绵子这货叨叨得有点乱。又是开皮包公司谋求上市,又是搞到星星星中文网,转过头来又特么房地产如何如何,还有他那一年几百万的待遇。

森哥越听越觉得小绵子这货也不是什么好人,基本上跟郑悦就是一路货色。

仔细回想起来,真尼玛还是胡部长那群人最特么够意思,看起来好像天天薅他羊毛的样子,但是该让他挣的钱,一分钱都没让他少挣。而且眼下算起来,话说这都快到十月份了,再过三四个月,他很快又能跟瓯城雄文那边,结算一笔理论上应该不少的款子。

这一整年下来,他又是高考状元又是双料世界冠军的,还有年初的时候拿了个全球最畅销作家的荣誉,基本上热度从2007年的年头,一直维持到现在就没怎么降下来过,哪怕到了最近半个月,江森还有其他办法,继续再把他的热度,在网络上至少维持到国庆之后——今年被东瓯市各级公安机关传唤、抓捕和立案的那个95人名单,可还没公布呢,就最近几天,他就打算让郑悦把名单放出来了。一旦公布出来,网络上估计又得闹腾上好一阵子。

这么个情况下,《女王》的简体,应该能多卖出去不少吧?

按照之前的新协议,他可是能直接从《女王》的市场售价中,提取20%的超高额分成,按照《我的老婆是女王》目前市场上“4本版”的售价,每套100元整,就是每卖出一套,他就能提成20块钱。而且还是税后!这尼玛要是今年能卖个五百万套,直接就是一个亿。

“一个亿啊,一个亿,一生一世花不完~!”

江森走在学校的小路上,忽然吟唱出来。

宋大江表情古怪地看看江森。

“咳!”江森有点尴尬地挠了下头,正色解释道,“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永无止境,只有给自己立下宏伟的目标,人生的方向才永远不会偏离航向。”

说完后,四周更加安静了。

老苗、小陶、叶培全都用和宋大江一样的眼神看着他。

乔纳森也跟着双手一摊,表示自己听不懂。

江森道:“妈的你们别管我,我就是偶发性精神状态异常。人生过于顺遂地走上巅峰,一下子有点飘了。”

“哦~~”一群身材集体走形的中年人,纷纷发出理解的声音。

江森叹口气,不再扯蛋。

片刻后,“森之队”浩浩荡荡来到操场。

大清早的,操场上一片宁静,没再像昨天那样,被江森的迷妹所包围——

申医的保安学聪明了,直接在学校门口就拦下了她们。

学校的三个主要进出口,前后门和东门都加派了人手,操场大门外,也有保安查学生证,最大程度地保证了江森的训练环境。当然,除了学校本身的安排,这也同样是国家体委的要求。

周日早上,江森的训练跟昨天没什么区别。

反正就是让咋练就咋练,高度配合,充分发力,半点不摸鱼。

整体而言,就跟国家队平时的训练强度差不多。

早上在操场上专项技术训练了几个小时,下午又是专门的有氧体能训练,晚饭过后,又加练了一个半钟头的力量。宋大江全程跟着,江森在哪里练,他就找个角落,缩在哪儿看书,用功的程度,让江森简直感觉压力扑面而来。

“妈的,我错了。”晚上训练完,江森他们一大群人,在食堂包厢里吃完加餐,回寝室的路上,森哥对明哥自我反省道,“我应该也带本书过去,力量训练那么枯燥,可以一边训练一边看书的。”宋大江闻言,立马露出警惕而敌视的目光。

你听听!这说的都是人话吗?

你都参加国家队训练了,心里还想着学习?

我们这些人,都不用活了是吗?

“不太好吧,会分心的。”明哥感觉到自己的核心利益——也就是学年奖学金受到威胁,不由下意识地绿茶起来。哪怕江森每天包他三顿饭,还带给他每个月500块巨款的补贴,昨天甚至帮他复印了一份教辅,但是这并不是他能允许江森的学习成绩超过他的理由。

全班一共也就29个人,能拿奖学金的只有13人,而且二等以上奖学金的人数只有5个人!如果是奔着奖学金去的话,那要拿就起码得奔着二等去。

至于学年三等奖学金,那也配叫奖学金?

只要是个人,有脑子就能拿!

在公明哥哥的眼里,毫无疑问只有考到全班前五,才配称得上是学霸中的学霸。所以虽然学期开始才不到一个月,但宋大江现在心里压力已经非常大。

表面上看似与世无争的他,心里早就非常明白,在这所全国顶尖精英汇聚的学校里,想要拿全班前五,难度绝对远超考进沪旦本身。

更不用提,就他身边,现在就有一个曲江省文科状元,居然声称要好好学习!

状元啊!曲江省的状元啊!

以自己赣江省全省理科第86名的成绩,宋大江虽然觉得自己未必就比江森弱,但确实光是面对江森的光环,就非常有点喘不过气来。

所以某种意义上讲,宋大江其实是非常乐于见到江森杂务缠身的。

训练、写作,乃至是日常撸兔子,所有乱七八糟的事情加起来,江森每周至少比他少学40个小时以上,每个月就160多个小时,一个学期积累下来,就起码是700个小时。

按照一万小时专家理论,两个人之间因为有了这700个小时的输入差距,宋大江由此判断,如果将两个人的专业水平做量化的话,等到期末考试的时候,他在专业学习的深度上,起码能比江森高出7%—10%,也就是7—10分的平均分。而在学霸和学霸之间,这个平均分的差距,差不多就是两个世界的存在了,用甩出两条街来形容都不为过。

可是现在,江森这个货,他居然说要带着课本去训练?!

你想干嘛?你难不能还想跟我宋公明争抢奖学金的名额???

话说前几天江森请系里的师兄师姐吃饭的时候,宋大江就觉得不对了,尤其江森还要了叶婉纯的手机号码,现在看来,江森这个货,果然野心勃勃!

宋大江心里惊涛骇浪,脸上越发面无表情。

“没事,分心总比完全不用心要好。”江森在十八

在教室吃奶头h 同桌让我把腿张开给他看

中炸鱼多年,好久没感觉到来自身边的竞争压力,对宋大江的心情毫无察觉。

宋大江不再吭声。

一直等走到宿舍楼门口,跟老苗和陶润吉他们挥手道别,走进楼里,才继续小心翼翼地试探问道:“森哥,你打算拿奖学金啊?”

“嗯。”江森点了下头,“不拿不行啊,容易被人说我在学校混日子,怎么的也得拿个三等奖学金,意思意思吧?”

“哦……”宋大江听到这话,稍微放心了些。

如果江森的目标只是三等奖学金,他倒是没那么担心了,不由露出了笑脸,“我也是,能拿个三等就可以了,也算是对自己有个交代。”

江森微微点头。

两个绿茶又同时在心里想:操!老子怎么可能只拿三等!

晚上八点出头,绿茶兄弟回到404寝室,早上八点之后就没出现过的韦绵子,已经在屋里等候,还带过来一个穿得西装笔挺的40来岁的中年人。

武晓松也在,坐在他自己的座位上,翻着课本。见江森回来,韦绵子立马和那个中年人从椅子上站起来,韦绵子道:“二爷,这位是申城旭阳律所的方大律师!”

“方律师,久等久等,不好意思,今天训练得晚了些。”江森快步上前,跟对方一握手。

“应该的应该的,江总也是为国家争光,能多等江总两分钟,也是我的荣幸。”方律师说话姿态很低,跟江森不轻不重地握了下就马上松开,开门见山道,“江总,您现在是打算注册个人工作室,开展哪些方面的业务?”

“不好说。”江森回过头,把门一关,也不避讳宋大江和武晓松这俩吃瓜群众,解释道,“我现在其实还谈不上什么主营业务,但确实又有不少事情需要处理。简单来说,就是几件事吧。第一个,我原先的合作律师,现在又接手了我的一些经纪工作,我在田管中心的代言合作,以后要交给他来负责,所以我当然就没办法,既让我当我的经纪人,又让他当我的法律顾问,把我的经纪合约也交给他去处理,这样做,不太符合情理,您能理解吧?”

“当然。”方律师很直白地微笑道,“容易监守自盗。”

“是。”江森道,“所以这块法务工作,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交给您来处理,而且以后我的相关代言的法务工作,还有工作室的其他法务工作,我希望能跟您个人或者您的律所,建立起一个长期的合作关系。当然,先期的话,我们还是得有一个磨合期。”

“我明白。”方律师点点头,表示认可。

江森又继续道:“另外呢,我原先的律师,他主要负责两块业务,一块是我跟一些网络不法分子的名誉官司。”

方律师问道:“状告一千人的那个官司吗?”

“对,就是那个。”江森道,“这个官司,处理起来可能需要很多时间,要打上好几年,而且郑悦律师,就是我现在的律师,他在东瓯市关系比较熟,所以应该来说,我不会不换,除非他不想继续做了,那么我才有可能把这个业务转交给您,但可能性应该是不大的。

不过还有一个业务,是我在东瓯市瓯顺县,也就是我们老家,我有一家科技制药生态开发公司,主营业务就是把一大片林子给推翻了,然后种点草药。这一块呢,目前我们还没正式动工,但前期的技术研发工作,已经开始运转了,专利申请已经提交。

这块业务,不是非常着急,不过一旦开工的话,我还是更倾向于让郑悦律师专注处理我的名誉案,这块经营业务的法务工作,希望能有更有时间的专业人士来服务。”

方律师听着江森这口说着说着就逐渐显得像外交辞令的话,不由得扬起了嘴角,感觉跟江森的交流很是舒服,点头道:“可以,我们当然有时间,而且保证专业。但是冒昧地问一句,您这块产业,规模大吗?”

“目前不好说。”江森道,“但是我的目标是,一年产值能超过两个亿。而且现在是有初步计划的,以后有空的话,我们可以详细谈。”

江森看了眼左右的人。

方律师秒懂。

涉及商业机密,当然得找个没人的地方详谈。

随口十几分钟,江森和方堂静律师简单地讲了下钱的问题,方律师的出台费比郑悦略高,按出门时间开始计价,每小时1500元。如果签了长期合作协议,到时候价钱再谈。

目前来说,两个人也就是临时合作。

互相之间,都有个选择和考察的过程。

“那就到时候再见。”

“好。”

江森和方律师握握手,把大律师礼送出门。

紧接着方堂静前脚离开,江森又马上跟韦绵子聊了起来。

“韦总,按你去年这个收入,我是肯定请不起你的。”他一边说着,走到兔子笼跟前。

笼子已经被韦绵子洗得干干净净,江森抱起宾宾放进去,韦绵子马上说道:“那肯定不用这么高,一个助理该拿多少,我心里还是有数的。”

“那你自己怎么想的呢?”江森回过身,问道,“要不你自己开个价?”

韦绵子刚才听江森说着瓯顺县的制药公司,说着他的代言业务,心里多多少少知道,江森一半是说给方堂静听的,一半是说给他听。

这特么,他现在就是在赌一把啊。

要么老老实实留在星星星中文网,继续寄希望于江森开新书,要么就放弃现在相对稳定的工作,跟在江森身边搏一把未来,“二爷,我早上说的那个……”

“那个不好说。”江森还是这句话,“公司上市,也不是说上就能上的,也不能只看估值对不对?还有经营情况呢,盈利呢,各种上市前的准备呢,就算一切顺利,我看少说也得好五六年、七八年吧?再说万一上市不了呢?你总不能跟着我,一直喝七八年的西北风吧?

再过上七八年,我家兔子都要寿终正寝了,刷笼子都不用人了。你要是觉得有顾虑,不要再多考虑一段时间?我现在也不是非要用助理不可,你看我身边其实人也挺多的……”

江森这句话,就有点让韦绵子着急了。

他忽然抬头:“您能给多少?”

江森道:“一个月三千,包吃。”

韦绵子:“……”

“开玩笑的。”江森看着韦绵子那瞬间发白的脸色,笑道,“星星星中文网给你六千,那我也给你六千,平时假节日补贴,高温补贴,年休,正规单位给的待遇,我这边都能给。但是提成就没办法了。毕竟是我的助理,不是我的经纪人。

当然以后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肯定最优先考虑让你来直接负责一些我的个人项目和业务,但具体到时候是怎么个情况,我现在也不能那么随随便便跟你吹牛逼,你也看到了,我这边现在是百废待兴,看起来事情不少,但其实都还没影……”

“我干了!”韦绵子忽然道。

在江森这似饼非饼的忽悠下,他终于没绷住。

江森微微一愣:“那就一个月六千?”

韦绵子点点头,“我今晚回去就跟网站说,不过交接需要几天时间。”

江森很干脆笑道,“行,那就等国庆节再过来。等国庆节假期结束,我就把工作室弄起来,你来兼职一下工作室的行政、会计和出纳,各方面的事情都熟悉熟悉。”

找到了压榨对象,森哥很是利落地把工作先布置下去。

几分钟后,送走韦绵子,404寝室里,全程看戏的宋大江和武晓松,明显像是松了口气。

武晓松抱怨道:“森哥,以后这些事情,就别弄到寝室来谈了吧,不合适吧。”

“嗯,就今天,下不为例。”江森微笑道,“工作室马上就有地方了。”

武晓松无言以对,并忽然感到了深深的失落。

昨天系学生会换届,他去了。

因为大四和大五的学长不参与,相当于只有半数人参与,大一和大三各一个班,大二两个班,全系总人数不到120人,参会的只有不到60个人,所以他上台一顿逼逼后,就捞到了申医临床学院中医系团总支叉叉部的副部长职务。

原本从昨晚上到现在,他还一直都挺乐呵的。但刚才看着江森那一通操作,谈笑间就特么的“年产值几个亿”,并且随随便便就给韦绵子开出每月六千块的工资,这一对比下来,他们系学生会这点玩意儿,那算个蛋啊!

“对了。”武晓松这时才有点不情不愿,提了一嘴,“叶老师说,想找你当系学生会的名誉主席,让我给你带句话,你去吗?”

“不用了,小孩子过家家,浪费时间,没意思。”

江森一口拒绝,从柜子里拿出换洗衣物,径直走进了浴室。

喜欢重生就要对自己狠一点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