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业时学长深深的进入视频 污小短文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崔师兄可以啊,真的唤出了被封印在人皮鼓里的冤鬼。”

秦少游本来是在镇妖司的大门外,目送着派往双桂村的守夜人纵马离去,当听见了凄厉的鬼叫声后,他急忙转身,朝着正在做法的院子奔去。

朱秀才等人紧跟在他身后,同样很激动。

“听声音好像是一个女鬼,不知道长的怎么样?”

一群人很快返回了镇妖司的院子,就看到人皮鬼鼓的鼓膜,在不停地凸起落下,伴随着让人毛骨悚然的凄厉嚎叫。

很显然,这是被困在里面的冤鬼,正在疯狂挣扎,企图冲脱出来。

崔有愧已经停止了步罡踏斗,他将剑背于身后,昂首立于法坛和人皮鬼鼓之间。

对于人皮鬼鼓上面出现的诡异情况,他视若无睹,只是举头望天。

只是今晚的夜色漆黑一片,不见半点星月,也不知道他是在观望什么……

但是别说,就他摆出来的这副造型,还真有点儿仙风道骨的高手风范。

只是,那人皮鬼鼓里面的冤鬼,并未挣脱鼓的束缚。

所以崔师兄这是装逼失败了,玩脱了?

崔有愧察觉到了众人的怀疑,终于收回了望天的目光,看向了人皮鬼鼓。

他轻叹了一声,说道:“我辈修道之人素怀怜悯之心,你有什么冤情、委屈,且出来言明吧。”

崔有愧的话音刚落,众人就看见人皮鬼鼓上面,爆发出了一片刺眼的血光与诡异的符文。

崔师兄闷哼一声,将左手拂尘往前一挥,竟是让人皮鬼鼓上面的血光和符文齐齐黯淡了下来。

紧接着,一道鬼影从人皮鬼鼓中飘了出来。

正是击鼓悲鸣的冤鬼!

看见这一幕,众人先是呆了片刻,随后齐齐惊呼:“这次真的是被崔师兄(老道)给装到了……”

崔有愧在冤鬼出来后,则是暗松了一口气。

要是冤鬼还不出来,那他就把装逼搞成傻逼了。

还好这样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道祖还是心疼他这个天才弟子的。

写作业时学长深深的进入视频 污小短文

崔有愧在听见了众人的惊呼后,虽然心里面很是得意,却并没有表露出来,反而还故意板着脸,将拂尘收回抱在怀中,摆出了一副云淡风轻,完全不在意这点虚名的模样。

但实际上,他的内心却是在不停地喊着:“你们继续,不要停,再多吹捧我几句。”

很可惜,他的这个愿望并没有实现。

因为朱秀才等人的目光,全都投向了从人皮鬼鼓里面挣脱出来的冤鬼,没人再夸他。

只有秦少游朝着他竖起大拇指,夸了一句:“崔师兄干的漂亮,不愧是玉皇观年轻一辈里的佼佼者。”

秦少游的夸奖,让崔有愧多少有了点慰藉。

他摆了摆手,再度傲然望天,说道:“小事而已,不值一提。”心里面却补充了一句:“会说话就多说点!”

可惜秦少游并没有听到他的心里话,居然真的就不再提说此事,转而将目光投向了冤魂。

看到了冤鬼的模样后,秦少游总算明白,为什么朱秀才等人没有给崔有愧捧场,都在看这只鬼了。

这鬼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嫁衣,虽然顶着红盖头,让人看不到她的模样,但那婀娜的身材,却是让一群守(老)夜(色)人(批)看直了眼。

“这鬼的身材不错啊……”

“有这样的身材,模样儿肯定差不了!”

“我现在相信,她是一个冤鬼了!”

“嗯嗯,她肯定有个大大的冤情!”

虽说这是鬼,可守夜人都是见惯了鬼的,又岂会害怕?

他们只恨这个女鬼是来喊冤的,不是作恶的,否则定要让她尝尝左右为男的滋味!

傲然望天的崔有愧,只望的脖子都酸了,也没能等来众人的夸赞,只听到他们居然在讨论冤鬼的模样与身材,顿时很生气,冷哼道:“你们这些粗鄙武夫,天天就只知道想女人,难道没有听说过色字头上一把刀吗?”

说到这里,他趁机调整了姿势,不再昂首望天,同时挥动手中拂尘,也没见他念咒,一股飓风就吹向了被团团包围的嫁衣女鬼,吹起了她的红盖头,让众人看清楚了她的面容。

只见这个冤鬼的脸上,竟是有着多处溃烂的伤痕,最严重的地方,甚至可以看到裸露在外的面骨,看上去极为恐怖吓人。

此外还有无数的蛆虫,在她的脸上爬来爬去,让嫁衣女鬼在恐怖之余,还多了恶心感。

如果是让普通人看见这一幕,不是被冤鬼的恐怖模样给吓昏过去,就是被她脸上那些蠕动着的蛆虫给恶心到吐。

但镇妖司里的这帮守夜人都不普通。

他们不仅没有被吓到、恶心到,还严肃了表情,凑到近前仔细观察,并作出了专业的分析与判断。

“这鬼现在的模样,就是她的死状吗?”

“她脸上的这些伤势,像是利齿啃咬造成的……”

“不是像,这些伤势就是啃咬所致。而且看的出来,她在被啃咬的时候,曾经挣扎过、反抗过。但是没有用,最终是被活活咬死!”

“她的伤势确实是啃咬所致,但是这些溃烂的情况又是怎么回事?咬死她的那个玩意儿,牙齿还带有毒吗?”

嫁衣女鬼被守夜人的围观评价,搞的有些不知所措。

但她并未表现出敌意,只是被守夜人们散发出来的强势血气,压抑的瑟瑟发抖,并流露出了一种古怪的浑噩感。

崔有愧在听了众人的讨论后,一针见血的说:“咬死她的那玩意儿,确实牙齿里面带毒,而且是尸毒!”

“尸毒?”

“这么说,咬死她的,是僵尸一类的鬼物?”

秦少游听到这里,眉头一挑,却是想起了白天遇到的迎亲队伍。

他从怀里,将媒婆给的喜钱拿了出来。

这喜钱是沾了尸气的,而面前这个冤鬼,不仅是穿着大红嫁衣,还被带有尸毒、疑似为僵尸的鬼物给咬死……

两个案子之间,难不成有联系?

或者说……它们根本就是同一系列案子,是同一个犯罪凶手?!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双桂村里发生的事,就不是什么龙王娶亲了。

而真的是一场冥婚!

恶鬼娶妻,僵尸食人!

随着秦少游把这个猜测讲出,众人也跟着变了色,因为都觉得这个可能性极大。

甚至还有人联想到了绵远县的古怪旱情,猜测这个旱情,会不会也与僵尸有关?

毕竟僵尸一旦变成魃,不仅威力大增,也是会引动旱灾的!

虽然这些都只是猜测,但秦少游一点儿不敢怠慢。

他立刻安排:“秀才,你再给廖枷锁他们发去一道纸鹤符,把我们的猜测告诉他们,让他们无比小心!”

朱秀才应了一声‘是’,立刻去行动了。

秦少游则将目光投向了浑浑噩噩的嫁衣女鬼。

他面色一肃,声音一沉,颇具威严地说:“我乃绵远县镇妖司的总旗官秦少游,你有什么冤情,又是如何死的,且大胆讲出来,不要害怕,我定会帮你主持公道!”

喜欢我在镇妖司里吃妖怪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