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大了实在是太大了 宝宝几天没做都湿成这样了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虽然没流产,但孩子在肚子里的各项数据都不是太好。

乔盼愣了一下,诧异的看着医生。

这个医生平时只负责给她配药换药做各种检查等等,从来不多说一句话的。

乔盼知道,这个医生是个聪明人,不想掺和进季家的争权夺利的事情中来。

可今天怎么突然说这个?

怎么了?

“大嫂的情况……真的不好吗?”乔盼问。

王医生点头:“嗯……大少夫人……”王医生沉默了一下说:“大少可能有点忙。”

乔盼眨眨眼。

不是说苏甜的事吗?

怎么又说季明哲了?

乔盼看着王医生,慢半拍的反应过来。

她明白了。

王医生的意思是季明哲很忙,没有时间陪伴苏甜,所以,苏甜就忧思过重?

苏甜一定要季明哲陪着吗?

王医生也没有再多说,做了检查,换了药,就带着护士走了。

乔盼问季青城:“王医生什么意思?”

季青城看了乔盼一眼:“你是女人你不懂?”

乔盼:“……女人就要懂?”

季青城:“……”

他看着乔盼,在心里叹了口气,小姑娘没有谈过恋爱,和自己结婚之后,他也一直宠着她,爱着她,简而言之:就是没有吃过感情的苦,经历的少,对很多事情都不能感同身受。

“孕妇比较敏感。”季青城说:“如果季明哲一直忙,很少在家陪伴苏甜的话,苏甜……可能就会胡思乱想,会想季明哲是不是在外面有女人了,所以才不愿意回家的。”

乔盼:“……季明哲忙不是忙工作吗?这有什么好胡思乱想的?”

季青城:“……”

这话,居然让他不知道怎么回答。

“如果我长期不在家,我说在忙工作,你会怎么想?”季青城问。

乔盼说:“你说在忙工作那就是在忙工作啊。”

“……”

季青城挑眉,看着她问:“这么相信我?”

乔盼点头:“嗯。”

季青城说:“不怕我骗你?”

乔盼歪着脑袋问:“骗我什么?”

季青城沉默了一下说:“许多男人,跟家里的妻子说在工作,其实……都是出去鬼混了。”

乔盼看着季青城摇头:“你不会。”

季青城看着乔盼一脸真诚的模样,心里是暗暗得意的,看来……乔盼是相信自己的人品的,她知道,他不是那样爱在外面鬼混拈花惹草的男人。

这是对他人品的一种肯定。

乔盼说:“你用不着骗我,就算你真的出去鬼混,我也不能把你怎么样。你不是那种会出去偷偷鬼混的人。”

她根本就管不了他。

他就算是去鬼混,也绝对是光明正大的。

季青城:“……”

瞬间就不开心了。

“你认为,我是会出去鬼混的人?”季青城盯着乔盼问。

原来,不是相信他的人品。

乔盼瞬间挺直了背脊:“不是!”

大佬不开心了。

“呵……”季青城冷笑一声,眼神意味深长的看着乔盼。

乔盼:“……”

大佬好像还是不开心了。

可能是自己刚才的话惹他不开心了,乔盼眨眨眼,说:“所以,大哥骗苏甜工作忙,其实就是出去鬼混了?”

季青城淡淡的点头:“嗯。”

乔盼:“……”

这,还真的看不出来,季明哲居然喜欢出去鬼混,不过,男人都是这样,表面上看着风度翩翩的正人君子,私底下,都是老色批。

“你怎么知道的?”乔盼好奇的问,她觉得万一季明哲真的是工作忙呢?

她知道,季明哲心中憋了一口气,特别想在工作上做出什么成绩,超越季青城。

季青城淡淡的说:“作为他的上司,他有多少工作,我难道不清楚?”

乔盼:“……”

好吧。

这样看来,季明哲确实是去鬼混了。

乔盼觉得季明哲真的太渣了。

苏甜怀孕了保胎,正是需要他陪伴的时候,他却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伤苏甜的心。

这样子苏甜还怎么保胎?

孕妇本来就忧愁多思,季明哲这样,岂不是让苏甜更加胡思乱想?心情怎么好的起来?

她知道,男人有正常的需求,可季青城……不都是可以忍?再说,实在是忍不了了,也可以用其他的方法呀,她现在怀孕也是在保胎,还不是用其他的方法帮了季青城。

季青城也没出去鬼混。

“要不,你去劝说一下大哥?”乔盼对季青城说。

季青城挑眉:“劝他不要出去鬼混?”

乔盼点头:“嗯,他这样子,苏甜一直胡思乱想,对大人和肚子里的孩子都不好,长期下去,说不定苏甜还会得抑郁症。”

季青城说:“你还挺关心苏甜的。”

乔盼:“……”

难道她不应该关心吗?

“如果是我去外面鬼混,你忧思成疾,心情不好,他们肯定会幸灾乐祸很开心的。”季青城说。

“……”

乔盼沉默了。

感觉季青城说的很对。

如果情况兑换,大房的是肯定会开心的。

“如果……万一,苏甜有个什么意外,他们会不会认为是我们做的?”乔盼担忧的问。

季明哲这样一天到晚出去鬼混,苏甜忧思成疾,到时候,万一孩子出了什么意外,大房的人肯定不会反省自己,肯定会认为他们做了什么。

“跟我们有关系?”季青城问:“难道是我出去鬼混影响了苏甜的心情吗?”

乔盼:“……”

算了。

当她没说。

她真的是白操心了。

她其实也不是白操心,只是,同样身为孕妇,好像更能明白理解苏甜。

自从她卧床保胎之后,季青城都尽量不去公司,在家里面工作,实在是有非去公司的事,才去公司,因为季青城这样做了,她才能开开心心的养胎。

想想,如果季青城也像季明哲一样

太大了实在是太大了 宝宝几天没做都湿成这样了

每天早出晚归的,甚至有时候一整天都见不到人,她也会胡思乱想猜测的……

乔盼看着季青城,抿着嘴唇偷偷的浅笑。

老公真好。

季青城看着乔盼。问:“笑什么?”

乔盼脸一红,说:“我没笑。”

季青城看了她一眼,也没再说话,继续工作。

乔盼的心里好像有只小鹿在蹦蹦跳跳。

小脸一直红红的。

——

苏甜最近的状态确实是很糟糕,她的情况本来就要比乔盼的更严重一点,上次出了不少的血,一直在卧床养胎。苏甜生季姝的时候,

太大了实在是太大了 宝宝几天没做都湿成这样了

很顺利。

怀孕的时候很顺利,状态很好,生的时候也是打了无痛的,所以苏甜认为怀孕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

可这一次,她的感觉跟上次却完全不同,她现在的状态很糟糕。

因为要一直卧床,除了上厕所,她基本上不下床,就连翻身都小心翼翼的,一直躺在床上,苏甜觉得自己浑身都躺软了,躺在床上特别的无聊,除了看手机就是看电视,特别的无趣。

特别的孤单无聊。

需要有人陪她说话。

其实,她是需要季明哲陪她说话,陪着她。

可季明哲却一直以工作忙为借口,不在家里,整天都在外面,每天早出晚归的,而且……季明哲还不跟她睡一个屋,季明哲说,虽然床很大,但睡着了的事谁知道?万一他不小心碰到她伤到宝宝怎么办?

所以,季明哲就每天早上要出门的时候来看看她,和她说几句话,然后……就是一整天就见不到人了,等季明哲晚上回来的时候,已经都是深夜了,她都已经睡了。

这样,苏甜每天就只能见季明哲一面,说几句话季明哲就走了。

苏甜很担心很害怕。

她现在保胎,每天都在家里穿着睡衣,素面朝天的,看着很憔悴很居家……季明哲是不是看着每天素颜朝天的自己觉得她很丑?她现在保胎,不但很丑,而且还不能在生理上满足季明哲。

季明哲……是不是在外面拈花惹草?

喜欢闪婚新爱:季少的心尖宠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