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学长你干嘛上着课呢小说 教授不要太深了h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庶子自然明了父亲的意图,因为前事,自己也有些上心,时不时回头张望,拐弯时还不忘停留了一下。

洛玉瑯虽然目不斜视,但紧抿的唇说明他心情极其不爽。

景家有备而来,无果而始。

洛玉瑯在景家父子走后,忍不住感叹,“这个景畴行,一惯如此,一个稍稍得势的庶子,竟让他忘了嫡庶之区。按礼,今日就算他要带这个庶子来,理应有嫡长子陪同才是。”

洛玉瑯似乎不愿多谈,“景妍凝也是奇怪,无论他们如何游说,她都不肯走。”

洛老爷则要淡然得多,“她是怕走了,再不能入洛府了吧。毕竟在我这里,她想要的体面总是会有。”

洛玉瑯想起前事,心说,那场无法挽回的大火之后,她想要的体面恐怕再不能够了。

一切回归正常之后,以前所有的考量又重新摆在了面前,就算他现在承认自己当时做得过了,但事已至此,错已铸就,自己也因此受了天罚。

洛府却不能因此受到连累,费尽心机掩藏的不能再让人重新掀出来。

等他从洛老爷书房出来,月已上中天,走在小径上,月色下鸢尾花透着诡异的光芒,一如他的心境。

他也不知道为何会如此,明明知道景畴行特意带了那个庶子来,除了他能说会道之外,还有一层意味就是想让他难堪。

可在他不怀好意地打量暗处的穆十四娘时,自己就是生气了,要不是有诸多的顾忌,真想当场剜了他的眼珠。

想到这,张望了一下院中的灯火,发现正房中亮着灯,想来穆十四娘已经回来。

穆十四娘见他一回房,就闷闷坐在软榻上,望着窗外发呆,心知与今日景家来的事有关,默默退到绣架前,想着还是莫要打扰他。

等洛玉瑯觉得屋内安静得太久,回头看时,她已经埋首绣架前,专注着一针一线。

“以后晚间,无事莫要出去了,免得天黑不便。”

穆十四娘抬头,想着自己常常晚间都要去母亲处坐坐的,怎么突然就不成了?

“母亲从穆府带来的人,一来就被我关了,前阵事多,哪里顾得上,今日母亲要我拿个主意。”

穆十四娘怕洛玉瑯不晓得前段发生的事,索性从头到尾解释一番。

“关了这么久?”洛玉瑯想着吴夫人被接来的日子,算起来已有数月之久。

“嗯。”穆十四娘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这事当真被她抛诸脑后。

“望仕知道吗?”

穆十四娘摇头,老实承认,“忘记告诉他了。”

“那明日去公主府走走,商议之后再做决断。”景畴行今日的张扬,恐怕不会善罢甘休,这阵子的忙乱,让他对吴越的局势有些断层,得去找望仕好好聊聊,免得落了下风。

被这两件事一打岔,重新躺回床上,洛玉瑯越发觉得气闷,原本是终生难忘的日子,就这样被人搅和了。

看着穆十四娘昏昏欲睡的模样,只得安慰自己,稍安勿燥,来日方长。

总觉得心有不甘,悄悄凑过去,尝了尝她粉嫩光滑的脸,睡眼惺忪的穆十四娘迷迷糊糊转过来,居然始料未及地朝着他唇上印了一下。

得了如此巨大的奖赏,洛玉瑯欣喜若狂,自然理尚往来,回敬了回去。

最终让他浅尝辙止的,是穆十四娘的困倦,时机不对,洛玉瑯不停地告诫自己不能轻举妄动,他想要穆十四娘与自己一样,感同身受,终生难忘。

因为先王孝期未完,他俩并未惊动吴夫人,轻车简从,直接去公主府寻了十五郎。

提前接到帖子的十五郎独自留在公主府等候着他们,听完穆十四娘的话,反倒和洛玉瑯扯了起来,“她不省事,你也如此吗?”

洛玉瑯心想,你不知道这其中的曲折,我和你计较得过来吗?

还是穆十四娘将话接了过去,“都是我的疏忽,府中事多,我竟然给忘记了。”

十五郎突然想起,母亲在公主府住了多日,也不曾提起过,想来也是忘记了。

“自我和公主回京,倒是收到了几封穆府送来的信,我还觉得奇怪,为何总问些一切是否安好的话。”

“此事,姐夫如何看?”洛玉瑯头次听十五郎唤自己的姐夫,挑眉看了他许久,“远远的打发了,只说逃了。”

这样不着调的计策,连穆十四娘都看不下去,“身契都不在我们手上,如何能胡乱打发了?”

“那就继续关着,反正不缺这些粮食。”洛玉瑯的这条计策还是没能得到姐弟俩的认可。

因为此事,十五郎又想起另外一件事,“姐夫是如何说动穆家主,让他肯同意母

啊...学长你干嘛上着课呢小说 教授不要太深了h

亲独自来京?”

洛玉瑯心想这事又不是我所为,我如何知道,就算同去的护卫可能知道,但自己也不好细问,“我带了人过去,可能是气势太盛,他便答应了。”

“穆府的信中可曾提到?”穆十四娘察觉到了,仗义地替他解围。

十五郎回想了一番,“语焉不详,只说要母亲在京中,千万谨慎,莫要损了他穆府的颜面。”

“望仕,我今日来,还有一事。当初你成亲时,先王是驱逐了穆家主不假。但现在新王上位,景家重新得势,他们会不会重来京城,可就不好说了。”

洛玉瑯决定借着穆府的事,拉上芜阳公主为自己助力,好应对景家的虎视耽耽。

十五郎默默望着他,其间游离于穆十四娘身上,目光重回洛玉瑯处时,洛玉瑯直接摇了摇头。十五郎偏头看着他,最后无奈地点了点头。

他不得不说自己十分佩服这位姐夫,姐姐嫁进去已快两年,他居然还能将那场大火所发生之事瞒得铁死。

到此刻,他已经明白洛玉瑯今日来的真实意图,看来景家仍不死心,想重掀波澜。

“我觉得姐夫说得没错,人既

啊...学长你干嘛上着课呢小说 教授不要太深了h

然关了,在没有想好对策之前,就关着吧。”说到这,觉得这样显不出自己的智慧,又添了句,“即便穆府最后寻上门来,就说她们不守规矩,姐姐怕有损穆府的颜面,只得先将他们关起来,学些规矩。”

喜欢穆十四娘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