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埋进我裙子里用舌头 在家不准穿衣服想做就做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责罚?怎么罚?罚轻了这厮不长记性,罚重了万岁不高兴,所以只能骂一顿出气了!张文江把圣旨小心翼翼放在桌上,噼里啪啦就是一顿臭骂。

“你当然料事不周!你当差是一日还是两日?禁军大营是何等重地,你竟派贺道斌堂而皇之地跑去拿人!谁给你的胆子,啊?乐阳公主本就个没事都有找点事的主儿,你将有人冒充公主府的人行凶的事嚷得尽人皆知,她能不派人过问?……”

姜二爷几不可见地向后挪了挪,避开府尹大人四处喷溅的口水,老老实实地领骂。

张文江骂完后长长出了一口气,靠在椅背上道,“本府一句话忘了叮嘱,你就捅出这么大的篓子来。”

姜二爷一脸惭愧,“下官愧对大人的信任和栽培,又让您费心了。大人您看,下官下一步该如何行事?”

张文江按着砰砰直跳的太阳穴,“这不过是个小案,能被搬上早朝,定是有人要收拾郎超和冯现安。”

姜二爷眼睛一转,“您说的是……护国公?”

只能看到这一层?张文江白了姜枫一眼,“羽林卫乃守卫皇城的主力,白旸乃万岁的心腹,冯现安却是秦相的人。”

所以是万岁要除掉冯现安?那冯现安肯定要玩完了,郎超更是要灰飞烟灭。姜二爷的桃花瞳亮晶晶地望着府尹大人,等他示下。

半晌,张文江又沉思道,“或许此事并非万岁之意,而是护国公或太傅所为。”

姜二爷眨巴眨巴眼睛,“大人,不管是万岁还是护国公、太傅,总之这件案子一定会揪出郎超,对吧?”

张文江点头,“白旸如此配合,说明行凶之人绝非来自右羽林卫。”

所以在右羽林卫大营是搜不到的,得去左羽林卫大营或什么犄角旮旯里找。姜二爷受教,“既然是上边要查的案子,这三人就不用下官派人去找,自会有人把他们送过来吧?”

张文江的怒火又腾地蹿了起来,“你当万岁为何下旨让兵部、右羽林卫和京兆府共查此案?除了京兆府,他们谁会查案?!你不去找,难道让本府亲自带人去找吗?”

那不行!姜二爷立刻道,“下官带人去找。”

张文江又呼呼一阵,才道,“此案交给德敏去办,你听他差遣便是。”

“是。”姜二爷应下,退出京兆府后倒背双手美滋滋地返回西城兵马司,将贺道斌找了来,如此这般讲了一番,然后道,“你跟着少尹赵大人办理此案,要事事听从赵大人的指派。”

“是。”贺道斌应下,又急匆匆走了,衙门事忙,他快连喝口水的功夫都没了。

周其武给自家大人上茶,激动道,“郎超去年坑杀数十无辜百姓,他死都难消其罪,大人办得漂亮。”

姜二爷极为舒适地靠在椅子上吃茶,上边的事他管不了也打听不清楚,但他明白不管是谁要办冯现安,郎超都完了。

周其武又请示道,“大人您看,下官能做些什么?”

“你?”姜二爷不解。

周其武解释道,“下官曾任肃州酒泉县丞,被郎超坑杀的百姓可能来自肃州酒泉。案发后,下官曾在康安城中见过肃州酒泉的村民,下官觉得他应是此案的知情人。”

姜二爷摇头,“你什么都不能做,这件案子也能现天。要弄倒冯现安必须有铁证,埋在羽林卫地下的百姓尸首就是铁证。至于你说的那个知情人,若他有心,在郎超坑杀

头埋进我裙子里用舌头 在家不准穿衣服想做就做

百姓的罪行公之于众后,他自会跳出来,不必咱们去找。若现在去找,反而可能引起郎超的猜疑,杀人灭口。”

周其武豁然开朗,“下官明白了,多谢大人解惑。”

待周其武也出去忙活后,姜二爷才长叹了一口气,“能跟着本大人这样的上司,是他们的福气。”

姜猴儿立刻道,“二爷您通情达理,不会拿下属撒气,也不会贪了他们的功劳,克扣他们的银子,康安想进您衙内做事的人,从衙门口能排到东城兵马司衙门口。”

姜二爷翘起嘴角,谦虚道,“排到东城兵马司做什么,平白无故惹人嫌。”

春光大好,姜宝不愿在屋里闷着,“二爷,您该去巡街了吧?”

姜猴儿也道,“小的相中了几处能开私塾的房舍,您巡完街可以去看看。”

看完还可以顺道回府用饭睡午觉,姜二爷伸了个懒腰,“走。”

姜二爷出西城衙门走到街上时,姜慕燕和姜慕筝也从书房走了出来,长长舒了一口气。

“终于成了。”姜慕筝揉揉酸痛的肩膀道。

姜慕燕笑道,“二姐,咱们拿去给我母亲看看如何?”

“我也是这么想的。”父亲不在家,最能评判书稿质量的便是二婶了。姜慕筝与姜慕燕拿着书稿到西院,去找雅正夫人。

还在屋中坐月子的雅正夫人接过沉甸甸的书稿,亦是无比激动,夸奖女儿和侄女后,让她们到园子里歇息,她则从头开始认真翻看书稿。

待姜二爷回府时,便见自己的两个女儿和两个侄女在小园中赏花嬉戏。时近春分,杏花绽放,桃花萌发,加上小姑娘们如铜铃般的欢笑声,令小园生机勃勃,姜二爷的脸上也绽放出令春光更明媚的笑容。

“二伯回来了。”最先看到姜二爷的姜慕锦欢快喊道。

姜留奔到姜二爷面前道,“爹爹,书稿写好了!”

姜二爷揉了揉小闺女头上的小揪揪,兴致勃勃道,“如此正好,咱们收拾收拾去城外踏青,让你们玩个尽兴。”

“耶——”姜慕锦欢快地跳了起来,“二伯,我要放彩鸢!”

姜二爷明白了,“西市里摆些卖纸鸢的摊子,你们自己去挑吧,晌午饭也在外边吃,天黑之前回来便好。”

“是!”四个小姑娘齐声应

头埋进我裙子里用舌头 在家不准穿衣服想做就做

了,每个脸上都带着真心的欢笑。

姜留欢快道,“姐姐们先去收拾着,我去问问采薇姐姐去不去。”

好热闹的郑采薇自是欣然同行,江熹辰和郑呈新也要跟着,姜留还将前来道堂供奉香火的和至也捎带上,一群人浩浩荡荡向西市奔去。

喜欢姜六娘发家日常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