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公要了我一晚上好大 温行之和温远洗手台做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实话说,四大门的祖地偏远的确实有点出人预料了,足足

么公要了我一晚上好大 温行之和温远洗手台做

上千公里的距离,连老白都抱怨说,这帮人好好的在北边待着不好么,非得跑这么老远来开枝散叶,最后还得拉着大家一道跟着受罪……

这一次同行前往祖地的人实际并不多,只有四大门里的重要人物一道前往,胡门这边只有胡天生跟着大掌柜的,其余三门,除了常姑姑等当家人,也不过就多了三四个生面孔而已,一行拢共十数人,分成了三辆车同行。

一大清早的出发,等赶到漠河的时候,已经是十几个小时后的事情了。

时值晚间十一二点,众人在漠河一家深夜还开门的小馆子里吃了一顿饭后,随意找了不远处一家小宾馆里休息了一夜,第二天上车,一头扎进了大兴安岭里。

他们的祖地,正是在大兴安岭北麓这头。

说起来也挺有意思的一件事,我好像和这大兴安岭格外的有缘,来来回回只要是来了东北这头,总是少不了往这边兜一圈。

车子开进大兴安岭里,眼前便只剩下了郁郁葱葱的大山,速度自然也就放慢了,晃晃悠悠的,又是大半天的工夫,到了最后,已经没有平整的路可以走了,车子愈发的颠簸,那白老太君道行虽然高,可到底是一大把岁数了,身体的状况在那摆着呢,老太太和我们一辆车,早上起床的时候还看着挺精神,半大下午的时候眼神都呆滞了,瘦小的身躯随着车子的晃动来回摇曳,老白这嘴贱的凑到我耳朵旁边低声说,这老太太为了弄清楚情况也真够拼的了,总觉着再这么摇晃一天,她人都没了……

半大下午的时候,车子总算停了。

莽莽苍苍的大山里,赫然多了几间木头屋子。

前车那边,胡天生扶着大掌柜率先下了车,见状,我和老白立即跳下了车,连续两天都在车上颠簸,以至于双脚踩在地上都有种不真实感,只觉得整个人都在飘似的,老白二话不说,冲到旁边的小树林里就撒了泡尿,就跟那走到哪都要撒泡尿标记领地的二哈似的。

胡天生已经上去“咚咚咚”的敲门了,只是敲了半天,没人回应。

“看来老徐是出去喽,咱们现在这等等吧!”

大掌柜一屁股在门口坐下,“吧嗒吧嗒”抽着旱烟,冲我招了招手,待我过去后,还特贴心的把旱烟递给了我,示意我来两口提提神。

“别别,我抽不惯这个!”

我连忙摆手,摸出自己的烟,又把剩下的全塞给陈水生,这才问道:“咱这是……到地方啦?”

“算是到地方了吧!”

大掌柜笑了笑,道:“待会儿先在老徐这弄口吃的吧,然后咱们再上路,还有一段儿距离呢,不过车已经开不进去啦!”

看得出来,这应该是一片林场子。

只不过山里兜兜转转大半天,这片林场子的具体位置我已经摸不准了,不过应该离漠河是有段距离的,可又没到根河,应该是二者中间这一段位置,再见到屋子前,有个告示牌子,提示这里是一片林场子。

“老徐……是这林场子的主人?”

“……”

“他可不是主人,这林场子的主人是我们四家,他只是我们雇的人,是以前山里的一个老猎人!”

常姑姑微微眯着眼睛笑道:“我们四家一直守着这片地方呢,只不过现在这环境跟从前不一样了,不能说守着就是咱们的,那都是公家的,不过二十多年前倒是有这么个机会,当时兴起了一段林场外包的政策,我们四家就合计着一道出钱拿下了这里,当时是包了五十年,眼瞅着再过三十年就到期了,到时候再想办法吧!”

说着,常姑姑咂咂嘴,又说道:“咱们四大门到底是跟花船没得比的,咱可没那么多钱,当时为了拿下这个林场,四家都快穷到喝稀了,我那时候记得清楚,家里是想吃顿肉都难,过了两三年才缓过气儿来。”

承包了一个林场?

看来,这是为了保护隐瞒圣武道场的存在吧?

又在这里等了约莫两小时,林子里已经看不见日头了,山中阴沉沉的,这时候,旁边的林子里才传来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紧接着一个四十岁上下、穿着迷彩衣的汉子就从林子里钻了出来,隔着大老远就满脸笑容的冲着我们挥手了。

“这就是老徐了。”

大掌柜笑着跟我介绍了一句。

不知怎的,我觉得这老徐见到我们并不意外,好像很早就预料到我们会来一样,可我刚刚看过自己的手机,手机根本没有信号,这里压根儿就不是什么的国家的大林场,在深山老林里,没有信号很正常。

或许是四大门有自己的联络方式?

不知道大掌柜的有没有注意到这个状况,还是说他们通过自己的方式和老徐联络过了?

很快,老徐来到了我们面前,背上扛着几只用绳子扎在一起的野鸡,已经死掉了。

老徐和大掌柜的、白老太君等人打过招呼后,一边开门,一边笑着说道:“你们这反应倒是真快,这一趟就是冲着山里的事儿来的吧?到底是有能耐的人,我都还没来得及通知你们呢,你们倒是自己来了,怎么样,不着急的话,先在屋子里坐会儿,我给你们炖个野鸡,吃过之后你们进山?都是现套的鸡子,可惜了,这时节的野兔子不能吃,肚子里都是虫子,不然那玩意可比这鸡子香,你们这一趟没口福喽!”

我注意到,大掌柜、老白太君等人都闪过错愕之色。

“山里出什么事儿了?”

常姑姑的皱眉道:“老徐,你说清楚一点啊,我们是正好有事儿来这里的,山里的情况……我们一概不知啊!”

“这……我还以为你们已经知道了!!”

说话的工夫,老徐已经打开了门,进去后招呼我们坐下,这才说道:“大概昨天晚上三四点钟的工夫吧,我忽然听见有东西抓我的门,打开一看,好家伙,门外乌泱泱的一大片畜生,全是什么刺猬、蛇、黄皮子,只等我一开门,那些东西一股脑儿的全都冲进了屋子,好像被吓到了似的,躲在屋子里死活不肯出去。

我还看到一条大蟒蛇,那蛇都快赶上我腰身粗细了,满身梅花状的红色半点,盘在房梁上居然在瑟瑟发抖……

这些可都是我的老相识了,我知道它们是会说话的,于是就问它们,这是啥情况啊。

它们也不理我。

一直到快天亮的时候,它们齐齐离开了,临走之前跟我说,让我赶紧通知你们,山里出事儿了,有个非常厉害的家伙打上门来了!

然后我立马就按照你们说的办法,把事情写在纸上烧了……”

“啊呀,我们都没在家,昨天就出门儿了,你烧了我们也看不见呀!”

常姑姑急了,站起身来道:“你说的那条蛇,那是柳家的一位长辈,道行可不低,是看守那个地方的仙家子弟里最厉害的一位,连他都被打出来了,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上门了,不行,咱们得立马去一趟,多少年了没出事儿,怎么这时候就出事儿了呢!”

“是这个道理!”

大掌柜的站起身来:“老徐,你这野鸡子我们是吃不成了,有没有干粮,给我们准备一些,我们这就上路了!”

“有的,有的,几位稍等!”

老徐立马去拾掇了,不过片刻便拿来了一个挺大的布兜子,随后胡天生接过那布兜子,招呼我们出了门,乌泱泱的朝山里进发。

事已至此,我大概明白了。

原来昨夜逃到这里的,全都是四大门背后仙家的子弟,都在看守着圣武道场。

圣武道场……出事儿了!!

巧的都有些让人郁闷,好死不死的,怎么会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出事呢?

……

(第一更)

喜欢寻龙天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