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末成年粉嫩的小缝完整版 小东西这才一颗珠子而已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监听系统转入了常规的监听和记录模式,索林指挥中心的大厅中,许多人都长长地松了口气——这意义非凡的跨星际交流终于平稳结束了,对于亲历了这一切的每个人而言,他们恐怕之后还需要好多天才能慢慢平复下心情,并慢慢思考今天所发生的一切的意义,而对于另一部分人而言,“正餐”现在才刚刚开始。

神经网络深处,特殊加密空间,一望无边的纯白花田中突然卷起了一阵无形之风,高文的身影首先出现在那张有着淡金色纹路和精美镂空装饰的白色圆桌旁,随后他的目光看向桌子对面,看到一片淡绿色的花藤正迅速从空气中褪去,贝尔塞提娅·晨星的身影正从中浮现,紧接着又有一道深沉的黑色庄严大门从空中降下,门扉打开之后,罗塞塔·奥古斯都的身影从中迈步走出。

高文的目光下意识地在两位帝国领袖身上停留了几秒钟。

这俩……上次开完会回去之后到底氪了多少?

但是很快他便把这略有些发散的思维甩到一旁,转而正色开口:“星海通讯的所有记录都已经整理完毕并发往你们那里,同时在星海计划的对应数据库中也留有一份存档,随时可以调阅。”

“我这边已经收到了,”罗塞塔·奥古斯都维持着一贯的严肃冷淡表情,轻轻点头说道,“安塔维恩那边的通讯装置要什么时候才能再次使用?”

“她们已经提前备好了主天线的易损配件,大概不到一周就可以完成修复,”高文立刻说道,“也就是说,我们有不到一周的时间来慢慢消化今天听到的那些……惊人内容。”

听着高文的话,贝尔塞提娅嘴角轻轻抖动了一下,表情有些异样地低声嘀咕:“惊人……确实相当惊人。那个自称‘诺依’的文明提到了太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你们认为这些情报都可信么?”

“坦白说,我对所有初次接触的势力都会保留三份质疑,”罗塞塔皱了皱眉,他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坐下,面前的桌上随之浮现出了一杯热腾腾的红茶,“但若具体到这次交流中对方所展现的内容上……我认为我们最好假设它们都是真的。”

贝尔塞提娅也在自己的位置上落座,目光看向眼前的提丰君主:“看来我们的看法相近……不论这个自称‘诺依’的族群是否真的像他们表现的那样坦诚,在关乎魔潮的问题上,我们最好做足所有的准备。”

“他们自述有办法在魔潮到来的时候保护星球上的族群心智,而且提到了一种被称作‘心智统一场’的装置,”高文则一直在回忆着之前通讯中的那些内容,这时候若有所思地开口,“如果他们今天所说的都是真的,那他们应该迟早会传过来一些与之有关的‘技术资料’……”

罗塞塔晃动着手中的茶杯,看着自己的倒影在水中渐渐破碎,一边思索一边慢慢开口:“先不提这里面是不是可能会藏着什么陷阱,我们假设这个‘心智统一场’装置是真的,假设这东西抵御魔潮的效果也是真的,我们是否真的能用得上它也是个未知数……‘诺依人’说他们用了一千四百年才建成这套防护装置,这还是在技术储备充足的情况下,同样规模的东西放在我们这里需要多久?

“现在我们不知道‘诺依人’的技术水平到底如何,尽管看上去他们有踏出行星的能力,但他们的社会明显受到那个神秘的‘先驱族群’影响甚多,其技术发展程度极难判断……他们可能比我们先进很多,也可能只是徒有其表,甚至他们对魔潮的理解也不一定就是正确的。

“而且抛开这个问题不谈,我们还得考虑另一个可能性:对异星人管用的防御技术,对我们而言不一定有用,人类和白银精灵的神经系统尚有先天差异,更何况我们差了两个星球。”

“这些问题我也考虑过,”贝尔塞提娅轻轻点了点头,“现在的关键问题在于我们掌握的情报还是太少……毕竟只是初次接触,太多东西都只能依靠推测。所以不管怎样,接触肯定还是要继续接触,在这个基础上,我认为我们也可以暂且先接受他们的‘合作’邀请,至少先进行一些技术层面的交流——这也有助于我们更

扒开末成年粉嫩的小缝完整版 小东西这才一颗珠子而已

进一步了解这个‘诺依文明’所提到的那些匪夷所思的东西。”

听着贝尔塞提娅的意见,高文也微微颔首说道:“我们和他们的星球相隔遥远,目前两个文明之间只能以远程通讯勉强交流,这是极大的不便,却也是恰到好处的‘安全距离’,我们不必担心‘合作’过于深入,也不必担心‘合作’失控,说到底,遥远的距离导致了不管是我们还是‘诺依’,都无法在这场跨星际合作中掌握真正的主动权,这其实是好是。”

因遥远的距离和技术上的限制,两个勉强建立了星际交流的文明只能用有限的途径来传递信息,在可以预见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无法真正接触——一段双方谁都无法主动跨越的“安全距离”,或许,这极为不便的局面反而才是两个异星文明初次接触时的理想形态。

面对高文的说法,两位帝国统治者都认同地点了点头,罗塞塔则紧接着提起了另一件事情:“现在我更在意的其实是另一件事情……关于他们的‘神’。”

“一个与自己的神明实现了‘共存’的文明么……”白银女皇的表情迅速变得郑重起来,显然不止高文在思考这个问题,她心中也始终在考虑着这件事情,“这或许是今天这场‘交流’中最令我惊讶的部分。共存……得是什么样的共存,可以让他们把自己的神明送入宇宙担任‘观测者’?”

高文没有开口,只是皱着眉头,他这陷入思索的表现很快便引起了白银女皇的注意,后者立刻问道:“您是想到什么了么?”

“其实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高文在思索中慢慢开口了,“自神权理事会成立以来,我们就一直致力于解除神明和凡人之间的‘双向枷锁’——不论是剔除凡人群体中的‘心灵钢印’,还是让神明从神位上逐渐‘松绑’,亦或者是像反神性屏障、心智防护系统那样具体的技术,这些东西的最终目标都是促成人与神的分割,可在完成了分割之后呢?”

“完成了分割之后?”贝尔塞提娅微微皱起眉头,显然她压根还没想到这一步,这个世界大部分的神明还在神位上,洛伦诸国的凡人们现在距完全摆脱心灵钢印都还有不短的距离,这时候就开始考虑人神分割之后的事情显然太早了一些。

但她对于高文提出这个问题却一点都不感到意外——毕竟“高文叔叔”的思想一向比其他人要早一步,甚至据说早在安苏王国时期,他就已经把目光投向了天空,那么在诸神尚未松绑之际就开始考虑“后神话时代”的秩序对他而言显然也只能算常规操作。

坐在另一边的罗塞塔则仿佛是被引动了思绪,他微微皱眉,在斟酌中开口:“你的意思是,当神明与凡人之间彻底斩断锁链,就必须确立一种新的秩序来稳定神和人各自的‘位置’,这是神权理事会将来必须面对的问题,同时你认为那些‘诺依人’……已经实现了这一点?”

高文慢慢点了点头:“‘诺依人’的情况不一定能套用在我们身上,他们的经验也不一定在我们这颗星球上生效,但有一个道理是我们现在已经搞明白了的——众神其实并不是我们的敌人,而只要解决了双向枷锁的问题,他们也不会是文明存续的威胁,那么答案就很显而易见了:如果我们最终实现了松绑,那我们就必然要和诸多神明‘和平共存’的。

“这一点其实已经有了实例——神权理事会的高级顾问们,自然之神阿莫恩,魔法女神弥尔米娜,龙神恩雅

扒开末成年粉嫩的小缝完整版 小东西这才一颗珠子而已

,扩大一下的话还要包括上层叙事者娜瑞提尔和杜瓦尔特,这些都是昔日的神明,但现在他们都已经以某种形式实现了和凡人社会的共存,从这方面看,我们在这几位‘高级顾问’身上取得的成就和‘诺依人’和他们的神明之间的相处模式有可能是非常接近的。

“若说有什么关键性的不同,我猜……只差一个‘彻底的公开,使之成为公众认知中的常态’——从‘诺依人’提及那个‘观测者计划’时的态度不难看出,神明担任观测者的职位并前去监视魔潮这件事在他们的社会恐怕并不是什么秘密。”

“彻底公开使之成为公众认知中的常态……”白银女皇下意识地重复了高文说的这句话,她的眼睛在这个过程中慢慢睁大,“等等,您的意思是让几位高级顾问的存在完全对公众开放?这……这岂不是和神权理事会至今的准则完全相反?!”

旁边的罗塞塔也不由得皱起了眉:“我们一直在小心谨慎地控制高级顾问的情报外泄,甚至在理事会内部,都对二级以下权限人员实行了严格的保密条例,为的就是防止太多凡人知晓那几位高级顾问的存在——这一切,都是为了防止重新建立信仰链接……”

“我可没说要现在就把他们的存在公布出去,更没说过这种‘公布’是无条件的,”高文很理解眼前两人的紧张反应,他对此只是微微一笑,“只不过你们有没有想过一件事——如果人神之间的锁链彻底斩断了,那些脱离了神位的神便注定会以‘旧神’的形态与凡人共同生存,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不把他们这种‘与凡人共存’的‘状态’稳定下来,其实反而是在给神性的复苏留下隐患。”

白银女皇终于隐隐明白了高文的想法:“……您的意思是,如果思潮‘认定’某个神的神位仍在而神明空缺,那么这个位置就迟早会被重新填补上,而堵住这个漏洞最好的办法,就是塑造出一个新的思潮,一个‘神已非神’的思潮,来彻底……‘覆盖’掉旧有的思潮倾向?”

高文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仿佛突然说起了一个不相干的话题:“你们知道旧安苏百年前的那场‘雾月内乱’么?”

罗塞塔点了点头:“当然,这是世人皆知的历史。”

“雾月内乱,安苏王座空悬,拥有稀薄血脉的摩恩后裔们各自拥兵为战——王座上没有国王,同时又人人都有可能成为国王,可最终终结这一混乱局面的,却不是当时混战中的任何一个‘继承人’,而是一个被突然按在王座上的‘私生子’。”

高文慢慢说着,突然话锋一转。

“我们不可能从根本上‘消除’众神的存在,因为神明的存在本就是我们这个世界的客观规律,否认这一点是没有用的,我们在一个有神存在的世界打造不出无神的秩序,所以……我们为何不干脆自己‘制定’神与人的规则?

“一直以来,我就有一个模模糊糊的‘感觉’,我觉得自己可能已经抓到了众神与凡人最终的相处形态……在这个状态下,我们不否认神的存在,因为神就是在那里的,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个体;我们不会尝试消灭一个神位,因为神位本身早已是世界准则的一部分,是智慧生物思维深处最本质的情感,我们消灭不了自己作为凡人的七情六欲,也就消灭不了神位产生的‘土壤’;我们也不能把神明‘软禁’起来,不能把祂们永远隔离在尘世之外,因为……我们不应该对那些长久以来庇护世界众生的存在做这种事情,哪怕这是祂们自愿的。

“在这个最终的相处形态下,神……极有可能是一种褪去了旧有光环的‘社会实体’,是大众可以了解,而且在了解之后仍然可以以理性接纳的强大个体,我们会很清楚地知道神明是如何诞生和演化,也清楚地知道这些神明如何一步步从‘祂’变成了‘他’和‘她’。

“到那一天,再也没有新的神明产生,也不会有现有的神明失控,因为到那一天……我们实际上已经失去了从思潮中塑造神明的能力,也失去了产生心灵钢印的基础条件,或许凡人永远都无法实现真正广泛的‘理智’,但最起码,到那时候我们所有的敬畏和盲从都已经很难再指向一个虚无缥缈的思潮投影了。

“在最后,我们没有战胜神明,没有否认神明,没有消灭神明也没有被神明消灭,没有控制神明也没有被神明控制——在最终,当这颗星球的凡人文明成年并踏出这颗星球的时候,我们应该是带着神明一同出发的,而不是把他们留在旧世界。

“唯有这样,我想才能解释‘诺依人’最后所透露的诡异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

喜欢黎明之剑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