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上男下啪啪激烈高潮 公么的粗大满足8了我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时光匆匆,自韩老魔离开化仙宗起,眨眼便过了数月。

这一日,南疆的一片无名小湖上空,叶家的高阶修士云集于湖面上,神色慌乱,明显是出了大事。

“为何遮掩法阵没有起作用,这异象如此惊人,定然已经惊动了数千里内所有的修士!

不用一日,异象的消息就会传遍整个南疆,很快正魔两道就会有所察觉,到时我叶家就要大祸临头了!”

空中,一名方脸修士单手抓住一名老者的衣襟,额头青筋暴起,面色难看之极地喝问道。

在他们周围,其余叶家修士也一个个阴沉着脸,默默不语。

而在湖中央,正有一道奇粗无比的乳白色光柱冲天而起,其直径足有三十丈之粗,好似通天之主一般直入九霄。

另外在四周远处,还有六根一模一样的光柱,遥遥环绕着小湖,可谓是惹眼之极。

此乃昆吾山解封的异象,本应被遮掩阵法盖住,不为外人所见,但眼下却是堂而皇之地呈现在天地间,叶家秘密解封昆吾山的谋划落空,也难怪方脸修士会这般暴怒。

“这....我也不清楚,明明昨日检查时还好好的,今日我也确实派人去开启阵法了,我真是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老者是叶家的阵法大师,负责主持此次行动禁制法阵,此刻却是满脸惊慌,冤枉之极地道。

“二弟先将隆贤侄放开吧,他为了布置此地的阵法一直是兢兢业业,不敢有一丝马虎的,问题肯定不是出在他身上。

事到如今,必须先派人去查看一下遮掩阵法的情况,若是能短时间内修复,我们大不了出手将数千里内的修士全部灭杀,便可拖延出足够的时间了。”

此刻说话之人正是一副儒生打扮,面白如玉的叶政,谈笑间的言语却是狠辣之极。

叶政一开口,顿时方脸修士就放开了老者,其余叶家修士也都纷纷恭敬地道了声“是”,而后立刻忙活起来。

“掩饰法阵出了问题,封印的解除不会也有什么意外吧。”

见周围的叶家修士都化作遁光飞走,叶政淡淡地望向老者,冷声问道。

这位阵法大师当即就打了一个激灵,连忙保证道:

“大长老,封印的解除绝对没有问题,借助太平碑,我们已经在昆吾山的封印上撕开了一道口子,封印的整体性已经被破坏。

就算我们后续不施加任何外力,昆吾山的封印也会持续的减弱,用不了一年的时间,整个封印就会彻底消失掉。”

“那便还行,处理过遮掩阵法后,你便带领一众低阶族人撤离南疆,在预先安排的地方躲藏起来,没有接到暗号就不准露面。”

叶政淡淡地吩咐道,虽然他不认为自己会失败,但后路该安排还是要安排的。

”是!“老者当即拱手回应。

随后过了没多久,方脸修士便去而复返,一脸惊怒地喊道:

“大长老不好了,遮掩阵法已经被人完全破坏掉了,那些弟子也全都不见了踪影!”

听闻此言,叶政的神色终于出现了明显的波动,寒霜罩面,双目中闪过一丝杀意。

不管那些失踪的弟子是背叛了家族,还是被人灭杀了,他们叶家的谋划只怕都已落在了有心眼里,当下已然没了退路。

“立刻用阵法找到封印裂缝的位置,我们即刻进入昆吾山,只要取得通天灵宝,正魔两道就算察觉,也不能拿我们叶家怎样!”

“阵法显示,裂缝的位置在据此以北二十里的地下,大约有千丈之深的地方会有一道数十丈长的裂缝。”

负责大阵的叶家老者赶忙回话道。

“嗯,九妹,我们立刻出发!”

叶政点了点头,便朝一旁的一位道姑道。

“明白了大哥!”

这道姑答应一声,便一拍腰间的灵兽袋,放出一条数十丈长的蜈蚣来。

此时不用叶政吩咐,周围一众叶家修士都飞身站到了巨型蜈蚣的背上。

只见,巨型蜈蚣身上散出一圈淡黄色的灵光,将众人罩在其中,而后就往地面一头扎去。

它与地面一触,竟然无声无息地没入了其中,赫然是一头精通土遁术的灵兽。

见此情形,叶家的阵法大师叹息一声,当即招呼附近的叶家弟子同他一起远离此地。

......

而就在此时此刻,千余里外的一群毒圣门修士正目瞪口呆地望着远处的七道通天光柱。

“那里发生了什么?为何会有这般惊人的天象?”

一名二十余岁的筑基修士吞了口唾沫,面容僵硬地问道。

“不管是什么,都定然不是小事,你们立刻回禀宗门,余师弟你和我先去探探。”

花无心面色凝重地吩咐道。

而在另一个方向,还有更远些的地方,正好有一个低阶修士自发集结产生的小型坊市。

当这些修为大多为炼气期的修士,见到此等惊人的异象后,都不由呆愣了片刻,而后突然有一人祭出了法器,朝东南方急速遁去。

其余坊市中的修士才如梦初醒般地纷纷祭出法器,四散而去。

原本热闹的坊市,竟一下变得冷清无比,店主都瞥下店铺跑掉了。

在这般一传十十传百之下,疑有异宝出世的消息,没有两日就传遍了整个南疆,甚至于临近的州郡也收到了消息。

化仙宗作为南疆排名前三的宗门,在次日的下午便将此情报交到了木夫人那里。

“七道乳白色的通天光柱?难不成真有某种异宝出世?”

议事大殿中,蓝采儿坐在木夫人身旁,消化着化仙宗弟子刚传回来的情报。

“这等异象多半是某种封印破损,灵气外泄后产生的,那个地方自古便灵气稀薄,罕有修仙者涉足,藏着不为人知的大型封印,也并非不无可能。”

殿中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妪沉声分析道。

封印....木夫人突然想到了什么,双眼猛的一亮,眉头紧皱地思索片刻后,望向一众师妹道:

“此事本夫人会和蓝师妹一同去处理,众位师妹就不必操心了,今日先议到这里,散了吧。”

说罢,她也不管目露疑色的师妹们,立刻飞身遁回了甘泉宫。

“师姐,你是不是知道什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蓝采儿紧跟着现出身形,满脸疑惑地问道。

“若我猜得不错,那异象下封印的乃是传说中的昆吾山!”

木夫人迈着碎步来回走着,有些兴奋又有些不安地道。

“昆吾山!可是那万修之地,上古时人界修仙圣地的昆吾山?!”

蓝采儿微微一愣后,突然瞪大一双美眸,惊呼道。

“不错,正是此山!

蓝师妹,接下来我要说的都是本宗的秘传,只有历代大长老才能知晓,你听后千万不可外传!”

木夫人陡然停下脚步,面色严肃地望向蓝采儿道。

“是师姐,我愿发心魔誓,不将今日之事泄露半句!”

蓝采儿深知昆吾山的意义,此事若真,定会震动整个大晋修仙界,当即面色凝重地发誓道。

“嗯,你既知晓昆吾山,便应该也知道传说中的昆吾三老,其实我们化仙宗就是这三位前辈所创建的。

而我们化仙宗一直依照祖训半隐于世,也正是为了看顾昆吾山的封印!”

木夫人目光悠远地道。

“原来本门竟有如此跟脚,难怪我一些祖训十分奇怪,似主动限制本门的发展一般。”

蓝采儿恍然地点了点,暗藏心中多年的疑惑得到了解答。

“可三位前辈如此大费周章,不惜封印一整座神山,究竟是为了什么?

难不成昆吾山中镇压着什么绝世凶物?”

“哎,还真被师妹猜对了,昆吾山中确实镇压着一位上古凶魔,而且还压着无法计数的磅礴魔气,一旦有失,对整个人界来说,都将是一场大劫!”

木夫人越说越激动,如此大劫若是到来,身处南疆的化仙宗绝对是首当其冲,十有八九要覆灭掉的!

“这么严重,那该如何是好?”

蓝采儿着急地跺了下脚,连忙追问道。

“蓝师妹稍安勿躁,我们化仙宗既然是为看顾封印而生,自然也传下了应对的办法。

眼下我们兵分两路,由你负责在宗门内部封锁消息,万不可让此事传到洛道友耳中,顺便继续向外探听消息。

我这边需要立刻开坛施咒,传讯向前辈,此等大事必须得有化神修士出面才行!”

女上男下啪啪激烈高潮 公么的粗大满足8了我

木夫人目光闪烁着做出安排道。

“洛兄不是向前辈的师弟吗?他应当能成为我等助力的。”

蓝采儿皱了皱秀眉,提出异议道。

“蓝师妹啊,你可知那昆吾山中有两件通天灵宝,虽说是封印凶魔的关键,但利欲熏心之辈可不会管那么多,我们不得不防啊!”

木夫人一直没能联系上向之礼,自然就没能确认洛虹与向之礼的关系,如今事关重大,也不怪她要防一手。

“好吧,就依师姐所言,我这就吩咐兰儿,让她严守此事!”

蓝采儿虽对洛虹有些信任,但当下不是纠结此事的时候,所以没怎么犹豫就选择了妥协。

甄兰这些时日常出入于竹楼,洛虹又一直深居简出,只要管住甄兰的口风,封锁消息一事就成了大半。

然而,还不等蓝采儿祭出传音符,甘泉宫外便传来了甄兰的声音:

“蓝姐姐,你在里头吗?兰儿有事求见。”

木夫人与蓝采儿面面相觑了一瞬,心中顿时都有了不妙的预感。

随着宫门处的禁制解除,甄兰蹦蹦跳跳地走了进来,她这些日子过得可是滋润,每次出入竹楼,洛虹不是会指点她几句,就会赏下一些东西,这使得她的修为突飞猛进。

尝到甜头的她每天都要出入竹楼一次,只是怕蓝采儿责怪她贪心,才没有对外人说。

“兰儿,你如此着急找我,是出了何事?”

蓝采儿压下心中的不安,温声问道。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洛前辈说他静极思动,

女上男下啪啪激烈高潮 公么的粗大满足8了我

要外出一趟,快的话数月就回。

然后,他托我给蓝姐姐带句话,说是他先行一步,让你和大长老尽快赶过去。

蓝姐姐,你们是约好了一起去哪里游玩吗?能不能将我也带上?”

甄兰睁着天真的大眼睛道。

“你今日已经去见过洛道友了?都说了些什么?”

木夫人头脑一晕,赶忙问道。

“没什么啊,就是说了最近沸沸扬扬的通天光柱之事。”

甄兰歪了歪头,心说木夫人的脸色为何这般难看。

“咳咳,此事我们知道了,兰儿你先退下吧。”

蓝采儿面皮僵硬地挥手道。

“哦”甄兰察觉到氛围有些不对,立刻识趣地退出了甘泉宫。

“蓝师妹,别的不管了,速速助我施咒,绝不能让化仙宗毁在我们手上!”

抛下一句话后,木夫人遁光一闪便去了咒坛。

蓝采儿神色复杂了望了眼山门方向后,也紧随其后。

......

三日后,在普云府,小湖中所在的地方,已经聚集了数百名修为不一的修士,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

他们以七道光柱为中心,天上地下地积极地搜寻着什么。

很快,藏在地下深处的巨大封印,就被他们找了出来。

不过,那道被叶家强行用法阵分开的一道裂缝,却还未被发现。

可尽管如此,也足以让这些修士兴奋地回禀各自的家族和宗门了。

也有不少修士在见识到封印的厉害后默默退去,但更多的还是留恋不去,苦苦寻找着机缘。

毕竟,如今这里的修士还是以筑基期为主,炼气期和结丹期的修仙都不太多,元婴修士仍然不见踪影。

他们要是在这时有所收获,那大概率是保得住的。

可惜好景不长,半日之后四道独属于元婴修士的强横法力气息,便从东南方惶惶压来。

来者正是第一时间收到消息的毒圣门,其元婴中期的大长老花无奇,带着门中三位元婴长老以及一众结丹弟子,连续两天日夜兼程地飞遁,终于成了第一个抵达无名小湖的大型势力。

“大长老,这里的低阶修士不少,要不要......”

一名黑面孔的元婴长老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道。

喜欢我在凡人科学修仙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