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还是第一次 被强奷很舒服好爽好爽爽爽18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和姚慧的赌约,余江胜券在握,在姚慧走后,余江还在幻想着让她满足自己什么条件,想着想着思绪就飘了。

“像一颗海草,海草~随风飘摇……”

“老板~你……”刚推开门,小秘书就看到余江一个人手舞足蹈的哼着。

“你敲门了吗?”尴尬的余江没有正面回答,瞬间变了脸色,凶巴巴的看着小秘书责备道。

“老板~我敲门了……”小秘书很委屈。

“下次多敲几次,你让刘总进来吧。”余江简单几句就打发走了小秘书。

对于刘军的到来,余江想来应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因为新飞的那边的整和并没有那么快就结束。

“余总……”刘军进来后,和余江打着招呼。

“坐吧~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那边事情处理的怎么样?”等刘军坐下后,余江开口问道。

“昨天刚回来,新飞已经整合的差不多了,已经开始恢复生产了,先把老旧的库存材料用掉。”

听到刘军的话,余江点了点头,说道:“清理库存可以,但一定要保证质量,叮叮虽然是做性价比,但口碑不能丢。”

“这一点余总可以放心,品控管理一直都是我们主抓的方向,这也是未来叮叮打入高端市场的根基。”

高端市场?听到刘军的话,余江开始怀疑,刘军这是想让叮叮进去高端市场?

“高端市场现在不着急,大家电市场的竞争和小家电不能比,一旦失败,我们后面在想进入高端市场就更难了,用户对叮叮的信心很难扭转回来。”

一直走性价比路线会限制叮叮的发展,但叮叮在大家电市场没有领先同行的技术,单靠外观设计很难一招致胜,而且一旦失败就把叮叮未来进去高端市场的路堵死了。

在这一点上,余江很清楚,当然这也并不代表余江就不想让叮叮进去高端市场,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但显然刘军也有自己的想法。

“余总,高端市场肯定是越早进入越好,当用户对叮叮的性价比行成定向思维以后,叮叮在进入高端就更难了,所以我的考虑就是,积极开阔海外市场,当叮叮在海外市场立足后,在转回国内市场做高端,这样的话用户应该对叮叮更有信心,也能避开和国内品牌的竞争。”

刘军分析的没错,对消费者来说,进入海外市场的品牌就代表高端,他们会认为外国人用的都是最好的。

“那国内市场呢?不要了?”虽然对刘军的分析,余江很认可,但抛弃国内市场他并不认同。

“国内市场我们当然也不能放弃,我的意思是重心放在海外市场,在国内竞争对手太多了,在大家电市场我们就算收购了新飞,但品牌影响力和技术积累这两点,和他们都没办法相比,

而我们唯一的优势就是产品设计和价格,但这块他们很容易就抄袭过去,这样我们在国内很难做起来,和他们这样消耗下去对我们没有一点好处。

但如果是海外市场就不同了,有完善的法律,我们叮叮的外观设计优势会放大,这样我们才能和他们展开差异化竞争,给我们赢得发展时间,虽然叮叮收购了新飞,但这些钱是总部的,叮叮不可能一直都靠总部扶持。”

刘军分析没错,叮叮在国内很难和那些家电巨头斗争,进入海外市场无疑是最好的战略,但海外市场也很难进入。

“说说你的想法吧,既然你这么说,肯定对海外市场有过了解。”余江考虑一番后问道。

“没错,新飞之前的海外渠道,我已经和他们接触过,新加坡集团很愿意和叮叮合作,通过他们我们可以拓展东南亚的业务。”

听到刘军的话,余江就惊讶了,刘军是怎么说服海外渠道商的?要知道叮叮在国内并不算大牌啊。

“没想到刘总这么快就把东南亚的业务联系上了,新加坡集团可没那么容易说服啊,刘总是怎么办到的?他们有什么条件?”余江笑着说道。

“其实不是我说服他们,是他们看中了叮叮的设计和质量,主动找的我们,不

小东西还是第一次 被强奷很舒服好爽好爽爽爽18

过在价格上他们压的很低,但我认为,相比叮叮能打入海外市场,损失一点利润是值得的。”

听到刘军的解释,余江更好奇了,“就这个原因?那海信,九阳,美的他们也能做到啊。”

“余总,虽然国内这些大品牌同样同样能做到,但对这些经销商来说,他们可不管品牌大小,他们看中的是利润,因为对于海外消费者来说,华夏品牌在他们眼里都一样,

而新加坡集团选择我们叮叮还有一个原因

小东西还是第一次 被强奷很舒服好爽好爽爽爽18

,那就是他们看中了我们叮叮的创新能力,在产品创新上我们叮叮才是行业的风向标,在产品设计研发上,国内大品牌是没办法和我们比的。”

刘军这话说的一点都不夸张,虽然叮叮是个小品牌,但产品设计师可养了不少人,而且锐创和很多设计院校都有合作,这也是外界说叮叮的产品是卖设计的原因。

不仅如此,叮叮的产品设计部也有一套单独奖励机制,奖励那些优秀的设计师,这就是技术不够,设计来凑,梦兴手机也同样如此,余江很重视设计美学。

虽然对叮叮的设计很自信,但余江不认为一个新加坡集团,就能让刘军有进入海外市场的想法。

“仅凭一个东南亚市场应该不够吧,你应该还有别的计划吧?”

“是的,这一点说起来也和余总有关,叮叮这个品牌名,余总起的太好了,简单易懂,深入人心。”刘军卖了一个关子。

“是吗?这个叮叮的名字有什么关系?”余江被刘军调起兴趣。

“我们叮叮的产品在亚马逊的销量也不错,而且我安排人在外网也做了调研,海外用户对叮叮的评价很高,叮叮这个名字很容易让外国人接受,所以我也在积极的和沃尔玛联系,打通沃尔玛的销售渠道,在欧洲设立叮叮的分公司。”

虽然知道刘军是夸自己,但余江知道,叮叮受到海外用户的欢迎更多的还是产品设计和质量。

“亚马逊我们的销量是多少?有统计数据吗?”余江连忙问道。

“有的,我们三个月的销量突破了5万,虽然数量不多,但评价很好,这还是因为叮叮是一个陌生的品牌,如果能打通沃尔玛在海外的渠道,我相信用不了几年,我们叮叮就会成长为一个国际品牌,在杀回国内。”

刘军的展望很好,但想真正的立足海外,寻求合作才是快速成长的办法。

“刘总,既然你想开阔海外市场,那就把叮叮从锐创拆分出去吧,这样可以方便融资合作,叮叮未来就是锐创的子公司。”

听到余江的话,刘军有些慌了“余总,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刘总,拆分叮叮的想法我早就有了,每个事业部财务独立就是为拆分做准备的,梦兴以后也会拆分出去,现在叮叮收购了新飞,已经长大了,叮叮已经具备独当一面的实力了。”

拆分是必然的结果,全部放在锐创对发展不利,余江的200亿美元也撑不起这么大的开支,马上要和阿里展开支付市场的烧钱大战,现在余江手里可只剩下180亿美元了,造车也要烧钱,而接下来还要去漂亮国投资,这到处都是钱啊。

而且最重要的是,不拆分出去,根本没办法融资,锐创未来产业太多,估值很容易被看低,这是个大问题。

作为CEO的刘军,他自然也知道拆分对叮叮来说是好事,就算拆分也不影响锐创对叮叮的控制,而且拆分以后,叮叮员工的凝聚力更强,在没有其他董事的情况下,刘军的权利更大。

虽然刘军的权利更大了,但相应的他的压力更大,因为叮叮成为一个独立的子公司后,资金不足是个很大的问题,锐创不可能像以前一样可以随时给叮叮提供资金。

关于叮叮独立成为锐创子公司的事情进展的很快,才几天的时间人事和财务这边很快就审计出了结果,可还有一个问题让余江拿不定主意,刘军也一样。

作为子公司想获得资金首先考虑的就是银行贷款,但从哪里贷款这也是个问题,上沪的扶持力度肯定没有河南高,因为独立出去的叮叮放在上沪太普通了。

“余总,关于叮叮的总部应该定在哪里?上沪还是河南新乡?”刘军再次来到余江办公室问道。

“河南新乡那边怎么说?”余江反问道。

“那边给的扶持很大,只要叮叮愿意搬到河南新乡,那边不管是资金还是税收都给我们最大的支持,一路都是绿灯。”刘军回答道。

“那你怎么想的?”余江点了点头问道。

“河南新乡那边有现成的总部大楼,从各方面考虑,搬到河南新乡是最好的方案,而且对于制造业来说,在哪里都一样,上沪的地理优势对叮叮来说没有多大益处。”

刘军说出来了自己的真实想法,主要是当地部门给的优惠太大了,不仅无息贷款,所有条件都又叮叮开,可把刘军激动坏了,他在夏新的时候都没体验过这种被人巴结的感觉。

“既然你想好了,那就按照你的意思吧。”

叮叮总部设在哪里,余江无所谓,只要刘军能干好就行,而且叮叮不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余江也有更多时间做自己的事情。

PS:感谢谦屿书友的200起点币打赏。

喜欢重芯开始的人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