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 这是在公交车上有人 往下边塞东西逛街是什么感觉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最早看到刘长安和上官澹澹离开度假中心的是颜青橙,她在三楼房间的阳台上看着了,上官澹澹抱着一个大大的保温壶,而刘长安提着上官澹澹今天新买的那把油锯,时不时地拉几下启动又关掉。

颜青橙会用手拉的钢锯,乡村小学破破烂烂的课桌总是要物尽其用,修修补补一年又一年,锯子,锤子,钳子等等常用工具总要掌握着点会用,对颜青橙这种生活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女孩子来说,熟练操作和修理桌椅没有什么难度。

要是白茴那种……算了,自己老是和她较什么劲,吃饭的时候才下定决心避免跟着白茴的节奏和气质走。

不过今天白茴真是使老大劲了,这么一个平常饭前饭后都要称体重,稍稍增加一些脂肪就大呼小叫的女孩子,今天可真吃了不少,要知道那些龙虾随便一只,在餐厅里都是供给满桌人的份量。

看到上官澹澹和刘长安走出去的时候,让颜青橙感到很奇怪的是,上官澹澹为什么老是抱着那么大个保温壶啊?

今天上官澹

不要 这是在公交车上有人 往下边塞东西逛街是什么感觉

澹除了在台上蹦跶的时候都抱着壶,颜青橙估摸着这个保温壶要是装满水,怕是有十多斤,而颜青橙还听到了上官澹澹时不时嘀咕一两句“我没有力气”这样的话。

时时刻刻抱着这么大个保温壶,力气就很不小了,要不是力气多的没地方用,谁整天抱着个十多斤的大玩意,练功呢?

第一次见到上官澹澹,就是刘长安带着她来参加班级联谊活动,当时颜青橙就很注意了总是把嘴里塞满东西,然后脸颊鼓鼓的上官澹澹。

尤其是苏南秀表态身份是刘长安的老婆,而刘长安又说和苏南秀分手很久

不要 这是在公交车上有人 往下边塞东西逛街是什么感觉

以后,颜青橙以为上官澹澹也是刘长安满足变态兴趣的某种禁脔。

现在看来好像不是,上官澹澹若是刘长安的禁脔,白茶茶就不会跟在上官澹澹后面舔屁股了。

根据颜青橙的观察,就好像现在的大城市讲究一个副中心,刘长安是他们那个圈子里的中心,上官澹澹便是副中心,很多时候这个副中心还有人气更加旺盛的趋势。

就是不知道现在他们两个大半夜的,拿着一把油锯跑出去干什么,希望明天不要有新闻说在附近发现被锯成很多块的尸体,想到这里颜青橙莞尔一笑,走出了房间,毕竟刘长安只是“学霸”,而非变态杀人狂。

在走廊上,正好看到只穿着一套里衣里裤的周咚咚,手里拿着一把小水枪一边回头射击一边急嗷嗷地逃跑,周书玲在后边追赶,看着颜青橙笑吟吟地从房间里走出来,连忙招呼颜青橙帮忙阻拦。

颜青橙笑着弯腰,张开双臂试图挡住周咚咚,却因为没有逼数被周咚咚带的也跌倒在地,一大一小滚做一团,好在周书玲已经赶到,把周咚咚抓住了。

周咚咚从颜青橙身上爬了起来,颜青橙松了一口气恢复了正常呼吸,她现在总算明白,今天周咚咚刚从直升飞机下来,竹君棠和白茴都有试图抱周咚咚却又放弃的动作是怎么回事了,更加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都喜欢周咚咚,但只有刘长安抱着她玩耍。

刘长安,真是无敌之人,颜青橙因此深刻地认识到了这一点。

“不好意思,没有受伤吧?”周书玲关心地问道,顺便帮她抚了抚后背,主要颜青橙看着就没有几两肉,不像其他人肉肉的比较能够缓冲撞击。

看到颜青橙,周书玲想起了自己的少女时期,很多普通或者有些艰难的家庭中,女孩子成长起来就是这样高高瘦瘦的,腿长但单薄。

周书玲还是开始卖早餐以后,总是要把卖不完的早餐都吃掉,身上的肉才开始变多。

“没事。”颜青橙爬了起来,笑着说道,“给她洗澡挺费劲的吧,我帮你啊。”

“好,谢谢了。”周书玲大大方方地接受了对方的好意,然后拿着小水枪朝着周咚咚一直射击,把她逼回了房间里。

……

……

刘长安和上官澹澹已经在街道上走了五分钟,他留意到这时候上官澹澹还没有开始做那些敲一敲后背,按一按腰肢,或者干脆停下来,等他回头的时候和她对眼神之类的动作。

有进步。

走过一个弯路,突然看到一块半个立方的大石头挡在路边,大石头后面有一个陷洞。

看来这石头是起一个警示作用,但石头本身在这里就是一个危险,于是刘长安顺手就把石头捶碎,然后都填到那个洞里,仔仔细细地踩平,消除了安全隐患。

刘长安提起放在一旁的油锯,刚刚要站起来,只觉得有个软乎乎的东西爬到了自己后背上。

这时候如果身体僵硬,不敢回头,心惊胆颤地感受着这东西的质感和呼吸,那就是恐怖故事。

如果回头,看到上官澹澹那张美艳的脸蛋和柔软丰厚的长发,那就是聊斋鬼故事,聂小倩和宁采臣那种,有点危险但妖气中带着香味。

她能够在他做完事情之后才爬上来,而不是站在旁边觉得累,不管不顾就爬上来,已经是太后的体贴了。

刘长安一手拖着她的屁股,一手提着油锯继续往前走,他也没有说什么,反正说什么也没用,难道他讲一番充分的理由,她就会从他后背上跳下来吗?不可能的,没必要浪费龙涎。

“我现在有一万块钱,我在微信上转给你,你给我一万块钱现金好不好?”上官澹澹和刘长安商量着。

“你转吧,回头我让周书玲到店里拿现金给你。”刘长安说道。

上官澹澹迟疑地想了想,“那我直接去找小玲。”

“随你。”刘长安怀疑,上官澹澹会把这一万块钱又埋到她在菜地里的陶罐中,然后自动售货机还是打算空手套白狼,或者让她的某个“儿媳妇”孝敬。

他也没有说,以免引起她的警醒换个地方刨坑埋陶罐,那种想要挖走她的陶罐,看她惊诧道晕厥,一头栽进她挖出来的坑里的想法,终究难以消除。

“我有了自动售货机以后,相当于有了一个小卖部。咚咚的理想,被我先实现了。”上官澹澹志得意满地说道。

“即便是自动售货机,你每天都要关注机内存量,补货,分门别类整理价格,输入到机内系统,核对账目。”刘长安善意地提醒她,“你以为自动售货机像你的电视机一样,插上电就可以使用,再不用你管事了吗?”

上官澹澹身体僵直了一下,然后生气地用下巴磕他的肩膀,这种事情难道不应该等她买了自动售货机以后再说的吗!

现在就讲,非常影响上官澹澹积极工作的心情,太后也不想每天无所事事,要像别人一样有正常的工作或者学习的生活,购买自动售货机就是实现太后这一积极人生态度的关键!

至于买了自动售货机以后,因为太过于麻烦而没有怎么营业,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反正上官澹澹已经有正常的工作环境与内容了。

“要不你去上学吧,你是秦蓬送来的,那身份信息之类的也应该他帮忙搞定。”刘长安想了想说道。

说起上官澹澹是秦蓬送来的,刘长安倒是想起了最早和李洪芳认识的时候,李洪山说什么活人棺所在的地方,有天地异象,活人棺原本在秦蓬那里,所以李洪芳即便发现了天地异象,也不敢有所动作。

现在想想,李洪芳能发现个鬼的天地异象,不过是她那编故事的毛病发作了而已,只是没有想到刚刚认识的时候,李洪芳应该感觉随时会被刘长安杀了,居然还敢在那里编故事胡说八道。

刘长安笑着摇了摇头。

“你每天背我去学校吗?”上官澹澹皱了皱眉,上学是决计不能答应的,但如果他愿意这样送她去上学,这个态度太后还是比较欣赏的。

“你做梦吧。”刘长安又不是她的小马车,“周咚咚都只做梦想骑狗上学。幼儿园和小学生还有可能偶尔是被背着或者抬着赶着去上学的,你都多大了?”

“如果你每天背我去学校,我在附近转一转,喝点水休息休息再回去,也不是不可以。既然你都不愿意背我,我为什么要去上学?如果上学是好玩的事情,小棠为什么如此抗拒?她甚至为了不上学,可以自杀。”上官澹澹摇头叹息,咚咚原本应该更加天真活泼一些,就是被他们压迫着每天都要上学,才可怜兮兮的。

刘长安没有想到不止是上官澹澹能散发出智慧污染之光影响别人,竹君棠也可以反噬上官澹澹,她们是真正的一丘之貉。

“你走快点,你这么个走法,等你找到那只被我头发发寄生的狐狸,天都亮了。”上官澹澹两条小腿用力夹了夹刘长安,高声大叫,“吁!”

刘长安本想反手打她一下,但一手提着油锯,一手托着她的屁股,不方便抬手打人,便抓了一下,痛的上官澹澹呀呀直叫唤,这才加快了速度,纵身一跃离开了公路,消失在了山林之中。

喜欢我真的长生不老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