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板抱进办公室糟蹋 老师的奶水全文目录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根据马诺的记忆,海的尽头、混沌的深处存在着可怕的生物。

叶飞在去往那里之前先去了另外一个地方——白塔!

到达空无一人的白塔,叶飞毫不犹豫地毁灭了正在沉眠的光明方英雄——霞儿的亲生儿子!他直接动用主宰者的力量从内部毁灭了他,保留下完整的茧。

然后回到黑暗圣殿,同样神不知鬼不觉的毁灭了黑暗一方的英雄。这两个都是霞儿的孩子,在马王的记忆中他们给叶飞留下了非常不好的印象,或许是直觉,又或许怎样,反正叶飞对他们产生了警觉,便毫不犹豫地动手杀了。

他再也不会心慈手软了,因为心慈手软总是留下后患,带来麻烦。

做完这两件事,叶飞去了海与天的相接处,山河世界的尽头!

更远方,为翻滚的混沌云所遮蔽。

混沌!阴阳未分时世界的形态,万事万物的起点都是混沌,是至今为止最神秘的力量。

九州传说,盘古开天辟地创造了天地自然,换句话说,盘古便是九州世界的主宰,是他劈开混沌,开拓出了九州大地。叶飞从来不愿意涉足混沌,因为混沌代表着未知,进入混沌后即便是身为主宰者的他都不能掌控一切。

但这一次,他不得不直接面对混沌,因为存在于混沌中的生物已经威胁到了他统治的根本。

“刷!”站在海天相接处,叶飞抬起一只手指向前方,混沌云向两边散开,为叶飞让出了一条路。这条路是叶飞强行开辟出来的,只要自己的力量一散,周围的混沌便会在顷刻之间挤压过来。

叶飞强行以主宰者的威能开辟了一条看得见光的路,他不想像个无头苍蝇似的在这混沌深处乱撞。

叶飞往前去了,主宰者的威能不断受到周围混沌的挤压,不断承受压力,混沌代表的力量非常强大,想要倾退混沌,需要耗费大量的能量。

在进入混沌以后,叶飞很快察觉到了异样,他感觉周围的混沌在围绕着自己转圈,在源源不断地挤压向自己,给他施加压力,好像被人为控制了似的。

“真是想不到,居然有生物能够控制混沌!”在山河世界里,叶飞便是主宰,能够掌控天地间的一切力量,却唯独控制不了比天地更原始,更古老的存在混沌。

但现在,山河世界内部居然存在生物能够控制混沌,这强大的生灵究竟是谁!他究竟怎么做到的?

叶飞感到头痛,与此同时深深后怕,他想:自己能在敌人上一次的偷袭中保全下性命真是侥幸啊,要不是在最后时刻以主宰者的身份领悟出了时间的奥妙,打破了时间的壁垒,只怕现在的山河世界已经有了新的主宰。

“好!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实力抢走我的位置。”叶飞右手虚握,朝花夕拾剑现于掌中,左右劈斩,击退不断挤压过来的混沌。

就这样披荆斩棘一路向前,叶飞顺着马诺的记忆走到混沌的终点,再往前一步,眼前豁然开朗,居然呈现出一番别样的光景!有着独立于山河世界的完整而独特的另一个世界。

这就是马诺豁出性命也要传达给他的消息,山河世界已不是过去的样子了,有生物趁着叶飞不在的时候,悄悄在山河世界的外围孕育新的生命,新的家园。

这里有山、有水、有花、有草,有着长相怪异的各种生命体,生命体的个头普遍矮小,但是他们所组建出的世界欣欣向荣。

看到这一切,叶飞瞬间明白了,是有某种强大的力量在混沌深处开辟了一方全新的世界,世界里的生物全是这股力量从九州世界上带过去的,时间日久,已经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生态体系。

叶飞试着操控这个全新世界的草木精华、能量本源,但做不到,这一方世界与他无关,他不是这里的主宰。

“好啊,好一招偷天换日,还好发现的及时,否则给你做大两个世界迟早爆发战争!究竟是谁,究竟是谁能够做到这一切,是山河世界反抗自己的力量吗,为什么我如此不安。”

叶飞现在面临两个选择,一个是以狠辣手段将这个新生的世界彻底抹除了,那么,他将化身刽子手,成为杀人魔王!另外一种选择是继续容忍它存在,那对本来存在的世界,对自己掌控的世界将形成威胁。

通过观察,叶飞发现这个新生的世界很有意思,新生世界里生活着的生物个头都很小,在他看来便像是小儿国,可是脑袋却很大,智商相当高,他们研究出了各种各样完全不知道用途的钢铁工具,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甚至还能冲入混沌,遨游其中。

看着那烟筒中冒出的滚滚黑烟,叶飞觉得这个世界太可怕了,他同时察觉动一件事情,只怕那个对抗自己的力量已经成为了这个世界的主宰,在借着世界的发展提升自己的能量。

叶飞感到后怕,他感觉有一双眼睛在默默地注视他的一举一动。

“你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叶飞举起手中的剑,剑上凝聚了主宰者的威能指向新生的世界,他知道,这样做暗中观察自己的生物是一定会出来阻止的。

果然!就在他手气剑落之际,一股既熟悉又陌生的气息出现在他的身后。

叶飞转过身,看着对方精致的面容,并没有太过惊讶:“果然是你。”

恩怨情仇难断,因缘际会成空。

站在那里的是一个人类,一个叶飞隐约猜的到身份,但永远不愿意接受现实的人类——霞儿!

多少年不见了,她早已成长成了大人,脸上的表情看似天真无暇,却总会在不经意间流露出一丝邪恶。

穿了一身黑色的衣衫,眉心处现出三朵火焰。霞儿出现在这里,叶飞并不感到意外,从马王的记忆中他便感觉到了,若说山河世界有人能对自己造成威胁,那个人只可能是霞儿。

霞儿的力量真是太强大了,莫名的强大,她暴走的时候甚至将山河世界的地貌彻底改变,这一点连叶飞做起来都十分困难,当时叶飞就隐约有感觉,只怕能够威胁到自己生命的只有霞儿了!这个云师叔整整愧疚了二十年的女人,这个自己手把手传授仙术的弟子,这个天真善良的小女孩。

霞儿的手中握着飓风权杖,那本是百花野的东西,暂时由叶飞保管,却为霞儿所用。

叶飞几乎将一切美好的东西给了霞儿,但现在,她却想着要了叶飞的命。

为什么!究竟为什么!

叶飞不能理解的是霞儿是怎么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霞儿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做。

清风微微的吹,太阳暖暖的照,霞儿的脸上已经没有了过去的稚嫩,目光在有意躲避着叶飞,或许连她自己也知道,她现在的行为愧对了两人之间的恩义。

“为什么,为什么要置我于死地,给我一个理由

被老板抱进办公室糟蹋 老师的奶水全文目录

!”叶飞心里面痛极了,背叛他的人无论如何不该是霞儿的,无论如何!

“因为我要做主宰。”霞儿的声音听起来竟有些委屈。

“你要做主宰?”叶飞更疑惑了。

“你是个不称职的主宰者!你粗暴的对待山河世界,酝酿了一场又一场灾难,你频繁地离开,导致山河世界自由无序,无人守护!

因为你不是一个称职的主宰者,所以我要代替你,成为新的主宰,守卫这片山河。”

“你是将昊岳背叛和死亡的责任怪在我的身上了?你知道当年若不是你极力阻拦,昊岳早就被我杀了。”

“你凭什么杀人?就因为你是主宰?就因为昊岳忤逆了你?你凭何视人命如草芥。”

“如果我当年杀了昊岳,还会有接下来的那些事情发生吗!”

“昊岳骗我是不对,但更不对的是你!身为主宰者,你没有尽好自己身上的责任,没有管理好灵井,导致重宝在前人们野心膨胀!

何止是一个昊岳,藤木龟蛇,万树界之王,白鹿王,哪个不是因为垂涎于你留下的重宝才挑起了战争,是你,便是你主宰者,以自己冷漠粗暴的手段挑起了人们心中的欲望,使得万千生灵互相残杀,使得我不得已犯下了弑杀万物的大错!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我手上沾染的鲜血有你一半的责任。”

“霞儿,你是不是受刺激过度了,你能不能正常点思考问题。”

“我很正常,我从没如此正常过。叶飞,你根本不属于这边的世界,交出主宰者的位置赶紧走吧,我饶你不死。”

“你连我的名字和身世都知道了?”

“你拥有的能力我都具有,马王的记忆我也能看到。”

“原来如此,这么说你也已经知道山河世界并不是唯一。”

“当然,否则我怎么会来到混沌,建立起另外一方独立的世界。”

“真是我的好学生。”

“老师,我最后叫你一声老师,走吧好吗!从此以后再也别用主宰者的威严影响这个世界,算我求求你!”

“你以为自己能做的比我更好?”

“起码我能将自己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守护脚下的大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霞儿,你已经下定决心要杀了我是吧?”

“如果叶飞你愿意交出主宰者的身份,我们的恩怨可以以和平的方式结束。”

“霞儿你有没有想过,你将所有的责任全部推给了我,其实是以一种逃避的方式面对问题,试问遇到问题只会选择逃避的你,有何资格做山河世界的主宰!”

被老板抱进办公室糟蹋 老师的奶水全文目录

“我没有逃避,这本来就都是你的错,都是你的错!“霞儿厉声尖叫起来,心地善良的她亲手屠戮了万物,这个巨大的刺激导致她充满负罪感,为了释放心中沉重的负罪感,她将一切责任推给了叶飞,将叶飞认定为仇敌,认为正是由于他的不作为导致了当年的灾难,他是一切灾难的始作俑者。于是,霞儿精心谋划,早做准备,以期有朝一日可以杀掉叶飞,成为山河世界新的主宰。

在混沌深处开辟新世界是第一步,这样一来她也拥有了主宰者的威能;伺机突袭击杀叶飞是第二步,她本想着,永远隐藏身份,让叶飞不知道是他亲手交出来的徒弟反过来要杀死他,只差一点就成功了,只差了那么一点点,她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叶飞能够悟透时间的奥妙。

从那以后霞儿便知道,她早晚有一天会暴露的,早晚有一天。但她心里面却又有一点期待这一天的到来,因为她早就在盼望着和叶飞之间做一个了断!

“是该结束的时候了,我的命或者你的命,为百年前的错误画上休止符。”

霞儿的眼中含着泪水,她明明知道百年前的杀戮全因自己而起,却无论如何无法接受那残酷的现实,杀死叶飞,或者被叶飞杀死,只有如此才能得到心中的安宁。

谁生谁死其实对霞儿来说一丁点都不重要,她需要的是宽恕。

霞儿举起了飓风权杖,她的力量叶飞从马王的记忆中见到过,没有获得主宰者威能之前已经无可匹敌,如今成为一方离奇世界的主宰,必然更加强悍。

“出剑吧叶飞,两个世界,一个主宰!”

“错了,如果失败的是你,我会亲手摧毁你建立起的世界!”话音落,叶飞人剑合一冲向霞儿。

“我绝不会败!”一股停滞感出现在叶飞的周围,他仿佛被快要干透的水泥包裹住了,几乎寸步难行,这是因为霞儿抬起飓风权杖指向了他。

飓风权杖中拥有着神奇的魔力,所产生的力量和叶飞教导给霞儿的仙术并不同源,是另外一种能量体。

“呵呵,想不到身为主宰也能遇到对手。”叶飞两眼眯起,瞪向霞儿。

后者立刻遭到重创,被轰飞出去。

叶飞身上的迟滞感消失了,一步跨出冲上前去,霞儿举起飓风权杖指向天空,一道光从天而降,穿透混沌云照射在叶飞的身上,后者如遭五雷轰顶,立时不能动了。

“这是什么力量?”

“超越你的力量。”飓风权杖上闪耀出同样的光,由远及近摁在叶飞胸口上,后者仿佛被巨大的雷霆击打,全身上下激烈颤抖,冒出黑烟。

“死吧,叶飞,都是你逼的!”霞儿举起神杖刺向叶飞的额头,估计遭到正面攻击,叶飞会轮回。

但他的眼中没有畏惧,反而流露出一丝哀伤:“或许我真的有错,但是霞儿,你在责怪我的时候,可曾想到过你我曾经的恩义!”

“刷!”花瓣云凝聚成剑的形状,从后方刺穿了霞儿的胸膛,笼罩了叶飞的光芒立刻散了,他重获自由,喃喃自语道:“对我出手的时候,可曾想到过我与你曾经的恩义!”

叶飞俯瞰着霞儿逐渐变得冰冷的尸体,后者的伤口中流出深红色的血,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对不起,师父!”合上双眼的时候,她的眼神终于恢复了往日的纯真,获得了一份难能可贵的释然,或许,她早就在寻求解脱了,

下一刻,她额头之上的三朵火焰燃烧起来,在叶飞面前化作了一只竖眼,已经断了气的霞儿重新醒来,狂风大作,雷霆滚滚,她悬浮在虚空中,黑色的长发蜕变为一头银丝,整个人的气场完全不一样了,变得狂躁而暴戾。

喜欢凡世歌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