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师用丝袜榨精榨到死 新白洁性荡生活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陈义山暗叫一声:“糟糕!”

他也没能想到会生出这种误会来,眼瞧着蟒仲那庞大的妖躯直勾勾的往下方坠落,蟒背上的卡芙和长乐都已吓得“哇哇”乱叫,木雕也飞了起来,抓起卡芙和长乐准备逃命,陈义山连忙施展摄空仙术,隔空托起妖躯,让蟒仲缓缓的落在了殿前。

“杀啊!”

松谷仙人兀自叫嚣着,率领众弟子围了上去,准备把蟒仲给乱剑分尸了。

陈义山喝道:“住手!”

松谷仙人一愣,却见陈义山急坠眼前,说道:“他是我新收的弟子!”

“啊?!”

松谷仙人大吃一惊。

“这——”

三谷派的群仙也全都傻眼了。

同,同门?!

陈义山没好气道:“你们怎么这么冒失?!他叫蟒仲,算是你的师兄弟了。”

松谷仙人呐呐道:“弟子,弟子不知啊。听见有人呼喊,出来一看是个蟒蛇精啊,而且,还是黑蟒,弟子还以为是万妖国的精怪意图对老师不利……”

“噗~~”

忽的一声轻响,蟒仲又化回了人形,直挺挺的躺在地上,周围散落了十几把仙剑。

卡芙、长乐以及木雕和几个傀儡都飞快的逃开了。

陈义山凑上前去,但见蟒仲目光呆滞,身躯僵直,一动也不动的,心里很是惊愕,喊道:“蟒仲!蟒仲?你没事吧?”

他知道,蟒仲的修为其实不低,周身的鳞甲坚硬厚实无比,三谷派群仙的修为则不算很高,纵然将十几把仙剑隔空投掷,也不至于伤他太深!别看都插上去了,可是大概率连蟒仲的鳞甲都没能穿透,更不用说伤着他的脏器血脉了……所以,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了?

“蟒仲,别玩闹了,要是没事,就快起来,跟你的同门相认相认。”

陈义山还以为蟒仲是在调皮。

却听蟒仲“唔”的呻吟了一声,极其努力的挣扎着,似乎是想要坐起来,可转瞬间,便把白眼翻了上去,身躯也随之抽搐了起来,嘴里更是黑沫狂吐,脸庞迅速变白,嘴唇则变成了深紫色!

陈义山大吃一惊,回顾松谷仙人道:“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像是中毒了?!你们的剑上有毒吗?!”

松谷仙人吓得一缩脖子,道:“老师明鉴,咱们三谷仙派的剑上确实有毒啊。”

陈义山惊怒交加:“你是修仙的,怎么还用剑上淬毒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凡夫俗子都不屑于为之!”

松谷仙人立刻跪了下去,叩头道:“老师!弟子先前禀告过你老人家啊!”

陈义山道:“你什么时候禀告我了?!”

松谷仙人道:“弟子先前说过,金河河神一家独大,不许身毒国境内有其他道统存在,很多仙派为此都被他给剿灭了,独我三谷仙派硕果仅存,原因就在于咱们三谷仙派有曼荼罗仙术啊。”

陈义山怔了片刻,想了起来,这话他确实听松谷仙人说过,但是,曼荼罗仙术跟仙剑上淬毒有什么关系?

却听松谷仙人嗫嚅道:“但凡是三谷仙派的修行者,无论道行高低,都要先修炼曼荼罗仙术,所谓曼荼罗仙术,便是祭炼花魂入剑,如此一来,仙剑蕴毒,不伤其主,专一对敌,即便是金河河神也要忌惮三分!加之三谷仙派地处偏僻,缩首一隅,从不与他主动争锋,他便也不屑于来争抢这点地盘了——”

“且慢!”

陈义山听的悚然动容,忍不住打断了松谷仙人的话,惊声问道:“你是说曼荼罗仙花有毒?!你们那仙剑上的毒就是曼荼罗仙花的毒?!”

“是啊。”

松谷仙人点了点头,道:“曼荼罗仙花共分六色——蓝、黑、粉、紫、白、金、青!每一色都有奇毒,且色色不同,毒毒迥异,尽皆诡奇,妙用无常!”

陈义山听他夸耀花毒,只觉眼前一黑,喃喃说道:“你,你啊,那分明是毒花啊,你为什么要说是仙花呢?”

松谷仙人欲言又止,瞧着陈义山的神情,他已经不敢多说了。

在身毒国,曼荼罗花就是仙花,因为它盛开在凡夫俗子人迹难寻的地方,它也不是凡夫俗子能沾染的品类。

“师祖爷,不必惊慌,曼荼罗仙术的毒是能解的。”青松仙人在一旁小心翼翼的说道:“师父便有解法。”

陈义山瞥了青松一眼,又看向松谷仙人,道:“真的?”

松谷仙人连连点头,道:“是的。”

陈义山不禁又是好气,又是好笑,道:“既然能解此毒,你还跪在那里干什么呢?唬我不轻!快给蟒仲解毒吧!”

“是!”

松谷仙人松了口气,俯身端详蟒仲,片刻之后,他“嘶”的一声,皱起了眉头,嘴里说道:“奇怪!怎么瞧着他好像中了三种,黑、白、紫兼而有之?!”

说罢,松谷仙人起身回望三谷众仙,喝问道:“仙剑喂黑,历来如此,你们谁不尊仙规,偷偷给仙剑喂了白花和紫花的毒?!”

众仙都摇了摇头,纷乱说道:“弟子没有啊。”

松谷仙人怒道:“还不承认?!你们过来瞧瞧,他浑身痉挛,双眼泛白,口吐黑沫,嘴唇发紫,半边脸带惊怖之色,半边脸是梦呓神情,这分明是发了三种仙花的效力!快说实话,谁的仙剑喂的是黑毒,又有哪几把仙剑喂的是白毒,以及哪几把仙剑喂的是紫毒?不弄清楚分量,我如何给他解毒?!”

众仙又都摇头,纷纷说道:“弟子的是黑毒,没有喂白和紫啊。”

松谷仙人大骂道:“一群混账!青松,你把剑收过来,一一验看!”

青松应道:“是!”

“等等!”

陈义山连忙说道:“松谷,大概不是他们的问题。蟒仲在来之前,吃了朵白紫色的曼荼罗仙花。”

“啊?!”

松谷仙人闻言惊呼一声,脸色大变。

三谷群仙也都骇然

被老师用丝袜榨精榨到死 新白洁性荡生活

相顾。

“他,他为什么要吃白紫花?!”

陈义山道:“你不是送了我一朵白瓣紫蕊的花吗?我送给他,让他吃了。”

松谷仙人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陈义山,渐渐无语凝噎:“老师啊,你,你能告诉弟子是为什么吗?为什么要让他吃那朵花啊?他,他真是你老人家的弟子?”

陈义山道:“当时,他要吃仙桃,我没有了,就把仙花给他吃了,我也不知道那花有毒。但就那一朵,你估量估量,看看该如何配比解毒吧。”

松谷仙人顿足叹道:“老师啊,弟子送给你的那朵花可是奇葩!”

陈义山皱眉道:“奇葩怎么了?我记得你告诉我说,那朵花能防各色毒虫,又能安神静心,十分奇异,可收在乾坤袋里,贴身珍藏。想必蕴毒不深吧?”

松谷仙人苦笑道:“老师,你怎么也不想想,那朵奇葩隔着乾坤袋也能防范毒虫,而且能安神静心,凭的是什么?凭的便是它散出来的若有若无的毒气啊,一丝隔着乾坤袋散出来的气息不至于毒害你老人家的仙躯,不但无害,反而有益,可是生吃了它,就万劫不复了!蟒仲他,他没救了。”

“啊?!”

“老师,弟子方才说过,曼荼罗仙花共有七色,蓝黑粉,紫白金

被老师用丝袜榨精榨到死 新白洁性荡生活

青,都是单色,一旦出现双色混一花,那便是奇葩!一朵奇葩的毒顶得上寻常仙花一千朵的效力!正因为它极其珍贵,弟子才送给你老人家的。单纯的外伤或许还能救治,若是内服,则无法可治,更何况这蟒仲身上被刺了十几剑,外中黑毒,内中白紫,内外交迫,属实,无救了……”

“你,你——”

陈义山一个趔趄,险些坐倒在地上。

怎么会这样!

自己,亲手害死了自己新收的弟子?!

喜欢麻衣道祖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