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娇羞跪趴撅起大屁股 强壮公弄得我次次高潮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刘公公微笑看着三人,脸相十分的和善。

沈梅棠抬头向他微笑,灰兰快步上前礼道:“刘公公,你可好?原来一直是你在此处抛洒米谷,喂食这些鸟儿!”

刘公公一边又往另一处抛洒着米谷,一边说道:“呵呵,好,不过喂食这群鸟儿的人不是我,是圣上。今年的雪大,冬初就接连着下开了。棠主这两日还好吗?”

“好,谢过刘公公的关心。”沈梅棠道,“是啊,开冬就是接连着两场的大雪,料雪停后,就有阳光明媚的好天。看见您,真的非常高兴。”

“高兴,看见棠主高兴。”刘公公微笑道。

说着话,见从旁边走过来一个人。

瘦高的身形披着黑色的大氅,帽沿半遮挡住面部,高贵、安详的神态,一边走着一边抬手将挡脸的帽沿向上抬起,露出脸庞跟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那目光若星空般深邃悠远。

蓦地,沈梅棠眼前出现了六一大师兄,款款向她走来,她只觉鼻子一酸,眼中蒙雾,眼前的人模糊起来。

“棠主,还不见过圣上?”刘公公走到近前轻唤了一声。

“啊,”回过神儿来的沈梅棠应声,跪地施大礼,口呼见过圣上,瞪大了眼睛,将眼中的泪忍了回去。

“免礼,平身。”圣上道。

‘呼啦啦’一大群吃着食的鸟儿从一处飞起,落在树枝上,不停地鸣叫着,紧跟着就又从树枝上落在另一处的地面上吃着食,那振翅而飞的突突声,清晰可闻。

“圣上,鸟儿喂得差不多了,也不可令这些鸟儿吃得过饱。到那边去走一段儿,书阁当中早已经备好了茶,恰好棠主也来此处。”刘公公道。

边说着话,边往书阁方向走去,沈梅棠陪在圣上的旁边。

穿过树林,眼见豁然开朗,楼台楼阁汉白玉的栏杆,此刻与雪花一色,若不是脑海中有印象,几乎是看不出。

一齐登上一处台阶,步伐出奇的一致,而这种出奇的一致,又不免让她想起六一大师兄,同登上山前的石阶,欣赏山谷中落地的花瓣若雪,有风顺着山谷吹来,千峰竟雪。

一阵痛在心底翻腾,同时喉咙有些干咳,她干咳了一声:“咳咳......”

“冷了吗?”圣上转过头来看着沈梅棠,脸上带着微笑,目光很慈爱,“快走几步,书阁当中有热茶。”

“不防事,嗓子稍有些干燥,圣上赏雪便是。”沈格棠看着前面半隐半现的亭台楼阁道,“像春天,落雪若飞花。”

“正是,春天的飞花因这冬日的落雪滋润才更灿烂。”圣上道。

“落雪为飞花积蓄了力量。”沈梅棠道。

“沈梅棠,梅先天下春,疏影横斜的风韵,清雅宜人的幽香;海棠幽姿淑态,如花如叶,共占春风。真是一个芬芳馥郁的好名字。”圣上道,“人亦是如其名,自小便名动京城。”

“圣上过奖,沈梅棠不敢当。”沈梅棠忙躬身道。

“莫过谦。”圣上道。

忽见一着红袍的女子沿着一处楼台向前跑去,边跑边笑着,身后一人向前追着,几个小太监跟几个佳丽还有宫女随在身后,嬉笑着,似乎也是出来玩雪。

楼台并不长,与此处相隔五、七丈之宽,形若隔着一条不是很宽的河一般。天空中虽飘落着雪,却也很容易的分辨出太子跟方嫣红微胖的身形。

楼台之上自是有雪,忽见跑在前面的方嫣红脚下一滑,倒在了地面上。

而紧跟其后的太子来不急收脚步,一下子也跌倒下去,后面的小太监人等急忙上前的去扶,好像没什么事儿,传来一阵笑声。

不一时,又都站在楼台

人妻娇羞跪趴撅起大屁股 强壮公弄得我次次高潮

的边沿上弯腰向水面上望去,似是有什么东西掉了下去。

水面离得亭台处约有数丈高,下面的积雪很厚,恰在水深处,似是恐这冰面冻得不牢固,商量一会儿没见有人下去取。

忽见太子弯腰背着方嫣红,方嫣红将一只脚翘起老高的伏在太子的背上,原来是她的一只鞋子在滑到之时落到了下面去。

就在太子转身之时,看见了对面之人,沈梅棠将头转向一边去,想即刻走掉。

接连发生的事情,令她对太子感到莫大的失望。

或者说,失望也不准确,她对太子从来也没有给予过期望。而越是这种接连的失望,就越是激起她对六一大师兄深深的思念。

余光中瞥见太子放下了方嫣红,快速的向这边跑过来,圣上的脸上毫无表情。

“圣上,走了一段儿了,下雪时,虽不觉冷,但这雪可也是冰冰凉凉着呢,回书阁当中去饮杯热茶暖暖身子。”刘公公微笑着道。

沈梅棠随着圣上转身向书阁走去,路上无话,闻听雪花踩在脚下发出咯吱吱的响声。

有一种感觉,来自六一大师兄,跟圣上的身影交叠重合,沈梅棠莫名的能猜透圣上的心。

虽然,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目光注视着远处一言不发,

但是,她却能感觉到他心中的不平静,而那种不平静,就宛若她初次见到太子之时,莫名其妙的一种排斥,根本就说不出来原因。

她没有回头,也不想回头看见太子在后追来,想必已经追上,在后尾随着的窘迫之相。或许,这一幕落雪中的场景,多年以后,当她闭上眼睛,回忆起来时,画面依然是栩栩如生。

‘理当书阁’几扇精致的雕花木门与皑皑白雪形成鲜明的对比,门前规规整整的站着几个小太监跟侍卫。

入得室内,早有在此侯驾的宫人侍者备好香茶,圣上赐座后,沈梅棠落座。

太子也是紧跟着身后而入,站在厅堂内拱手施大礼,口呼见过皇父。

“太子有多久没到书阁来了?”圣上呷了一口茶问道,又示意沈梅棠饮

人妻娇羞跪趴撅起大屁股 强壮公弄得我次次高潮

茶。

“呃......”

太子有些尴尬的抓了一下头,支支吾吾着。至少,沈梅棠入宫三月来,不曾闻得太子到此处,哪怕一游呢,也全都没有。

“棠主,圣上喜听琴声,恰好新拿过来一张琴,且抚一曲。”刘公公微笑道,“太子,请用茶,与你皇父聊聊。”

少刻,琴声起,若空山无人,水流花开......

喜欢沈梅棠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