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自慰被看到沦为性奴 翁公和在厨房猛烈进出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不要祈祷!

——最终卷·卷首语

*******

*******

1万幕府大军被击溃的大概1个月后——

虾夷地,红月要塞,库诺娅的诊所——

“今日来了个稀客嘛。”

库诺娅挑了挑眉,用带着几分讶异之色的目光上下打量了现在正与绪方、阿町夫妻俩面对面而坐的恰努普。

“稀客什么的,算不上。”恰努普用无奈的口吻说道,“我在好几天前不也来看望过一次绪方君吗?”

“是吗?”库诺娅耸了耸肩,“那看来是我记错了呢。你来看望绪方君,我是没什么意见啦,只要别将我的诊所弄乱、弄脏就好。”

说罢,库诺娅便叼起了她的烟枪,快步走出了诊所。留出了足够的空间给绪方、阿町、恰努普3人。

目送完库诺娅离开后,恰努普便立即将视线挪转到绪方和阿町二人身上。

“绪方君,阿町小姐,你们的身体现在恢复得如何了?”

绪方微笑着,抬起右手拍了拍左肩:“托你的福,我与内子都已经差不多恢复如初了。恰努普先生,你呢?你的伤怎么样?”

“我的伤本来就不算特别重,现在已经恢复了大概一半多了吧。”

“我听说你最近这段时间一直忙于城塞的重建工作。”绪方接着说,“你可别为了忙事务,而耽误了伤势的恢复哦。”

“关于这个,你就放心吧。”恰努普苦笑着摇了摇头,“我女儿一直监督着我,一旦发现我没有按时休息,就会对我吵吵嚷嚷……”

恰努普正欲再说些什么时,突然挑了挑眉,然后转头看向诊所的门口:“绪方君,似乎又有人来看望你了哦。”

绪方与恰努普几乎是于同一时间听到诊所外响起脚步声,所以与恰努普一同朝门口看去。

他们的视线刚转到门口处,便见刚刚才走到诊所之外的库诺娅领着一个高大的男子回来。

“绪方君。”库诺娅露出无奈的笑,“这位红发老兄又来看你了哦。”

“绪方君,我又来看你了,哦哦!今天的人很多嘛!连这城塞的老大都来了!”

这被库诺娅领进来的高大男子,正是斯库卢奇。

若说谁是来看望绪方最频繁的人,那毫无疑问是斯库卢奇。

斯库卢奇近乎每天都会来找绪方唠唠嗑,一来二去之下,连库诺娅都慢慢熟悉了这个红发青年。

将斯库卢奇领进来后,库诺娅迅速回到了诊所的外头。至于斯库卢奇则大大咧咧地坐到了恰努普的身旁。

“斯库卢奇先生。”恰努普说,“你来得正好呢。我本来就计划着今日在看望完绪方君后来看看你和你的部下们。”

“哦?真的吗?”斯库卢奇咧嘴笑起来,“感谢关心。我和我的部下们现在都恢复得很好。那位名叫库诺娅的医生的医术真的很厉害啊。”

斯库卢奇偏过头,看向诊所的门口。只可惜因角度的缘故,他没法看到现在就在诊所外不远处抽着烟、不掺和绪方他们的对谈的库诺娅。

斯库卢奇一行人的治疗,也主要由库诺娅来负责。

在库诺娅的高超医术的救治下,斯库卢奇一行人恢复得也极好。

称赞了一番库诺娅的医术后,斯库卢奇把视线从门口处移开,移到恰努普的身上。

“恰努普先生,现在仔细一想——这还是我第一次与你一起在同一时间来看望绪方君呢。”

“我基本天天都来看望绪方君,但似乎每次都与你错过了。”

“是啊。”恰努普面露无奈,“今天本来也是没有时间过来看望绪方君的。”

“但因有一件急事要告知绪方君,再加上也的确有些日子没来看过绪方君了,所以硬是挤出了时间。”

“急事?”绪方朝恰努普投去疑惑的视线。

“绪方君。”恰努普看向绪方,“我今日前来找你,除了是来看望你之外,其实还有一个目的——来替林先生他转告一个好消息给你。”

“林先生?”绪方的眼中闪过几分讶色,“愿闻其详。”

恰努普口中的林先生,指的自然是林子平。

林子平在一个多月前的那种“红月要塞攻防战”中,也是毫无疑问的最大功臣之一。

这位大功臣于这段时间内,也是一直在卧床养伤——在攻防战的最后一日,与恰努普等人一起死守内城墙时,他不慎被2根流箭给射中,一根射中他的侧腰,一根射中他的右大腿,所幸都并没有伤及要害。

这一个多月来,绪方也有多次前往因腿受伤而只能卧床的林子平所住的地方去看望林子平。

对于恰努普刚才所说的“替林先生他转告一个好消息”,绪方若不感到好奇,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林先生帮了我们赫叶哲大忙。若无林先生的指挥,我们可能就没法撑到您带斯库卢奇先生等人来援的那一天了。”

恰努普缓缓道。

“所以早在林先生助我们一臂之力时,我们就一致认定——林先生是我们的朋友。因此我们永远不会再拘禁林先生。”

“而林先生让我转告你:他之所以能活着等到重获自由之身的这一天,都有赖于绪方君。”

“为了报恩,林先生说他愿意待身体痊愈之后,带你们前往那座说不定有着你们正在寻找的那对医生的线索的村落。”

“顺便一提——林先生他今日已经可以勉强下地了,再过些时日,应该便能恢复如初。”

听完恰努普的这番话,绪方先是一怔,在回过神来后,面带喜悦地追问道:

“林先生他真的是这么说的吗?”

恰努普微笑着点了点头。

绪方像是卸下了什么心中的重担一样,长出一口气,然后用带着些许自嘲之色的口吻说道:“为了找那对医生,真是走了一趟极为艰辛的旅程啊……”

在初遇林子平时,林子平就跟绪方他们说了一条让夫妻二人极为在意的情报——林子平曾在某个村子里见到过一个古里古怪的和人医生。

在虾夷地这种地方,会住在阿伊努人村落中的和人本就极为少见,而这和人又恰好还是一个医生——这就更加罕见。

从林子平的口中得知了这情报后,绪方就与林子平达成了交易:绪方设法让林子平恢复自由之身,然后林子平就带他们前往他口中的那个村落去寻找那个和人医生。

让林子平恢复自由之身的这个过程,不可谓不坎坷,但好在——尽管过程坎坷,终究还是成功了。

“林先生他还需要些时日才能痊愈吗……”绪方嘟囔,“那看来我和内子得继续在这多住些时日了。”

“你们在这里住得更长一些也无所谓。”恰努普笑道,“你们可是救了我们的英雄,我们相当欢迎你们在这里多住一会,让我们再好好招待下你们。”

“斯库卢奇先生,你们也是。我们也相当欢迎你和你的部下们在我们这儿多待些时日。”

“恰努普先生,多谢你的好意。”斯库卢奇朝恰努普露出礼貌的微笑,“但很遗憾——我和我的部下们是没法再在你们这儿久留,再过些时日,我们就得离开了。”

“你和你的部下要离开了吗?”恰努普面显惊色。

绪方和阿町二人看向斯库卢奇的目光中,也浮现出淡淡的讶异。

“我们若是在外头待太长时间的话,我上级会担心我们的。”

在说到“上级会担心我们的”这句话时,斯库卢奇特地用怪里怪气的口吻来加重语气。

“为了不让我上级太过担心我们,我们没法在你这儿待太久。”

“现在我和我的部下们的伤势基本都好得七七八八了。剩余的还没痊愈的人,也都已恢复到可以勉强骑马的程度,所以我决定也差不多是时候离开了。”

“这样啊……”恰努普的眼中闪过肉眼可见的憾色,“真遗憾啊……还想着多多招待下你们呢……”

轻叹口气后,恰努普做了个深呼吸。

“那么——在你们离开之前,若还有什么请求,就尽管跟我们提吧。”恰努普朝斯库卢奇正色道,“凡是我们能做到的事情,我们都会尽我们的全力去办到。”

“哈哈哈哈。”斯库卢奇发出爽朗的大笑,“谢谢。但我们已经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了。”

“不过——”

斯库卢奇的话锋突然一转。

“虽然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但我却一直有一个疑问。这疑问憋在我心里很久了,但一直找不到时机来问问你。而现在难得现在只有我们几人在场,是问这问题的好时机,不知恰努普先生你是否愿意解答一下我的这疑问。”

“疑问?请问吧。凡是我能答得上来的,我都会知无不言。”恰努普一整面容,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认真模样。

“不需要如此认真。”斯库卢奇无奈地笑了笑,“就只是一个小疑问而已。”

斯库卢奇清了清嗓子:

“恰努普先生,我一直很好奇:你们的那些火枪是哪来的?”

恰努普神色微微一变。

绪方与阿町他们俩在听到斯库卢奇的这问题后,极有默契地对视了一眼,然后看向恰努普,静待恰努普他回答。

对于恰努普他们为何会有这么多先进的燧发枪——绪方他们俩其实也一直很好奇。

这段时间,他们也有问过一些人这个问题,比如库诺娅,比如艾素玛等人,但他们都说“不清楚”。

现在既然斯库卢奇朝恰努普提出了他们也一直很好奇的问题,绪方和阿町也乐于听听这答案是什么。

“当然。”斯库卢奇这时补充道,“恰努普先生,你如果觉得这问题难以回答的话,也可以不回答,我不强求。我也就只是对这问题很好奇而已。”

恰努普摇了摇头:“这不是什么不可让人知道的事情,你们若是想知道的话,我可以回答。”

“我们赫叶哲的这些火枪,都是在2年……不,应该已是差不多3年前,我们从一个名叫‘木下’的和商那儿买来的。”

“木下?”听到这个姓氏,绪方因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某两个熟人而眉头猛地皱紧。

“那个木下,是一个……很古怪的商人。”恰努普接着说,“3年前,他带着他的商队从我们赫叶哲的不远处经过时,派人来跟我们协商,说:他们欠缺食物,愿将一批火枪、大量的火药与弹丸,以及教授我们火枪的使用方法、火药与弹丸的保存方法为代价,来从我们这儿换点食物。”

“换食物?”斯库卢奇的双目瞪圆,“这么多的火枪,价值可不菲啊,他们从你们那儿换走多少粮食了?”

“不多。”恰努普说,“就只是足够50号人食用20天的粮食而已。”

“就这么点粮食?那这不是亏到血本无归了吗?”斯库卢奇的眉头皱得紧紧得。

他虽然不是专业商人,但也明白近百挺燧发枪,再加上大量的火药与弹丸,大概有多少钱——将整个赫叶哲所库存的所有粮食来换,都不一定能换来。

更何况除了交付这些死物之外,那个“木下”还愿意教授恰努普他们火枪的使用方法与火药、弹丸的保存方法。

“是啊。所以我才说那个木下相当古怪。”恰努普轻叹了口气,“一开始,对于这明显是木下他们亏惨了的交易,我是将信将疑的。”

“但后来却渐渐发现——这交易,他们是认真的。”

“我曾在和人地游历过,所以也知道火枪是多么强劲的武器。”

“虽然不知那个木下为何要进行这种血亏的交易,但我最终还是决定放手一搏,与他进行了交易。”

“交易过后,那个木下就带人离开了,自此之后,我就再也没有看见过他。”

“……恰努普先生。”刚才一直没有说话的绪方,突然冷不丁地出声道,“那个木下长什么样子,你有看到过吗?”

“我与那木下仅见过几面。”恰努普说,“是一个年纪很轻的青年,年纪大概和绪方君你差不多。”

“面容很清秀,看上去十分斯文有礼。”

“他的腰间佩着把刀柄为紫色的外形非常漂亮的打刀。”

见恰努普口中的木下与自己印象中的那2个木下没有一处地方是相吻合的后,绪方原本皱着的眉头缓缓松开,但脸上的惑色却没有消散——对于那个木下做出这种血亏交易的行为,绪方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

……

江户,某座偏僻的屋宅,院子内——

“间宫!我上了!”牧村将掌中的木制大太刀高高举起,摆出大上段的架势。

“间宫前辈,请多多指教。”攥紧木刀的岛田,则是摆出规规矩矩的中段架势。

至于浅井——他没有多言,只默默地抓刀、架刀。

将牧村、岛田、浅井3人所站的点用一条线连在一起,恰好能连成一个标准的等边三角形。

而在这等边三角形的最中间——站着正慢悠悠地用束袖带将两边的袖子给扎起来的间宫。

以不急不缓的速度将两边的袖子扎好后,间宫才拿起放在脚边的木刀:“放马过来吧。”

间宫话音刚落,牧村便率先发出响亮的气合,提刀冲向间宫。

他对准间宫的脑袋连使了3记势大力沉的下劈,但都被间宫以轻盈的脚步给闪开。

间宫刚将牧村的斩击躲过,浅井、岛田二人的刀便挟风而至。

他们二人斩击的角度都相当刁钻,但他们这角度刁钻的斩击面对间宫仍旧无力。

只见间宫挥出极快的2刀,明明只有1柄刀,却因高速挥刀而挥出了“间宫握着2把刀”的效果,浅井与岛田的刀几乎于同一时间被间宫的刀刃砍中、格开。

格开岛田的刀后,间宫迅速调整好了刀身,对着岛田的左肩就是一刀。

“啊啊啊!”吃痛的岛田,下意识地连退数步,接着跌坐在地。

一刀解决了岛田后,间宫的双脚在地上滑动,以浅井难以反应的速度闪身到了浅井的身侧,然后像刚才一击打倒岛田那样,对着浅井的肩膀也砍了一刀,将浅井斩倒在地。

接下来只能孤军奋战的牧村没有丝毫要退缩、投降的意思,他英勇地踏步向前,准备再次对间宫发动攻击。

而他也只来得及踏步向前而已。

他才刚朝前踏出一步,便看见间宫欺身来到他身前。

啪!啪!啪!

沉闷的敲击肉体的声音响起。

间宫对准牧村壮硕的上身连斩三刀,两刀斩在牧村的左肩,一刀斩在他的右肩。

“唔……”牧村强忍着疼痛,连退三步,拉开自己与间宫之间的距离。

“还要来吗?”间宫朝牧村问。

“不用了……”牧村发出长长的叹息,“我刚才已经死了三次了,胜负已分。”

“间宫前辈真是太强了啊……”岛田捂着刚才中刀的位置,苦笑着站起身,“我们三个一起上,却还是连间宫前辈的一片衣角都碰不到……”

对于岛田的这句夸奖,间宫只笑了笑,然后抬起手扶了扶鼻梁上有些下滑的眼镜:“稍微休息一下吧。我们刚才也比了很多场了,我也有点累了,也是时候休息一下了。”

“间宫最大的弱点,果然是体力欠佳啊。”牧村用半开玩笑的口吻调侃了下间宫后,率先大步走向就位于不远处的屋檐底下,然后一屁股坐在屋檐下的阶梯上,而间宫三人则纷纷紧随其后,与牧村并肩同坐。

“我们在江户这里待了好长时间啊……”牧村抬眸看向前方的一棵隐隐要有娇嫩的绿叶长出来的大树,“不知不觉间,冬天都要过去了。”

自送别绪方与阿町离开江户后,葫芦屋一行人便搬了新家——搬到了江户的一处琳动用自己的人脉网租来的豪华屋宅中。在这豪华屋宅中继续安心养伤。

除了拥有着“伤势恢复快”这一特殊体质的牧村之外,琳他们都是普通人,不像绪方因“生命力”而拥有着极其变态的恢复力。

除了基本没受伤的源一、间宫之外,其余人个个带伤,而琳与浅井的伤势还并不轻。

这几个月,琳他们就一直隐居于这座屋宅中,静心养伤。

在大概一个月前,葫芦屋一行人总算是全数痊愈,然后开始了身体的“复健”。

而他们的“复健”相当简单粗暴——就是彼此之间对打。

琳所租的这屋宅是那种自带宽敞庭院的豪宅,琳他们就在这庭院里互相对打。

“江户我已经有点待腻了啊……”浅井插话进来,“虽然江户有很多好玩、好看、好吃的地方,但在这里待了好几个月的时间,也有些厌烦了啊……”

“我们应该很快就能离开了。”牧村道,“毕竟我们身上的伤都已经好了,也没有再继续待在江户的理由了。”

岛田:“我们之后要回尾张吗?”

“不知道咧。”牧村耸耸肩,“不过接下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们接下来应该是要回我们的大本营一趟了

校花自慰被看到沦为性奴 翁公和在厨房猛烈进出

,毕竟我们也好久没回去了。”

“说到尾张……”浅井这时突然嘟囔道,“你们听说了那件事了吗?就现在似乎还蛮火的‘失踪事件’。”

“‘失踪事件’?”牧村反问,“什么来的?”

不仅是牧村,间宫和岛田这时也都朝浅井投去疑惑的视线。

“这是我昨天深夜与源一大人一起去附近的居酒屋那里喝酒时,从邻桌的几名武士那听说到的。”浅井缓缓说,“据说从尾张到大坂的这一大片区域,这段时间频发‘失踪事件’。”

“听那几名武士的描述,这‘失踪事件’相当吊诡,似乎至少已经有上百人突然消失、不见踪影。”

“而这失踪的上百人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失踪人员的特征没有一点规律。并且失踪人员中,还包括一些武士。”

“上百人……?”牧村缓缓皱起了眉头,“这么多人失踪,不可能是巧合,一定是有着个什么势力颇大的集团在拐走这些人。幕府有插手调查此事吗?”

浅井耸耸肩:“这我就不知道了。”

岛田似乎完全被这“失踪事件”给钩住兴趣了。他偏过头,看向牧村:“牧村前辈,你觉得是有着什么大集团在拐走那些人吗?”

牧村曾经是在京都靠断案、破案为生的与力,所以岛田下意识想问问对这方面应该有着些经验的牧村对此事的看法。

“当然。”牧村正色道,“我从不信什么‘神隐’,被神佛给拐走什么的,纯属无稽之谈。”

“上百人的失踪——除了被拐走之外,我想不出其他的可能。”

“听浅井刚才的描述,是尾张到大坂的这一大片区域频发失踪事件。”

“从尾张到大坂——这范围可不小啊。囊括整个关西了。”

“能在偌大的关西四处将人拐走,这说明这个‘拐人集团’的势力并不小呢。”

“不过有一处我不太明白。”

牧村沉吟片刻后,接着说道:

“浅井刚才说:失踪人员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对于这一点,我有点不明白。”

“我以前还在京都当与力时,也曾处理过几起‘人口拐卖案’。”

“被拐走的对象,基本为小孩与年轻的姑娘。”

“拐走男人和老人的……这相当少见。拐走男人和老人做什么?”

“‘失踪事件’吗……”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没有说话的间宫,此时突然出声,“连尾张都在受害范围之内……世道真是不太平呢。”

就在这时,众人的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对间宫等人而言再熟悉不过的女声。

“胜六郎,原来你在这儿啊,可算是找到你了。”

岛田循声转回头,面带诧异,“主公,您有事要找我吗?”

这道对间宫等人而言异常熟悉的女声的主人,自然正是琳。

“嗯。的确是有事要找你,但也不是什么要紧事。”

琳一边说着,一边继续缓步朝岛田走去。

“我刚才已经收到了消息——寺社奉行吟味物调役:岛田惣一郎于前几日回到了江户。”

从琳的口中听到了“岛田惣一郎”这个人名后,岛田的表情一僵。

“胜六郎。”琳的语气变柔和了下来,“你离家应该也很久了。也是时候去看看你的家人了。”

*******

*******

最终卷——开始连载!

为了庆祝最终卷的连载,我也尽我所能地写了章近7000字的大章。

为了一起庆祝最终卷的开始连载,大家都来投月票吧!本书现在在轻小说区月票榜排第13名,如果可以的话,我很想冲进前10QAQ。

喜欢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