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走动,灼热还在身体里 男主又狠又糙女主会撩的宠文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雷琦烿看着身旁的T-a雕像,用手机查找了一下她的信息。和火星上的新闻不同,有关T-a的信息铺天盖地,她这位曾经朋友已经摇身一变,成为了新党的领袖。在地球享有极高的声望,人们将她视为救世主一样人物,将她视为最崇高的进步者。

每隔几天,她都要面对广大新党信众,发表演讲,而她的演讲行程就和明星的演唱会一样,被安排的满满当当。

看着手机屏幕上伊诺涵的行程信息,雷琦烿眼睛亮了起来,一方面她很久没有见过伊诺涵,很是想念她。二是如果伊诺涵拥有这么大的影响力,那么她就或许可以借助伊诺涵的影响力让火星上发现的事被世人所知,从而唤醒他们的危机感。

带着这样的信念,她搭乘太空电梯来到了下天梯城。

下天梯城由于贸易发达,是新党的核心地盘,这里和上天梯城一样。有很多奇装异服的家伙,也有很多举着牌子在城市里游行的团体。

一路走过去,雷琦烿看到了异性恋团体,看到了TXL团体,看到了SXL团体,看到了亚裔团体,看到了非裔团体,看到了拉美裔团体,看到了爱狗团体,看到了爱猫团体,看到了保护动物群体,也看到了反动物群体。但无论什么团体,都用警惕而尖锐的眼神看着其他团体,如同一只护食的猫,只要稍微靠近,就会立刻炸毛尖叫。

来到城市的中心,雷琦烿看到一尊矗立着巨大T-a的雕像大楼,这里是新党的集会中心,这里聚集着大量全副武装的士兵,雷琦烿远远的看了这些士兵一眼,嗬,一个个人高马大孔武有力,全是男的。和那些用来维护治安的中性人完全不同。

尽管这里被保护的严严实实,但雷琦烿对付他们自有办法,她路过一名士兵时,撩起头发对他抛了个媚眼,并对他勾了勾手指。天见可怜这位男性士兵整天待在一群中性人身边,何曾见过这样健康而纯正的女人,当即露出了心领神会的笑容,跟在了雷琦烿身后。

二人来到一处公厕附近,那名士兵刚想行动,就被雷琦烿一拳放倒在地,她拖着那名士兵将他拖到垃圾桶边,并且扒下了他的军装换在了身上,随后戴着个墨镜大摇大摆的进入了新党集会中心的大楼。

当雷琦烿走进新党集会大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张各式各样新人类的巨幅照片,这些新人类基本上都没有性别特征,无论美丑,都看不出来男女,其中挂在最中间的是一个怀孕的家伙。雷琦烿觉得那人应该是个男人,因为如果是一个女人,不至于被挂到那么高的位置。

在那些照片下,随处都是一些正在演讲的新人类,而他们演讲的内容,基本也都是雷琦烿一路以来听到的那一套。

“….无论你是男人,女人,变性者,外星人,还是性别认知障碍人士,我们都完全支持你们获得自己正当的权益,相信我,我不会允许任何人破坏你的自由…”

可就是这一套翻来覆去讲的东西,有人听在耳朵里就像听到仙乐一样,痴迷的盯着演讲的人,将其奉为圭臬。

穿过这群在雷琦烿看来已经神智不清的访客,她来到了这片区域真正的核心,这时候,墙上一张动态图片吸引了雷琦烿的注意力。

那是一张穿着古希腊长袍的男人追乌龟的动态图。

图片中,一个男人追逐前面一只跑的极慢点乌龟。

可是无论男人怎么跑都追不上那只乌龟。

乌龟和它之间的距离总是在无限细分。

无限细分。

无限细分。

于是男人就这样追着,但是永远都追不上乌龟。

雷琦烿看见墙上的照片,不知为何,简简单单的一张照片让她感到不寒而栗。

正当她盯着这张动图出神的时候,一名中性人发现了穿着军装的雷琦烿,顿时感到意外,他指着雷琦烿厉声问道:“你怎么回事?外面的军队我记得都是男性,怎么会有女性?”

雷琦烿回过神来,说道:“当士兵不是我的自由么?”

那人一点和她废话的欲望都没有,发现异常后,他立刻惊恐的呼喊道:“快点来人,这里有不明闯入者!”

雷琦烿上前一把捂住了那名中性人的嘴巴,威胁道:“我要见伊诺涵,你让她出来。”

她本以为这些中性者会立刻屈服,没想到他竟然直接炸毛了,如同疯狗一样一口咬在了雷琦烿的手掌上,令雷琦烿吃痛甩开手。而后他疯狂的后退,并指着雷琦烿狂吼道:“你敢挟持我,你是什么人?你是极端女权者派来的刺客么?”

随后,他看见了雷琦烿一头红色的头发,顿时气炸了一样,指着她红色的头发喊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你是红发阵营来的人,对吧!我知道,你们这些有红头发的人最极端了,我警告你,我可是黑发阵营的人,别人怕你们红头发的我可不怕,黑头发拥有者的数量比你们多多了!”

伴随着那名中性人声嘶力竭的呐喊,这座楼外很多演讲的中性人和访客纷纷围了过来,那名中性人站在高处熟练的振臂高呼,“看啊,这里有一个红头发的家伙!!”

红头发的家伙?

楼下众人一惊,纷纷看着自己的头发,他们的头发五颜六色的都有,当注意到头发颜色的一刻,他们立马开始站队,相同发色的人站到了一起,甚至有红头发的人看见雷琦烿之后相当欣喜,也向她跑了过来。

“这个红头发的家伙是个刺客!!”那个中性人接着大喊。

“我不是刺客!”雷琦烿怒目而视。

“鬼鬼祟祟,你就是刺客,一个红色头发的女刺客!!”那名中性人大声喊道。

“我不是刺客!”

雷琦烿愤怒辩解。

她身边的那些和她有着红头发的人也纷纷附和道:“她是红头发的人,红头发的人怎么能是刺客呢,红头发的人都是好人!”

这话惹怒了其他不同发色的人,他们怒气冲冲的对着雷琦烿及其身边的红发人怒骂道:“你说什么,红头发的是好人,我们绿头发的人是什么!?”

“你们绿头发的人都是绿奴,牛头人!”

红发人怒骂道。

你才是牛头人,你们都是牛头人!绿发的大喊:“红头发的不是好人!”

黑头发的也在喊:“黑头发的才是好人!”

黄头发的也在喊:“黄头发的才是好人!”

这时候,一个彩虹头发的人站了出来,他高傲的说道:“你们都不是好人,只有我才是好人!”

众人一愣,看着对方的头发,发现的确无话可说。但立马就有人发现了盲点,他们指着那个彩虹头的人说道:“你都没有变性,你都不是T-a,在这里装什么好人!”

“对对对!!”

众人的阵型再一次转变,那群本来围着雷琦烿的红色头发人立刻散开,重新按照不同的标准开始站队,现场乱成了一锅粥。

终于,在这混乱的当口,有人愤怒的大喊。

“够啦!吵什么吵?”

雷琦烿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随后她就听到周围的人纷纷高呼道:“T-a!T-a!T-a!T-a!”

顺着喊话的方向看去,雷琦烿浑身一震,尽管很多年没见面,但是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伊诺涵,她还是没有头发,上半身的衣服五颜六色,下半身穿着裙子,脚上一只脚穿高跟鞋,一只脚穿皮鞋。打扮的极其离谱。

但是就是这身离谱的打扮却让身边的人如看见巨星出场一样,几乎昏阙过去。

“T-a,T-a,T-a,T-a!”

他们大喊。

人群中,那个光头女人高高竖起中指,对着下面的人喊道:“Freedom!”

于是那些访客和中性人也对她竖起中指,高喊:“Freedom!Freedom!”

一时间T-a和Freedom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噪杂的不可名状。

终于,雷琦烿不可忍受,她愤而高呼:“伊诺涵!!你都在搞什么飞机啊!!”

这个熟悉的名字让光头女为止一颤,扭头看着那个穿着军装的红发女,眼睛瞬间放大。一时间沉默了。

而那些高呼T-a和Freedom的人可气坏了,他们见有人竟敢直呼领袖其名,咆哮着饿虎扑食一样向雷琦烿扑来,愤怒的要将其撕成碎片。见得此景,伊诺涵赶紧从身边的人手里拿过一个话筒,对着下面混乱的人群大喊:“住手!!”

她的声音还是很有效力的,于是众人注意力离开转移到了她身上。

只听T-a理直气壮的说道:“这人竟敢直呼我的名字,看来一定是旧党的人,旧党的人居然能渗透到我们的大厦来,能够渗透到我们的圣地来,其中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快把她抓起来,我要亲自审讯!!”

于是众人再次欢呼,黑人抬棺一样将雷琦烿抬了起来,闹哄哄的将雷琦烿抬进了T-a专门的审讯室中。

喜欢太阳系:异化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