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在湿润的缝里滑动 随着走动,灼热还在身体里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在老魔狂意的激发下,光妖化为一道极烈刀芒,直朝严子枫而去!

严子枫面色肃穆,想都未想便手指夜藤,将她挪移到自己身前。

嗖!

刀芒横扫夜藤,看得众人连连惊呼,但木系无畏纯光,光妖与夜叶原本也是这样的目的,光芒扫过夜藤的枝叶,企图消灭有可能附着于她身上的邪恶夺魂咒法,而后又自叶片的罅隙内射出,瞬间敲打在严子枫的身上。

噼里啪啦!

光点飞溅。

严子枫的外袍破损,却露出一身淡绿色的软甲,那软甲不知是什么材质,竟将光妖的光芒与老魔的狂意通通化解!

老水妖和帅大师后退一步,那存在感低微的女侍更是藏在严子枫的身后。

不怒自威,站在风中,衣衫破损的严子枫看上去好似一尊妖魔。

他明明只有大罗修为,却以一己之力盗取了真小小的香火,他明明只是一介凡人,却打破了妖契平等的天道,强行奴役夜藤为奴……就连他身上的法宝,都是强度惊人的顶级仙物,真不知道他是得了什么造化,才拥有这般气运?

“没有邪恶气息!”

光妖撕破严子枫的衣物后,脸色苍白地骤然回归老魔手里。

它不解地与夜叶交换目光,而后又惊魂不定地看着己方人马。

残阳落枫妖契平等,人妖双方来去自由。并不强行困束谁在谁的身旁,但夜藤与严子枫的关系明显不对劲……夜藤对他的“忠诚”太值得怀疑,但打过几场,夜藤与老水妖,甚至帅大师都守口如瓶,她们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她们是受到了何种莫名的威胁?

严子枫有问题……

强烈的危机感再一次爬上真小小的心头。

早在与他打照面的时候,她就已经看到了许多繁杂的细节暗示。

像自己奴役云中楼的那种可怕奴法,势必是存在于临谷大界,且可以被其它强者使用的,秘法可以控制夜藤。但老水妖呢?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老水妖都没有被精神控制的迹象,它像是自愿……不,与其说是自

手指在湿润的缝里滑动 随着走动,灼热还在身体里

愿,不如说是看破真相后的绝望,绝望地顺从着严子枫的号令,做好了

手指在湿润的缝里滑动 随着走动,灼热还在身体里

与夜藤一路走到黑的准备。

这一切的根源,到底在哪里?

真小小紧皱眉头。

目光突然停留在那藏匿于严子枫身后的女侍身上!

“我意癫而刀癫!”

磅礴的烈火骤然于真小小身上迸发,稀薄的赤锦在她手中凝成一把臂长短刀。

“去!”

赤刀裹挟着风暴般的火焰直朝那女侍心口刺去。

“飞星子,保障我的刀一定要切中那个女人!”真小小笑着朝被黑袍从头包裹到脚的“老妪”挤了挤眼睛。

“我艹,是小小!”飞星子大惊,抬头过猛差点露出她那张圆圆可爱的小脸。

“我艹!是我徒儿!”老魔的表情比飞星子夸张得多,一张老脸兴奋得皱纹开裂。

呜呜呜呜,太久没有见到了!

没有想到今生还有再相遇的机会!

此时老魔只想爆锤飞星子的脑袋,她那不靠谱的空间大挪移,稍不留情一个兴奋,就把人从故乡转移到不知是哪的鸟不拉屎之地!

喜欢万兽朝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