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舞去掉衣服图 呻吟 粗暴 喘息 乳 抓捏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在离开了黑暗世界,于星空当中游荡的第四千七百六十三年。

梁忠终于收集了超过数万的修行之法。

然后在三神位上。

走出了属于他的第四条大道。

他将这条博古众长积累了很多大世界的大道命名为:古今!

也是在这一刻。

他彻底摸到了祭道境界的门槛。

走出了在仙帝之上。

属于大道最终篇。

也是他修炼最重点的路!

那就是祭奠整个宇宙。

把最终的那个家伙逼出来。

那个家伙或许不是人,或许不是生物,可在越发强大之后。

他知道自己必须去找他。

因为只有他能够救活荒。

而自己在修炼达到某些境界的很多时候。

虽然无数次的进入时间长河,可最终都没有找到对方的身影。

随着他继承了很多准祭道之上级别强者的路。

收获了他们的遗产。

越来越多的强者知道了他。

渐渐的,很多大世界的人在看到他来到之后,直接向他臣服。

甚至有一大批强者。

很是干脆的愿意追随他。

但梁忠最后拒绝了,他越发觉察到他们似乎被困在某个囚笼当中。

随着他的路途越来越遥远。

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他。

而属于他的时代,神启,也慢慢的开始于很多大世界,不断飘荡!

神启时代,四千六百五十六年。

梁忠于万世之间,开始回想起他曾经走过的那些路。

跟随着不断回忆。

他渐渐的走出了他的步子。

更是于被旁人认为是无法进入的黑域中,很是强势的破空而出。

也是在这一年。

他正式走入到祭道层次。

一身修为达到了真正的极致。

目标直指,祭道之上!

事实上他本身的实力是很强的,在仙帝境界的时候就敢吊打一群同境界的强者。

其中甚至还包括祭道。

甚至于准祭道之上。

而在走到了这个境界之后。

旁人他已经逐渐不再恐惧,至于同境界的修士,现如今的抬手的功夫就能压制。

不过越是达到旁人难以达到的顶点。

他就越发能够感受到。

祭道之上,或许并不是这个世界的终点,不是境界的最终局。

甚至于他有时候。

在睁开眼睛的一瞬间被吓醒。

觉得自己看样子达到了很高的层次,可有时候就像是沧海一粟,平淡的很。

他开始慢慢变得内敛。

不去见任何人。

把自己躲在了一个地方,一呆就是五百年。

在这五百年间。

无与伦比的璀璨世界,又出现了不少强者,但终究没有人能够否认。

他对于这些世界所作出的,强大的贡献。

在可能不被他认为,却受到众人广泛议论的神启时代,它所传递下去完善的一些修炼之法,将整个世界的很多修士拔高了。

没错,他不仅仅是自己在修炼,他所做的那些努力,甚至在影响很多世界的修炼者。

数以万计的修炼大道。

其中到底蕴含了多少种,不被别人记住,看起来有些小众的小道,这肯定是说不清道不明的。

因为每时每刻都有很多特殊的修炼法门。

不断被探索而出。

而这些东西里面到底有多少能够被世人认可并确定的,也是一个没有定性的数字。

但毋庸置疑。

梁忠,这个崭新的祭道,他所走出的特殊大道之法。

祭奠的。

并不是真正的大道。

而是将很多大道当中不被人们认可,或者说对那些修行者有伤害的部分全部祭奠出来,留存了一些好的东西,将不好的东西不断完善。

祭!

在不断沉睡思索的五百年。

他不断在思索这个字儿的真实含义。

他迫切的想知道,难道这个世界就是要不断葬送别人,才能够成全自己吗?

难道想要走下去。

就要以不断伤害别人为代价?

要说他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也不认为自己能够改变某些人的想法。

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他也曾信奉弱肉强食的道理。

但是当自身的境界和层次在达到某个状态之后,有些想法其实就已经有了变化。

可是。

祭奠的东西,如果是在更好的层面上所做的一些努力,难道不是更好的去回味自己曾经做过的那些吗?

修炼到底是了什么?

从本质意义上来讲。

不就是为了用不同的方法将自身以特殊的手段来推向更高点。

而如果不是以牺牲旁人,而是推动整个大世界去改变的话。

那这种改变不恰好是在属于自身的手下作出的相应的努力吗?

当然。

他之所以这么做,最重要的一点其实也是想把背后的那个人给逼出来。

因为直到这个时候。

他才逐渐察觉。

将万事万物祭奠开来的某些手段。

似乎就是背后的某些人做的推动,如果背后隐藏的那些人。

其实最终目的只是想把整个世界当做一个大熔炉来实现自己的某些野心的话,他是不可能让那帮家伙如愿以偿的。

怎么说呢,刚开始的时候他或许心里已经有了那样的想法。

只是,那个时候他还比较弱小,内心深处呈现的是那种懵懵懂懂的感觉,然而随着自己的实力不断增加,很多想法,很多念头不断回荡,有些事儿情也慢慢的才有了相应的对照。

五百年后。

他睁开了眼睛。

在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之后,一身修为竟然直接破空排浪。

直接达到了祭道巅峰。

然而在到了这个层次之后。

他更是能够很明显的感受到这个境界,对他的限制和侵蚀,也是到这一刻,他已然确定背后肯定有相应的推手在做出某些事儿。

而所谓的黄金大世。

看上去极为璀璨的某些世界,甚至于在这些世界当中踏足的那些强大存在。

他们本身其实也只是某些人的棋子罢了。

自认为很是强大,能够改变某些事儿想要不断去追寻,可最终呢只是别人手里的一枚棋子。

有些甚至连棋子都算不上,只是很平淡的一个东西罢了。

当然不用说他们。

即便是现在的梁忠,他所做出的一些改变,连他本人也不认为真正能够改变某些东西。

他所传递出的一些法。

确实能够帮助某些人彻底轰击自己的天赋,达到令人震撼的强大可能。

然而如果不彻底轰击这所谓的【祭道】!

不将这个所谓的境界彻底打成粉末。

那么他现在所做出的这些努力,最终也只会走向衰败,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儿。

“祭道,最终所祭奠的,就是我们的一切,是万事万物。就是这个世界所有的生灵吧。

若真是这样,那我为什么不彻底挣脱这个现有的金融街,将这些所谓的可能性全部打垮,哪怕是为此付出更多,那又如何?”

出关的那一瞬间。

他目光凝重的盯着前方,想要撕碎祭道的最后遮羞布

小舞去掉衣服图 呻吟 粗暴 喘息 乳 抓捏

他要向这个境界。

向背后隐藏的那些生灵,正式宣战!

喜欢荡平黑祸开局签到成帝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