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车座的疯狂 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没等李知安说话,这位水神娘娘目光冷漠,伸手没入镜子中,嘴唇未动却有话音传出。

“不过,哪怕你是陆地剑仙,今日毁我落泉府,已是死罪,大魏朝廷不杀你,你也会死在我枪下!”

杀气十足的话音落下,她从镜子中扯出一杆玄铁长枪,枪身青紫色。

上面刻有一道道血红色的神秘纹路,不时泛起一阵通灵荧光,好似一杆战场上杀人无数的魔枪。

紧接着,她穿着的蓝白衣袍光芒闪烁,随即化作一件鲜红分明的甲胄。

整个人也气势大变,双眸不再死气沉沉,变得凌厉慑人,一头青丝高高束起,全身上下充满了英气勃发。

李知安眉头微皱,看到这突然转变的架势,这位水神娘娘生前无疑是位修为不俗的女将军,为何落得一方阴神的田地?

握住玄枪之后,这位身披甲胄的水神娘娘,显然是动真格了。

她大步狂奔在神桥上,在水底如燕轻旋,速度快到至极,持枪转瞬来到李知安身前,迅猛一枪朝着他的头颅刺来!

这极其霸道的一枪若是刺中,李知安这具元神躯体必然当场溃散,当场身死。

一枪裹挟着强劲的水卷袭来,李知安微微侧移,巧妙躲过这一记快若奔雷的神枪。

而这位水神娘娘见势不饶人,目露骇然凶光,素手爆发出强大的枪意,枪尖猛然扫向李知安的脑颅,速度之快,避无可避!

李知安手腕翻转,桃木剑骤然竖起御抵住枪尖,使其难以前进半步,枪尖撞在木剑上,竟发出一阵刺耳的颤鸣声,江水剧烈震荡。

那位水神娘娘身手不凡,眼见神枪奈何不了李知安,霍然身形一纵,向上跃出。

不断打出凌厉无比的枪法杀招,挟着势大力沉的恐怖力道落在李知安的桃木剑上,使其后者只能倒退御击,略显狼狈之意。

李知安连退数十步,桃木剑上的雷电之力隐约有溃散的迹象,心中着实震惊。

要知道这把桃木剑是实打实的道家仙剑,对付阴物,威力足以增加五成不止。

本以为眼前这位水神娘娘,只是仗着那面仙镜,才能坐镇落泉府,抵御万千河妖。

不曾想这名年轻女子原是位女将军,反而是这里最难对付的阴神。

除去刚才的第一次枪剑碰撞,接下来的打斗中,根本分不清两人的身影,又看不透谁占了上风,谁落了下乘。

只见一枪比一枪更快,更为迅猛,直奔杀人的攻势施展。

李知安毕竟有着陆地剑仙的境界,一剑比上一剑更加凌厉,剑意汹涌,剑气风暴席卷江底。

剑气与枪芒相互碰撞,形成的强大冲击力在江底爆发,声势恐怖,震踏大片泥地,激起一阵又一阵的滔天浪潮。

此时的江面上,老船夫见势不妙早已将草船驶回渡口,巨大的浪潮声势引来不少百姓的围观,纷纷出声惊叹。

他们倒无多大畏惧,都是站在岸边上,踮脚翘首,显然是经历了好几次这样的场面。

不过也有几个水神娘娘的忠实信徒,跪在岸边,神叨叨的说着娘娘显灵了。

“一定是出现了河妖水鬼,水神娘娘显灵了,大发神威,正在剿灭这些妖怪!”

“老人家莫要迷信,这就是普通的起了风浪,不过是……大了那么一点。”

“放屁!你一个毛头小子懂什么,这是水神娘娘出现的神迹,她正在屠妖杀鬼,庇护常月县!”

“娘娘神威!”

就在这些愚民百姓议论纷纷之时,江底下的战斗已经来到了动辄生死的地步。

李知安两人已交手了不止上千招,依旧分不出胜负,两人都是阴神之体,并不耗费体力,耗的是双方的神念。

临近两千招之时。

那位水神娘娘虽然杀伐霸道,可持枪攻势弱了几分,李知安也自知元神出窍的时间不多。

此次借枪磨剑,大有所悟,若是再不回归真身,虽说有其他五柄仙剑护主,可迟则生变。

于是在这一道枪芒落下之前,李知安抽身而退,快速掐出剑决,一抹血光从岸边一艘草船上坠入江底,这一奇异景象,无人可见。

与此同时,那位水神娘娘借势退去后,正欲再度举枪杀去,可眼中景象突变,江底好似天地变换,周遭的江流草木消失不见。

紧接着,她出现在一座恢宏壮观的宫殿里,身上是自己生前最喜爱的一件蓝白衣裳,抬头一看,眼前忽的多出了一位身穿黄袍的年轻男子。

“蓝溪,好久不见。”男子的嗓音正气十足,轻柔的落在这位水神娘娘耳边,心中不由得一荡,心神瞬间失守。

“是你把我带进洛阳,也是你负了我……”名唤蓝溪的水神娘娘见到男子之时,双眸通红,早已噙满泪水。

黄袍男子负手在后,蓦然一叹,眼神之中藏着无尽的愧疚与柔情,说道:“此事是白玉京里的众多老祖决定,是朕辜负了你……”

就在此时,杀机突现。

“不对,他就是个冷血无情的负心人,你不是他!”

这位水神娘娘暴喝一声,顿时感知到眼前所有的一切都是幻象,一枪捅破黄袍男子的躯体。

霎时间,江底景象再一次重现,那位水神娘娘一枪刺破幻象,却忽然感到脊背生寒,一股强大的危机气息笼罩全身。

刹那之间,一抹血红剑光从她身后转瞬即来!

顿时,便明白刚才的

后车座的疯狂 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

幻象,罪魁祸首就是一柄袖珍飞剑。

这位水神娘娘瞳孔一缩,心中来不及痛骂李知安这些阴险至极的心思。

不愧是身经百战的女将军,在这生死之间,只见这位水神娘娘抬起手中玄枪,枪尖在江底划出一道长且深邃的沟壑。

她轻描淡写的转身,微微侧首,企图躲过这一抹剑光。

她的的确确躲避了这一柄凌厉飞剑,没让它穿过自己的头颅。

后车座的疯狂 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

那一抹快若奔雷的剑光却从她脸上划过,带起些许血滴,好巧不巧划破的位置,正是她那一道利器割伤的疤痕。

这位水神娘娘神情一窒,微张着嘴巴,动作轻柔的抚过那一道不愿抹去的疤痕,如今再次被人以利剑划开。

她双眼中先是呆滞,紧接着便是怒不可遏的愤怒。

ps:感谢爱上之一的打赏

喜欢开局苟到了剑仙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