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如何在被子里玩自己 扶着临产的肚子做情节的文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田英若是给了我,以后就只能听我的调遣,不再是你的人。我也不希望我的人还有其他主子,否则,我用起来不安心。”章雅悠道。

“好。”房翊道。

“我想要当初给我治伤的那个人。”章雅悠道。

房翊微微蹙眉,道:“那个人不归我管,我做不了主。”

“你既然能把他请出来,总该知道他的位置。”章雅悠道。

房翊道:“他这个人行踪缥缈,很难寻。你要这个人做什么?”

章雅悠道:“武陵侯不愿意说就罢了。我也不能强人所难。”

房翊道:“我可以给你一个提示,你去范阳,如果运气好的话,兴许能找到他。”

章雅悠起身,态度无比虔诚地福身行礼,道:“多谢侯爷。”

就在她转身的一刹那,却被房翊拉进了怀里,道:“我知道你这些天受苦了,我很心疼。我之前说的都算数,除了你,我不会娶任何女人。”

章雅悠也不挣扎,任由他抱着,房翊见怀中的人没有反应,低着头想要索吻,被章雅悠冷冷推开了,站在一步之远的地方,抬着头,傲然又冷漠地看着他,道:“你是以为所有女人都想嫁给你吗?所以,即便被你伤害了,只要你愿意娶,依然要对你感恩戴德?”

“我并无此意。但是,长这么大,我只心悦于你一人。我和仆固瑾瑜的亲事只是一场交易。就算我们后续成亲了,也会在交易达成时和离。”

章雅悠笑了,道:“你凭什么认为我愿意嫁给一个和离的男人?”

房翊道:“乖,别闹。没有你,我这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如果只是皇帝下旨赐婚,我抗旨都会拒绝,但是,仆固瑾瑜给我抛了一根我根本无法拒绝的橄榄枝……”

“哦?”章雅悠冷眼看着他,这狗男人又想来哄她!他看似专情又深情,但是给她带来的麻烦和痛苦却一点都不少,从李可柔到薛瑶依,还有文安公主,以及现在的仆固瑾瑜,这是她知道的,不知道的那就更多了。

就算没有仆固瑾瑜,恐怕还有其他女人,难道要一辈子都经受这种痛苦吗?就算没有诸多波折,自己嫁给了他了,但后续皇帝再来一道赐婚的圣旨,她该如何自处?和离还是等着被休、又或者与多个女人共|事一夫?

他固然是好的,文采斐然、芝兰玉树、翩翩无双、家世显赫、洁身自好,但他未必就是良人!

想到这里,章雅悠突然释然了。

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也许这就是上天的安排。

“我会记着你对我的好,不曾忘,不敢忘,也不会忘。能在有生之年得到你的青睐,我这一生是值得的。以后你若是有需要,在不影响各自生活的前提下,我会全力以赴、尽我所能回馈你。”章雅悠道。

房翊见她如此决绝、清冷,心中有些惶然和无奈,她是他生命中的一道光、一抹亮色,他对她的渴望是其他任何女人不曾带给自己的。

“你要记住,你是我的,今生今世。仆固瑾瑜永远都不可能成为我心里的妻子人选。”房翊道,他瞥了一眼玉盒,道:“这两样东西,你留着,将来兴许能用得上。”

章雅悠冷笑道:“还请武陵侯收回,不要让我为难。我想开始新生活了,留着旧物,不过是徒增烦恼。”

房翊冷道:“你已经开始新生活了,你的诗词、你的歌曲,都传到我这里了!”

章雅悠看着他恼羞成怒的样子,冷笑道:“我能死里逃生,开始新生活,那是我的本事。你大可不必表现出痛心疾首的样子。”

房翊直接拉了她过来,低头就是一阵亲吻,也不顾章雅悠的反对、推搡,章雅悠痛恨之下,狠狠咬了他,血腥味弥漫着。

房翊见她挣扎得厉害,还对自己用起了武,不得已点了她的穴道,然后深情地吻了下去,半晌,才道:“你感受到了吗?这段时间我看着你伤心沉沦,我比你更难受……我来庄子里看过你几次,因为庄露华等人在,我不便现身。我对你的心意从未改变过。”

章雅悠用眼神示意他将自己的穴道解开,房翊道:“悠儿,我不能没有你。我见不到你,我每天都在煎熬……我从未这样过,我也痛恨我现在这个状态。”

他手指一伸,章雅悠的穴道解开了,她愤恨地看着房翊,恨不能一巴掌打过去,但是,终究没有勇气下手,这两年房翊为她做的,她记在心里,她还不起……不要说是因为他无法抗旨,就算是他主动始乱终弃,她依然还不起他曾经对自己的好。

“不要再见了。你对我的好,我会在心里记一辈子。谢谢你喜欢过我。”章雅悠道,她将那玉盒塞到了房翊的手里,转身、落泪,她似乎听到了心碎的声音,但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释然。

“人家都说了不要再见了,你

晚上如何在被子里玩自己 扶着临产的肚子做情节的文

继续呆在

晚上如何在被子里玩自己 扶着临产的肚子做情节的文

这里不合适,何况,这样下去对你和对她都不好,万一被好事者告发,影响大家的清誉。”董承彦笑道,“不过,我也挺好奇,这长安城第一公子、人称谪仙人的武陵侯,被姑娘拒绝的感觉是怎样的?能和我说说嘛。”

董承彦看了一眼章雅悠远去的背影,眼神闪过一丝幽暗,但一抬头,就换上了一副欢喜的面容,又是满眼的桃花。

“总好过某些人,假装无事、借口偶遇,说到底也不过是死乞白赖。”房翊冷道。

董承彦微微一愣,笑道:“这受了情伤,连带着性情都变了,武陵侯这含沙射影、指桑骂槐的功夫见长了。既然无事,那我先撤了。”

房翊是铁青着一张俊脸离开裕丰园的,他内心悔恨交加,开始后悔自己与仆固瑾瑜之间的交易,否则,就算是抗旨被杀,他也定要在大殿之上抗争一番,绝对不会让章雅悠在那里独自面对。

“公子爷,田英真的就留给章姑娘了?可您这边还有很多事需要他去做呢。”云台道,他对当初房翊让章雅悠付工钱的情形至今记忆犹新,心中暗想,是不是自己不值钱,所以,公子爷这是要用田英卖个高价呢。

房翊冷然地垂着眸子,道:“我们的事要加快步伐。”

他绝不能让章雅悠去桑干河那里受罪。

喜欢重生贵女福气多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