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小说 荣荣在农村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听声音,钟赤尘的心

肉小说 荣荣在农村

情似乎颇佳。

他是时空之龙,在远古时代由他和冰霜巨龙,合力铸造出来的七个“寒渊口”,内藏他的时空之力。

所以,被修复好的“寒渊口”,一离开斩龙台,摆放在绿荧界后,他便生出感应。

分布在各方极寒星域的“寒渊口”,因为他的苏醒,因为他力量的复苏,全部变成了他的眼睛。

他能通过任何一个“寒渊口”,无障碍地回归浩漭,还能在各个“寒渊口”之间来回活动。

“寒渊口”对他而言,就是一个个“星河渡口”,是他独有的桥梁。

因为他的复活,因为他即将进阶为至高,往后“寒渊口”即便炸裂,也不是没可能重新筑造。

对浩漭来说,他的封神之路,实在是太关键了。

尤其是有“源界之门”威胁的当下!

“时空之龙……”

“宗主!”

在冯钟、青魇两个惊讶时,如夏楠般的药神宗来人,听到那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一下子都炸开了。

声音是一个声音,人……似乎已经不再是一个人了。

他们印象中的钟赤尘,性格沉稳内敛,大多时候都是严肃的,甚至令他们觉得很是沉闷古板……

此刻从“寒渊口”飘出的声音,虽然是他们所熟悉的钟赤尘的声音,但那声音却显得极为飞扬不羁,竟然还拿虞渊和纪凝霜来调侃。

这和他们印象中的钟赤尘,简直大相径庭。

“夏楠?”

钟赤尘在另一端也显得有些吃惊。

“是我。”

夏楠感觉嘴唇有点苦涩,不知道该怎么答话了。

“还有我,吕爽。”

“钱斐,拜见宗主,你没事吧?”

“宗主,我是屈岸,我也在。”

一个个从药神宗而来,大多只是阴神境的炼药师,心情复杂地,冲着那摆放在地的“寒渊口”点头作揖。

不管外面怎么说,名义上钟赤尘依然是药神宗之主,他们也听清楚了。

那的确是钟赤尘的声音……

听到声音的那一刻,众人以前心存的怀疑,突然就烟消云散了。

宗主的确还是那个宗主,可以前兴许还真的就是时空之龙,不然讲话的语调,岂能如此颠覆他们的认知?

另一端的钟赤尘,在一声揶揄调侃过后,等发现夏楠,还有诸多宗门的炼药师,居然纷纷在回应他,也被弄的一下子沉默了。

他显然知道,以夏楠那些家伙的境界修为,不足以离开浩漭。

可传声的“寒渊口”又分明不是在浩漭……

“虞渊,你把他们弄到了何处?你难道不知道,他们没一个善战的,也不具备在星空活动的能力?”钟赤尘沉声道。

虞渊愣了愣,突然就糊涂了。

他记忆中的那个钟赤尘,似乎在这一刻回来了,那声音如此的严肃,让他仿佛看到了不苟言笑的师兄,正在训斥自己。

可你,不是已经醒来了吗?

你既然是时空之龙,药神宗的那些炼药师,你岂会在意?

不应该啊……

不仅虞渊觉得奇怪,投靠神魂宗的天魔青魇,还有通天商会的冯钟,眼神一个比一个古怪。

那些人,都以求解的目光看向他,以眼神询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钟宗主,是前宗主请我们来暗翼星域的,我们在一个叫绿荧界的地方。这儿草木精气浓郁,很适合种植药草……”

名叫吕爽的炼药师,低着头,恭敬地对着“寒渊口”解释。

他的言辞和神色中,竟满是由衷的敬意,看来他对钟赤尘的观感极佳,内心深处还是认可钟赤尘的。

“洪奇!在我没有卸任之前,我还是药神宗的宗主!”

钟赤尘的声音,在“寒渊口”内显的有些气急败坏。

他前一刻还喊虞渊,这时候已经换成了洪奇,也不吆喝着好师弟了,“你竟瞎胡闹!外界炼药的大道残缺,丹都成不了,他们出去有什么用?”

“千鸟界的炼药大道,因太始的存在,已被补全了。”虞渊愈发觉得怪异,“还有,他们在绿荧界也只是种植灵药灵草。我是要做个尝试,看看那些浩漭的药草,能否在绿荧界存活。”

“我不同意!”钟赤尘沉喝道。

夏楠,还有一众药神宗的炼药师,暂时叛出器宗的殷雪琪,温露,看着摆放在地的“寒渊口”,都有些不知所措。

这是怎么一回事?

药神宗,究竟该听谁的?

钟赤尘时空之龙的记忆,苏醒过来以后,为何还会贪恋药神宗宗主的身份?

“你同意不同意,结果就是现在这样。还有,她去暗域参悟寒冰大道,也是为了尽快给浩漭赢取一席全新的神位。暗域所含的道则,就只是黑暗和极寒,并没有龙颉,也没有你需要的东西。”

虞渊语气淡然,没有因他的喝声,有什么情绪波动。

“还有,我不觉得你在暗域,对她能有什么办法。哦,我再提醒你一句,她出自剑宗。”

“而剑宗,有个家伙叫林道可。想来,你也知道月夜族的李莎,是怎么死的?”

围绕着“寒渊口”的人,听着师出同门的师兄弟隔空斗嘴,忽然都不吭声了。

“洪奇!药神宗的事情,你给我少插手!”钟赤尘怒道。

呼!

站了半天的寒域雪熊,伸手盖住了“寒渊口”,他毛茸茸的熊掌心,有噼里啪啦的极寒风暴形成,将钟赤尘的嚷嚷声绞灭。

看的出来,这头暴熊似乎嫌钟赤尘太吵,吵到了它的雪孩子。

那粉雕玉琢的雪孩子,此刻在它的胸口,似乎已经睡着了……

“呜呜。”

暴熊朝着虞渊叫了几声,大意就是它会挑选一个新的极寒星域,将这个“寒渊口”坐落下去。

还说,它要安置那个雪孩子,庇护其成长。

等它忙完了,它才会再去找虞渊……

掌心扣住“寒渊口”的它,拔地而起,陡然凝为一道冰光冲天,破开绿荧界的界壁以后,直接就进入了星河。

在它消失以后,虞渊心中有些怅然若失,但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然后,他就琢磨为何师兄明明完全醒来了,还会对药神宗那么在意,会对夏楠这些炼药师依然有控制欲。

还有,师兄和龙颉两个解决了萨博尼斯后,难道是想在暗域做些什么?

“青魇,女皇陛下在暗灵族的圣地没事吧?”

冯钟又去询问,通天商会比较在意的问题。

“女皇陛下无碍,麒麟的血肉她早已炼化。不过,她似乎不在暗灵族的圣地。太始重伤回千鸟界后,她安排布里赛特来问候过,布里赛特说了她很好,却没说她的位置。”

青魇回答的时候,却看着虞渊,似乎还有话要说。

可是,在场的很多人和神魂宗无关,他又觉得不太方便。

“迟一些。”虞渊点头表示明白。

因知道太始无碍,他倒是没急着立即离开,他先和夏楠、温露等人,又探讨了一番药理,并在此绿荧界待了一阵子。

这阵子他又想了不少事,想到如果纪凝霜离开暗域,想追求极寒大道的终极,去源血大陆的地底会是最好的选择。

可惜,有阳脉和血魔族看护着,还有状况不明的安梓晴,暂时不能过去。

另外,如果寒域雪熊能打破异兽的血脉界限,能冲破到十级,拥有和浩漭妖神般的战力和层次,它的血脉将会涌现什么神奇?

隐隐约约间,虞渊感觉一旦给暴熊破界了,恐怕会发生奇迹。

又待了几日,他还会见了翼族的几个长老,然后在青魇催促的时候,才从具有“星河渡口”功效的“死亡巢穴”,向湮灭星域的千鸟界而去。

只是……

待到“死亡巢穴”的传送结束,他却出现在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而非千鸟界。

群星黯淡的未知之地,只有他和青魇两个,站在一片残垣断壁的破败大地。

入目所见,都是崩塌的巨型宫殿,还有风化的各族尸骨。

他还发现,他和青魇两个,是从一个岩壁走出的。

惨烈厮杀过的痕迹和气息,充斥在此方地界每一个角落,诸多的尸骨,几乎涵盖他所知的各方智慧族群。

浩漭的人和大妖,更是在此留下了太多的骸骨,其中不乏自在境。

甚至还有元神至高!

和邃林星域一样的,另外一个更大的天外战场,一个如绞肉机般,绞杀了无数强者和大妖的凶地。

“你这是何意?”虞渊眉头一

肉小说 荣荣在农村

皱。

有着魔神级别的青魇,当年是被太始从陨月禁地带离,在他初临禁地时,还对青魇头疼万分。

可现在的他,面对一位魔神级别的青魇,怕的应该是青魇……

“别误会,我领你来此,是得到太始大人允许的。还有,女皇陛下也是知情者,不然那巢穴不会配合我。”见他神色不善,青魇赶紧解释:“我们只是不想让商会,还有绿荧界的其他人知晓,所以才掩人耳目,说带来回的是千鸟界。”

“我们来这里干什么?”虞渊脸色稍稍好了点。

青魇既然这么说了,还说太始和陈青凰都知道,他相信该没问题。

“和你有过约定的那位,想要在这里见你。”青魇幽幽道。

虞渊心头巨震。

竟然是大魔神贝尔坦斯!

……

喜欢盖世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