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母亲4 乱肥臀老妇梅开二度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傍晚,驷马坊依旧热闹。

一排排各式各样的灯笼,将长街照得极为亮堂。

街道上人来人往,喧哗声将本该沉寂的夜都给震了个稀碎,尽显淮平的繁华。

一处名为焱炎烧的烤肉店。

香料混合肉类炙烤出的香味,混杂着腾腾的热浪,使得店里气氛很是热烈。

“林师弟可是来自灵犀别院的高徒,如今初来乍到,我们先敬一杯。”

一处靠近阳台的大桌,坐满了六个人,尽是林末那间处事堂的官员。

一个个年岁都不算大,也就三十岁左右,修为也不低,尽是立命境的高手。

而据林末所知,都不是周胜军自家培养的人才,大多是城中各个势力,经过察举,选调而来。

倒有些像前世外界从业人员,考入体制。

似乎与宁阳,林瑜,这些县城相比,淮平中,周胜军与城中各大势力联系的更为紧密。

林末心中思绪发散,脸上浮起温和的笑容:

“多谢各位同僚为林某接风洗尘了,高徒之类的谈不上,希望今后与大家一起好好共事,互相学习。”

说罢率先举起酒盏一饮而尽,随后将酒盏扬了扬,环顾四周,示意饮尽。

此时他坐在首位,桌上另有五人,共三男二女。

其中一个身材最为高大,仅比林末瘦小一点的汉子见此率先叫好。

“林兄弟豪爽,别的不说,我等几人在这驷马坊也待了好些年生,对诸多事务算是熟悉,今后有什么事,你尽管问我们。”

“就是就是。”

“.....”

迎来一片附和声。

林末笑着点头,再次斟酒遥敬。

此人名为刘杰,来头同样不小,乃是飞衡武馆的弟子,来驷马坊衙门已经干了五年了,因为近来飞衡武馆势力暴涨,因此在处事堂地位也拔高了不少。

据说过不了多久就要提干,要是有人内退,就直接顶上,没位置,也能调到外面,算是他们这拨人中的头头。

两方人马,一方有意结交,另一方也欣然接受,觥筹交错间,气氛自然就逐渐热烈。

圆桌中心的烤台泛着红光,一串串肉食摆在其上,肉香在滋滋声响中弥漫开来。

众人一开始的话题自然在林末身上,多是一些寻常套话,比如哪里人啊,婚嫁否啊之类的。

林末早已构建了副说辞,自然知无不答。

很快众人心中对林末建立起的印象,便是一位小地方来的天才武夫,侥幸进了灵犀别院,随后又借着某种契机,来到驷马坊衙门。

至于何种契机,林末没有明说,只是笑着摇头,他们也识趣地没问。

毕竟灵犀外院弟子想要外出选调公干,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在他们看来林末必定是付出了某种代价,才捞到这项差事,其中秘密,或许....难以切齿。

因此没过多久,话题便偏了。

“老大,听说你要走了?”

说话的是五人中的一个女子,名叫孙妙,皮肤白皙,五官不算精致,但一白遮百丑,加上常练武道,身材有力,因此也算靓丽。

此时喝了不少酒,再加上靠近烤台,俏脸酡红,有些好奇,又带着羡慕地看向对座的刘杰。

“.........”一直以来表现得豪爽的刘杰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最后却是闭口不言,只是点点头。

又倒了杯酒自饮。

“朝中任职是这样的,论资排辈,一个萝卜一个坑,前面人没挪位,想要往上爬,除了去外面,又能去哪?”另一个身材瘦小,名为薛贵之人突然开口,

“说到底,我们就是些外来户,要不是杰哥师傅争气,怕是连外调都没机会,只能靠年限慢慢熬。”

“其实也没那么夸张,其实我早想出驷马坊,到外面看看了,毕竟在此地任官,风险可不是一般的大,呵呵。至

如今倒是得偿所愿,说不得下次回来,你们几个见着我面,就得叫刘都统了...”刘杰笑了

年轻的母亲4 乱肥臀老妇梅开二度

笑,洒脱道。

众人没有说话。

刘杰所说听起来确实有几分道理,因为驷马坊虽说只是位于中环,但地理位置特殊,不远处的泰淮渡口也在其辖区,因此有些不同。

最大之处便是利益。

来往各州的豪商,商队如过江之鲫,倚着泰淮江往来于各州之间。

而有资格做跨州生意之人,势力可以说强大得很,不然也没法应付江上横行霸道的水匪,越加恐怖的水兽。

正因为此,这等势力,如过江龙般,一般来将于渡口停歇,都会卖他们这些地头蛇面子,以获得便利。

结果便是像林末他们这种人,灰色外快可以说极多。

“我有小道消息,方都统这次应该跑不了了。”刘杰忽然又开口。“其违规受贿数额大得离谱,据说光是元石都有数十块,被监察队逮捕时,甚至连辩解都未辩解,直接被带走了。”

众人没有说话,就连林末也默然。

此事其实已经不用说是小道消息了,因为相关通告,已经贴在了衙门公

年轻的母亲4 乱肥臀老妇梅开二度

告栏之上。

通告原文为‘驷马坊衙门都统方云,从未真正树立秉公执法观念,从未认真履行自身职责。’

单凭这两个从未,便足以说明了事情的严重性。

即使未出具准确的惩罚结果,结局貌似也已注定了。

“这些年,上面管的严,外面的人出手也大方,所以说,干我们这行,要有度,什么样的地位,接触什么样的商行势力,收什么层次的礼,心里都要有数。”刘杰再次叹息一声。

只是有时候道理说着很简单,都懂,但真的一下子将你数年,甚至十数年的俸禄总和,甚至突破境界的秘药摆在你面前,又有谁能不动心?

“当然,你们也别多想了。”似乎看见其余几人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刘杰笑了笑,摆了摆手。

“正常而言,没什么问题的,只要不触碰那些禁货,正常该收收,该拿拿。”

说罢,烤台中的肉食便熟得差不多了,肉香扑鼻,开始主动分肉。

随后,一边吃,一边喝,刘杰又主动向林末他们,主要是林末,讲述了些以往任职的经验。

毕竟今晚目的还是与林末接风,作为新人,最有用的自然是这些东西。

林末对此也是甘之若饴。

众人一边饮酒吃肉,一边谈事聊天,时间过得倒是很快。

这家店也确实有门道,老板是来自玉州之人,前些年玉州叛乱时直接乘船而来,便在此开了家烤肉店,味道好,份量足,因此很受欢迎。

林末等人一起吃了足足两个时辰,都到半夜临走之时,店里依旧人声鼎沸,热闹如初。

.

最后自然不是林末付钱,作为接风席的主角,付钱的是老大哥刘杰。

与众人分别,林末往住所走去。

比起灵妙坊,茶道坊,驷马坊无疑要热闹不少。

街上行走之人中,外乡人也居多。

据他观察,大部分当然还是淮州人,其次便是泰州人,玉州人也不少。

倒是好认,比起淮州人,泰州人脖上常喜欢挂上丝带作为装饰,据传是为求龙王爷庇护,

而玉州人,因为玉州苦寒之地,比起淮州与泰州人,身材普遍更为高大,面容也更为粗犷。

同样,人多矛盾也多,这个点,饮酒闹事人不少,为了维护治安,街上不时可以看见巡逻的周胜军士逮着行踪可疑之人盘问。

也有几人上前找上林末,毕竟他身材长相有些凶恶,顶着个大光头,身材又雄壮,不笑的时候一脸横相。

只能说不像好人。

不过在他亮出驷马坊衙门的牌子,军士倒也没为难,毕竟是同僚,交谈几句后也便直接放行了。

回到住所。

林末并没有浪费时间。

洗了个热水澡,祛除了下身上的酒味,便开始继续修炼。

之前出去应酬,他原本目的便是熟悉一下同事,顺道从其口中,多方面了解了解这驷马坊衙门职责,以及他需要做的事到底是什么。

如今目的达成,虽然不一定全面,却也知晓了个大概。

确实就像石琼所言,要么誊抄处理卷宗,要么外出巡检漕运。

有些像海关。

所需要的注意的问题也简单,就是不要太贪。

至少从刘杰等人口中,基本便是这样。

在对这些杂事心中大概有个谱后,林末也便放下心,继续沉浸在修行之中。

排在首位的自然是罗汉体的修炼。

在得到大批无念檀香后,进展倒是喜人。

因为有天赋珠,在第一次大周天循环后,行功路线便已经固定,剩下的只是熟练度的累积,而无念檀香的存在,则好比经验卡,能加快这一进度。

比起常人,他可以说修炼得很快了。

实际上,林末确实很喜欢修炼比如说罗汉体,戊土灵身这种要求高,难度大,威力强的功法。

因为只有这样的功法,才能真正发挥他的优势。

除此之外,石佛如来独尊经的修行也没落下。

毕竟境界才是根本。

一味以天赋压人,越境征伐爽是爽,但难保不会遇见同样天赋异禀之人。

不过立命境的修行,气血境主要便在转换意劲之上。

这是水磨功夫,急不得,便只能靠时间苦熬。

“不对,或许是有相应提高修炼速度秘药的,只是我限于见识,不知道而已。”

林末忽然这般想到。

毕竟丹方秘药都是人创造出来的,有需求自然有市场。

为了利益,自然会有人前仆后继地研究于此。

空闲时,可以去丹坊看看,正好药书也看得差不多了。

不过在此之前,得开开源了。

林末修炼了一个大周天,看着燃烧了一半的檀香,屈指将其弹熄,随后从空石戒里取出精制肉干开始咀嚼食用。

穷文富武这句话一点没说错。

在从尚虚白等人身上获取战利品后,林末已经很久没有窘迫过了。

只不过来到淮平后的这段时间,他从未在饮食起居上委屈自己,再加上饭量大,又喜欢进行药物试验,可以说花钱如流水,却是让他隐隐感觉钱不够用了。

淮平居,大不易。

他算是第一次感受到。

............

灵妙坊,装饰典雅的会所内。

一个身材挺拔,容貌周正的汉子正在一本正经地打熬身体。

“义哥,你这是在干什么啊?还在忙里偷闲练功,不怕待会累着?”一旁的小厮正在整理器具,见此不由奇怪道。

“呵呵,没事,昨天买了副壮骨散,药效还在,不练浪费了,我知晓分寸。”少年收回架子,笑道。

“行吧,有事叫我。”小厮拿好东西,往外走。

少年则沉吟了会,继续拉开架子。

人再好看,也不能好看一辈子,唯有力量方是真。

不多时,房间里又传出呼呼的声音。

...........

喜欢开局赠送天生神力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