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女纯肉辣文 淑蓉第二次找卫老止痒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阴沉沉的天空中看不到一丝阳光,冷冽的风肆意地在平原上刮着、肆虐着、呼呼作响。

雪漫城西边数里地。

一座冷硬粗犷的高塔上空,正有一头庞然大物在盘旋,脊背和头部灰黑色,覆盖着厚实的鳞甲与粗糙的角质皮肤、腹部和翅膀下方呈截然相反的灰白色,一对巨大的翅膀扇动着空气,让它以闪电般惊人的速度来回移动。

额头上带着标志性的向后弯曲的龙角,头部狭长向前突出,比鳄鱼更为丑陋狰狞,不时张开猩红的吻部,露出一嘴杂乱交错、枯黄流涎的锯齿。

“吼!”

它停驻在半空中,一条橘红色的火柱钻出大嘴,喷向地面,足以熔化金属的可怕龙息瞬间将地上的灌木、草丛、几棵大树引燃。

风助火势、火星迅速向着四周跳跃、蔓延,高塔中段的一个窗户里喷涌出火光,浓黑的烟柱顺着火焰冲上天空。

巨龙又猛地振翅,以一种悠闲的姿态飞入云层之中。

雪漫城的大部队就在这种紧要关头抵达了哨塔。

“看这火焰,它还在附近,寻找掩护物!”伊瑞莱斯拔出钢剑一挥,表情严肃地大喊,“准备战斗!”

四十个支援迅速借着草丛和路边石块的掩护,压低身形奔向哨塔。

罗伊和弗里恩三人正在其中,身上附魔盔甲闪闪发光。

猎魔人一边跑一边左手五指连续勾勒,魔力涌动间,漆黑与金黄的光芒覆盖周身。

“啵—”

“咕噜咕噜。”

软木塞跳出,喉咙蠕动,雷霆和派翠的魔药顺着口腔滑入肠胃。

刺鼻腥臭的液体刺激下。

一排排乌黑的血管顺着脖子下方爬上罗伊脸颊,让他变得诡异而邪气。

龙裔侧脸就见这的古怪一幕,“中毒了吗、金眼?”

罗伊摇头,目光凝视着天空,“喝了点帮助战斗的兴奋剂,我感觉很好!”

这是他头一回在这个世界饮用魔药。

体内属于猎魔人的那一部分基因开始沸腾,幽瞳中战意激昂!

狩猎巨龙。

兄弟会中仅杰洛特有过这传奇经历,何况杰洛特当时的对手远远不如这个世界的巨龙!

“能让我喝一点吗?”阿维尔靠在高塔下的倾斜石梯后蹲下身体问。

旁边,伊瑞莱斯带着几名士兵涌入高塔搜索活口,而战友团的法卡斯兄弟和托尔瓦三提着武器警惕注视天空。

其余穿着皮毛甲胄的雪漫士兵拉弓置箭,分做数个方向包围哨塔。

铁皮头盔下紧绷的脸颊既忐忑又期待。

“要喝没关系,喝完去了湮灭别怪我。”罗伊咧嘴一笑,捏住手弩的指节泛白。

阿维尔立刻肩膀一缩,掏出火焰抗性药剂吞下,“算了吧,我宁愿死在龙息之中,死后至少能去英灵殿!”

更旁边,换了一身轻便外套的法仁加伸手洒落一片片魔力光芒,赋予战士们勇气术——

提升专注力,和少许力量、体质。

……

天空之中传来响度惊人的吼叫,那头庞然大物振动龙翼飞出云层,迅速向着高塔下坠。

显然,它冷漠的眸子捕捉到了地上多出来的这一群蚂蚁!

胸膛中的怒火,瞬间有了倾泻的目标!

俯冲!

劲风激荡!

阴影罩住半个高塔!

“找掩护!躲好!”法卡斯大喊一声,立马把身体藏进石梯下方的空隙。

从不使用远程武器的两兄弟,拿天上的巨龙毫无办法,只能等它落地之后再出手!

数十位士兵一边退向身边的遮挡物,一边拉弓射箭。

嗖嗖的破空声不绝于耳。

箭矢如雨,在半空划出美妙抛物线。

声势骇人,效果极为有限。

一部分射到巨龙身后的空气,一部分命中厚实的鳞甲被弹开,最后不到四分之一破了个皮,利用倒刺挂上巨龙身上!

而罗伊体内魔力汇聚于指尖,脑海召唤符文绽放光芒,手指往着身边的地面随意一指。

轰隆!

蓝紫色的球体在虚空中浮现速湮灭。一头危险而美丽的火灵出现在他身边。

火灵原地轻盈地转了一圈,纤细的手掌一挥,

“砰!”

绚烂的火球划过三十米的空间,撞中它巨大的身体,将一小块鳞片烧得发黑。

巨龙向下俯冲的身体突然一顿,风驰电掣地平行于地面滑翔,朝着士兵们连续喷出火焰。

倾斜的火柱肆意地烧烤着草皮,刺目的黄光爆裂!

哪怕隔着十米远,龙息散发的热量仍旧烫得让人窒息。

三名躲得不够严实的雪漫士兵被火焰点燃,哀嚎着原地转了几圈,叫声中的痛苦令人心颤。

然而不过数秒就倒地变成焦炭!

弓弦震动。

一枚拖曳着流星尾羽的银色箭矢击碎虚空,瞬间命中巨龙的翅膀。

“砰!”箭矢猛地炸开。

鲜血四溅!

冲击力令巨龙盘旋的身形一顿,悬停在半空,一片迷蒙耀眼彩光的宝石尘埃迅速裹住它的身体!

而罗伊将手弩丢给身边的幻象扣动,盯着巨龙,目光深邃。

米尔墨尼尔

年龄:?

身份:龙

生命:?(宝石标记)

魔力:230

属性:

力量:?

敏捷:18

体质:?

感知:14

意志:15

魅力:6

精神:23

技能:

龙吼?:掌握不卸之力,火焰吐息…

尾击lv5:利用长满骨刺的尾巴发动迅速而可怕的抽击,足以击碎大部分生物的骨骼,乃至于钢铁。

撕咬lv6:米尔墨尼尔被激怒时,会动用它尖牙利嘴将敌人大卸八块!

巨龙之躯(被动):巨龙生命力旺盛至极,力大无穷,体质+20、力量+10。成年之后,浑身覆盖物理防御力惊人、魔法抗性卓越的龙鳞,对物理免疫力+百分之五十,对魔法抗性+百分之三十。龙不会被轻易消灭,哪怕它肉体崩溃,灵魂也将长久地驻留于世间。

……

“比圣地镇那头弱得多!”罗伊松了口气,最怕的就是这家伙一来就犯规地召唤流星火雨。

那完全没得打!

火灵以火焰攻击巨龙,幻象放箭,而罗伊选择了电击,五指勾勒,掌心放出银白色扭曲电蛇,轰击巨龙的身体。

宫廷法顾问法仁加躲在一块翘嘴岩后,身边比普通火灵大上一号的火灵甩出一串连珠火炮般的火球,而他两手之间连续不断涌出耀眼电光,噼里啪啦地抽向巨龙。

好似有个无形巨人屹立半空不停朝着巨龙抽动金属鞭!

伊瑞莱斯歇斯底里的命令下,士兵们躲在掩护物后拉弓引箭,没人莽撞地冲上去当做人肉靶子,一轮进攻,数十枚箭矢命中它的柔软的腹部,爆出点点鲜血。

可惜这点伤势相比于它山岳般庞大的身躯,微不足道!

唯有幻象手中的加布里埃尔表现出众。

宝石尘埃百分之十的杀伤力加成,以及弩箭变态的冲击力,龙皮、角质亦无法彻底阻挡它的锋芒。

“砰!”

一枚箭头完全陷进它的胸腹血肉,冲击力在肉里爆炸,炸出一个血肉淋漓的凹坑!

“吼!”米尔墨尼尔吃痛,扇动翅膀拉升高度,又将覆盖龙鳞的后背朝向众人!

“了不起,金眼兄弟!”威尔卡斯见状冲着罗伊竖了个大拇指,眼神中

放荡女纯肉辣文 淑蓉第二次找卫老止痒

全是蠢蠢欲动,阿维尔、弗里恩同样充满渴望,渴望着手中剑刃痛饮龙血。

但它始终不落地!

米尔墨尼尔振翅向上一蹿,就像一头大蜥蜴一样趴到了塔顶,一条长逾6米、骨刺突出的尾巴垂落半空,啪啪地敲击哨塔外墙,灰尘四溢间扫开箭矢,一对翅膀盾牌般护卫着两侧,柔软的腹部贴着塔底。

这时落到它身上的箭矢,对它而言不痛不痒!

连幻象的射击,也只能刚好穿进鳞甲,入肉不深!

巨龙居高临下,所有敌人暴露在冰冷的竖眸中。

“伏斯!”

它蓦地大吼,声音如此地磅礴有力,塔顶碎石簌簌抖落,它喷吐的强劲冲击波横跨十几米,将五位距离较近的战狂家族援兵吹得七零八落。

法仁加被劲力擦身而过,化作滚地葫芦,但外袍下魔法闪光,他身形又变得模糊不清、隐入空气,不知逃向何处。

“轰!”

紧接着盘踞在塔顶的巨龙朝着倒地的士兵喷吐锥形的龙息,他们避无可避,被烈焰一沾,浑身着火,连着七窍之中都钻出火焰,惨叫着乱窜。

空气里散发一股烤肉香气!

仅仅两轮交手,八位士兵牺牲!

罗伊遍布漆黑血管的脸庞转向掩体下方一张张恐惧与兴奋交织的面容。

巨龙再来上几回,雪漫士兵将死个精光!

“呼…呼…”

他心念转动间。

逞了一通凶危的米尔墨尼尔飞下了高塔,庞大的身躯闪电般绕着塔楼转圈,锥形的龙息随着它飞速移动的身体全方位地扫荡地面。

就好像一枚巨大的圆规,以高塔为中心不停地画圆。

制造出一圈圈鲜血和火焰浇筑的死亡之径。

一通旋转,再度折损五人!

而落到它身上的箭矢魔法统统被鳞甲挡下!

“妈的!再死人,松加德都装不下啦!”从一块翘起的巨石后转出脑袋的法卡斯瞳孔泛起血色,怒不可遏,“不行,我要把这头大蜥蜴从天上打下来!”

否则他们压根碰不到这玩意儿!

“交给我吧,你们准备出手!”

罗伊大喊,语气不容置疑。

右手提起阿隆戴特,左手端着手弩瞄准在天空中播散死亡的庞然大物,

食指轻扣扳机。

引导箭、眩晕箭…

嗖——

弓弦嗡鸣!

一枚羽箭在半空中诡异地转了一圈,追踪着疾驰的巨龙,正中它柔软的腹部。

而罗伊屈膝半蹲的身体豁然一个闪烁。

空气泛起涟漪。

下一秒。

他整个人突兀地出现在一座灰白起伏的山峦之前,这里是——龙腹!

冷风如钢刀刮面,令人窒息!

敏捷和力量完美结合、爆发,猎魔人违反物理规律般,腰部发力,在上下无依的半空中猛地向后弓身,好似煮熟蜷缩的大虾一样,双手则顺势往前一戳!

噗嗤!

阿隆戴特好似毒蛇吐信,瞬间扎进眼前的巨物,三分之一的剑刃没入其中。

哗啦啦!

一大片腥臭的龙血从豁口中喷出,溅了罗伊满头满脸,不少甚至钻过牙缝,涌入他唇舌之中。

肠胃之间好似吞进一把火,灼热难耐!

巨龙吃痛,哀嚎着停止喷火、但它仍然顽强地振翅飞行,剧烈而别扭地晃动尾巴和脚爪要把腹部的利刃给抖落!

高度迅速降低。

米尔墨尼尔带着他绕着高塔风驰电掣,下方景物好似飞速掠过,浓烈的罡风吹得猎魔人摇摇欲坠!

“金眼!”

弗里恩右手的剑刃指着天空,难以置信地大喊。

躲在石头下的雪漫士兵、指挥官伊瑞莱斯、拉弓置箭瞄准的战狂家族人员、战友团的三人,宫廷法师,顺着他的方向看去,皆是目瞪口呆。

那里有个蚂蚁般渺小的人影随着高空振动的气流剧烈颠簸,宛如被困在万丈悬崖的峭壁之间,仅用一把登山镐固定住身体的挑战者!

“他怎么做到的?!”威尔卡斯抓狂地大喊,“他会飞吗?”

“愣着干什么?别浪费战友争取的机会,”伊瑞莱斯黝黑的脸庞上闪过一丝振奋,拉开弓箭,“给我狠狠地射击!”

嗖嗖嗖——

“准备冲锋!”而法卡斯想起了罗伊之前的话,鼓气一般,用右手剑拍打左手圆盾,“大蜥蜴要落下来了!”

法卡斯的话就像一个讯号、始终无法摆脱腹部剧痛的米尔墨尼尔终于彻底落到地面,尘云弥漫间,它低吼着,将伤口处使劲地磨蹭地面!

滚滚龙血染红了蓟丛!

而猎魔人在它落地前先一步松手,贴地连续滚了几圈,卸掉惯性,起身的一瞬右手在虚空中一抓,阿隆戴特重新回归。

被他手杖一样支撑身体。

而他单膝跪地,胸膛破风箱般鼓动,四肢无法遏制地发抖。

汗水疯狂顺着下巴掉落。

这时龙首转向他,竖瞳之中满是怨毒和残忍,它张嘴——

火焰灼烧!

猎魔人左手五指勾画。

一道椭圆光罩被他举了起来。

漆黑光芒罩住他的身体。

挡住焚身烈焰!

即便罗伊堆了大量烈焰抗性,两秒后,浑身仍然被烫得冒起水泡。

但紧随其后的如雨箭矢、火灵的火球,法师的闪电、十多名挥动武器的战士的呐喊、咆哮。

打断了巨龙的吐息!

啵!

赫里欧解散。

罗伊热汗淋漓地撑住地面,浑身发烫欲燃,一股深入骨髓的虚弱让他缓不过气!

生命值(180↓320)(龙血改造、软组织挫伤、龙息灼烧)

“咕噜!”

一瓶燕子下肚,生命值下降的趋势总算止住。

……

“伏斯洛达!”

米尔尼墨尔吐露不卸之力,正前方的三名围殴他的士兵近距离之下被气流击飞,重重倒地。

一摊烂泥般没了呼吸。

凄厉咆哮!

剩下的战士围住了它的脑袋和左侧,豁出全力连续进攻!

劈砍!

戳刺!

乒乒当当——

数把武器重重击打巨龙之躯,密集的箭矢雨点般落下。

然而,哪怕是天空熔炉特制的武器,要破开它的鳞甲仍然极为勉强,无法深入造成重伤。

电光火石般的进攻,只有法卡斯兄弟和阿维尔、龙裔、托尔瓦仗着过人的身

放荡女纯肉辣文 淑蓉第二次找卫老止痒

手,力量,对它造成一定伤害。

“吼!”

米尔墨尼尔竖瞳扫过围在身前的四人,蛇一样灵活的脖子抬高,又落下!

血盆大口往着弗里恩咬来,龙裔只感觉一股恶臭扑面,下意识地将圆盾举在身前。

“咔嚓!”盾牌被巨龙咬进满嘴锯齿间,它提着弗里恩升到半空。

龙裔大叫地用单身剑猛地戳刺巨龙的眼球,它的左眼鲜血淋漓。

阿维尔两把匕首迅速穿刺它的脖子。

威尔卡斯剑刃痛击它胸前的没有披甲之处!

宫廷法师带着自家火灵用火球轰炸它的翅膀!

法卡斯双手剑高举过头顶,怒目圆瞪,钢甲之下肌肉勃发,由上至下猛然一劈!

“哗—”

阔剑将它脖子劈出一条深深的豁口。

血液奔流!

火光爆发!

米尔墨尼尔又怒又痛地甩掉悬空的龙裔,晃动翅膀,推开三名骚扰者。

同时,一条锥尾猛地抬升至半空。

“小心后面的尾巴!”

勉强支撑起身体的罗伊大喊了一声。

迟了。

巨龙一侧身,龙尾化作一道黑光、迅疾绝伦地掠过地面,犁出一条深深的沟壑!

“啪!”

五名雪漫士兵被拦腰扫中,飞出十米远,落到草地上口吐鲜血和内脏碎片,腰腹严重变形,眼见不活了!

巨龙又朝着面前锥形区域喷火,其余人被沾了一下立马嗷嗷痛呼,满身水泡泡。

不要钱似乎得掏出生命药剂往嘴里狂塞,勉强逃到掩体之后。

蝼蚁都被赶跑,巨龙冰冷的竖瞳,转向罗伊!

“塔洛斯在上!老是找我干嘛?!”

“噗通!”巨龙两条后腿和翅膀撑地,巨大的身体以一种难以想象的姿态往前一跳,一瞬跨过数十米!

扣动扳机。

罗伊身形一闪过了撞击。

而他身后拉弓引箭的几名雪漫士兵则倒了大霉,来不及反应就被巨龙直接撞进哨塔坚硬的墙壁。

天摇地动!几具皮毛甲里的躯体烂熟番茄一样爆开!

血肉内脏的肉泥在城墙上渲染开一片猩红!

……

罗伊重重喘着气,左右手连续勾勒个倒三角符咒,一道幻象跳出了魔力洪流,接过手弩朝它连续射击。

火灵仍旧在远处朝它投掷火球,然而这些攻击,短时间内杀不死它!

等他做完这一切,遍体鳞伤的巨龙再度转身,一拍翅膀,腾空而起,向着猎魔人俯冲!

“砰!”

地面被撞出一个大坑!

尘土飞扬,远处的伊瑞莱斯拼命大喊,手下拉弓引箭。

弗里恩、和战友团往这边冲锋。

而龙首转向从翻滚中恢复的猎魔人,一张嘴。

在它身侧不足两米的猎魔人同样深呼吸,吐姆的力量在口腔之间酝酿,披甲黑龙浮现在他背后探首吐息。

一双异色的瞳孔,一双无情的竖瞳,火花四溅!

一人一龙朝着近在咫尺的对方贴脸吼叫!

伏斯!

伏斯!

地心震动,地骨共鸣!

相冲的气流在半空中交错而过。

猎魔人好似被攻城锤迎胸撞中,身体向后腾空而起,在半空中疯狂喷出鲜血。

钢甲向内凹陷。

他滚落在地瞳孔开始失去焦距,喉咙发出嘶嘶声,一阵阵剧痛潮水般涌出!骨头和内脏好似被击碎!

他痛不欲生,险些背过气!

“激活!”

“唰—”

一股喷泉般热流涌出四肢百骸,低于百分之十的生命眨眼间攀升为百分之九十。

受损的五脏六腑和肋骨被水元素精髓包裹,内伤停止了恶化!

瞳孔重新聚焦。

他爬起身体。

米尔墨尼尔遭到一记龙吼,同样不好受,虽不至于夸张地被击飞,却匍匐在地陷入一种诡异的眩晕状态。

久久无法动弹!

果然,龙吼对巨龙有奇效!

“噗呲!”

如中败革!

冲锋而至的战士开始痛打落水狗,对着它的脑袋疯狂打击!

他们只听到一次巨龙的龙吼,却忽略了猎魔人的龙吼!

法卡斯和阿维尔最为阴险!

手中武器尽不停攻击进巨龙的眼球!

两个巨大的“西瓜”鲜血淋漓。

剧痛让米尔恢复清醒。

又一翅膀拍飞身前的“蚂蚁”。

罗伊身形再一闪,出现在它脖子侧面,这次,它没在第一时间注意到猎魔人。

瞳孔闪过猩红光芒。

震慑!

唰!

无数猩红的触手疯狂舞动,数量远超寻常。

巨龙身处之地,好似骤然涌出一片血色丛林,万千触须直指天际,将庞大的龙躯完严严实实地包裹。

在晴空之下,这片血色领域比巨龙的獠牙和吐息更为可怖!

目睹此景的参战者都陷入呆滞。

无数惨痛往事,借由触须链接现实钻出他们脑海深处。

而罗伊纵身一跃。

阿隆戴特由上至下斩过半空,画出一道惊艳的弧度。

七枚符文黯去光彩!

血色剑气冒出剑刃,切向它的脖子。

“唰—”

斩碎龙鳞、龙皮、巨龙血肉!却被卡在龙骨之中,剑气到此为止。

米尔墨尼尔小半的脖子被撕碎,暗红的龙血喷泉般溅出,滚滚热气涌动、染红地面!

它嘶声哀嚎,龙躯在触手之中拼命挣扎。

然而来自大章鱼的束缚,超出了它力量的极限,它挣脱不得!

“唰!”

阿隆戴特切换为古威希尔,对准同一位置,再次斩击!

剑气消散。

龙骨仍旧坚挺、龙脖子上只剩半边血肉!

罗伊悚然一惊,这是第一次血色剑气没能致命,龙骨比他想象中更加坚不可摧!

他横握双剑,为米尔墨尼尔奏响安魂曲!

触手死死捆住它。

流血的双瞳无声注视他的脸,覆盖狰狞骨刺的长吻半开半闭,述说着恶毒和诅咒之语。

唰唰——

半空锋锐突击!

削铁如泥的双剑一左一右刺入巨龙一对眼珠,没柄而入。

穿透脑髓!

遍体鳞伤的米尔墨尼尔无力地垂下龙首,趴倒在罗伊脚下,如同对他五体投地朝拜!

“哗啦啦!”

断裂脖子和破损眼球处,暗红的龙血满天飘洒,落到罗伊身上,将他从头到脚打湿,仿佛为他浇下一场龙血浴。

地面雾气升腾。

猎魔人傲然立在血雾之中,龙血刺激得皮肤火烧般的刺痛!而他尽情地抽取龙血,存进战利品包裹!

模板好似中毒一般,疯狂涌动混乱不清的字眼:你击杀了传奇生物——巨龙米尔墨米尔,

你…

你获得…

龙裔弗里恩于此时冲了过来!

喜欢神级狩魔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