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诱人的小峓子2 大乐秀开奖结果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番外四

part1

婚纱店里, 楚昭昭在试衣间里,迟迟不敢出去。

她低着头, 看着收腰的裙身, 无力的叹息。

上次来试婚纱的时候,明明都还很合身,只是肩膀的带子有点松了, 让店里改一下。

怎么一个月之后再来, 腰间就紧了那么多?

“小姐,请问需要帮忙吗?”一个导购隔着门板问。

“不用了, 我马上出来。”楚昭昭收腹, 慢慢走了出去。

穆际云坐在外面等着, 看她出来, 笑着点点头, “不错, 很合身了。”

导购问:“还有需要改动的地方吗?”

穆际云问楚昭昭:“你觉得呢?”

楚昭昭羞于开口,看着导购小姐,说:“这个……你们是不是洗过?”

“啊?”导购小姐说, “没有啊, 这个是不能洗的。”

“哦……”楚昭昭嘀咕, “我知道了。”

穆际云走到她身边, 绕着看了一圈, “哪里不舒服吗?”

“没、没有。”楚昭昭说, “就是腰有点紧。”

“上次试的时候您的腰身不是刚好合适吗?”导购小姐摸了一下她的小腹,发现她收着腹, 立即懂了,“那我们再改动一下腰身, 只是可能要耽误一段时间。”

“改吧。”穆际云笑着说, “不着急。”

说完,他让楚昭昭去把婚纱换了下来。

回去的路上,穆际云开车开得很慢,“你最近胃口挺好的。”

楚昭昭瞪他一眼,“我知道我长胖了,你别说了。”

穆际云突然停车,开始解安全带。

“你干嘛?”楚昭昭问。

穆际云说:“去买个东西,你等我一下。”

说完,他就下车,顶着炎炎烈日,往路边的商店跑去。

楚昭昭看见他走进了一家药店,几分钟后,他提着一个小袋子走了回来。

“你买了什么?”楚昭昭问。

穆际云让袋子放在她膝盖上,说:“验孕棒。”

楚昭昭:“……”

她用湿纸巾擦了擦微红的脸,不再说话。

其实她自己也有一点怀疑,月经已经推迟很久了,而且胃口也莫名其妙变得很好。

可能是……前段时间,穆际云得到她的许可后,每天都在危险的边缘游走?

*

回家后,楚昭昭拿着验孕棒,站在卫生间门口,问:“这个准不准啊?”

“先看看吧。”穆际云说,“明天抽空去医院。”

“好吧。”楚昭昭转身进了卫生间,而穆际云就站在门口,焦急地等待。

楚昭昭第一次用这个东西,看了许久的说明书,在里面摸索了好一会儿。

穆际云双手不知道放哪儿,就去客厅倒了杯水,喝了没两口,又站回了卫生间门口。

楚昭昭在里面待的时间越长,穆际云就越期待。

随后,他干脆拿出手机,给段骁发了一条消息。

“老子要当爸爸了!”

消息刚刚发出去,楚昭昭就在里面尖叫了一声。

“怎么了?!”穆际云想开门,但转动了门把手后,还是克制地说,“有了吗?”

许久,楚昭昭才说:“我……来月经了。”

这时,段骁回消息了。

“恭喜啊。”

穆际云冷漠地回复:“嗯,当你爸爸。”

part2

没怀上就没怀上吧,穆际云决定,正好给自己放个年假,出去旅游一圈。

但楚昭昭一想到那条变紧的婚纱,心里就不是滋味,于是她报了个健身房,把旅行计划延后。

楚昭昭第一次去健身房的时候恰逢穆际云出差,她以前没来过这种地方,除了跑步机,其他器械都不是很明白怎么用,于是她假装喝水的时候偷偷看别人怎么用的。

向来眼尖的健身教练发现了这个商机,立马走了过来,“美女,需要私人教练吗?”

楚昭昭和他聊了一会儿,便买了二十节课。

穆际云出差回来那一天,到家时,发现家里空荡荡的。

穆际云知道她去健身房了,大概还有半个小时就会回来,但还是没忍住亲自去接她。

他就坐在健身房大厅的休息区等着楚昭昭,不一会儿,她换好衣服出来了,身后还跟着健身教练。

楚昭昭一开始没看到穆际云,一直在跟健身教练说话。

当他们走进,穆际云听到那个教练说:“晚上回去别吃夜宵,如果实在忍不住,你可以给我打电话,我来盯着你,不让你多吃。”

楚昭昭听到这话,尴尬得看着他,他脸上还挂着暧昧不明的笑。

“不、不用了。”楚昭昭说。

“乖。”健身教练想抬手摸一下楚昭昭的头,手臂还没抬到腰间,楚昭昭就被穆际云拉到了一边。

楚昭昭惊讶地看着穆际云,“穆老师,你回来了?”

穆际云低头睨她一眼,又上下大量着健身教练,说:“身材还没我好,当什么健身教练,先回去自己多练练吧。”

教练:“……”

穆际云拉着楚昭昭走了出去。

车上,穆际云有些闷闷不乐。

他扭头看了一眼这家健身房的招牌,说:“什么破健身房,换一家。”

“但我才刚刚买了二十节课。”楚昭昭说,“再怎么也要把课上完吧。”

“昭昭,如果我在健身房,找了一个女教练,她看我的眼神带着暧昧,你还愿意我在那家健身房吗?”

“好了穆老师你别说了,我换。”

*

回家后,穆际云原本打算去洗澡,但经过厨房时,想到了什么,便打开冰箱,拿出一堆新鲜的菜,准备做个夜宵。

楚昭昭洗完澡出来,发现他已经做了一桌子菜。

跟他上一次做菜比起来,他的手艺已经提高了很多。

“穆老师,大晚上的你干什么呢?”楚昭昭虽然这么问,但已经自觉地坐了下来,摆上了筷子。

穆际云说:“饿了,吃夜宵。”

楚昭昭埋头吃了起来,把自己这段时间在健身房洒的汗水望得一干二净。

但吃了没多久,楚昭昭发现自己头顶有一道目光,她抬起头来,发现穆际云正盯着她看。

“你吃啊,看我干什么。”楚昭昭说。

穆际云干脆放下了筷子,看着楚昭昭,“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看你吃饭是一件这么舒服的事情。”

*

一周后,楚昭昭忙完一个小项目,便有了时间继续找健身房。

但穆际云已经帮她办好了卡,第一次带她去的时候,楚昭昭发现,这家健身房地方宽敞,人不多,环境也非常好。

她忍不住问穆际云这家健身房的价格,穆际云没明说,只是告诉她:“麻烦你尊重一下我的职业,好歹也算个总裁,给未婚妻花点钱怎么了。”

“这样啊。”楚昭昭笑着看了四周一眼,“那你再给我请一个贵一点的教练吧。”

穆际云十分不解地看着她,却不说话。

“怎么了?”楚昭昭说,“不请就不请,还自称总裁呢。”

“你放眼望去。”穆际云说,“这里还有比我更贵的教练吗?”

楚昭昭:“……”

结果,穆际云还真没打算给她请教练,手把手地教她练器械。

只是穆际云一上起课来,就莫名地严肃。

当穆际云让楚昭昭用安全深蹲杠铃的时候,说:“吸气举起,呼气松开。”

楚昭昭试了一下,但她始终调整不好平衡点。

穆际云又说了一遍:“吸气举起,呼气松开。”

楚昭昭抬头看他,见他神色严肃地跟在讲台上似的,突然就想起了大学时光。

那时候,她打死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成为这个人的未婚妻。

大概是有一点感慨,又有一点任性,楚昭昭突然松开杠铃,倾身向前,刚好抱住了穆际云的腰。

“穆老师,我累了,不想练了。”

穆际云摸了摸她的头发,表情松懈了下来,“行了,不练就算了,饿不饿?带你去吃点东西。”

楚昭昭揉了揉肩膀,“我想吃火锅。”

“大晚上的不准吃火锅。”穆际云说,“可以吃其他的。”

楚昭昭不愿意,“我这时候就想吃火锅嘛。”

两人为这个僵持的时候,一直在楚昭昭身旁健身的阿姨已经看了他们很久了,听到楚昭昭叫他“老师”,又见楚昭昭一把抱住穆际云,穆际云还没推开她,阿姨那颗沉寂了许久的心就有些骚动。

阿姨迅速走到穆际云身边,说:“老师您好,还收学生吗?我时间宽松,随时可以来上课,而且我不吃火锅。”

穆际云:“……”

part3

楚昭昭和穆际云的婚礼请帖写好了,能亲自送的都亲自送上门了。

刚好赶上楚昭昭大学同学开同学会,她便整理好了请帖,准备到时候一起发了。

还留在这个城市的同学不多,今天又有人有事来不了,所以这个同学会也只坐了一小桌而已。

何贸然拿到请帖,不停地感慨:“上学要给穆老师交学费,毕业了还要给他包红包,还有没有天理了啊!”

楚昭昭连忙安慰他,“没关系的,以后会收回来的。”

何贸然一听更难受了,“穆老师在下面我还怎么当众亲我新娘啊!”

张可拍拍他的肩膀,“先找到女朋友再说。”

何贸然完全崩溃了,“活得已经够辛苦了,你还要在我心口上扎刀。”

*

楚昭昭结束同学会后,匆匆往另一处赶去。

穆际云正在参加段骁的生日会,楚昭昭到的时候他们正好要转场去KTV。

段骁举着一瓶酒,拿着话筒豪气万丈地说:“谢谢大家看得起我段骁,今天我就用我一个月四千的工资请大家喝酒,请大家务必……嘴下留情!”

赵清媛嗤笑一声,“就算是这个一百二十块钱一瓶的啤酒,老子也能喝到你破产。”

“你喝啊。”段骁说,“今天你喝不垮我我跟你信!”

楚昭昭无奈地悄悄跟穆际云说,“这样下去,我们今天还能回家吗?”

“放心。”穆际云说,“我们一会儿就溜。”

然而,当他带着楚昭昭准备离开的时候,还是被段骁缠上了。

段骁把他拉到一遍,朝他伸出手。

穆际云挑挑眉,“干嘛?”

“礼金啊!”段骁说,“我生日你不准备礼物就算了,礼金也不给吗?”

穆际云冷笑着看他,“是你没钱买酒了吧。”

段骁哭丧着脸说:“赵日天太他妈能喝了!”

穆际云扔了一叠钱给他,“结婚的时候给我加倍还回来。”

段骁突然抬头看着他,眼神闪躲,“什么结婚不结婚的,你想多了。”

穆际云:“我说我结婚的时候。”

段骁:“哦……”

part4

转眼到了秋天,楚昭昭和穆际云的婚礼如期举行。

到场的除了两家的亲朋好友,还有一群特殊的客人。

——那就是曾经给楚昭昭上过课的老师们。

楚昭昭虽然知道他们会来,但当他们坐在宴会厅里的时候,她还是紧张了起来。

而且为了礼貌起见,老师们的座位还都在前排。

但她的大学同学们就坐在老师们旁边那一桌,搞得她越发紧张。

楚昭昭大概这一辈子都记得,她的婚礼那一天,面对一群老师,她去敬酒的时候,老师们说“新婚快乐”,太紧张的楚昭昭回了一句“老师们也新婚快乐”。

这件事,被穆际云嘲笑了很久。

具体有多久,大概就一辈子那么久吧。

*

婚后不久,穆际云收到来自段骁的一条消息。

“卧槽!赵日天怀孕了!”

穆际云问:“谁的?”

段骁:“……”

“老子的。”

“老子要当爸爸了。”

穆际云:“……”

他透过办公室的玻璃窗,看着正在跟阿绿说话的楚昭昭,无限惆怅。

怎么别人一次就中,他就这么困难呢?

于是,他回了一条:“现在是法治社会。”

段骁:“合法的也没见你当爸爸。”

而且,透过玻璃窗看着正在跟阿绿说话的楚昭昭,穆际云觉得,或许现在真的不适合生孩子。

她的能力越来越强,已经能过独当一面,成了一个小组的team leader。

正是年轻要往前冲的时候,生孩子太耽误了。

虽然之前楚昭昭一直是同意要孩子的,但是穆际云这时候觉得自己有点自私。

于是,这天晚上,穆际云洗完澡准备睡觉的时候,对楚昭昭说:“要不我们过几年再要孩子?”

楚昭昭躺在她身旁,说:“为什么?”

穆际云说:“你还年轻。”

“可是我怕你老了。”楚昭昭说,“到时候你要是抱不动孩子了怎么办?”

穆际云:“……”

“其实我也不是很老吧。”

楚昭昭却突然翻身,压在了穆际云身上。

她的长发垂下,扫过穆际云的耳垂。

“可是穆老师,我真的想生孩子。”

“有话好好说。”穆际云说,“你这是干什么。”

楚昭昭埋头,亲了亲他的耳垂,“想生个儿子,看看你小时候是什么样子。”

穆际云想到自己的小时候,说道:“还是算了吧……”

“为什么?”

“如果孩子真的像我,你大概会很头疼。”

“那我们生个女儿吧。”

“那让她离赵清媛远点。”

楚昭昭笑了笑,靠在穆际云胸前,“儿子女儿都好,明明也想做小姑了。”

穆际云慢慢沉默了下来,摸着她柔顺的头发,说:“会好的。”

时钟滴滴答答地走着,秋月当空。

楚昭昭俯下头,在楚昭昭耳边说:“我听说……女上容易生女儿。”

穆际云:“……这种没有科学根据的东西你哪里听的?”

楚昭昭:“赵姐姐告诉我的。”

穆际云:“看来你也要离她远一点了,说的好像她很有生孩子的经验一样。”

楚昭昭:“不可以吗?”

穆际云一愣,在灯光下看着楚昭昭。

“可以,你说什么都可以。”

楚昭昭的指尖滑过穆际云的双唇,“谢谢穆老师。”

她的睡衣滑落一角,香肩半露,在灯光晃动。

然而没多久,楚昭昭就放手往旁边一倒,“不来了,太累了。”

穆际云翻身覆上去,“现在知道为师的辛苦了吧。”

“知道了知道了。”楚昭昭说,“我们还是生儿子吧。”

*

这个月,穆际云算着日子,每天问楚昭昭月事来了没有。

楚昭昭经历过一次乌龙,所以当月经迟迟没来时,她已经做好了希望落空的准备。

所以在去医院的路上,她还和穆际云去吃了一次火锅。

只是在火锅店里,楚昭昭和穆际云遇到了正在和朋友喝酒的赵清媛。

楚昭昭疑惑地说:“她不是怀孕了吗?”

穆际云看着远处的赵清媛,想了许久,说道:“赵日天,就是不一样。”

到了医院,楚昭昭检查完,刚被医生叫进去,穆际云就接到了段骁的电话。

穆际云走到门口,找了一个既能接电话,又能看到里面情况的位置,说道:“怎么了?”

段骁急促地说:“妈的!天道有轮回!”

穆际云无心跟他聊天,一直看着楚昭昭,“长话短说。”

“妈的!老子居然也有被碰瓷的这一天!”

“什么碰瓷?”

“赵日天根本没怀孕!她今天骗我说是去做检查,结果被我在火锅店抓住了她!她还在喝酒!”

穆际云烦了,不想再听他们俩的事,当他朝里面看去时,正好对上楚昭昭的目光。

楚昭昭看着他笑,眼里闪烁着无尽的喜悦。

穆际云的心情一下子被抚平,他柔声说:“段骁,我要当爸爸了。”

段骁:“滚。”

穆际云:“这次是真的。”

*

part5

新生命的到来,给穆家上下注入了一股新鲜的力量。

原本祁清树年前得了一场大病,恢复的缓慢,但也因为重孙的降生,奇迹般地迅速恢复了健康。

楚妈妈已经内退,原本每天都在家里照顾楚明明,但楚昭昭的孩子出生后,她总放心不下外面请的人,祁红虽然有过三个孩子,但也都是情人照料的,本人没什么经验。

楚妈妈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一边是自己需要照顾的小女儿,一边是刚出生的孙女。

这个时候,楚明明帮她做出了选择。

这两年来,祁红每周都会来楚家看她,渐渐地和楚家爸妈关系也融洽了起来。

所以,楚明明决定,在这个时候搬去祁红家里,而楚爸爸楚妈妈有了孙女,也不至于太孤单。

祁红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办公室开会。

平时严肃不苟言笑的祁红,当着一众下属,竟然流了眼泪。

当她去接楚明明的时候,却还是如以往一样的正常。

除了楚明明叫她“阿姨”的那一刻,她心里还是泛了一阵酸。

不过如今楚明明都主动要搬去跟她住了,她相信,楚明明改口叫她“妈妈”,只是时间的问题。

part6

有了孩子的穆际云,生活节奏突然脱离了掌控。

孩子还没有断奶,晚上还跟楚昭昭睡在一起,但凡夜里孩子有了一点动静,他比楚昭昭还醒得快,立马翻身开灯查看。

久而久之,他白天总是没有没有精神。

现在他终于庆幸孩子生的早了,不然再拖几年,他当真怕自己这把老骨头经不起折腾。

而且每当小孩子喝奶的时候弄疼楚昭昭,他就跟楚昭昭说:“要是我也有乳|房,就可以代替你受这份苦了。”

楚昭昭笑而不语。

一段时间后,孩子断了奶,楚昭昭把孩子抱到他面前,说:“给,实现承诺的时候到了。”

穆际云:“?”

后来,段骁突然造访穆家。

那可是他高中时崇拜的西辰第一狗贼、不是,西辰第一混世魔王,竟然……

段骁突然觉得,赵清媛幸亏是碰瓷,他可不想沦落到穆际云的地步。

但是,穆际云觉得,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的女儿,长大了一定跟他的妻子一样,单纯,善良,温柔又坚强。

他的女儿,会得到世界上最多的爱,和她的妈妈一样。

喜欢偏向瞎子抛媚眼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