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支教生涯全文阅读 叫出来就给你 我想听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说到了这,李恪这位吴王殿下那副捶胸顿足的模样,实在是让程处弼深感鄙夷。

“你好歹也是

我的支教生涯全文阅读 叫出来就给你 我想听

堂堂的亲王殿下,那些商贩也不过就赚了几百贯。

瞅你那副眼红的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不是皇子而是个穷鬼。”

“???”李恪一脸黑线地瞅着处弼兄,整个人都不好了。老子本来就是穷,但不是鬼好不好?

“处弼兄,你这么埋汰小弟好吗?小弟穷是穷了点,可我这模样,哪有半点鬼气?”

李承乾忍住笑意,赶紧转移话题。“二位,正经事,咱们还是商议一下正经事。”

李恪不乐意搭理程处弼,扭头朝着大哥李承乾道。

“兄长放心,小弟已经派了人过去了,让他们再加印六万份出来,用以明日销售。”

“辛苦三弟了,如今看来,这《长安旬报》的影响力还真不小啊。

此物若是操作得法,长安城的舆论几乎尽被其左右。”

“难怪我那四弟,千方百计,想要将这《长安旬报》据为已有。”

“虽未成功,却也处那些世家一起,弄出了份《长安文集》来……”

说到了这,李承乾目光落在程处弼的身上。“处弼兄,此事,不能不防。”

听到了李承乾这番话,李恪直接就乐了。

“大哥,要我说,那《长安文集》跟咱们《长安旬报》走的根本就不是一个路数。”

“而且,小弟特地去打听到了,那《长安文集》是交到了荥阳郑氏家的印书坊印刷的。”

“他们的成本,呵呵……说出来,大哥你怕是都得吓一跳。”

“很高吗?我只记得之前处弼兄跟我聊过,一本质地普通的书册,成本约一二百钱。”

李承乾终究是生长于深宫之中的花朵,他所知道的知识,只能是从身边的渠道而来。

“小弟我可是听说,荥阳郑氏那边,为了讨好咱们四弟,还倒贴人工的给他印《长安文集》。

即便如此,一份《长安文集》的成本,也差不多四十文。”

“那么高?”李承乾吃了一惊,下意识地朝着程处弼看过去。

“殿下,这是肯定的,首先他们是雕版印刷,一个木版,最多也就印刷几千次就差不多报废了。”

“而且他们用的是贡纸,贡纸的价格之贵,便是臣过去用的时候,也是一边用一边心疼得直滴血。”

看到处弼兄在那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见识过处弼兄上厕所不带上两张贡纸,觉得没有仪式感的李恪。

真心想要问上一问处弼兄流的血,是不是去上茅房的时候滴的。

当然,这个问题,美姿颜的长安潘安李恪最多只敢在心里边暗暗吐个槽。

毕竟,处弼兄那一身爆炸力的肌肉,很有杀伤力。

李恪觉得自己这样细皮嫩肉的斯文人,没有必要跟动不动就捞衣挽袖,鼓起健子肉吓人的糙老爷们一般见识。

#####

听了程处弼的解释,李承乾也不禁连连砸舌。

“照你这么一说,他若是印上一回《长安文集》,至少就得亏上两三千贯。”

“当然,这还是他维持在六万份印数的情况下,若是他想要学咱们来个十万份,嗯,那就得砸四千贯进去。”

程处弼扳了扳手指头,也不禁有些佩服这位肥得流油的米其林王子。为了跟自己斗,真特娘的是崽卖爷田不心疼。

若是一月两期,印上一年下来,也不知道这位深受陛下喜爱的魏王殿下,会不会穷得想把兜裆布当掉。

不知道那个时候,李叔叔知道肥头大耳的亲儿子跟人斗气,一年搞掉十来万贯,会不会大嘴巴抽他。

唔……程处弼很渴望能够看到李叔叔这位大唐皇帝陛下,亲自向臣子们示范什么叫真*动手动脚版*父慈子孝。

“啊嚏!……”正在看着手中《长安旬报》的魏王李泰打了一个骇人的喷嚏。

差点把跟前碟子里的猪油酥给吹落到案几上,揉了揉鼻子,李泰继续用嫌弃的表情和津津有味的目光去欣赏《长安旬报》上的《三国演义》连载。

并且他还一边欣赏一边批判。“这写的都是什么鬼玩意,你看这,什么河东解良人氏。

分明就是个不知道哪来的粗鄙村夫罢了,呵呵,这位汉室宗亲,也沦落到了卖草鞋的地方,啧啧啧……”

管家李公公面无表情地站在一旁,听着自家殿下的吐槽,哦不……是批判。

一面盘算着今天又花了多少钱去买下了多少份《长安旬报》,这倒也就罢了。

一想到方才刚刚支付的两千四百贯的《长安文集》的印刷费,他的心就疼得滴血。

#####

终于,开启了吐槽模式,目不转睛地读完了这份《长安旬报》之后,李泰还很刻意地将这份报纸扔到了脚边。

似乎不如此,无法表达他对这份《长安旬报》的鄙夷态度。

看到李泰终于读完了报纸,管家李公公这才言道。

“殿下,今日我们收拢来的《长安旬报》差不多两万份。”

“不光是咱们,还有不少的商贩在跟我们的人争抢。”

“那些混帐商贩,还真是见利忘义之辈,罢了,两万份就两万份,明日,若是再有……”

我的支教生涯全文阅读 叫出来就给你 我想听

魏王李泰脸色有些发黑地斟酌了半天之后,硬起了头皮道。

“再收一收吧。你说,他们怎么就能印得这么快呢,而且还印了这么多。”

“单单是第二期,怕是他们发卖的报纸,至少是在十万份以上。也按四十文一份来算,那可就是足足四千贯。”

“他们老程家,呵呵……就他们家的那些产业,怕是一个月都挣不到那么多吧?”

管家李公公想了想,觉得还是要说一句实话:“殿下,自打《长安旬报》给他们程家酒楼打了广告之后。”

“那个程家酒楼,几乎每日都是客满的,如今算得上是东市营业最好的酒楼。咱们的《长安文集》要不要……”

魏王李泰顿时不乐意地瞪了一眼管家李公公,可是一想到一期《长安文集》,自己就得砸进去两千四百贯。

心尖子就觉得疼,犹豫半晌,这才言道。“你且自去斟酌着办,此事就不用拿来烦本王了。”

喜欢大唐第一世家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