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句哄女人开心的话 等不及在车里就要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可惜,在追悔莫及的情绪浮上心头之前,死神的利刃,已经将他们的灵魂收割殆尽。

片刻前一片死寂的丛林,瞬间变成喧嚣而血腥的屠场。

数十名鼠民战士第一时间就身首异处甚至四分五裂,被座狼撕扯成了血肉模糊的碎块。

更多鼠民战士筋断骨折,鲜血狂喷,持握着利刃的手臂也脱离身躯,高高飞起。

更重要的是,他们精心伪装的阵型,被从天而降的狼族精锐彻底冲垮。

所有人都陷入各自为政,一盘散沙的绝境之中。

当然,这些视死如归的鼠民勇士,绝不甘心两手空空去见他们的鼠神。

昨晚强行灌输到脑域深处的海量杀戮信息,此刻发挥了关键作用。

很多鼠民勇士的大脑,仍旧沉浸在漫长的梦境里,上百场惨烈的厮杀中不可自拔。

脑细胞超负荷运转,带来的后遗症之一,就是他们分不清梦境和现实的区别,甚至分不清生存和死亡的区别。

浓烈的血腥味激活了他们脑域深处的“开关”,令他们在恍惚间误以为,眼前发生的一切,只是另一场噩梦罢了。

那么,就像昨晚经历的上百场噩梦那样,化作梦魇中的恶魔,痛痛快快地厮杀吧!

这样想着,鼠民勇士很快回过神来,摆脱了狼嚎声带来的恐惧,双目赤红,口吐白沫,鼻腔喷涌着一股股的热流,犹如即将炸锅的杀戮机器,朝身边最近的狼族精锐扑去。

他们当然不是狼族精锐的对手。

但战场上的胜负生死,绝不仅仅是战斗数据的简单对比可以决定。

双方距离实在太近。

丛林中的环境也实在太复杂。

就算狼族精锐的爪牙,能够轻易洞穿鼠民勇士的胸膛。

但对于大角鼠神的忠诚,却能暂时代替“卜卜”跳动的心脏,将最后也最强劲的力量,泵进鼠民勇士的四肢。

令他们在暴喝声中,死死抱住狼族精锐,将战刀、匕首甚至自己的牙齿,顺着甲胄的缝隙,深深捅进狼族精锐的血肉里去。

这些狼族精锐,亦是初次和大角军团的百战精兵对决。

他们同样犯了低估敌人的错误。

也和刚才的鼠民勇士一样,打着“一鼓作气,冲垮敌阵”的主意。

还以为只要自己从天而降,便能用狼嚎声将鼠民勇士吓得屁滚尿流。

彼此都没想到,对方的韧性如此惊人。

狭路相逢勇者胜的对决,很快演变成了惨烈无比的盘肠大战。

狼族精锐固然技高一筹。

想要在最短时间内,吃光所有鼠民勇士,却也不得不付出惨痛的代价。

而鼠民勇士展现出来的,和寻常鼠民截然不同的精气神和战斗力,也令狼族精锐误以为,眼前的敌人,就是伏兵的全部。

不知不觉,双方都失去了阵型的概念,像是两条精疲力竭的斗犬,在丛林深处死死纠缠。

甚至互相缠抱着,一同陷入沼泽,也不愿意和不能够放开彼此。

只有孟超和冰风暴等极少数高手,还能不受混乱不堪的战局的干扰。

孟超将一半注意力放在周遭的刀光剑影之上。

尽量呈现出比鼠民勇士稍微高一点点,能保障自身安全,却不至于遭到狼族精锐集火攻击的水准。

却将另一半注意力,投射到了丛林四周,不放过密林深处每一点悉悉索索的征兆。

孟超可以断定,白骨营主力就在附近。

现在,数百名如疯似魔的鼠民勇士,已经将狼族精锐死死纠缠住,白骨营主力不可能错过这个稍纵即逝的战机。

但孟超还没猜到,白骨营主力究竟会以何等姿态降临。

要知道,他们不可能埋伏得距离丛林太近。

否则狼族援军放出去的斥候,就会将他们和孟超这批伏兵一起发现。

但他们也不可能埋伏得太远。

否则,长途奔袭将闹出太大的动静,又耗费大量时间,提前察觉的狼

十句哄女人开心的话 等不及在车里就要

族精锐,完全有能力摆脱纠缠,撤出丛林。

眼看孟超身边的鼠民勇士陆续倒下。

狼族精锐渐渐掌握了战场主动,能够从容不迫地集结和进退。

白骨营主力究竟有什么办法,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正在百思不得其解之时。

孟超的鼻孔收缩,嗅到一股酸溜溜的味道。

熟悉的气味,激活了他脑域深处的数据库。

和记忆中的数百种材料飞快比对,最终,将比对范围缩小到了七八种富含灵能,易燃易爆的材料之间。

孟超的额头,瞬间渗透出一层细密的冷汗。

“快,趴下!”

他不顾身边正有一名狼骑兵,挥舞着三四臂长的斩马刀,朝他的脖子狠狠劈来。

却是冲身边的冰风暴大吼一声,一个鱼跃,重重砸在泥浆里。

双手抱头,以手肘和脚尖为支点,胸腹悬空,支撑在地面上。

那名狼骑兵扑了个空。

斩马刀仅仅削断了孟超的几根头发。

但他却以精妙绝伦的骑术,驾驭着座狼在前方一株合抱粗细的曼陀罗树上重重蹬踏,灵巧至极地转身,再度朝孟超举起利刃。

这名狼骑兵不知道孟超为何突然趴下。

十句哄女人开心的话 等不及在车里就要

以为他是被自己势不可挡的刀芒吓得腿软。

眼底顿时流露出一半讥讽,一半残忍的光芒。

狼骑兵和胯下的座狼同时发出冷酷的笑声。

这笑声很快被刀锋高频震颤发出的呼啸声遮掩。

狼骑兵再度加速,刀芒吞吐,喷涌出七八臂长的光焰,直刺孟超的脖子。

直到此刻,孟超仍旧不躲不闪。

只是从环抱的双臂里微微抬起头颅,用充满怜悯的目光看着这名狼骑兵。

就像是看着一具支离破碎,血肉模糊的尸体。

轰!

就在这时,爆炸发生。

这片丛林里布满了沼泽。

每一片沼泽里,都灌满了黑色胶质般的泥浆,“咕嘟咕嘟”冒着气泡。

过去半个世纪漫长的繁荣纪元,图兰泽的所有生灵统统大量繁殖,恣意生长。

不但高等兽人的数量,达到了峰值的数倍。

丛林中的生态系统,也变得格外复杂而丰饶。

生物大量繁殖又大量死亡的结果,是丛林中的腐殖质,比过去任何时候,厚度都提升了至少三五倍。

大量腐殖质和沼泽融为一体。

在沼泽底部不断发酵,释放出大量易燃易爆的沼气。

经过刚才双方的惨烈厮杀,冲击波震荡沼泽,令这些沼气都从淤泥深处翻起。

当然,在自然环境中,这样的沼气浓度再高,也不容易发生爆炸。

丛林毕竟不是地下通道之类的密闭空间。

沼泽深处喷涌而出的沼气,就算因为密度较高的缘故,低低弥漫在丛林之中,又被闪电点燃的话。

最多燃起熊熊烈焰,很难化作摧枯拉朽的冲击波。

但是,如果真正的伏兵,早就在沼泽深处,埋设了大量爆炸物呢?

大角军团拥有非常专业的土工和爆破作业能力。

既然他们能用一场沼气连环大爆炸,将整座黑角城都炸得天翻地覆。

在丛林深处的要害位置,安装一批爆炸物,等狼族精锐倾巢而出,和充当诱饵的第一波次伏兵杀得难解难分时,突然引爆,令冲击波和熊熊烈焰笼罩整片战场,彻底打乱狼族精锐的阵脚,又有什么难度?

孟超只觉头顶有一条岩浆之河,浩浩荡荡地流过。

饶是他及时凝聚灵能,护住自己的头顶和后背,仍旧感觉脊背传来阵阵钻心剧痛,像是有上百只火蚂蚁在爬行和撕咬。

从指缝中露出来的头发,被烧得统统蜷曲起来,发出难闻的焦臭味。

双耳更是湿漉漉的,像是被猛烈的爆炸声,撕裂了耳膜。

幸好,露天环境中的沼气爆炸,来得快去得也快。

横扫整片丛林的烈焰风暴旋起旋灭。

留下的,却是一片狼藉,惨不忍睹的环境。

刚刚挥舞斩马刀,冲向孟超的那名狼骑兵,被冲击波直接吹飞了几十米,重重撞击在一株三五人合抱粗细的曼陀罗树上,几乎将大树撞断。

自己和胯下的座狼,也撞得筋断骨折,稀烂如泥,又被接踵而至的烈焰,烧得焦头烂额,此刻正蜷缩在树下,变成两滩蠕动的烂肉。

其余狼骑兵的情况,也比这家伙好不了多少。

很多人都被冲击波抛飞,以奇形怪状的姿态,挂在烧成焦炭的枝桠之间,像是一具具黑黢黢的,烧断了扯线的木偶。

还有人的甲胄四分五裂,毛发都被烧得一干二净,从原本威风凛凛的狼族精锐,变成了瑟瑟发抖的丧家之犬。

就算是实力强横的高阶武士,在沼气爆炸前的瞬间,意识到情况不妙,及时激活图腾之力,或者原本就身披图腾战甲,抵挡住了九成的破坏力。

也被炸得七荤八素,或是拄着武器呆若木鸡,或是如同醉汉般踉踉跄跄,一时间,回不过神来。

更加糟糕的是,爆炸虽然平息,烈焰却仍在肆虐。

丛林中的参天大树,原本就是最好的燃料。

真正的白骨营伏兵,又早就在精心挑选的树木上,涂抹了大量油脂,确保他们一点就着,瞬间就化作一支支喷涌着死亡之光的火炬。

烈焰组成火墙,将狼族精锐的阵型,撕得七零八落。

喷涌而出的浓烟,又彻底遮蔽了狼族精锐的视界,并干扰了他们的感知,令他们无法及时发现,正如山洪暴发般席卷而来的,真正的毁灭者。

喜欢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