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 下乡知青储物空间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巨大且狰狞的身影站在前方,它的身影是如此地高大,宛如巨人。

这就像场古老肃穆的决斗,安东尼没有退缩,就连犹豫都没有迎着它冲锋,看到此景,所有人都停滞住了,呆滞地注视着。

这是如同油画般的一幕,百臂再次挥舞了起来,它记得安东尼的气息,也从那躁动的秘血里,感受到了威胁,它反复地拾起砖石猛砸向安东尼,一道道投石划过,破碎在地面上,溅起浓重的烟尘。

石质的暴雨落下,安东尼没有止步,反而再度加速。

这样的攻势对于其他猎魔人而言,可能是个不小的压力,但对于此刻的安东尼而言,根本不成问题,燃烧的秘血为他带来了源源不断的力量,眼下急速变化的战局,在他眼中也开始无限地迟缓了起来。

慢,太慢了。

安东尼能清晰地看到扬起的尘埃,落下的碎石,它们的轨迹清晰可见,虽然密集,但以安东尼的速度,可以轻易地躲过,就像绕过拥挤的人群。

他很清楚,自己所剩的时间不多,眼下要速战速决,绝对不能和对方缠斗着。

两者之间的距离在不断地缩减,百首妖魔发出了一阵尖锐的鸣响,所有的头颅都在高声啼叫着,下一刻百臂一同抓起砖石,一同投掷,编织成密集的弹雨,不给安东尼任何躲闪的空间。

“你害怕了吗!”

安东尼高声问道,紧接着迷离的幻觉在百首妖魔的眼中绽放。

消失了。

安东尼在百首妖魔的视线里消失了,诡诈的幻觉遮掩了安东尼的踪迹,欺骗了它的视线。

无尽的碎石均匀地铺盖在地面上,阵阵浓烟间,炽白的火光透过了尘埃。

百首妖魔找到了安东尼了,新一轮的投掷蓄势待发,但紧接着更多的火光自尘埃下升起,然后破开尘埃。

一个又一个……数道火光燃烧着,疾行在街头,朝着百首妖魔逼近,从浓烟间冲出的不止一个安东尼,幻觉在百首的妖魔的视野里,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虚假的分身。

百首妖魔发出震天撼地的吼叫,

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 下乡知青储物空间

声音甚至卷起音浪,冲散了徘徊在空中的尘埃,而后它加快了攻势,不断地抓起砖石,反复地投掷着。

一道又一道的身影被击中、破碎,但没有鲜血溢出,那是虚假的幻象。

因不断的撞击,其余人都觉得天摇地转了起来,而后便是不断颤抖的大地,加快了建筑们的坍塌,涌进城内的圣堂骑士们开始避让,建筑不断地倒塌着,宛如末日降临。

投掷完最后一枚巨石,百首妖魔将眼中最后的身影打得粉碎,它消散在空中,依旧不是实体。

“在这呢!”

低沉的吼声在一侧响起,百首转动,看到了那从附近残破建筑上跃起的身影。

呼啸的风声卷起,而后沉重的手臂猛砸向前方,安东尼此举无疑是送死,在这粗壮的百臂之下,任何靠近的活物都只会被撕成碎片。

百首妖魔用尽全力,在半空中便拦截住了安东尼,多余的手臂还顺势砸塌了他起跳的建筑,血肉之躯在手中被轻易地碾碎,化作一团肉泥。

粗壮的手掌摊开,手心处有的却是一团还在缓缓蠕动的、残破的血肉,妖魔那扭曲的头颅依稀可见,发出阵阵低鸣。

这不是安东尼,只是被安东尼投掷过来的烟雾弹,披上了安东尼所塑

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 下乡知青储物空间

造的幻象。

他在哪?他在哪?

百首转动着,这密集的头颅看向不同的方向,将一切都容纳在视野当中。

它是在何时丢失的安东尼……是在那浓烟之中吗?可看向四面八方,都没有安东尼的踪迹。

有啸风响起,百首猛地抬头,看到了那如雷霆落下的身影。

“你在看哪呢!”

安东尼嘲笑着,锋利的剑刃划破了头颅,他落在了百首妖魔的头顶,而后猛地挥砍,在焰火间斩下了大片的头颅。

这些断裂的头颅没有立刻失去生机,反而还在不断地挣扎着,燃烧着滚滚烈火,从庞大的躯体上跌落,滚落在地面上。

安东尼立于其上,挥舞的百臂在他看来是如此地缓慢,缓慢到他甚至有时间去仔细观察一下身下的百首妖魔。

一颗又一颗燃烧腐败的头颅堆积在巨大的肉瘤之上,其中有些面容已经难以辨认了,还有些面容安东尼很熟悉,那是曾与他并肩作战过的人们。

枯朽的手臂上骨骼凸起,干瘪的皮肤就像是一层硬布,紧紧地贴合在其上,在火光的照耀下,泛着轻微的幽青色,边缘还带着如同蛇鳞般的硬质。

百臂挥舞砸下,安东尼抽出利剑。

冷彻的金属划过空中,将空气粗暴地撕裂开,迸发出高亢的鸣响,它没有去斩击手臂,而是在自己的四周编织出了一个利刃的囚笼,等待着手臂们撞上来。

就像轰击礁石的怒涛,它们散落、破碎,骨质断裂,鲜血四溢。

安东尼大笑着,发出震天的怒吼,出剑,不断地出剑,斩落所有试图突破他剑刃封锁的事物,哪怕是尘埃也不例外。

鲜血落满了他的身体,百首妖魔难以忍受这样的剧痛,在又一声嚎叫中,熊熊焰火升起,将庞大的躯壳完全燃烧,冲天的火势灼烧着安东尼,不等安东尼做出什么决策,更多的手臂向他拍来,一个接着一个,渐渐的,安东尼的剑开始跟不上了。

鲜血模糊了视野,在不知道多少次的出剑后,某个不经意的瞬间,扭曲畸变的手臂狠狠地砸在了安东尼的身上,将他猛砸了出去,落入废墟之中,溅起一阵阵的烟尘。

倒在乱石之中,安东尼试着起身,但又无力地倒了下去,呕出大抹的鲜血。

安东尼觉得自己从未有过地糟,这一巴掌几乎把他全身的骨骼都震碎了,但秘血又不会让他这样轻易地死去,加速愈合着,生与死、新生与破败,在他身上不断地轮回着。

血与汗浸透了身体的每一寸肌肉,他缓了两口,挣扎着起身,伤势与压力下,他也有些难以继续维系幻象了,光洁神圣的姿态消失,将安东尼那狰狞可憎的面目暴露出来。

他很糟,但自己手中那把布满裂纹的剑,也将眼前的百首妖魔砍的支离破碎。

百首妖魔摇晃地倒下,它那脆弱的后肢难以支撑这臃肿庞大的躯体,而那些辅助它站立行动的手臂们,在安东尼的斩击也尽数崩断。

鲜血也浸透了这头巨大的妖魔,在它的身体上插着密密麻麻的断臂,断口整齐,能看到血管与骨骼,同时大量的鲜血止不住地溢出,很快便在它的身下,积蓄成了一片猩红的水泊。

“冕下!”

有圣堂骑士高呼着,想要去协助安东尼,但却被斯威诺拦了下来,他们看向斯威诺,斯威诺则直视着前方,声音沉重且平静。

“冕下在为我们开辟道路。”

斯威诺安抚着他们,热泪盈眶。

“请务必记住这一刻。”

废墟与烟尘间,安东尼慢悠悠地朝百首妖魔走了过去,他抬起手中的剑,轻轻地拂过那斑驳的表面,然后在一声脆响里,它彻底破碎掉了,只剩下了剑柄被安东尼握在手中。

安东尼仰起头,夜空之中有什么东西在飘荡,是尸体被燃烧后所升腾的碎屑,它短暂地燃烧着,散发着最后的暗红,然后变成灰白的雪,哗啦啦落了一地。

踩过这些积雪,安东尼手中已经没有武器了,又或者说,他自己便是最致命的武器。

“已经变成这样了吗?”

他抬起手,皮肤已经被增生的肌肉涨开,露出刺目的鲜红色,五指也变得越发细长,然后一根粗壮的骨刺从手腕处弹出,如同从血肉之下生长的骨剑般,不断地延伸着,凄白的表面上沾染着些许的血丝。

“冕下,我好像……有些明白米迦勒当时在想些什么了。”

安东尼喃喃自语着,很多年前的那一夜,他目睹着米迦勒的死亡,当时心中的不解,在这很多年的这一夜,得到了全部的解答。

“其实啊,冕下,我一直觉得,我的对权能·拉斐尔的运用,要比你精湛不少。”

安东尼说着停了下来,神情略显难过。

“只可惜你看不到了。”

眼里再度卷起滔天的焰火,在百首妖魔的视线里这个该死的猎魔人突然停了下来,然后它看到了,凡人的躯体无限膨胀,一根又一根巨大且狰狞的白骨破开了他的身体,宛如肋笼般插在地面上,随后致密的血肉沿着骨骼增生,鲜血渗透在其间,阵阵焰火燃烧着,大火沸腾间,某种难以言明的怪物诞生着。

头角峥嵘的怪物破开了凡人的躯骸,站立于尘世间,百首妖魔看不清它的样子,只能看到无尽的黑暗,以及那黑暗所剪裁出的可憎剪影。

“神啊……”

远处的斯威诺则忍不住地惊叹着,在他身旁的圣堂骑士们也纷纷愣在原地,有些人则对着那道身影跪拜了起来。

火光冲天之中,他们看到了那圣洁的身影,与百首妖魔一样,他们也看不清具体的姿态,但仍能从其间感受到那股天神般的气息。

一体两面,对于安东尼而言,这确实是最完美的一次骗术。

百首妖魔第一次感受到了所谓的恐惧,它试着规避,但手臂们尚未愈合,它难以移动自己的身体,紧接着那漆黑可憎的身影扑了上来,尽情地撕咬着它的身体。

大块大快的血肉被甩出,洒满地面,涂满墙壁,骨骼也不断地碎裂着,有的手臂试图反抗,却被一把拔出,末端的骨骼被用力地从肉瘤之中抽出,狠狠地丢向后方,断肢猛砸在地面上,溅起的鲜血,染红了圣堂骑士们的甲胄。

他们看不到战场的情况,但能听到那骇人的惨叫声,仿佛某种连恶魔都会恐惧的酷刑正上演着,天神向它施下了神罚,砍断所有的肢体,碾碎所有的骨骼,将臃肿的身体分尸,放干每一滴血。

痛苦的哀鸣不断,宛如升腾的乐章,在夜空下回荡着,久久不肯散去。

“究竟……发生了什么。”

渐渐的,天神般的姿态消失了,圣堂骑士们试着追寻那圣洁的身影,斯威诺则一言不发,他很清楚发生了什么。

“怎么回事?”

这时另一个声音响起,有些耳熟,斯威诺向身后看了过去,只见萨穆尔和诺德的身影,从远方的黑暗里逐渐显现。

……

到了最后,只剩下了一具巨大的残骸、奄奄一息,尚未死去。

百首妖魔失去了所有的肢体,哪怕是头颅也所剩无几,巨大的肉瘤被掏空,骨骼交叉在其间,但绝大部分也被硬生生地掰断,安东尼坐在掏空的血洞之中,神情恍惚着。

它还没有死,巨大的心脏与安东尼只隔着一层薄膜,在这里能清晰地看到其中血液的流动,还有四周泛起的温热感。

安东尼瞪着眼,强撑着,抬起手中已经断裂的骨剑,试着给予它最后一击,但手臂抬举到了一半,便无力地摔了下去,他侧靠在蠕动的血肉旁,露出了断裂的身体。

他半个身子都消失了,从左肩到腰腹,血肉连同其下的骨骼全部消失了,断面并不平整,就像被某种力量强行从身体上撕掉一样。

“该死的……”

安东尼声音虚弱,四周蠕动的血肉一点点地爬上了他的身体,蚕食着他。

他还不能死,调动最后的力量,抬起断裂的骨剑,试着贯穿心脏,可就在快要触及时,还是止不住地坠落,但这一次手臂没能完全摔下来,另一只手协助安东尼抬起了手臂。

“安东尼?新教团的教长?”那个人好奇地说道,他看了看安东尼,又看了看前方,那颗巨大的心脏,声音带着赞许,“做的还不错,你有资格担任这个职位。”

他说着拉动着安东尼的手臂,将骨剑刺入,贯穿心脏,为百首妖魔补上了最后一击。

隔膜破裂,大抹的鲜血涌出,险些将安东尼冲倒,而他则在生命的最后,勉强地抬起头,看到一张钢铁的面具。

不知为何,安东尼看不到他的脸,却本能地知道他是谁。

劳伦斯慢悠悠地抽出钉剑,明亮的剑身泛着微光,映照在安东尼的眼睛上,他问道。

“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安东尼停顿了几秒,声音虚弱。

“如果……如果说,你能拯救这一切,把我们从噩梦之中解放,终结这黑暗的命运。”

他伸出手抓住了钉剑,鲜血顺着剑尖滴下,安东尼用最后的力气吼道。

“那么让一头恶魔当救世主,也没什么不可!劳伦斯!”

劳伦斯愣住了,然后声音带起了笑意。

“这样啊,我还以为我早就是救世主了呢?”

语毕,劳伦斯荡起钉剑,斩断了安东尼的头颅,又一剑贯穿了他的心脏,将他的生命彻底终结于此。

走出巨大的尸骸,抬起头,劳伦斯能看到那座燃烧的教堂,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曲折,他终于走到了自己预言的时刻。

“救世主来咯!”

劳伦斯欢声着,在他身后的黑暗,一双又一双炽白的眼眸浮现。

他孤身一人,他一人成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