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必看 言教授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这李如梧再没有了从前的神气。

他忙不迭的想说什么。

只是可惜……

在这里,没有人和他说话。

无论他怎样的大吼大叫,这一个个冷漠的人,都是充耳不闻。

可怕的是,即便对方的眼神朝着自己看来,这眼神,也丝毫没有停留,不会有任何的波动。

就好像……

在看一棵树,一只鸡,一只蚂蚁,总之,这不是看人的眼神。

这一下子,李如梧便觉得恐怖起来。

于是他拼命的挣扎。

只可惜……怎样都挣扎不开。

一旁,是几个年轻一些的子侄。

也都哭爹喊娘起来。

李如梧便放声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他其实明知道,不会有人回应他的。

这时,一个穿着长靴子的人,再一次拿着名册,走到每一个李家人的面前,一面拿着炭笔,进行最后的确认。

当走到了李如梧跟前时,李如梧分明看到那名册上密密麻麻的写着和自己相关的事。

李如梧,父成梁,兄如松、兄如桢,身长五尺二寸,面色白皙,有黄须,小眼,左耳有疤痕,长鼻……等等字样。

李如梧看到这里,心中的恐惧又不由自主地不断放大。

他所恐惧的……是那种早有预谋的冷漠。

李如梧并不愚蠢,他已明白,自己早已上了名册,对方也早已将自己判定了结局,从一开始……当自己还在逍遥快活的时候,自己的名字就写在了这簿子上。

更令他恐惧的是,这些完全不是靠着愤怒或者血性来针对自己。

他们犹如精密制定好了的机器,冷酷地决定自己的生死。

于是,李如梧发现自己的裤裆已经湿了。

他牙关忍不住颤抖。

两股战战。

而确定了身份之后,对方已合上了簿子,转身离开。

竹哨响起。

第一排的生员上前。

他们面无表情,却个个站得如标枪一样,在自己的十步之外,李如梧可以看到这一个个沉着而冷静的人。

他们的目光……带着一种锥入囊中的锐气。

而除此锐气之外,还有一种说不清的东西。

这东西,李如梧在辽东见过……是杀气。

“预备!”

一声号令响起。

一柄柄火铳顿时抬了起来。

黑黝黝的火铳对着一排绑在木桩上的人。

……

此时此刻。

当天启皇帝询问诸卿意见的时候,他抚着案牍,逡巡群臣。

终于,还是有人揣摩了上意。

既然召百官公开来御审,那么想来,陛下还是投鼠忌器,不好杀李家人的。

毕竟,要顾全大局。

率先站出来的,却是吏部尚书周应秋。

吏部尚书乃是天官,为尚书之首,他几乎决定了天下五品以下的官员升降,位高权重,不在内阁大学士之下。

而魏忠贤之所以能成为九千岁,正是因为这周应秋乃是魏忠贤的心腹死党。

周应秋这个人……声名狼藉,他几乎等同于是专门为魏忠贤把关,用来排除掉东林党的大臣,从而提拔魏忠贤的党羽。

不过周应秋显然并不在乎士林对他的评价,可是因为名声太臭,所以一般还是懂的闷声发大财的,因而,他极少抛头露面,平时也很少发表自己的看法,便是尽力不想让自己置于风口浪尖上。

故而,这时周应秋站出来说话,还是很令人意外的。

周应秋笑着道:“陛下,臣倒以为……李如桢或许当真为人所蒙蔽,却也不无可能呢。李家乃是将门,数代忠烈,想来不至于如此胆大包天,竟敢谋反。所以臣以为,此事还需从长计议,暂拘李如桢,若是果然冤枉,再治罪不迟。”

天启皇帝只是笑了笑,没吭声。

可天启皇帝的反应,令周应秋一时也有点懵了。

这陛下到底什么意思?

不过既然周应秋开了口,其余人倒是都活跃起来。

于是又有人站出来道:“陛下,李如桢或许有冤枉……”

“臣以为此事蹊跷,理应彻查到底,不过……这吴襄早年行迹就十分恶劣……”

李如桢便也道:“是啊,陛下,臣冤枉……”

他这般大声疾呼,一下子,竟在这皇极殿里,形成了声势。

其实……

李如桢在心里甚是不屑地冷笑,不过是给皇帝一个台阶下罢了,这几日,只怕李家已经上下活动了,辽东那边,应该也有大量的奏疏来,这朝中百官,谁愿意多事呢?

李家这么多年来……出了多少错,可在这眼下,辽东糜烂,建奴猖獗,流寇四起的时候,朝廷若是定他谋逆大罪,最后终究下不来台的是朝廷。

可在这般一面倒的声势之下。

让人想不到的是,天启皇帝依旧面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他依旧不置可否。

直到这个时候。

砰砰砰……

远处,隐隐传出了什么声音。

这声音一出,倒是让这皇极殿里突然变得安静起来。

这不像是寻常的鞭炮声,鞭炮声不可能传这么远。

有人猛地想到了什么,不禁道:“像是铳声。”

一听铳声,众人纷纷脸色一变。

这是天子脚下,谁敢轻易放铳,莫非……又有人反了?

魏忠贤也吓了一跳,连忙给一侧的宦官使了

单身必看 言教授

个眼色,于是那宦官便忙去看情况。

百官们则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有人极是担忧地道:“陛下……京城之内,突闻铳声。莫不是……莫不是……”

却在此时,外头有人道:“禀陛下,新县侯张静一求见。”

天启皇帝这才道:“宣他进来!”

…………

砰砰砰……

此时,连串的铳声,如炒豆一般的响起。

那围看的百姓,骤然之间大惊,个个捂着耳朵。

可随即……他们便见那一排火铳之后。

十几个绑在木桩子上的人,便立即浑身都是孔洞,伤口处,尚还冒着硝烟。

李如梧万万没想到,自己会被火铳直接打死。

当那火铳的弹丸入肉,他发出了凄吼。

连中数弹,他的大腿,小腹处,很快便鲜血淋漓。

第一队射完,李如梧还未死尽。

紧接着,随着哨声,第二列的生员已上前。

他们抬起了火铳。

又是一阵火铳声。

“呃……呃……”李如梧和身边的亲族,拼命的吼叫。

最终……他的声音越发的微弱。

他身上冒着烟,衣服已被鲜血染湿了,裤脚处,淋漓鲜血在脚下形成了血洼,令人看得极是恐怖。

而捆在另一边的人,立即发出了惊吼。

紧接着,第三列的生员站了出来。

在一阵阵的火铳之下。

十数人尽都气绝。

“下一批!”

一声令下,又一批人被押了上去。

李如梧等人的尸首,则直接解下,在一旁,早就预备好了大车,尸首被抛在了车上。

“预备……”

那声音又响了起来。

前来围观的百姓们,再没有嘈杂,一个个不无惊恐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李家数十口人,一个没留下。

…………

张静一自午门入宫,他远远的能听到自宫外传来的火铳声。

这声音谈不上动听,却令他的步伐越加稳健。

好像有了底气一般,等他进入了皇极殿。

所有人的目光,便都下意识地朝他看来。

显然,此时殿中哗然。

人们在听到了几轮火铳响之后,几乎已经确定,这就是火铳的声音了。

可是在这京城之内,居然没有任何的先兆,突然传出铳声,这是极不寻常的。

就在众人猜测不定的时候,张静一已走到了殿中,他先朝天启皇帝行礼道:“臣见过陛下。”

天启皇帝颔首,此时,天启皇帝镇定自若,与张静一对视之后,便道:“不要来这些虚礼客套,张卿,你来迟了。”

这话似带着一点点的责怪之意,可声音却显得比方才随和。

张静一便道:“臣手头有一些公务要办,所以来迟。”

天启皇帝则道:“既然来迟,那么朕就和你说一说,今日的御审,这李如桢口称自己对谋反的事,一概不知情,依旧还一口咬定了,这是因为受了吴襄的蒙蔽。朕想听听你的看法。”

“不知朝中诸公怎么看待此事?”

天启皇帝道:“诸卿都言朕要谨慎,或许真有内情。”

张静一便吁了口气:“陛下可以让臣问李如桢几句话吗?”

天启皇帝点头。

于是,张静一便看着李如梧。

李如桢则是气定神闲的样子,他虽是跪着,可当着张静一的面,腰却直了,甚至从他那双眼中,闪过了一丝得色。

张静一道:“吴襄蒙蔽了你?”

李如桢点头。

张静一又道:“其实蒙蔽不蒙蔽,结果都是一样。”

镇定自若的李如桢终于皱了皱眉,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看着张静一,此时心里莫名的有着一丝不淡定了。

张静一轻描淡写的样子,笑吟吟地看着李如桢,道:“无论是主犯,还是同谋,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一直都很不明白,为何你一直在此咬死了自己只是从犯。倘若是我,我便不会如此,绝不敢在此饶舌,而是乖乖地认罪伏法,或许……能让自己痛快一些。而

单身必看 言教授

似你这般,死到临头,竟还在此拼死抵赖,实在可笑。既然你敢反,为何到现在反而不敢认了?”

………………

第一章送到,求月票。

喜欢锦衣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