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交小说 gl小说h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传羽哼了一声:“那我还不知道雪奚神女现在变得如此霸道了。”

“霸道又如何。”颜景抬了抬下巴,傲娇地看着传羽,那眼神就像直接在说,快点跟我合作。

传羽:“不如何。”

“只是对我没太大好处,我并不愿意做这种事。”

“雪奚神女你要是觉得你真能弄死我杀人灭口,大可试试,我也并不惧怕。”

“没好处吗?既能报复魔界的魔尊们,又能……”颜景沉吟片刻,说道:“又能让自己实力大涨。”

“实力大涨?”传羽不解地看着颜景。

颜景扶额,非常心累:“你啊,真是笨。”

“我们可以对封印处做手脚,把他们打开封印的力量归为己有。”

传羽面无表情地看着颜景:“就这些吗?”

“那弥中宝录中,记录可以剥夺人纯粹神力的法子是叫大衍仙法吧。”颜景问道。

传羽表情越发呆滞,这弥中宝录从封印处拿出来就一直在他手里,对方根本就没瞧过一眼。

群交小说 gl小说h

现下对方不仅知道这里面有剥夺人纯粹神力的办法,还知道这个法子叫什么名字。

他都忍不住怀疑对方是不是先把这东西拿出来看过又把它给放回去了。

“我们对大衍仙法加以修改,修改到,他们修习以后,体力的力量会不受控制往外流散,然后我们再布置一个天地阵法,把他们这些流逝的力量都据为己有,如此,我们的实力就会得到快速的增长。”颜景看着传羽:“这好处还不够大吗?”

“当然,不管是封印处动手脚,还是把他们的力量据为己有,仰仗的,还是这个刚出炉的大衍仙法,只有这个仙法才能让我们把别人的神力融合变成自己的。”

“一旦成功,胜过你修行千万万年。”

传羽听罢之后,眉宇间果然有些动容,然后说道:“事情说的简单,做起来难。”

“我们就在大衍仙法的基础上,结合你们魔族的邪门歪道加以更改,一定能成。”颜景见传羽心动了,笑眯眯地看着他。

传羽又不乐意听了:“虽我现在脱离了魔族,但那些法子也不能全然叫邪门歪道。”

“行,只要你好好跟我合作,那就不是邪门歪道。”颜景瞅着传羽。

传羽想了又想,心里还是有些犹豫。

“雪奚神女,你的心,还真是毒啊,竟如此阴毒的办法从你嘴里说出来,你若不说,我是万万不能想到这样的办法。”传羽说道。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不过如果真的能把封印复原,他们看不出来,然后等他们取出弥中宝录,再然后按照雪奚神女说的那样计划着走的话,自己的实力定也能达到尊者级别。

一切顺利的话,自己便是尊者的实力,便是巅峰。

这样大的好处,是难以抗拒,是比现在自己修习大衍仙法强,现在自己修习了没什么用,能对这雪奚神女做什么呢,她那么狂妄,定有些本事在身上的。

颜景哼了一声:“你少跟我在这里装好人。”

“既能报复魔族的魔尊,又能实力上涨,这种好事,你还不赶紧偷着乐,还在这里假正经。”

“话别说太早,雪奚神女你想得美,事情成不成还得再看。”传羽的意思就是同意合作了。

谁又能拒绝这样的好事呢,从任何角度来说,这都是利益最大化。

毕竟对他来说,守在这里,期待里面之物,所求的一切资源不都是为了增长实力吗?

“很难,第一,你需要把封印处复原,让他们不会察觉这里被开启过。”传羽看着颜景。

颜景点头:“嗯,这个我可以。”

“那就是第二步了,修改大衍仙法,这不光要修改到他们看不出问题放心修炼,还要让他们修习了大衍仙法之后会出现力量流散。”传羽说道:“这个事,你是打算交给我一个人了?”

颜景笑眯眯地看着他:“可以一同,毕竟你笨。”

传羽:“?”

“第三步,所谓天地阵法,不能出半分差池,你要知道,那么多尊者流散的力量将无比强大而驳杂,你我想要据为己有,是一件非常有风险的事,一旦有差池,你与我都会没命。”传羽尽量让自己不生气。

虽然感觉这女人总是让人心中冒着无名的火。

“阵法的问题,我记得雪奚神女擅阵法,从前守护圣宝,无人能从雪奚神女宫中偷走,其中阵法凶险巧妙,无能人破。”传羽说道。

颜景抬了抬下巴:“知道便好。”

“若无点本事,我又怎么会成为神女。”

“但这样庞大的阵法你真的可以驾驭吗?”传羽问。

颜景:“能。”不能驾驭死了也无事,反正该做的事都做了,这具身体早晚得找个死法不是?

传羽揉了揉眉心,语气到还有些真诚,他说道:“我说,你别盲目自信,那叫自大,命玩脱了。”

“那到时候我何其无辜,好端端的在缺月山呆着,跟你瞎折腾一番命给折腾没了。”

颜景摆摆手;“不会那么惨。”

“你信我,得永生。”

传羽一脸嫌弃,信你得永生,就你这没个正形的样子,永生不敢说,短命倒是有可能。

莫名其妙被拉上一条贼船,下不来了。

难怪她当时就任由自己先去拿弥中宝录,只要自己一打开,一

群交小说 gl小说h

看,就脱不了干系了。

只能跟着她一起胡作非为。

算了算了,换个角度想,利用这个弥中宝录,既能报复魔尊他们,又能强大,一举两得。

一开始对这弥中宝录期待了那么多,现在期待落空,心里很不甘心,要是能利用这个弥中宝录做点什么,得到点什么,也不枉自己苦苦期待这么久不是。

当然,也不能否认自己贪,自己的不甘。

还有内心那一丝丝邪恶。

他不是良善仁慈的,这件事真的成了也不会同情那些受害的尊者们,他们若不贪,若有底线,也不会去修习那个办法,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也不值得手下留情。

再说雪奚神女都不良善,干嘛要他一个魔族的人良善。

喜欢快穿之宿主每天都在强行A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