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反派强上女主角 6漫画免费下拉式漫画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甄荣在内堂观摩蔡琰创作《洛神赋》、为即将到来的神棍行径造势。一群女人切磋文学和绘画技巧,自然能八卦很久。

外面男人们谈公务,差不多也把相关的情况都沟通清楚了。

诸葛瑾老婆在内院得知的那些关于正事儿的消息,诸葛瑾在外面也全都知道了,而且技术细节比他老婆所知更多,具体无须赘述。

李素跟他们谈论之间,工曹从事桓阶入内来报,说是李素想见的献策凉州、西域名工已经来了,李素就跟诸葛瑾、诸葛亮示意:

“那我们一起考校一下,看看能想出雒阳新城防涝、整地、汲水矛盾的贤才,究竟是何人物,具体如何施行。”

诸葛兄弟:“正好一并开开眼界,看看竟是何等样人。”

尤其是诸葛亮,他自己也很在行理工科知识和思维,他老婆也是个善于工巧的。只不过他们更多专精于机械发明,而不是土木工程,算是术业有专攻。

这次李素的难题抛下来之后,诸葛亮和黄月英也都有帮着琢磨,只是还未有成果。

不一会儿,桓阶就带了一个十几岁的粗手大脚的少年人入内,手上捧着几卷秘卷,还有一个大木盒子,不知里面装了什么东西。

此人看起来非常年少,应该连十五岁都不到,不像是该出来做事的年纪。

李素很是惊讶,他不相信一个这么年少之人,就能想出通盘可行的工程技术方略,莫非这少年只是一个来解说的、背后真正动脑子的人还没来?

李素自然而然语气威严地问:“孺子何处人士?出身如何?你如此年少,一会儿要说的方案,可是确由你自己所想?”

那少年倒也不敢有天才倨傲,先恭敬下拜行礼。

毕竟面前的是大汉文臣第一,当朝司空,开了三百金到千金的重赏张榜求贤来的,哪怕有真本事的人,也不敢狂。

少年答道:“在……在下三辅扶扶风郡人士,名叫马钧,今年周岁十三。不……不过司空别看我年少,我……我在工巧一道,颇有心得。

两年前就随族人游历金城郡,见识了兰州的刘家峡堰,还曾在徐府君主持当地工务时,略微献策参与、还结交相识了不少汇聚到兰州的西北能工巧匠,甚至有慕大汉重开商路而来的西域异士……”

马钧说话经常会有卡顿结巴,显然也是个不善言辞的,属于跟韩非子一样遇到专业问题下笔滔滔不绝,但让他口述汇报就说不清楚。同时又叙述飘忽不着重点。

不过,听了马钧自报名字时,李素就已经记起这个人了。

毕竟马钧虽然在《三国志》上不算什么人物,但在后世的知名度却比很多三国名将名臣还高——

主要是因为后世李素生活的那个年代,宣扬古代工业技术成就属于政治正确,马钧、沈括这些古代技术人员的列传,都是能节选进文言文课外读本的。

基本上高中语文认真看的学生,都知道这些人。

而从马钧口述来看,他这一世的成长,显然比原本的早年人生轨迹还要多很多蝴蝶效应的“奇遇”。

主要是因为前几年李素在凉州的兰州城规划了那么多基建工程,让徐庶修了刘家峡这种级别的水利、还有那么多纺纱工场织棉布工场,吸引了大量西北工科人才去游历学习,结果让马钧也有了一定的超发育。

(注:马钧的生卒年不详,但他历史上的事迹主要是在魏明帝时期,以及后来秦朗、曹爽权重的那些年。也就是在230~250年活跃。

哪怕按照当时已经五六十岁高龄来算,逆推三四十年,也就是个十几岁的少年。所以我暂时设定他目前十三四岁年纪,没有独当一面的能力,还在游学期间,需要其他人的配合和切磋,这样比较合理。)

李素既然已经知道了马钧来历,也就不想再多听履历琐碎。他微微抬手,示意直接讲重点:

“后生可畏,不过,还是先回答问题——你既不善言辞,为何你们一行还要让你来汇报?今日要说的,都是你的成果么?”

马钧有些羞愧,也不知是为自己的口才笨拙说话东拉西扯,还是为自己的技术成就不够扎实。他想了很久,组织好语言才磕磕巴巴说:

“不敢欺瞒司空,在下在这次‘解决大规模汲水’和‘依托毕圭苑故址修北场贡院’这两事儿中,设计巧思的贡献,确实不占主要,但想来也有三四成。

之所以同行之人让我来汇报,是因为其余名工巧匠都是西域来客,言辞口舌尚不及我。随行虽还有安息通译,却不懂技术。

一会儿要说的那些,虽不全是我发明的,但我至少理解吃透了,可以讲清楚。讲到技术问题,我便思路清晰,口齿便捷,还请司空给个机会。”

(后面那些结巴的叠字我就不写了,省得水字,大家自己脑补马钧说话口吃。)

李素看他倒也诚实,承认了自己十三四岁年纪,确实无法独力完成设计,而只是吃透技术原理、整理转述,这倒是不奇怪了。

这就相当于只是个负责汇报PPT的。

他也不多纠结,让马钧直奔主题,汇报技术部

穿越反派强上女主角 6漫画免费下拉式漫画

分,也让这个说话结巴的工科人才找回点自信。

至于人事,一会儿聊完技术再了解也不迟,这才是尊重技术人员之道。

李素点点头:“那就先挑个最重点的说吧,如果把雒阳新城盖在邙山缓坡台地上,如何解决汲水?好好详细阐述。”

听李素终于问到技术,少年马钧精神一振,口吃也缓解了很多,整理了下思路,便开始陈述:

“雒阳新城,如果设在河洛交汇处西岸的邙山东坡、南坡,确实会汲水困难。我们估算过,有两条法子可以解决,分别可以满足十万人规模级别的生活用水和百万人级别的生活用水。

早期新城人如果不多,朝廷的一次性工程投入也不肯太大,那就直接在洛水北岸上游十几里处挖侧渠引水、在略高于下游的位置,挑选邙山坳口堰塞、形成巨大的蓄水池甚至小湖泊。

然后,再辅之以我们设法改良后的新式翻车、轮水车往这个高处的堰塞湖提水,引流到城中。此法前期投入小,但使用过程中每年成本高。”

李素摆摆手:“持重之见,但也是老生常谈而已。靠翻车汲水供那么多人口,把河边造满都不够。说说你们今早奏文里提到那套‘费用巨而一劳永逸’的激进方案吧。”

马钧深呼吸了一口气,似乎在斟酌李素有没有这个魄力,然后抛出了一个让李素震惊的方案:

“第一套方案,确实运行起来贵,而且治标不治本。要治本,就要花费至少数十亿钱!可以从伊水中游、龙门伊阙这一带伊水流出伏牛山之前、选河水落差还没急剧下降的位置;

提前截流引流

穿越反派强上女主角 6漫画免费下拉式漫画

,另走一条凭空新修的引水河道,算好全程坡度,徐徐下降,飞架三四十里,穿过伏牛山与北邙山之间、原伊川低洼河谷最狭窄的部分,

然后可以贴着北邙山再修一条沿着山势走向的河道,加上沿着伏牛山伊阙山势的那部分渠道,这两部分加起来,大约七八十里,最后可以一直引到雒阳新城!

这个计划里,在伏牛山和北邙山上修的七八十里引水河渠,施工花费还不会太多,因为可以沿着原本山势落差依托,也就比挖同样距离的平原运河差不多贵,甚至更便宜,因为引水渠的水量、截面积不需要运河那么大。

估计战国时魏人挖鸿沟,每百里靡费折合秦半两十亿钱,现在技术进步了,还用不了那么多,八十里大约六七亿。

这里面关键最费钱的,就是拿三四十里架空横跨伊洛河谷的部分,得用石料修葺高架水渠,每里花费至少是平原上修运河的十倍开支,平原上百里十亿,这个就是一里一亿。

若能投入四十亿钱,可一劳永逸解决雒阳新城将来百万人用水,而且还能防止雒阳新城因为选址低洼遭遇水患。在下一开始不敢说,也是怕司空被这个钱吓到。”

李素也确实有点被这个报价吓到了,不过关注点却不仅仅是在钱数上。

而是因为,他愕然发现,马钧拿出的方案,居然是“高架水渠”!

他特么居然想在汉末修高架!

这绝不可能是汉朝人自发的思维模式!

“他来的时候,就说这几年在兰州游学献策、历练遇到过西域异客。现在居然能拿出高架水渠的方案,莫非……”李素想到此处,疑问几乎脱口而出。

李素:“你的团队里,有比泰西封更西之地来的大秦名匠?!他们怎么会到安息来的?又怎么会辗转来的大汉?!”

这下,就轮到马钧震惊了。他瞬间觉得李司空果然是生而知之的圣人,居然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李司空居然能知道自己在兰州工作历练时结交到的西域异客团队里,有自称罗姆国人、而汉人因班超甘英旧习,而惯常称之为“大秦”来的工程师。

没办法,毕竟稍微学过历史的人,一听说在汉末这个时间点,有人修石砌大道甚至是石质高架引水渠,第一反应就会想到罗马帝国。

当时东西方科技也算各有所长,欧洲是在罗马败亡进入黑暗时代后,才彻底落后的。汉朝有汉朝先进的地方,但是石造的城市公共基建部分,罗马人也确有其独到建树。

博采众长,弃瑕取用,师夷长技以制夷,也没什么丢人的。

李素似乎还应该自豪,因为他三年前配合关羽彻底扫平了郭汜余孽和凉州羌乱后,一方面大力发展西北工商,搞了兰州这个水力纺织业重镇、西北枢纽,又吸引了那么多西域客商,鼓励外贸,不然这些原本不该出现的“异域来朝”局面,也断然无法催生。

说到底,这肯定也是李素的“招商引资”做得好。

不过,也真是亏得马钧和他的西域同伙想得出这么天马行空的办法。

喜欢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