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韩剧网 两个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老包一肚子气,拄着猎枪,一瘸一拐地朝旮旯村走,他要找三里横去算帐。

老包下山,就听见了两个小孩子再唱儿歌,

“三里横,横三里,旮旯村里怕过谁?”

老包听了直皱眉头,一听儿歌就知道,这山家兄弟们都不是好鸟。

老包才进了旮旯村,就碰上了马大庆。

“小马,你见到三里横没有?”

老包比马大庆大了十几岁,他一直这样喊他。

“他家四兄弟,还有一个老娘三八婆,正在我家的篱笆院前,准备讹人呢。”

马大庆一边说着,一边扶着老包朝前走。

离老远,就听到兰花花家一片嘈杂声,有三八婆凄厉的喊叫声,还有三家四兄弟的叫骂声。

“你赔不赔,如果再不赔,我就要拆你家的篱笆墙。”

“揍他,揍他。”

………

几个汉子挽着袖子,直朝篱笆院里冲,可怜的老兰头哪里是他们的对手,篱笆墙被推的左摇右摆,眼看要倒塌下去。

“呯!”

一声枪响,枪砂呈扇形,从人群头顶飞过。

“咋滴啦?”领头的三里横正在摇晃着篱笆,听到抢声大吃一惊,连忙停了手。

老包走到山里横面前,伸手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山里横的脸上,立马出现了五个手指印。

“你,你敢打我,”山里横一下子懵了。

“找揍。”山里歪一边说着,一边挥起碗大的拳头,要砸向老包。

他小看了老包。

“呯!”又一声枪响,那铁砂贴着三里歪的头皮飞了出去。

三里歪一个哆嗦,呆立在当地。

“你在动一下子,老子一枪打死你。”

老包两眼血红,充满杀气。

在农村,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三家四兄弟,属于横字辈,而老包,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不要命的节奏。

但这一招,往往简单实用。

三里横好大一会,才反应过来,他从腰里一阵摸索,看来是有备而来。

山里横的柴刀才露出个刀把儿,老包一脚把他踹倒在地,

“你看看,这是不是你的旱烟锅子。”

三里横一哆嗦,连忙停了手。

“山道道上的陷阱是不是你挖的?”老包又是一声断喝。

“哪能哎,不是哩,不是哩。”

三里横爬起来就朝外跑,那动作像兔子一样敏捷,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他也知道,这事弄不好要吃官司,说不定还要蹲“局子。”

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

其余的弟兄三个人,见老大跑了,他们也跟着朝外跑。

眼见四个儿子眨眼间都窜的没了踪影,三八婆像个泄气的皮球,哭丧着脸,也垂头丧气地朝回走。

兰花花家的后屋根上,有一片竹林,异常茂盛,老三八就隐在竹林里,从竹叶间偷偷地看。

他见儿子跑了,老婆也要跑,不免着急,连忙喊,

“牝牛,还拴在篱笆墙上呢,别忘了牵走。”

三八婆跑了不远,听到老三八的喊声,又急忙跑回来去牵牛。

只可惜那牛被她拴吋,打了个死结,越是着急越解不开,急的满头大汗。

围观的村民越来越多,看到这一幕,个个笑的前仰后合。

三八婆挂不住脸儿了,扭头就朝着竹林,大骂起来,

“你个老三八,你怎么不来帮一下忙?是不是又做缩头乌龟。

再不出来,老娘就给你戴十顶八顶绿帽子,让你祖宗八辈都抬不起头来。”

老三八知道在竹林里藏不住了,才低着头跑了出来。

“喂,喂,老三八,你咋回事儿?”有人喊。

老三八也不吭声,飞快地解下牛绳,拽着小牝牛就朝家里跑。

…………

经过这件事,兰花花心里有了阴影。

为什么大伙都争着去大城市发展?

97韩剧网 两个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

就因为这个偏僻的地方,野蛮与荒诞长的比野草还要密,还要盛。

坐月子的人,最怕生气,三八婆这一闹,把兰花花惊住了,这一下非同小可,兰花花没有了奶水儿。

这下可急坏了马大庆和老兰头。

一开始想到给孩子买奶粉喝,但那段时间,老是报道,某种奶粉,孩子喝了以后,成了大头娃娃。

这令

97韩剧网 两个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

兰花花产生了顾虑。

于是,马大庆见人就问有什么偏方,可以催奶。

于是,马大庆又是买大红鲤鱼,又是买猪蹄儿,还有老鹅……

东西可没少买,那奶水倒是补出来了,只可惜太少,草垛儿撮了半天,还是吃不饱,饿的哇哇直哭。

孩子一哭,兰花花也跟着伤心,这一伤心,那奶水更是不知趣,又不来了。

看着饿的哇哇大哭的草垛儿,一家人都陷入了彷徨之中,马大庆更是急的直掉头发,他没有办法,只好一遍又一遍地给父母亲打电话。

马三爷夫妇一听说得了孙子,十分的高兴,只是这段时间,天堂市里又开了一个产品推销大会。

他们忙着推销产品,一时半会抽不开身。

虽然说人没来到,但让大巴车司机雁拔毛,捎带来了许多好东西,吃的喝的还有营养品,十分全面。

就连草垛儿的小衣服,小鞋也买了好几套。

但是兰花花的奶水,还是时断时续。

………

老兰头看到女儿女婿发愁,他心里也难受,

“这有什么可难受的,在我们那一辈儿,有的没有奶水,用米糊糊喂养小孩,小孩子不也是长大了吗!”

话既然说了出来,马大庆就决定试一下,煮了一碗米糊糊,再放上一点点白糖,然后用小汤勺舀了去喂草垛儿。

谁知草垛儿是个有个性的婴儿,任凭忍饥挨饿,嘴也绷的像刮胡子似的,始终不张嘴。

马大庆没有办法,买来了一个奶瓶儿,把米水灌了进去,草垛儿一拱兰花花,这是寻奶吃的节奏。

兰花花就把奶瓶拿了出来,草垛儿这才上当,大概是饿极了,上去就是吧唧吧唧几口。

大概发觉味道不对,他就立即停了口。

就这样吃吃停停,停停吃吃,勉强喂下去。

不料,小孩儿消化能力太差,老是吐出来不说,还窜稀,几天下来,草垛儿瘦了不少。

这天,王婆又来了,她是来看草垛儿的。

“哎呀呀,听说你断了奶,我今天才知道,你看看把孩子瘦的。”王婆特别心痛。

“你老岁数大了,住的又远,我也就没有麻烦你老人家。”马大庆说。

“鲫鱼,鲤鱼,老鹅,老母鸡汤都吃过了,就是催不出奶水。”兰花花说。

喜欢山里有女初长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