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天不拉屎大便哪去了 阴阳变合体双修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他年...再见。”

赵云沙哑一笑,渐行渐远。

自始至终,都不见他回头再看一眼,只给亲友,只给千秋城,留下了一道萧瑟的背影,但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早已刻在灵魂里。

“他年...再见。”

若水挥了小手,美眸水雾缭绕。

她身侧,颜如玉、小财迷、幻梦、赤嫣...也都泪眼婆娑。

“他年...再见。”

魔子深吸一口气,目送赵云远去。

同样的话,牛轰、剑南、慕昭雪、林邪、苏宇、蛮腾、星魂、小无念、王炸、小不凡、大头鬼、小雾灵、...也都在说。

“一点儿准备都没。”八字胡怅然一声。

“他是真龙,注定翱翔九天。”寿衣老道一语深沉。

这话没人反驳,那人自修武道开始,走的便是一条逆天路。

“某年某月某日,某人...走了。”鬼面阎罗又拎出了小本本,一笔一顿的在上面,写下了这么一段话,落霞沉睡了,他会记录这一天。

“咋还有点儿伤感呢?”苍穹喃喃一声。

八千年岁月,难得看一个后辈如此的对眼,这就走了?

哎!

天之下。

颇多叹息声。

那人走了。

这一别,不知哪年再见。

这一别,或许就是永别。

月下。

赵云提酒而行,一路朝东走。

天煞孤星的命,注定了他一路孤寂。

走着走着,他就消失了。

或者说,是遭了一个空间变动。

再现身,已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大海。

是南域,如今...已归为大夏龙朝的疆土。

阴差阳错?

有始有终?

赵云举目四望,独自一人驻足良久,这么一个毫无前兆的空间变动,将他挪到大夏最南边,这是要让他,重走一次来时路吗?

也罢。

走前再好好看看这片土地。

他抬了脚步,迎着夜风踏海而行。

直至走上一座小岛屿,才默默定身。

还是那棵老树,树下卧着一只娇小的狐狸,那是龙妃的九尾仙狐。

“要走了?”

“嗯。”

他也坐下了,坐了很久。

那夜,龙妃就是葬在这里的。

不知何时,他才起身消失在了夜里。

忘古城。

他的故乡。

经历了战火,这座小城又恢复生气,即便是夜里,依旧繁华,他蒙着一件黑袍,穿行于人影间,无人知道他是谁,无非一个过客。

迎面,是一道倩影。

乃柳如月,竟也在忘古城。

恩恩怨怨,只剩一个擦肩而过。

嗯?

走出很远,柳如月才蓦的回眸,在熙攘的人群中扫来扫去。

“小姐,怎么了。”

“没事。”柳如月收眸,渐行远去。

赵云见了太多熟人,杨雄、老玄空、鲁莽、老杨头、杨大武二...。

他未现身,只当一个过客。

赵家府邸前,他又默默定身。

战后。

天下大定,四海升平,已有赵家人,陆续回归,重建了赵家府邸。

他望见了赵川,如今已是的赵家家主,将这座府邸,造的与记忆里,一模一样,还是记忆里那般温馨,看的他心神朦胧。

“徒儿。”

月神蓦的一语,惊醒了他的沉湎。

赵云抬眸,望向了意识。

月神已起身,已走下了月亮。

“我...要走了。”月神轻语一笑。

“去哪。”

“回神界。”

“一路...走好。”赵云笑了笑。

“不忘初心,方成大道。”

月神隔着意识伸手,轻拂了一下赵云的脸庞。

5天不拉屎大便哪去了 阴阳变合体双修

也是伴着这一语,她如一道梦幻神光,冲霄而上。

这是她,自九世祝福之后,第一次走出赵云的意识,她没有选错人,这个叫赵云的青年,比她想象中更惊艳,她赐予了赵云机缘,赵云同样还了她一个大造化,但愿她的徒儿,能一路高歌。

诶呀?

不等月神入缥缈,便闻一声咋呼。

自是烛空,也便是凡界的制裁者,本在研究棋经,一瞬感知到了神力,大眼这么一瞅...竟是月神那娘们儿,稀里糊涂就冒出来了,且是魂体状态。

无所谓了。

既是来了凡界,就别走了。

烛空一声暗骂,隔空探了手。

“第一个人情...放她走。”赵云当即开口。

烛空听了挑眉,探出去的手,还真就停在了那。

他是神明,他欠的人情得还。

只一瞬,月神便消失不见。

神明嘛!即便是残魂,也能走特殊通道。

她倒是想把赵云带走,可惜,凡界有乾坤拦着。

赵云静静仰看星空,是目送月神离开的。

久久,他才收眸,又看意识。

月神走了,可那轮月亮,还悬在他那里,宛如一个遥远的梦,又看的他心神恍惚。

那年,他就是在忘古城,遇见的月神;

这年,他也是在忘古城,送走的月神。

那个叫秀儿的神明,虽然隔三差五的坑他,却是一个尽职尽责的好师傅,他习惯了月神在意识里,这般走了,着实不习惯。

“小子,你真行啊!”

天外,传来了烛空一声大骂。

明白了。

所有的一切,他都搞明白了。

难怪赵云那般妖孽。

难怪赵云通晓那么多不传之秘。

难怪赵云走哪都能撞机缘。

原来,那小子体内藏着一尊神。

而且,还特么的是月神。

这意思,与他博弈者,自始至终都不是赵云呗!而是月神那个杀千刀,对上棋神的徒儿,他能赢才怪,这两个人情,输的那叫一个憋屈啊!

骂归骂。

人情还是要还。

他是神明,许下的承诺,冥冥会记录,冥冥也会认可。

就是这么寸。

胆敢食言,必成业障。

他还想着突破更高神位,这事儿上可不能掉链子。

赵云又走了,路过青峰城时,他还看了一眼故友。

所谓故友,是指燕天峰,也是指青瑶,多日前便已回故乡,正坐在月下,静静的弹琴。

赵云来时,琴音有一瞬停下。

青瑶蓦的起身,追出了小园,却什么也没看到。

荒山野岭,有一座枯井,幽寂黑暗。

赵云路过,曾有一瞬驻足。

当年,他与幽兰被追杀时,就是在这避难的。

也是当年,他就是在这座井中,寻了一盏长明灯。

收了眸,他继续上路。

他走后,有一道倩影鬼斧神差的走到了这里。

那是幽兰,曾为罗生门杀手,生的一双极美丽的眼睛。

她跳入了枯井,良久都未出来,这里有她最美好的记忆,有一个叫赵云的人,把她从地狱拉回了人间。

阴月王冢。

赵云撒下了一片酒水,是祭奠阴月王。

至今,幽冥之地都还在封闭中,即便是准仙的他,也无法再召唤。

不久,有一女子自墓中走出。

乃紫苓,阴月王一脉的守墓人,见了墓前酒水,下意识环看四方。

赵云走着走着,便到东南边关。

沐着月光,能见立在城墙上的赤焰女帅。

她身侧,悬着那盏宝莲灯,染着五彩的火苗,孕养的是楚无霜的灵。

“愿你早日复活。”

赵云喃喃一语,缓缓转了身。

楚岚有回眸,宝莲灯的火,也有摇曳。

边关不远处,葬着一座小坟,有一女子倚在墓碑前睡着了。

那是凤舞,坟中葬的是她哥哥,被殷明残害,被关在苦狱受难,被当做炮灰拉上战场....。

风正寒,吹的她娇躯蜷缩。

待她开眸时,身上蒙了一层披风,而坟前香炉中,也多了三根麝香。

赵云还在走。

当年一路向北,是为报父仇救娘亲。

如今,还是一路向北,他的来时路,比想象中更漫长。

夜宁静。

他如孤魂野鬼,浪荡在黑暗中。

合吾!

山林中的一声吆喝,打破了他心神的宁静。

那是一支走镖的队伍,能见一个骑着骏马的女子,身穿劲装,英姿飒爽。

“夕灵。”

赵云心中喃语,轻轻走过,又不免忆起了一段往事。

那年,他被魔子追杀,滚落了山坡,就是被走镖的夕灵救下的,青珏的一块碎片,就是得自这位姑娘,不曾想,又在同样的地方遇见。

“小姐,不会遇见他了。”

“我喜欢走这条路。”

走镖的队伍,越走越远。

而赵云的背影,也越越孤寂。

忘川河,他去给梦蝶上了一炷香。

山河村,他去拜祭了一代蛮王。

孤山老坟,他抱着妙语的嫁衣,坐了很久很久。

天宗的夜,祥和幽静。

赵云走上紫竹峰时,恰见穆清寒于月下舞剑。

云烟的坟前,有她洒落的花瓣,那是师傅最喜欢的花。

赵云立在山巅,一眼望尽天宗,能见杨玄宗坐在凉亭中饮茶,能见欧阳老道在炼器,能见丹玄在炼丹,能见陈玄老他们在看年货,能见诸葛玄道....。

他衣不染尘,静静的来,悄无声息的走。

夜里的帝都,依旧繁花似锦。

总见一个光头,追着桃仙子来回跑。

完了,被一顿臭骂,还是死皮赖脸。

赵云去看了玲珑,正见她作画,好像画的是他。

他入了皇宫,赠了龙阳一部仙法,送了羽灵一场机缘,临走前,还给龙战留了一壶好酒.....。

兜兜转转一大圈,他终是入了东海。

天尽头的红尘路,还是那般星辉璀璨。

“第二个人情:守护大夏。”

赵云一声轻语,自是对制裁者说。

烛空自是听得见,却是老脸混黑无比。

“第三个人情....。”

赵云未有言明,这个人情,他留给了亲友。

倘有哪年,亲友遭遇不可预知的变故,可找制裁者。

“凡界。”

“我走了。”

他最后看了一眼世间,步入了下一个征途。

喜欢永恒之门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