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我只在外面蹭一下 有地址的发一个懂得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贤妃姐姐也过来了?”顾清舒开口,问了一声看祖母,让兰心出去看看,请贤妃姐姐过来。

“是。”

兰心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舒姐儿,那我先走了。”威远侯府老夫人袁氏见状开了口,扶着余嬷嬷手就要起来。

“祖母你走什么?不用贤妃一来你就走。”

顾清舒见了拉了祖母,和她道。

袁氏一听:“可是你不是和贤妃有话说?”

余嬷嬷也看良妃娘娘,大姑娘。

“那也没事,祖母,二妹妹的事,我也不知道怎么说,要说是谁害了她还好说,像之前打听到的一样,可以怪在别人身上,可如今不是这样,是她自己造成这样的,皇上太子都知道了,之后。”顾清舒也不知道怎么劝祖母,怎么让祖母不要担心。

“我知道。”

袁氏知道,就是知道才担心,怎么也没想到瑶姐儿是自己造成的,外面不传她还不知。

府里都不知道,所有人都不知道!不,赵氏可能知道,想到这里,她想回去问一下。

“舒姐儿,看你样子,你早就知道了?皇上和你说的?”

“嗯。”

顾清舒点头,告知祖母皇上回来路上就和她说了,那时知道的人还很少。

连太子也才知道。

她以为回京后皇会处理。

但也没想过一回来都知道了,还传得到处都是!

“舒姐你说本来只有皇上太子你知道?”袁氏一下听出什么。

“嗯,可能有人知道了,传开的,要查。”查了也没用,传的都是事实,顾清瑶是活该,顾清舒没说完。

“你说得对,舒姐,瑶姐儿啊,怎么能那样做,做了还被查出来,被所有人知道!让所有人议论,她这太子妃还怎么当?”

袁氏不用舒姐说完就能想到知道未完的话是什么,沉沉开口。

余嬷嬷一样觉得怪不了别人。

“祖母,你还是放宽心,这需要看太子还有皇上的意思。”

顾清舒再拉祖母。

让祖母还是坐下。

让余嬷嬷扶祖母。

余嬷嬷正要扶。

袁氏挥开了她的手:“可太子殿下皇上会如何呢?舒姐儿。”她问了,看舒姐儿。

顾清舒——

她不知道。

袁氏知道舒姐儿可能不知,她就是担心,放心不下。

“祖母我知道你放心不下。”顾清舒开口。

“舒姐儿,祖母不管如何都要回去了,你平安归来,没有事,我也不能再在这里,会被人看到,也不方便。”袁氏说的是实话,她来也是为了这。

此时更想回去。

回去问一下赵氏还有儿子。

“祖母。”

顾清舒虽说知道祖母不可能一直在这里,不可能不回去,还是想再留祖母多呆几日。

再多说说话。

“舒姐儿,我想回去问下。”

袁氏看出舒姐儿不舍,拉了她。

“好,但等一下,我和皇上说声,派人送你回去。”顾清舒同意了,只是她想派人送一下祖母。

这需要时间,要去叫人。

“好。”

袁氏没有反对。

余嬷嬷扶着老夫人。

袁氏:“那我也不在这里坐,你和贤妃说吧,等安排好后就。”

“好。”

顾清舒这会也不再说,只不过。

门口。

贤妃还有木菀菀走了进来。

她们一进来看到威远侯老夫人也在,没想到老夫人也在,早知道不这会来了,她们行了一礼,袁氏叫了起,脸上没有再表现出什么。

顾清舒:“贤妃姐姐坐。”

她请贤妃还有木菀菀坐。

木菀菀也叫了一声老夫人。

袁氏点头后,说她走了。

“老夫人怎么要走了?”贤妃木菀菀一听,贤妃问。

“祖母要回去休息吧。”顾清舒道,对上贤妃姐姐视线。

贤妃没再开口。

“兰心,李嬷嬷。”顾清舒看到回来李嬷嬷,让她和兰心一起送祖母,俩人一起应了,送了祖母出去。

等人不见了。

“贤妃姐姐,菀菀。”

顾清舒回头叫了。

“良妃妹妹。”贤妃也叫,木菀菀跟着。

“坐下说啊。”

顾清舒再一声,贤妃木菀菀一起坐下。

“是不是有什么事?”贤妃坐下后,看着良妃妹妹,木菀菀也这样想。

“有一点,不知道贤妃姐姐有没有听到外面怎么说?外面现在可是在传。”

顾清舒道:“太子妃。”

“听到了。”

贤妃木菀菀姑侄俩人一起点头,来的时候听到了,有不少人在说,太子妃娘娘她:“太子妃娘娘是自己弄得早产产下死胎,还有另一位良媛有身子。”

“是啊。”说到另一位良媛有身子,祖母是早就知道的,所以顾清舒和祖母都没有再提。

提起来祖母只会更担心顾清瑶。

“老夫人听到担心?”贤妃问了。

木菀菀看着她。

“你知道的。”顾清舒道。

贤妃不说话,木菀菀也是。

顾清舒:“还有。”

“还有皇上封了贺家那位姑娘。”她笑笑。

“良妃妹妹早知道?”贤妃看出什么来,木菀菀也惊讶了:“良妃姨母?”

“没事。”顾清舒告诉她们她何时知道的,一早起来都在说,不少人过来欲言又止,像李嬷嬷兰心祖母都是为了这事来。

“看样子你们来一样为了这事?”

顾清舒笑问。

“皇上给了贺家那位姑娘一个才人封号。”贤妃道,木菀菀点头。

“也还可以?”

顾清舒问她们。

“可以什么?”

贤妃听了:“一个才人,良妃妹妹不用多想,我来也是说这句话,生产后再说。”

木菀菀:“对。”

顾清舒一声知道。

看着菀菀样子想摸一下。

她说祖母要回去了,她要安排人送。

贤妃让她安排。

顾清舒叫了人进来。

*

谢禇远这里,也在问来公公。

他办完了事就听到人说外面都在说太子妃的事,太后皇上都派了人过来找他,他不由的:“这些人怎么知道的?怎么会知道?怎么传的?到底是谁说的?”

他很生气,走了几步看来公公。

来公公也不知道,他知道外面就在说了,只好过来见陛下。

“陛下,也许是有人听到了什么。”

“谁听到什么?这事知道的人并不多,就朕,你还有......去查,查清楚是谁乱传!”谢禇远下了命令,背负着双手。

“是,陛下,杂家马上就去,也可能是有谁打听到了。”来公公得了命令去了。

退下后。

谢禇远没有再想再说。

太子妃的事传开就传开吧,也没什么,反正事情就是这样,太子妃是这样做的,只是会让人知道太子妃是个什么样的!

家丑尚不能外扬,而太子妃——也是家丑!

太子。

太子也在园子,不知道听到没有?

想到太子,他叫了一个人进来。

侍卫进来跪在地上。

谢禇远看着他,让他去看下太子在做什么。

“是。”

侍卫应了一声下去。

谢禇远一个人站着,他身边服侍的人换了几个。

*

谢慎言听到了,听到外面的人都在说太子妃的事,说太子妃自己怀了一个死胎,知道不好,嫁祸在别人身上。

还差点让人相信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有人知道?

“谁在说?”谁在乱说?

谢慎言整个人几乎从床榻上起来,看着下面的人,神色阴狠,抓了东西想扔过去。

下面的人很害怕。

什么也不敢说。

“是不是良妃。”谢慎言问。

是不是良妃那个女人?

这次可不是他乱猜,也不是他乱想觉得只会是她,是他知道太子妃这件事不会有太多人知道,无非他和父皇,良妃知道,在父皇派来公公过来说时提过没什么人知道。

良妃是父皇宠妃,父皇告诉她正常。

这个女人只会害他!

这次良妃这个女人他肯定她是想所有人知道他找了一个什么样的太子妃!

好让人笑他这个太子。

让他后悔!

让人觉得他这个太子后悔!

谢慎言心里想致良妃这个可恨的女人于死地,也有一点后悔,瑶儿比起良妃这个女人,竟然也让他这样丢脸!

瑶儿居然也让他失望!

他让下面的人滚,滚出去。

“都给孤滚,滚出去,不要出现在孤面前。”他没有太大声,怕外面人听到告诉父皇。

人下去,他盯着。

*

一会后,太后见到了派去皇帝那里的人。

“皇上怎么说的?”

她问。

“皇上

放心我只在外面蹭一下 有地址的发一个懂得

说,事情是这样,但事情过去了。”回来的人道。

“事情过去了就不管不罚她了?什么时候事情过去了?根本没有过去,在哀家眼中事情还在,太子妃太大胆,这样的事都敢骗,都敢做,要是换一件事是不是也这样,以后是不是还会如此?”尤其是不罚她的话,她会觉得真好。

胆子更大。

以后干出什么事来都不奇怪。

自己怀了一个死胎还这样,要是查不到,太子妃会不会就成功了得逞了?那时候不是害了别人吗?她自己倒是逃过了,得亏皇上查到。

太后想着就不满。

不想事情这样过去,要是如她说的再发生什么事?再这样呢?太子妃的胆子大上天了。

她对太子妃不满得很。

“皇上有没有说怎么处理这事?太子那边。”

说到太子,想起太子还没好。

太后叹口气问,看秦嬷嬷。

喜欢重生后太子妃黑化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