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岁月之活色生香完整版+小说 奇妙的美发沙龙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阴湿、腐闷,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血腥气以及很难形容的臭气,那是人的体味,任何人在长期不洗澡的时候,身上都会有很浓郁的体味,而当许多人聚集在一起,又无法洗漱,就会出现这样的气味……

这就是当我钻进那土洞子里的第一感受。

土洞子不高,倒是比盗洞高一些,我们几乎是弓着身子在半蹲着前行,胡门的人到底没有倒斗的手艺,挖掘这样的庇护所很不成功,用倒斗行里的人的话说就是——毛躁!

大抵就是说那些新手刨出来的盗洞不合格,挖的深一铲子、浅一铲子,坑坑洼洼的,一点也不圆润。

这样的环境不知怎的就让我想到了老家住在防空洞里的流浪汉,那些防空洞是抗日战争时期挖的,年久失修,蛇虫横行,又到处堆积着流浪汉捡回去的垃圾,恶臭难当,于是被一些人嘲讽是“臭虫”,可见大掌柜的与一干弟子已经落魄到了何等程度。

土洞子里没有光亮,却不算太深,洞的尽头便是一个类似于地窖一样的地方。

唰!!

当我猫着腰钻进去的刹那,许多道目光“齐刷刷”的集中在了

风流岁月之活色生香完整版+小说 奇妙的美发沙龙

我身上。

这里没有一点光亮,当鹞子哥手里的手电筒扫向前方时,那些注视着我们的人几乎本能的别过了脸。

借此机会,我看清了里面的情况。

触目惊心!!

除了这四个字,我想不到别的形容词。

地窖不大,顶多只有四十来个平米,对于一帮子对土木技术一窍不通的人而言,能在地下挖出这么大一个地窖不塌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可就是这三四十个平米的地方,乌泱泱的挤着二三十人……

二三十个蓬头垢面,形象比乞丐好不到哪里的人!

我们几人因为找到大掌柜的而浮现出的笑容一点点的消失了……

二三十人……看起来很多。

可是,远不该只有这些人!!

天盟给的资料是不全面的,只提到了大掌柜的五个亲传弟子和三儿一女,那是因为这些人是胡门的梁柱子!!

亲传弟子是什么?都是大掌柜的儿徒!

这三儿一女则都是入了玄门,要接大掌柜衣钵的!!

可以说,他们代表了胡门,当大掌柜的加入天盟的时候,他们就跟着全都加入了,在天盟是登记造册的,他们和我们一样,是天盟的成员,所以天盟在颁布任务的时候,只提到了他们几个的失踪,对于别人压根儿没提!

胡门是东北四大门之一,怎么可能就这几个人呢?

作为在东北这头一直很火热的出马门派,胡门是从来都不缺弟子的,压根儿就没有现如今各玄门传承子嗣艰难的局面,只是他们传承模式和我们道家不一样,我们道家讲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像我师父和我一般,不单单只是传道授业解惑的关系,情分也如父子,他护我年幼,我养他年迈,不离不弃才算彼此不相负。而传统出马门派却不是这么回事,除了儿徒外,还会收很多散徒,就是来学艺一阵子后,就会离开,成为单独在外的大仙儿,现如今单独在外看事儿的大仙儿们基本就是这么个来历,肯定学不到胡门的绝学,但养个保家仙什么的基本是都会的,终究是承一方传承,也算是开枝散叶了!

胡门作为四大门之首,这些人都是算在其势力范围内的,大掌柜的一生儿徒不多,只有五个,可散徒那都没数了……

单说这次出事的时候,还在他那学艺的散徒乌泱泱就有五六十人,这些人不住在他家里,但会在外面租房,每日来找他学艺,作为一种传承习惯,大掌柜的出事儿的时候自然会带着这些人,让这些人长

风流岁月之活色生香完整版+小说 奇妙的美发沙龙

见识、顺带学东西,此外,他还邀请了几位老友来助阵……

具体人数胡太奶没过问,但人很多,乌泱泱的就跟个旅游观光团似得。

可是现在……都不到三十个了,死伤多么惨痛,可想而知!

就我知道的,大掌柜的五个儿徒几乎全折了,最小的胡天胤被方二娃谋杀,其余几人为了保护胡月儿……基本都死在了那些淘金人手里!

这几乎是一战覆灭了一个门派啊,好在大掌柜是坚持下来了,若他和几个儿子也不幸战死,那几乎等于胡门彻底被绝了传承!!

眼下,便是活着的二十几人,一个个也是惨不忍睹!

入目之处,一个个蓬头垢面,形销骨立,眼神呆滞而麻木,地窖都是封堵的,空气流通不好,难免会有环境性缺氧,所以一个个面色苍白,乍一眼望去,像鬼多过像人!

一个瑟缩在角落的年轻人失去了一条腿,因为缺乏必要的医疗用品,他只是从衣服上扯了一条脏兮兮的破布包扎住了伤口,没有失血过多而死也差不多了,伤口已经坏掉了,甚至生了蛆虫……

似这样的重伤之人,还有两三个……

太惨了,小小的地窖里,这些人几乎拥堵在一起,连个躺着的地方都没有,我们几人进来后,只能在入口处站着,根本没地方落脚。

这些人的反应也很可怕,几乎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这比他们跳起来和我们拼命更加吓人,和行尸走肉差不多。

“咳,咳咳……”

一阵阵深沉喑哑的咳嗽声断断续续的响起。

我的目光越过地窖里的许多人,投向坐在角落里的一个老人。

一连看了几眼,我才终于确定,这个人……正是大掌柜的。

他几乎变了个模样,与胡太奶给我看的照片截然不同。

大掌柜的年迈,但从前头发很好,发丝浓密乌黑,连一根儿白发都没有,且留的是短发。

而此刻,他的头发好似留了两年多一般,长的都有些不正常,而且变得稀疏,几乎全白了,披头散发,至于面孔就更加吓人了,原本他是个面容清癯、相当和蔼的老人,可是此刻,眼袋很大,几乎耷拉了下来,呈现出青色,嘴唇也是青紫,脸颊凹陷了下去,显得颧骨格外突出,他盯着看的时候,好似厉鬼!

他不曾理会我师父,盯着我看了许久,张了张嘴,长叹一声:“与你的祖先……相貌一般无二啊,只是……咳,咳咳咳咳……你……你不该来这里啊!!青竹啊青竹,你……真的是太急了!!”

我静静打量着眼前这老人。

须臾,大掌柜的摆了摆手,周围跟行尸走肉般的众多弟子终于动弹了几下,勉强让出一块地方,我们几人这才上前。

大掌柜的在旁边一个中年男子搀扶下,朝着我师父拱了拱手:“多谢张道友了,为了我这把老骨头,奔波了千里,受累了……”

他旁边那中年男子也呈现出营养不良的状况,却没有大掌柜的严重。

此人,正是他的长子,胡长生!

靠近了大掌柜的后,我才嗅到这异味浓郁的地窖里,就属大掌柜的身上气味最为浓烈,几乎已经到了骇人的地步。

我神色一变,再度细细打量眼前的大掌柜的,只见他衣物格外的脏,外面犹如裹了沥青似得,头发枯萎稀疏,偏偏腋窝的地方却湿漉漉的,而身上更是恶臭难当,神情更是阴郁,连一个笑容都不见……

这一系列的特征联系在一起……一个可怖的词语忽然在我脑海里冒了出来——天人五衰!!

而除此外,我还在大掌柜的身上嗅到了一股香气,一股跟恶臭交织在一起,很淡,却有泾渭分明的香气。

这样的香气,在我师父冲破半步天师,踏入天师之时,我曾嗅到过!!

我师父显然也看出了这一点,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他是一观之主,本身又是天师,没那么多忌讳,直接问道:“你……踏出了那一步?!”

……

(到处都是路卡,检疫,太堵了,昨天一直堵到天黑,带着孩子,太危险了,不敢走了,过卡就下高速找酒店休息了,然后。。今天绕路又被堵了,刚刚到家,咬牙坚持码了一章,脑袋跟浆糊似得,写不出来了,我先睡一觉,明天起来更新,只能接下来的半个月里尽力为我的食言而肥赎罪了……)

喜欢寻龙天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