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火舞漫画 海棠小说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唐仁没有恼怒,淡漠的摇了摇头,随意指了指四下的江水:“你以为我真的那么蠢吗?你信不信这条船其实已经被包围了,不下二十个人正在这江中,换一条人命已经是极限了,要是你硬想杀我们两个,不是不可以,就看你敢不敢赌了,我让他们强攻,要么你趁乱枪杀了妖妖,要么你在杀死妖妖前就被乱枪打死,想拉我一起陪葬?几乎没那个可能!”

一席话,说的余钦颜面骤变,慌乱的四下探望,没见丝毫动静,怒声道:“小子,你以为我会被你吓住吗?”

“信不信你试试就知道了,我就怕你一条命都换不了,死不瞑目!”唐仁神色淡定的说道,真假难辨,始终一副胸有成竹。

余钦的脸色阴晴不定,事到如今,他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也没那么怕死了,但他怕他死了都不能拉唐仁垫背,最终,他对唐仁道:“把手举在头顶,慢慢走过来。”

唐仁照做,双手高举,一瘸一拐的挪到余钦身前,余钦猛然拽过唐仁,用枪顶在他的脑门上,同时一脚把穆妖妖踹下了渔船,坠入江中,那名先前跳入江中的黑衣青年本就在渔船旁游离,第一时间救起了被五花大绑手脚束缚的穆妖妖。

“哈哈哈,唐仁,你也有今天。”把唐仁的性命攥在手中,余钦肆意的笑了起来,枪托砸在唐仁的脑门上,任由鲜血如柱,他又一枪打在唐仁的左腿处,双腿皆是中枪,唐仁直接扑倒在了夹板上。

余钦拖拽着唐仁的头发,把他的脑袋提在眼前,狞笑着:“你再狂啊,你再厉害又怎么样?不还是要死在老子手上吗?”他一边用枪口顶着唐仁的脑门,一边掏出一把匕首没入唐仁长腿处的枪眼中,狠狠搅动了起来。

那种刺骨锥心的疼痛,饶是唐仁都不禁面容扭曲了起来,不想痛叫,可喉咙中却忍不住的发出蠕动声,大颗大颗的汗水如珠子般滚落下来,真正尝到了那种痛不欲生的滋味。

看到满脸痛苦的唐仁,余钦脸上的狞笑愈发浓烈:“老子本来为你准备了好几种酷刑,可惜,现在都用不上了,不然让你尝尝什么是真正的生不如死。”

“嘿……嘿,余钦,你就这点本事了……”唐仁惨笑着,裂开那已经毫无血色的惨白嘴唇,在讥讽。

余钦一枪托砸在唐仁的脸门上,怒道:“我没本事?我没本事是吧?好,老子现在就送你去死,让你给老子垫背!”说罢,他枪口塞进唐仁的嘴中,就在他将要扣动扳机的时候,徒然,他整个表情定格在了狰狞的一瞬间,一道血箭,从他的脖颈处喷洒出来,犹如一片艳丽的花朵。

这一瞬间,他连扣动扳机的力量都没了,手指无法动弹,他想回头望去,可是他已经没了那个力气,瞪着一双铜陵般满心不甘死不瞑目的眼睛,重重的栽倒在夹板上,直到死,他都不知道自己是被谁杀了。

一个满身潮漉的黑衣人漠然的站在余钦的尸体后方,手中提着一把血淋淋的匕首,他正是那个一直潜伏在渔船下的暗子,在穆妖妖被踹入江中,在余钦对着唐仁泄愤的时候,他就悄无声息的摸上了渔船,从始至终没有发出一丝声响,做到一击必杀!

躺在夹板上,仰头望着晴空万里的蓝天白云,唐仁煞白的嘴角咧起了一抹弧度,用最快速度爬上渔船的穆妖妖看着躺在血泊中满身伤痕的唐仁,双手捂着嘴巴极力抑制着哭声,一双通红绞痛的大眼睛中滚滚泪水淌下,那从喉咙里挤出的抽泣,几乎要让她晕厥过去。

歪过头,唐仁嘴角再次一咧,虚弱道:“哭什么?从你跪在我身前的那一夜开始,我就没想过这辈子会弃你不管,我不管你,谁管你?”穆妖妖再也压制不住哭声,疯了般哭嚎了起来,撕心裂肺……

唐仁伤的很重,旧伤未愈又添新伤,可想而知的多么糟糕,当他被拖回医院的时候无疑让那些从医数十年的老专家们都心惊肉跳,经过了长达数个小时的急救后,本以为唐仁就要彻底没救的他们,愣是又一次见证了奇迹出现。

这家伙委实应正了那句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的谚语,这都死不了,也的确让整个第一人民医院都掀起了轩然大波,成了一个拼命作死又怎么都死不绝的奇人。

甚至一帮老专家断言下辈子要坐轮椅的唐仁,在醒来后不到三天,双腿就能动弹了,别说什么没知觉的屁话,有一个帮唐仁检测的老专家亲眼看到唐仁一脚把那个胖达近两百斤的好哥们踹坐在地下。

惊奇得那位老专家都想把唐仁解剖开来,当做小白鼠一般的好生研究一番。

别说这些老专家了,就连唐仁自己都惊叹自己的顽强生命力,那万灵神血给他带来的无限好处,一次次的被挖掘与体现,那恐怖的再生力与生命力仿佛无所不能,让他就像是拥有了一具不死身躯。

当然,说是不死,有些夸张了,如果哪一天真被人打爆了内脏与脑袋,断气嗝屁了,那也就真的死了,别说万灵神血,就是天神下凡也无能为力。

总的来说,这又是一次有惊无险,唐仁只是在鬼门关游荡了那么一两圈,阎王爷也不敢收下他的小命,让他安然无恙的回到了阳间。

三天前的事情,死了不少人,委实也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当然,这个轰动是在暗地里的,被压制的很好,根本没有报道,平常老百姓也根本不知道。

唐仁作为事件的主要人物也难逃其咎,最后还是赵克峰出面找到了某位大佬,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全盘托出,再加上古远山在暗中处理,这件事情才被彻底的压了下去,归根究底,唐仁在这次事件中也是处于被动,他不杀人,就要被杀!

躺在病炕上的这几天,唐仁也尝到了痛并快乐的滋味,快乐的是穆妖妖这妮子的温柔照顾,那简直能让人骨头都融化了,当然,这并不代表这妮子的性子变了,除了对唐仁外,对别人,她仍旧是那个暴力女,一言不合完全不用怀疑她会不会动手,兵哥已经尝尽了苦头!

而痛的就是邱兵兵与李逸风这两个家伙了,一直对唐仁上次把他们打晕丢在小林里的事情耿耿于怀,这

不知火舞漫画 海棠小说

几天可没给唐仁好颜色看,一个比一个幽怨,一个比一个不待见唐仁,不但每天都要冷嘲热讽一番,还要在他头上撒撒气,反正怎么能让唐仁不爽快就怎么来,让唐仁哭笑不得。

不过不管是唐仁,还是邱兵兵与李逸风几人,心中都是出奇的轻松,余钦总算死了,这个潜在的巨大威胁也彻底断了根,再也不用提心吊胆,这种感觉,就是一个字,爽快!

而这件事情,也无疑教堂了唐仁与李逸风、邱兵兵许多东西,虽然从他们表面上看不出来什么,还和以前一样,可他们的心思,都比以往更加深沉了,性子也更加稳重了。

当然,那种用命用血铸起来的交情,恐怕就会跟熔在一起的钢铁般,谁若是想要掰开,恐怕就要率先做好双手鲜血淋漓的准备!

看着病床旁穿着小病号服的穆妖妖还在为自己端茶递水、削着水果,事事都要亲力亲为才肯罢休,唐仁安然一笑,觉得先前做的一切都值了,只要人没事,不是比什么都强吗?

午后,赵克峰推着轮椅上的唐仁在医院楼下的花园里散步,享受着深秋中的温阳,浑身舒坦。

经过几天的恢复与调养,唐仁的脸色好看多了,只是身上的伤势离痊愈还差了一段距离,虽然有万灵神血这个神经的血脉,但终归是需要时间去恢复的,他的双腿能使力,但要是下地行走,还是略显吃力。

“上次的事情多谢了,要是没有你帮忙,我现在恐怕就真的装在骨灰盒里了。”唐仁对赵克峰说道,这几天,也没找到机会跟赵克峰道谢,难得这家伙还有点良心,知道忙里抽闲来医院看自己,还推自己出来晒太阳。

“滚蛋,矫情不矫情?真有那个心,请我大鱼大肉搓一顿比什么都管用。”赵克峰依旧是穿着那身让人肃然起敬的迷彩服,在石凳旁停下,自顾自的点燃一根烟,坐在石凳上笑骂道。

他看向唐仁的眼神,和以往比起来,似乎多了一丝不同的意味,说实话,要让他这样从小在高墙大院里摸爬滚打出来的地道公子爷认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更不是三言两语就能改变感官的,要让他刮目相看,就越难了。

要让他心生佩服,足以见得难上加难,就算在京城那个从来就少不了牛鬼蛇神的大染缸里,能让他打心眼里佩服的同辈人,屈指可数。

可他不得不承认,就是眼前这个出生贫寒其貌不扬的少年,委实让他心里有了那么一点点佩服,或许会多一些吧,可他丫的打死也不想承认。

以前吧,赵克峰跟唐仁的关系也算是个不近不远有模有样,有什么需要,他都愿意帮助,可那都是诗语姐的叮嘱,他不敢也不想不从

不知火舞漫画 海棠小说

,更多的是念在方诗语的情面上,为这个有些让他看不清的少年保驾护航,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可现在,赵克峰真心觉得这家伙有那么一些意思了,期望值噌噌的直线飙升,在这个无利不起早的社会,像唐仁这种胆魄过人又不畏生死敢打敢拼的家伙,何止是不多?简直是凤毛麟角。

如果这样的人真的能做到祸害遗千年不在半路折了腰,那以后还真说不准能走到哪种高度,总之充满了未知与期待,跟这样一个家伙做个交心的哥们,好像也不是一件什么坏事,不过提前得做好帮他擦尾部的准备……想到这点,赵克峰不禁失笑了起来。

喜欢论反派的一万种死法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