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之光老周赵青目录 污污小说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为了在弄到无线电收发报机前不被卷入最初城可能发生的动乱,“旧调小组”一大早就出了门,和预定的公民集会时间错开了足足一个小时。

清晨的红巨狼区,行人数量不算多,来往车辆同样如此。

这里的大部分居民此时此刻还在家里享用早餐,等待着参加盖乌斯召集的集会——有这个正当理由,他们上午无需工作。

剩下的人要么在早就开门的面包店里挑选着食物,要么进了半露天的咖啡馆,找了个位置坐下,等待服务生送来早餐。

这一切是如此的安宁与祥和,如果空气质量再好一点,龙悦红肯定会觉得心旷神怡,生活美好。

等拐入青橄榄区,两侧违章建筑的挤压下,天空都逼仄了不少,环境随之昏暗了一些。

这里的行人同样不多,大部分都已经去了工

春天之光老周赵青目录 污污小说

厂区,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出售临期面包的几家店铺前,一条条长龙排了出去,让本就不够宽敞的道路愈发狭窄。

“旧调小组”的吉普在散落着各种垃圾的路上,不算慢但也不快地向着西北驶去。

他们的目的地是安坦那街。

作为最初城最大最有名的黑市,这里是最容易弄到无线电收发报机的地方。

可是,当“旧调小组”抵达安坦那街,却看见这里两侧店铺紧闭,来往行人近乎绝迹,呈现出一种非常冷清的状态。

“倒闭了?”商见曜握右拳击了下左掌。

蒋白棉总怀疑他下一秒会说出“安坦那街,安坦那街倒闭了,王八蛋,王八蛋老板欠下一屁股债,带着小姨子跑了……”

龙悦红同样有类似的预感,赶紧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之前那次冲突后,这里就被‘秩序之手’打击了?”

他指的是“旧调小组”在安坦那街周围区域强行抢走韩望获和曾朵那件事。

“问一下就知道了。”白晨将吉普停靠到路边,戴上了一顶棒球帽,然后推门下车。

这里行人近乎绝迹不表示完全没有。

做好伪装的白晨推开了一家店铺虚掩的大门,对躲在内里从缝隙中窥探外面的老板道:

“今天放假?”

她刻意用上了嘲讽的口吻。

那位红岸人老板干笑道:

“今天不是有公民集会吗?

“最近局势又有点紧张,大家一致觉得还是休息几天,观望一下比较好,免得被哪方当成靶子给扫射了。

“哎,有钱有资源的那些都带着货物去城外庄园了。”

听到这位老板的解释,蒋白棉脑海内油然浮现出了一句旧世界古诗:

“春江水暖鸭先知……”

安坦那街这些做灰色甚至违法生意的,对局势变化有着敏锐的嗅觉。

当然,这也是因为安坦那街贩卖的违法事物里就有一项叫做情报。

白晨轻轻点了下头,表示理解。

接着,她直奔主题:

“哪家还有多余的无线电收发报机?”

那红岸人老板摇了摇头:

“做这方面生意的几位要么带着人和物去南边庄园,要么躲到最近的几个北岸废土城市遗迹里了,都不在街上。

“你们实在想要,去猎人公会挂任务啊,很多猎人团队这方面还是挺宽裕的。”

白晨平静听完,保持着那种略带讥讽的口吻道:

“我还是第一次遇见安坦那街的人把生意推给猎人公会。”

“安全第一,安全第一。”那红岸人老板笑着关上了店铺大门。

“接下来去哪里找?”白晨回到驾驶座,侧头问了一句。

她根本没考虑老板的提议,因为对“旧调小组”来说,颁布任务等人完成太过依赖运气,也许缓不济急。

“找我的好兄弟特伦斯?”商见曜主动提出了建议。

说完,他吞了口唾液,似乎很怀念冰可乐的味道。

作为“黑衫党”的二老板,特伦斯那里大概率有无线电收发报机。

喂这家伙难得能想出这么合理这么正经这么有可行性的办法……龙悦红一时竟有点想附和商见曜。

当然,商见曜想出的办法绝大部分时候还是有可行性的,只是不那么正经,不那么合理。

蒋白棉沉吟了一下:

“这作为最后的选择。”

见组员们有点不解,她叹了口气道:

“特伦斯这条线关联着‘狼窝’那些可怜人,能不再启用就尽量不启用,免得波及无辜。”

她随即笑道:

“反正我们还有很多路子,比如乌戈老板。”

这位老板背后可是有一个隐秘组织的。

而且,他还是福卡斯将军的朋友。

啪啪啪,商见曜鼓起了掌。

“好。”白晨和龙悦红都没有异议。

至于“加里波第”朱塞佩,因为之前的情报渠道都暴露了,没法提供有效的建议。

…………

红巨狼区,罗斯塔街19号,“秩序之手”总部。

沃尔前来与昨晚调查几次爆炸事件的同事会合。

他来得太早,大部人还没有抵达,只能自己坐在那里,拿起摆放于每个人座位前的资料,认真翻看起来:

“悉卡罗寺附近的武装冲突里,周围的人都听到了一首童谣,然后几乎同时想小便,这和角斗场那次的情况基本吻合……”

果然是他们……他们真的潜回最初城了!北安赫福德区域的行踪是假象,或者陷阱?沃尔颇为愤怒地想道。

这是对“秩序之手”的轻视和侮辱!

沃尔继续往下翻看,后面部分是他有参与调查的另外一起武装冲突:

“和悉卡罗寺附近的武装冲突相同,目击者们都看到了一辆宝石蓝色的吉普,初步判断是同一伙人……

“这伙人在悉卡罗寺附近非常诡异地以极慢的速度开着车,但还是撞到了路边电线杆上,而在这边,他们遭遇了几次火箭弹袭击,车辆都被掀翻了……

“他们疑似拥有两台军用外骨骼装置……

“据此可以判断,他们应该是遭遇了强大觉醒者和他扈从的袭击,以至于表现出了种种不合理之处……”

除了我们,还有谁会袭击他们?沃尔昨晚有去现场,尝试追踪,对这个结论一点都不意外,只是疑惑究竟是谁。

同时,他更在意的是另外一件事情:

昨晚他抵达现场时,虽然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符合一起武装冲突的所有特征,但周围人群的状况总让他有种说不出的奇怪,觉得这些人是不是都还没有睡醒,在一点点摆脱困意。

沃尔翻看资料之中,红巨狼区秩序官特莱维斯走了进来。

他一边坐下,一边对沃尔道:

“将重心放在追踪那台吉普上,不要再接触第二个现场的目击者了。”

“为什么?”沃尔非常诧异。

特莱维斯摊了下手掌:

“上面吩咐的,可能涉及一些高密级的事情。”

高密级的事情……沃尔闭上了嘴巴。

特莱维斯状似随口地补充道:

“你真想了解,可以去问盖乌斯将军,哦,他今天上午要参加公民集会,你要不要带点人过去帮忙维持秩序?”

…………

青橄榄区,乌戈旅馆。

商见曜等人进了大厅,直奔前台。

那位老板已经吃完早餐,正在那里整理事物。

“你们,竟然回来了?”乌戈抬头看见他们,用了好几秒的时间才识破他们的伪装。

蒋白棉笑道:

“因为你们还欠一笔很大的酬劳,我们怕再过一段时间你们会赖账。”

乌戈恢复了平静:

“你们想要什么?”

“一台无线电收发报机。”蒋白棉直接报上了需求。

“一台?”乌戈有点诧异了。

这太简单太廉价了。

“这是添头。”蒋白棉笑了笑,“真正的‘报酬’得见到福卡斯将军再说。”

“你们现在就要见他?”乌戈沉默了一下道。

呃……蒋白棉心中一动:

“是。”

福卡斯将军欠他们一个帮忙,能尽快联络上那肯定是好事。

“正好,他就在附近。”乌戈指了指旅馆大厅另外一侧,“你们去那扇门外等我。”

没过多久,“旧调小组”几名成员跟着乌戈穿过一条巷子,进了一栋公寓,来到一楼最里侧那个房间前。

咚,咚,咚。

乌戈敲响了房门。

“进来吧。”福卡斯将军的声音略显疲惫和嘶哑。

等乌戈推开门,蒋白棉等人一时都有点傻眼。

年迈狮子一样的福卡斯站在那里,赤裸着上身,不断地用一条皮鞭抽打自己。

每一鞭下去都有一道血色痕迹残留,看起来颇为狰狞。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