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母性活 永久adc年龄确认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2044年,12月25日,大雪。

大清早,我就起来了,刚推窗望了望,外面可真冷啊,昨夜下了暴雪,院子里白茫茫的,什么都看不到,我养的那棵梅树也被覆盖了,现在雪小了些,但依然飞飞扬扬。

回到卧室,开始穿衣服,老公还在睡,上了年纪反而嗜睡了,我有点想笑。

结婚这么多年,感情却一直很好,孩子也很听话,我觉得很满足。

又开始浮想联翩了,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我要回家的,不能耽误时间。

洗脸刷牙,稍稍化了点妆,套上羽绒服就出门了,老公依旧在睡,仿佛连我出门都不晓得。

开车去元祖拿蛋糕,跟元祖的人很熟了,这么多年,不仅仅是这个日子,包括家里人吃甜品都从那里买,一来二去就成了VIP客人,若不是这层关系,这么一大早拿到蛋糕还不太可能。

订的蛋糕每年都一样,黑巧克力上用奶油写着:生日快乐。

简单却很漂亮。

我向元祖的人道谢,一大早把人叫来开门,的确有些不好意思。

只不过几分钟的时间,挡风玻璃上全是积雪,上了车,我把蛋糕稳妥的放在副驾里,打开雨刮器,驱车回家。

路上车辆并不很多,主要是地面积了雪,行车有些困难。我挨在车流里,过几分钟往前挪一段距离。

开上柏油马路后,路面好走许多,我提了速,这时,家里的电.话来了,我用车载接听,幸娟问我什么时候到?我说大约二十分钟。

幸娟是蕙姨奶介绍来的,以前照顾我的爷爷奶奶,爷爷奶奶走后她就搬来青岛照顾我的妈妈,她比我只大十岁,她到家里来以后,和我的关系就一直不错。

这几年城市规划,记忆里许多风景都不在了,前方有点堵,车子停住的地方,路两边正在扩建大型住宅区,一期已经出来了,几十层高的住宅楼外,贴着“天一地产”四个大字,竖幅被风吹起了褶皱,慢慢就看不见了。

我不禁莞尔,傅禾城这小子真有能耐,当初穿开裆裤跟我打架,还被我打的哭哭啼啼,硬是找我傅叔告状,自从接任了天一总经理后,还真变了个人一样,穿西装打领带,标准的斯文败类。

这些都是外话了,从小一起长大的嘛,关系很好,都三十岁的人了,聚在一起还和小时候一样,无拘无束,比小孩还小孩。

前方疏通了,我赶紧跟着车子移动,蜗行般亦步亦趋。

我的亲生父亲很喜欢禾城,在他大学还没毕业就派人去学校签走了他,毕业后直接去天一地产实习,他在大学里是学建筑的,很有天赋,半年后就直接升任设计总监,禾城一开始并不知道天一是我父亲的家业,我妈妈也不知道。

禾城是个百里挑一的好男人,并不是自家人才夸他,他品德性格都不错,长的和我傅叔

恋母性活 永久adc年龄确认

年轻时很像,高高大大眼睛很亮,好些女孩追他,但他一直很坚定,还是娶了高中时交往的女朋友,两人恋爱快12年。

真够漫长的。

如果是我,我想我一定走不下去。

我和老公是相亲认识的,虽然过程不浪漫,但婚后生活很幸福,他是个老实人,对我很好,婚后第二年我们就生了一个儿子,两年后,女儿又出生了,现在都在念书,成绩还都不错。

车子转向,离家越来越近,这个家对我来说永远不会陌生,即便我结婚了搬出去自己住了,这个家也永远是我最牵挂的地方。

母亲已经63岁了,她年轻时是国家一级舞蹈演员,身体受过伤,关节一直不好,天冷或降温的时候经常喊骨头疼,现在听觉也不行了,多亏了幸娟,这么多年一直帮我照顾她。

看到小区那被雪覆盖的门头时,我的电.话又响了,其实我还是以为是幸娟打的,不料那号码是台北那边的。

“阿姨。”

我一边对电.话说,一边打方向盘往小区拐,保安室里有人,立刻给我开了门禁。

“大小姐,老先生不行了,您赶快来台北一趟吧。”

那一刻,我就那么直愣愣的看着挡风玻璃,上面又聚满了雪花霰子。

我的心情很沉重,从后座拿了蛋糕,当我迎面往楼道走时,冷风一扑,眼泪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

母亲和父亲相爱过

恋母性活 永久adc年龄确认

几年,后来分开了,其间的种种我并不是很清楚,但这几十年父亲经常向我打听母亲的消息,应该还是爱着的吧。

我按了门铃,幸娟给我开的门。

“哎呀,你怎么才来。”

其实今天的寿星——禾城也没到,但好像一大家子都在等我似的。

我看到我母亲在客厅里摆弄饺子馅,傅叔在阳台上照顾他的几盆香梅,母亲就那么抬头对我一笑,让我想起了我四岁前在台北的日子,真措手不及啊,我居然望着母亲就哭了。

幸娟愣了,忙又跑回来问我怎么了,只有一直看着我的母亲没有出声,但她的眼睛一度惶然。

我扶着她走进了卧室,她的脸上爬满了皱纹,其实我母亲年轻时很漂亮,留着一头长长的中分黑发,跳舞的时候就像白鸽天鹅一般。

“妈,”母亲一侧过脸我就哽咽了,不知道怎么掩藏心里的难受,“爸可能……不行了……”

母亲老半天都没有动静,吓了我一跳,老人家上年纪了,心脏的功能自然都衰退了。

我看母亲往书柜边走终于稍稍放了心,她拿了本书出来,一看那封面我就知道是她最爱的《呼啸山庄》。

她翻开书页,从里面拿了一张照片出来,朝我转身时已是老泪纵横。

“简萝,”她把照片递给我,“来得及的话,把这张照片带给你爸爸。”

我低头一看,不禁泪崩。

照片背景是尼加拉瓜大瀑布,照片中我的父母都好年轻,母亲好像怀着身孕,小腹有些鼓起,被我父亲搂在怀中,两人站在船舷边上,我父亲穿着黑色t恤花色沙滩裤,戴超大墨镜,肩上背着我母亲的帆布包,我母亲穿着薄荷绿背心长裙,头戴草编帽,笑靥如花。

那时,真帅、真美,那时的感情,真执着。

我太难受了,翻过照片卡住照片景物,却看到背后有一行潦草随性的字迹:

一周年纪念,谦、雪,于尼加拉瓜大瀑布。

我有多惭愧啊,竟然不认得自己父亲的笔迹,我从五岁就跟他分开了,自此后都跟着母亲和傅叔在青岛生活,三十二年了,我和我的亲生父亲整整分开了三十二年。

我还没等到禾城回来,就匆匆告别了傅叔,最后看了母亲一眼,立刻驱车回家取相关证件,连行李都没带,直奔机场。

我在下午抵达台北,台北艳阳高照,这座城市见不到寒冷的冬天,气温一直停留在最温暖的十几摄氏度。

前些年爷爷奶奶还在世,母亲和傅叔经常带我回来看看两位老人,可这个我生活了四年的家自从父母离婚后我再也没有回来过,如今再看到那似曾相识的家装摆设,心头火辣辣的疼。

父亲与后来的妻子没有生育子女,但和外面喜欢的女人生了两个儿子,两个孩子都在美国,有他们各自的事业与追求。

早些年父亲卖了这幢别墅,在美国生活了不少年,后来上了年纪又买回了这宅子一个人搬了回来。

我走进楼内,家里佣人眼圈都红红肿肿的,我难受的鼻子一阵阵酸涩,径直上了二楼,父亲回台后一直独居在曾和母亲一起生活过的卧室里。

我敲了门,没有回应,我把耳朵贴上去听了听,又听到了张信哲的那首《白月光》。

这么老的歌,这么老的歌手,不是父亲我根本不会知道,头次听我还是个初中生,但居然听哭了,不知道为什么,感觉旋律、歌词包括张信哲的声音都好悲凉。

父亲又陷入了悲伤,我没再敲门,自己走了进去。

老管家说,房里的一切都没变,找回了当年母亲生活时的全部气息,这十几年,父亲一个人睡在这张大床上,冷冷清清,不知道夜深人静他会想些什么。

“爸。”

我轻轻喊了声,父亲正坐在单人沙发上,背对着我,面对着落地窗。

他没有回我,满头的白发银光闪闪。

我走去关了音响,房里终于静了,也终于不那么凄凉了。

“爸。”

依旧没有回答,我从后走到父亲面前,他躺在沙发里,人很瘦,干瘪的缩着,腿上盖了毛毯,眼睛闭着,好像睡着了。

我又叫了一声,还是没有反应。

我有点怕了,蹲下去摸他的手。

他的手蜷着,很凉很凉,里面有一张被窝住的照片,我轻轻掰开父亲苍老的手,将照片抽了出来。

我的视线在照片上停留了好长时间。

尼加拉瓜大瀑布,笑容灿灿的年轻男女,相携立于船舷边,随时光凝成一幅永不再来的画面。

翻过照片,背面写有父亲苍老的字体:

我在这里等你,吾爱。

我突然落了泪。

白月光

心里某个地方

那么亮

却那么冰凉

每个人

都有一段悲伤

想隐藏

却欲盖弥彰

白月光

照天涯的两端

在心上

却不在身旁

擦不干

你当时的泪光

路太长

追不回原谅

.........

全文完

(感谢小伙伴们一路追下来,本文有很多不足之处,鞠躬再鞠躬)

喜欢女人你无处可逃!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