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我们从后面做 天龙八部肉集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白雾当中,古争正在不紧不慢地朝前走去,因为这里不知道发生什么变化,哪怕有着那个樵夫留下的石头,他也没有掉以轻心。

他已经是第二次来到这里,上一次还是和小莹一起过来,还能想起对方的害怕,看着身边空空如也,再一次叹了一口气,心里隐隐作痛,因为自己的缘故,还是没有把小莹给救出来,不过自己一定要那个罪魁祸首付出代价。

不过现在自己要离开这里,要不然谈什么都没有用。

随着深入里面,古争已经可以感受到这里和上一次的不同,白雾已经有一半被黑影给占领,但是这黑影看似跟一条蛇一般,在白雾当中来回乱窜,却没有任何生命气息,哪怕古争试探性地想要抓住对方,那团黑影也溃散成黑气,根本看不出任何危险。

不过能让那位樵夫慎重的交代,那么不可能安全,只是现在还感觉不到,对方说迷失在这里,他不太明白什么意识,不过还是激活了自己手中的黑石。

随着一股法力输入石头当中,手中冰凉的石头渐渐变得温热起来,甚至原本的黑色颜色也渐渐朝着红色转变。

等到颜色完全变成红色的时候,一层红色微光从石头上冒出,随后就一直这样,也没有其他变化,那些白雾和黑影还是依然在四周,并没有受到它的影响。

古争看着手中的红石,摇了摇,甚至伸出手到黑影勉强,可是依然没有任何反应,让他很是奇怪,不过还是维持那微弱的法力。

他知道这段路程到底有多长,看着四周还是如此的样子,黑影和白雾各占半边,也是加速前进,如乘风破浪的小船一般,划过着有些诡异的白雾,只留下一道浅浅的红光,在空中形成一道红线,经久不散。

仅仅一炷香的时间过后,古争的身形就不得不他停了下来,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

此时有几条不同的山洞竟然出现他的面前,也让他知道为何小心地迷失在这里面,鬼才知道哪一个是通往那边,也不知道这些山洞怎么会出现在这边。

在山洞里面,已经没有周围特殊的白雾,黑漆漆一片,谁也不知道里面到底通往哪里。

这下该怎么选择,看着面前不同方向的路径,古争停了下来,同时摆弄手中的红石,看看对方能否给自己指引。

“吱吱”

还没有等古争发现红石有什么变换,忽然耳边传来一声奇怪的叫声,那声音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清晰,随后古争看着左手边的洞穴,那声音的主人已经快要出来。

“咻”

一个拳头大小的大黑点从里面急速飞了出来,一边飞着还一边叫着,急促从古争的身旁掠过。

古争跟着对方的身形朝着后面看去,突然发现周围的黑影突然暴躁起来,更加迅速在周围游荡起来,看样子像是在挣脱白雾的束缚一样,不过很明显目标就是那个黑点。

而那个黑点速度在离开洞穴之后,也开始飞快地减速,最后就停留在半空当中,继续鸣叫着,其中一个黑影在白雾中奋力一挣,身外覆盖着一层朦胧的雾气,直接把黑点给围绕起来。

在古争的眼瞎,那团黑雾把黑点“吞噬”之后,体型更是飞快的变化,仅仅几个呼吸之间,一个有着豺狼大小的老鼠就出现在古争面前,这个老鼠也根本不问古争,加速朝着前面跑去,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会进入雨仪的无忧村。

古争这才明白,那些怪物竟然是这样形成,可是那黑点又是什么,从哪里过来,这点他也不想知道,在发觉手中的红石始终是那样之后,绝对先进去一点看看,总比在这里不动要强。

他当即选择了最右边的通道,他感觉飞出来的那个黑点通道,根本不是通往樵夫那边。

走进去之后,周围的环境都猛然一凉,古争站在里面,看着突然暴涨一圈红光的红石,把周围都照的是纤维毕现,拿在手中都感觉有些发烫,随后退了出去,按照顺序的第二洞穴。

刚刚一进去,手中的红石竟然直接熄灭掉,朝着黑石的方向转变,哪怕他再次输出法力,也无动于衷,仿佛失灵了一般,古争心中有所感悟,转身离开这里,然后朝着下一个洞穴里面走去,果不其然,才刚刚有些红芒的石头,竟然也同样再次熄灭。

保险起见,古争还是进入洞口,全部试个遍,发现除了最右边的之外,全部都无法激活这个石头,这其中的意思简单明了不用多说,踏入最右边的洞穴,拿着如同火炬一般的红石,再次加速赶路。

仅仅一盏茶的功夫,他就从石洞中走了出来,又出现在那处白雾通道当中,而这里却已经没有那到黑影,接下来古争不再犹豫,快速朝前飞奔过去。

这一次再也没有任何干扰他的东西,一路非常畅通地离开了那里,不过映入眼帘的场景让他不禁眉头一皱。

上一次来的时候,这里是一座山峰,可是现在山峰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而是一个深坑,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到也看清楚外面的景色。

极远处是一片虚无,就像混沌的世界,根本无法出去,这个地方压根就是一个封锁的区域,更为关键的是,这一眼扫过去,什么都能看得清楚,但是樵夫的身影也没有看见。

但是这里也让古争肯定了一件事情,这个地方绝对是地府的一部分,只是没有和那边相连接,可是为何却能和那副手绢链接,这大大出乎古争的想象。

正在懊恼之中,古争身边不远的空中,突然一道黑线突然出现,就像有人在那个地方划了一道缺口,紧接着那个让他有些熟悉的身影就钻了出来,看到旁边古争的时候,明显愣了一愣,不过还是很快走向这边,脸色带着疑惑说道。

“怎么是你?难道你从来都没有出去吗?”

“事实上那一次我就已经出去了,现在我也不想来这里,可是事实就是被人给关了进来,这不来这边请教你,怎么出去。”看着对方杀气腾腾的气势,似乎在来这里之前,还在和谁战斗着,古争无奈地说道。

“这一次你想要出去,有些难了,前段时间,有一个厉害人物来到这边,我有幸见到了对方,发现这里的漏洞和惨状,直接出手收拾这边,谁也不敢阻拦,而这边本身就是一个漏洞,现在被她强行收复,只不过那边同样有一个不弱的人,在阻扰这边,于是两边在拉锯着,这部分不回归,对方根本无法实施自己的计划。”

“到底怎么回事?”古争心中猛跳了几下,全身血液都沸腾起来,感觉有什么重大事情要发生,可是一时半会却无法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知道,这位樵夫绝对解开自己的疑惑。

“既然你是被人给抓进来,恐怕你也是黑狱那边过来吧。”樵夫反问一句说道,看到古争点头之后,重重的叹息一口气,这才说道。

“简单给你讲,你也不是明白,不过反正一时半刻你也出不去,那边事情也解决了,不如给你讲一下,你自然就明白了。”

樵夫自然知道古争并不是妖魂,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他也有他的小算盘,想要古争帮助他。

“洗耳恭听!”古争看着对方,心中微微一动,做出聆听的样子。

不是他不着急,而是他心中在刚才突然冒出一股冲动,如果自己放弃的话,很有可能失去一段机缘。

“这里属于地府的一部分,看你的样子,想必也知道,我就不给多解释了。”樵夫看了古争一眼,随后慢悠悠地朝着深坑边缘走去,古争跟在对方身后,听到对方继续说下去。

“我只是一个沦落在这里的普通人,在前一段时间,一个异军突起的势力,打乱这儿的秩序,才让我们知晓发生的事情,很久以前,这里一个被追杀的大人物,在狼狈之际逃亡的时候,偶然更是遇到一个大人物,对方帮助他逃脱了追杀,而他也贡献了一个法宝给对方。”

“两者达成了协议,并且那个大人物更是借此发展处一个小势力,开始偷偷摸摸他们的计划,他们抓住了一些人做了一些实验,就是分离他们身体的一部分,经过稍加改造,然后投入黑狱当中,他们在那边有一个据点,把这些人收拢起来之后,继续发展起来。”

“那些被做手脚的灵魂投入一个叫黑狱的地方,那是属于更深的一部分空间,让所有人都鞭长莫及,而那里建立的是,是一个名叫孤峰的势力。”

“起初大家并不知道,后来他们的手脚越来越大,伸入了那个崛起的势力,被对方摸到了老家,公之于众之后这才真相大白,随后对方遭受到这边所有人的围攻,不过对方却再次逃跑,并且在暗中重新发展起来,直到在前一段时间,有人找到了对方并摧毁对方的一切,并且杀死了很多罪魁祸首,那个时候我才认识了对方,或者说对方找上了我。”

“这里是你负责的秘密地方?”古争朝着四周指了一圈这才说道。

“并不是,我只是为了防止这里被对方给吞噬,才靠着我的天赋稳住了这里,因为对方也来自黑狱,似乎是从孤峰那边得到一些残缺办法,想要利用这种办法,强行俘虏一批这里的人,那个时候我正好路过这片那边,于是出手阻止对方,不过却只能维持这个样子,但对方把那些人给抓走,想要借此建立一个稳固的据点,只要我不死,对方是绝无可能,但我也被困在这里,无法离开。”

“对方想了很多办法,可是也是拿我无可奈何,索性把那里当作一种幻阵,而我则是想办法继续修复这边,尝试从对方手中夺回来,奈何实力相差太大,哪怕努力很久,也是收效甚微。”

“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在前一段时间,对面似乎摸透了这边的防御,开始继续强行掌握这片控制权,而我在支撑不住的时候,那个大人物来了,帮助我稳定了这里,甚至把对方残留的力量给祛除离开,不过对方在最后时刻,也动用最后的力量,连通了黑狱未知地方,结果出现你来时候的奇怪生物。”

“对方想要夺走这里,想要以此为据点,夺取更多的人,好像前面那些人一样,来为他们卖命?”古争再次问道。

“是的,不过被我阻止了,不过代价你也看到了,我已经和这个地方彻底融合一体,也无法单独脱离,要不然早就喊援军了。”樵夫也是无奈地说道。

“你能告诉我,你口中的大人物是谁吗?”古争小心翼翼地说道,不知道为何,他心中有了一种猜测,但是却怎么想不起来。

“对方让我称她为后土娘娘!”

古争此时脑袋里面轰然一声爆炸,一种被封存的记忆如潮水一般朝着脑中流来,巨大的信息量让他的身体忍不住微微晃动起来。

“没事吧!”

看着古争苍白的脸色,樵夫忍不住地说道,怎么感觉此时古争随时都倒下去。

“师父啊,到底巫妖大战有什么恐怖的东西,竟然让我自己下意识都封印住了,到底不想让我知道什么啊。”

在心里,古争微微苦笑着,此时已经全然到底明白了,为何在之前有人要说自己封印自己,恐怕那边有着让来自内心的恐惧,仿佛自己在去走一遭的话,恐怕会死,哪怕自己不知道,冥冥之中也让自己封印了自己,走上了和师父截然不同的道路。

不过他知道,这一切肯定是为了他好,毕竟他并不是真正空白出现,恐怕自己内心的一些选择,和当初师父完全不同。

而自己阅历太少,哪怕这种办法,也可以说是一种历练,实际上脱离了轨迹之后,自己遇到的凶险只多不少,估计任谁也想不到。

“我没有事情!”古争摆了摆手对着樵夫说道,很快就把自己的气息给调好,恢复到之前的样子。

“真的没事,刚才你刚才真是很吓人,你也认识后土娘娘?”樵夫有些担心地说道。

“也算认识,对方是让人不得不敬仰的娘娘,对了你说那么多,应该为了取得我的信任,和这里离开的办法有关系吧。”古争一笔带过,随后说道。

“是的,既然你也认识后土娘娘那更好不过,现在孤峰那边已经无法掠夺,而娘娘需要做一件伟大的事情,但是这一个区域不回归,在日后就有很大的隐患,既然命中把你送到这里,那么还请助我一臂

小东西我们从后面做 天龙八部肉集

之力,帮助我回归这片区域,只有这样你才能出去。”樵夫严肃地说道。

“不管是为了你的坚持,始终没有让对方得逞,还是为了娘娘,当然也是为了我自己,这个忙我一定会帮。”

古争不知道为何这个东西落入烛魂手中,恐怕是温天候觉得最后也是争不过,索性在彻底毁之前给他护身,只有这个想法才最为合理。

“太好了,其实也很简单,就是把那边的人全部都接引过来,如果他们死伤太多的话,也会影响这片空间,只要回来,那个时候自然而然就是回归地府的时候,任何人无法拦截,没有对方的阻拦,我也会在那个时候,送你离开。”樵夫大喜地说道。

“那些奇特生物有些棘手,不知道你有没有办法。”古争想起那些生物,皱眉说道。

“我有办法对付,但是我过去的话,实力下降太对,也不是对方的对手,只要你能拦住对方一些时间,就足够了,没有必要晒死对方。”樵夫连忙说道,随后解开腰间的斧头,随后化为一团黑色头带。

“这是我的随身兵刃,有着我的一部分天赋,对于对方那股力量,可以极大地豁免,以你的实力,绝对可以坚持一天,实际上只要小半天的时间就足够了,我原本的办法是让对方一个个过来,有你的帮助那就太省时间了,娘娘那边之前还说心里感觉时机到了,哪怕我这边不行,也要强行行动,一切来得及。”

“好,这路途那么长,而且还有可能有着其他的危险,我需要你的帮助。”古争直接坦然说道。

“我明白,你只要想办法把他们给集中在入口,剩下的就交给我了。”樵夫拍着胸口地说道。

“好,那我就先回去,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古争!”古争点头正准备回去,想到什么立住身体问道。

“哈哈,说得也是,也是我的失礼,叫我奈河好了。”奈河笑呵呵地说道,似乎觉得事情已经稳妥了,显得极为高兴,不过看着古争有些僵硬的身体,不由问道。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情?”

“没有,我在冒昧地问一句,如果回去了,你能否就自由了。”古争从愕然中恢复过来,再次问道。

“其实也没什么,回去之后,我可能也就不在了,不过这没什么,只要能把这个空间给带回去,一切都好说,这就是我的使命。”奈河的脸色有些不自然,可还是坚定地说道。

喜欢餮仙传人在都市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