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 龚玥菲版新梅瓶在线观看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左小念闻言大羞,娇嗔不已,低声怒骂,手指掐肉,九十度加一百八十度旋转,还有跺脚扭腰,噘嘴不依。

众人眼见这般小儿女情形,更是大笑不已。

不知不觉,酒过三巡。

妖皇借着酒意,问小小:“琼儿,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小小沉思了一下,斟酌了一下措辞,这才郑重道:“孩儿刚才已经和母后说过,父皇母后这边,哥哥弟弟众多,孩儿也已经离开这么多年……所以……孩儿想要继续跟着爸爸和妈妈……在那边创一番事业。”

妖皇两眼眼帘低垂,道:“所以你的意思是……不回来?”

“请恕孩儿不孝。”

“也好……你而今记忆尽复,想必已经尽悉当年往事,可是有你那几个兄弟之中有人参与?所以你一直不说,不欲归来,也是因为这个?”妖皇问道。

小小咬着嘴唇,道:“往日种种,尽归往日死,一切都过去了。还请父皇不要再追究往日的一点蠢动。”

妖皇帝俊淡淡道:“是老幺吧?”

小小身子一颤:“不是。”

“嗯,那就是他了。”妖皇叹息一声:“十位金乌太子之中,就以他最是心向西方。”

“既然你已经有了决断,那就按照汝心去做。今天能看到我儿归来,我已经心满意足,再无遗憾。”羲和眼中含着泪花,脸上微笑。

“但我仍希望你可以暂留在这里一段时间,父皇和母后会将你往昔该学习却没有学到的东西教你。之后,你再回去,再去为你想为之事。”

小小眼睛看着左小多,满是征询之色。

左小多翻白眼道:“你看我干啥?你母后都这么说了,当然要听你母后的;再说了,你不回去我也能省下一大笔……你这大肚汉,这些年把我手头上资源吃了多少,心里都没点数么,等回去的时候记得跟你父皇母后狠狠敲一大笔给我带回去弥补这些年的损失亏空。”

小小哭笑不得。

羲和哈哈一笑,一挥手,豪气万丈慷慨大方道:“那是当然的,小多兄弟你放心,我到时候一定让他给你塞满空间装备!”

妖后羲和说这句话可是充满了底气的。

以妖族的富庶来说,不管左小多空间装备多大,她都有底气一股脑充满!

多大点事!

塞满空间装备?小小脸色顿时就变了:“母后慎言!”

左小多眼睛已经灯泡一般的亮起来,道:“不意嫂子竟是这般爽快大气,那小弟我就等着了……”

小小则是满脸苦笑,一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的款。

东皇有些好奇,道:“怎地?难道你爸爸空间装备很大?很大又是多大?难道凭咱们妖族的底蕴,都塞不满?”

小小眼睛看着左小多,左小多不在意的挥挥手,道:“说吧说吧,大家又不是外人,有啥不好意思的。”

小小叹口气,道:“要不然我为什么说,跟着爸爸创一番事业出来呢……爸爸有一个奇特的空间装备……因为一连串的机缘巧合,因缘际会,而今已经形成了一方小天地的雏形,不,应该说是一方世界的雏形,有地火水风构建基石,有天地日月化蕴生机……是真个与一方世界无异!”

“别说用天材地宝填满……就算是咱们妖族所有子民,全都送进去,也未必能够填得满……”

“自成天地?地火水风?一方世界?”

东皇与妖皇齐齐动容,震惊的转头看着左小多。

尤其是妖皇,沉吟道:“我明白了……一旦你爸爸的这个天地成型,那你就是这个天地之中……唯一的太阳?”

小小点头:“是!”

东皇和妖皇脸色转为凝重,不约而同的倒抽了一口冷气。

“虽然这方天地目前还远远没有到成型的地步,但已经有了气运之龙,有了天道气运,该有的都已经有了,只待后期的逐步完善……”

小小皱眉道。

妖皇与东皇同时一下子抓住了左小多的手:“还缺什么?我全出了!”

这一刻,两位皇者的气息,如同火山爆发!

左小多自己不明白,甚至左长路夫妇也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但是,妖皇与东皇却是万二分的明白!

这样的天地的存在,代表着什么,又意味着什么!

这可不仅仅代表着一个无限大的战略纵深基地而已。

还代表着,一位创世神的即将诞生,那可是比盘古鸿钧还要更加牛掰的创世神!

是真正意义上的无限级数强者!

“缺,缺空间法宝,缺星魂玉粉末,缺造化盘三角……缺天材地宝,缺地脉龙脉,缺……什么都缺,就一个雏形,当然什么都缺……”

左小多张口就来,老实不客气。

这般千载难逢的敲竹杠机会摆在眼前,左小多哪里还会客气。

才听左小多说到一半,东皇和妖皇已经泄了气。

“还真真是啥都缺……”

“你这根本就没成型吧……”

小小急忙道:“不不不,是真的已经成型了,我爸他是习惯卖惨,习惯成自然了,等父皇和皇叔你们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于是在左小多邀请之下,妖族三大巨头,齐齐进入了灭空塔。

甫一进去之后,三大巨头就集体愣住了!

擦,这是你口中的啥啥都缺的惨淡空间?

这就是你说的还缺这么多?

这不……明明都已经成就雏形了么?

正如雅琼所言,只需要继续填充东西就好了,根本就不缺那么多的?

还真是习惯性卖惨,习惯成自然?

从灭空塔出来之后。

妖皇与东皇的态度,比之前的热情又更增了十倍!

紧紧地抓住左长路的手:“左兄,一定要多盘桓几天,我们有很多事情,需要咱们一起商量商量,具体事件具体分析,深入探讨……”

“小多,你尽管在这里玩……你需要啥,不管是啥,不管要多少,尽管说,我能给你弄多少,就给你弄多少……放心,说到做到!”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左小多一家就在妖皇宫住下了,踏踏实实的住下了。

小小并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自己回来了,尤其是他的那些个兄弟们。

妖皇和妖后对此非但没有任何的异议,反而给予了万二分的支持。

尤其是……妖皇一家都感觉,小小跟着左小多,在一方崭新世界里做唯一的太阳神,严格意义上来说,还真正要比他的兄弟们好得多,真正的光明坦途,前途无量。

“这是真正的万古长存,不朽之路!”

“这是三足金乌一族可以得到的最好前路,大道直行!”

“雅琼一番险死还生,逢凶化吉,否极泰来,竟得了这样的大造化,尤其是不存任何竞争……”

“但记得要收敛自己的脾气,不能任性妄为,便是当真做了新世界的太阳神,也要与天道保持紧密关联。”

“我觉得现在就可以着手构建属于雅琼的太阳神宫了,等下我就去和扶桑神树商量商量,看看能不能分出一枝扶桑亚枝,陪你去新世界开枝散叶,毕竟,太阳神宫跟扶桑神树将是你日后开展宏图伟业的基石,也是安身立命之地。”

“若有机缘,不妨点化新世界诸如朱雀、火凰、焰鸾之属的灵禽开识,那方世界之中已经有了你的气息,再难得有原生金乌诞世,那就只能选择同属火源一脉的灵禽,开枝散叶,但要注意约束自己的子女。”

“在新世界开荒,一开始就登临高位,记得与开天气运元龙打好关系,更加重要的是,一定要听你小多爸爸的话!万一被你爸爸赶回来,可就一点脸都没有了。”

在妖皇和妖后两口子私下里谈话的时候,每每感慨万端。

“怪不得当初娲皇陛下会将娲皇剑赐给雅琼……你看看,若是新世界真正成型,而雅琼神魂与娲皇剑还保持紧密相连的状态……娲皇剑肯定会陪同一道去往新世界……那么,新世界的天罚,劫雷……就是娲皇剑的威能……”

“娲皇剑往昔虽然只列十大太古神兵之末,但彼时……未必不是大道神器啊!”

“娲皇娘娘高瞻远瞩,委实的令人佩服。”

两人赞叹不已。

殊不知他们提到的娲皇陛下,若是知道了这件事,九成九只会满头雾水。

当初只是为了护卫雅琼劫难,并且尽量保存妖族根本,不至于被算计得分崩离析……怎么,怎么就突然延伸到新世界去了?

而在这段时间里,踏实住在妖皇宫的左家一家子可说是如鱼得水,过得舒服至极。

东皇亲自动作,不仅是四处搜集空间装备,星魂玉粉末给左小多,更是竭力的搜寻一些天材地宝,不要钱也似地往左小多灭空塔里送。

灭空塔的功能越来越是强大,里面的小世界,也是越来越是扩张。

到了一定的瓶颈,东皇更是亲自带着左小多,去找玄武圣君,朱雀圣君,白虎圣君;三位圣君,讨要造化盘碎片。

有东皇陛下亲临,还有青龙的一份因缘,三位圣君没有丝毫的刁难,很痛快的就将手上的造化盘碎片交给了左小多。

三位圣君提出的要求只有一个,而且基本雷同一致,好似商量好的一般。

“若是此次祖地浩劫去到了最后时刻,希望有一部分后嗣血脉子孙,能够进入新世界,保全传承血脉,不至湮灭。”

这点要求对于左小多来说,根本就不是事儿,全然没有犹疑的满口就答应了下来。

造化盘三个角悉数凑齐之后,灭空塔的内部空间,在已有的基础上,又再扩大了百倍不止!

更关键的还有,比原来更形稳固,稳固得多的那种稳固!

如果说之前灭空塔,可以负荷多位准圣级数的强者全力施为发挥,不至倾颓,现在,就算是圣人之尊彼此开战,灭空塔也完全能支撑维系相当长久的时间。

左小多的修为,也随之精进良多,而始终与他在一起的左小念,获得裨益亦是不小。

以妖族之物力,供两人之精进,效果自然是恐怖的!

而对于促成这一切的妖皇东皇妖后等,表现得非常坦率,亦或者说是坦诚。

“我们是有目的的,我们给予非是无偿。”

“一个全新天道的新世界,不仅仅是你们人类的战略纵深,未必不是整个大陆所有种族的战略纵深!”

“若是当真有一天,妖族最终战败,难脱没落之劫;我们三人侥幸不曾陨落的话,不会纠缠,也不会勉力支撑,或者自爆殉难,只会横跨星空,去追寻永恒大道,绝不会进入新世界。”

“我们希望,灭空塔之中的新世界,可以为妖族辟一隅之地,令广大妖族血脉不至断绝。妖族确认战败之日,我们就会制造出妖族全员死亡的灭族假象……让部分妖族后裔,进入灭空塔世界。”

“这是我等作为妖族主宰的未雨绸缪,亦是能为妖族所做的……最后一步。”

“所以我们出这些东西,出得心甘情愿,还唯恐你们不要。”

“诚然,将来或许你我之间,免不了生死鏖战,但是……各自的血脉传承,后代繁衍,却已经安全。”

左长路对这样的说法,可说是完全理解,亦表接受。

在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的追求,都是不尽相同的。

穷人追求的是吃饱。

吃饱的人追求的是小康。

小康追求的是小富。

富人追求的自然更多,或者是享受,饱暖之后难免思那啥,亦或者是权势,进而登临顶峰,然而登临权势巅峰仍有追求,长寿、长生、长生不老,层层递进,永无止尽。

武者追求的是变强,强者追求的是更强。

再之上的巅峰这人追求的则是永生还有大道!

归根到底,不过就是欲望无尽,追求不竭!

常听人说,某某人见识浅薄,或者说,这么粗浅的道理都不懂什么的……

但所谓的见识浅薄,不过是他还没有到那个层次。

比如穷人永远都想象不到皇帝在玩什么,在吃什么;在用什么。

而皇帝除了难以想象豆腐渣是如何的难以下咽之外,同样想象不到,超脱尘世的神仙在吃什么,在玩什么,在用什么。

所谓的神仙,亦是很难想象,为什么那些强者,对我们所追求的东西这般的不屑一顾。

为什么圣人神通广大,法力无边,却对天下众生疾苦视而不见,无动于衷。

因为每一个层次都有该层次的思想与追求。

唯有到了某个位置,某个地位,才能一点点的了解,那个层次的人到底在想什么,进一步的追求又是什么!

妖皇等绝顶强者,真的是为了族人考虑么?

真的是为了天下苍生么?

或者有,但绝非他们生命的全部。

然而他们需要族群存在,只要族群还存在,得益于族群的气运就存在,就有根。

无论他们鏖战星空何处,只要还有妖族根脉的存在,就有底气,就有转圜余地!

如果亘古长空,某个种族就只是剩下了一个纵横无敌的强者,那么这个强者的存在意义又是什么?

除了印证自身的强大之外,再无其他,因为已经没有其他人需要他为自己而战!

恒久的孤单寂寞,迟早会自我崩溃,湮灭在耿耿星河。

就只因为,他没有了同类,没有了更多的存在意义。

所有种族,皆是如此。

妖族亦正是为了这一点,妖皇等主宰强者,才愿意付出这许多的代价,任由左小多予取予求!

只要,能保证这一点,就足够!

因为妖皇完全没有把握,自己能够在这清天劫之中活下来。

打到最后,自己的对手,必然是八大祖巫,左长路夫妇,通天圣人,元始圣人,准提接引圣人、魔祖罗睺等等,这些想起来就心中犯怵的对手!

更别说还有诸如左小多这样的后起之秀,气数运道浑厚得让他都感到震颤!

谁能保证自己在这般级数的战斗中活下来并且获胜?

即便是魔祖罗睺,都没有这个把握,没有这个自信!

此次清天劫劫数牵连之广,旷古绝今,勾连诸族诸天,纵然强如元始通

两个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 龚玥菲版新梅瓶在线观看

天这等最巅峰的强者,圣人之尊,但要同时面对魔族西方二圣妖皇东皇妖后八大祖巫的围攻,一个不好,仍旧可能一朝陨落,万劫不复!

而想要达成这个目的的先决条件,不过是上述之中的强者,有一个舍得豁命自爆,以自身陨落为代价,换取圣人之尊的重创,屠圣也再非是遥不可及,后果甚至是板上钉钉的!

而这一群人,哪一个不是为了自己的大道目的不惜自爆的疯子?

不说别的,准提连圣人之位都舍得舍弃,若是一战底定胜局,你说他敢不敢自爆?

又会不会自爆?!

亦或者妖皇东皇妖后三人之中,为了另外两个

两个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 龚玥菲版新梅瓶在线观看

有机会活下去,三个人中的任何一个都会毅然决然的付诸行动!

至于八大祖巫……那更是一群不可理喻的疯子!

甚至有可能八个一起爆,拉一群同级数强者上路,还能走得乐在其中!

在那样的惨烈战斗里,活下来?

便是道祖鸿钧当面,也未必有多少把握!

所以左小多的灭空塔这一条后路,此刻显得无比重要,难以言喻的珍贵!

同样是这段时间里,左小多一家几乎每天都在涨见识,无任左长路夫妇,还是左小多两口子。妖皇东皇妖后都是见多识广,上古恩怨,随手掂来,信口道来,微言大义,一个个梳理其中关系,一件件奇闻异事,层出不穷。

左小多听到最后才发现,那些顶峰强者之间的关系,还真是复杂到了极点。

比自己一家人的复杂关系程度,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

任何一个与另外一个之间,都有无数的恩怨交缠,说不尽的因果兜转。

他们随时都有可能合作,也随时都有可能翻脸为敌;这一秒还在并肩作战,下一秒就能同室操戈,调转枪头。

你对我有恩?

难道我对你就没有帮助了?

但是你对我也有仇,比如几元会之前,你抢了我这个那个的……有如几百万年前你杀了我老婆……几十万年前你杀了我徒弟……

诸如此类的无数狗屁倒灶事事,穿插在一干上古强者之中,毕竟,真正的太古强者就那么些,横亘历史长河之中!

你夺了我的传承!

你霸占了我的族群!

你蛊惑了我的传人……

各种各样的纷扰纠缠,太多太多了,比如上古神族,龙凤麒麟三族;到后来,妖族之中有一个龙族,魔族之中也有个龙族,灵族之中,还有精灵龙族……

还有凤凰麒麟,也是差不多。

谁也不敢妄言正统,强自分说,只会惹来耻笑!

而听罢妖皇妖后东皇讲说过许多太古往事之余,左小多对于诸族之间的因果恩怨,愈发糊涂起来,其实这也难怪,毕竟连妖皇,祖龙始凤等太古老人,也没谁能真正理得清楚,看得通透的。

反正见了面喊打喊杀,那就完全没错!

见了面喝酒喝茶聊天,也是顺理成章!

至于谁对谁错这种事……

按照妖皇的话就是:操!现在谁还在乎对错那点小事!

因果恩怨,不一而足,因缘际会,应运而生!

及至听罢妖皇等三大妖族巨头听完了往昔故事,无数往事,左小多心下震撼莫名,一众太古大能之间的关系羁绊,实在是太乱了。

分明是朋友,却又是对手,分明是知己,却能生死相搏,分明是不共戴天,但居然还能合作……

你这让我这单纯的幼小心灵,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啊。

我能说,太古大能们,你们太会玩了!

我可是生来刚正不阿,嫉恶如仇,眼里不揉沙子的,仇就是仇,恩就是恩,黑就是黑,白就是白,就这么光明磊落,黑白分明。

听着你们这么复杂的关系,听得脑壳不痛才不正常。

不过这些故事还是挺有趣。

纵使心下鄙夷,却也丝毫不妨碍左小多听的津津有味,同时也有吸收精彩故事之中个中三昧,上位者,心可以不黑,但不能不懂黑心为何物,否则何以对抗黑心?!

嗯,这本就是左小多处世之道,从来如此。

“这个,大哥,当年阐教截教的往事又是如何?能否为我讲讲?”左小多问道。

现在叫妖皇为大哥,左小多已经十分熟练,张口就来,再没有任何局促,所谓尴尬纠结,早已荡然无存,唯有顺理成章,心安理得。

你儿子就是我儿子,咱俩当然是兄弟!

区别只是在于,你是爹,我是爸;就这点些微的区别,没毛病!

就好像巡天御使是我亲爹,洪水大巫,嗯,现在应该说洪水祖巫是我干爹,道理尽皆如是!

更进一步来说,我是慈父,你是父皇,同样没毛病。

你头上没绿,我头上也没绿,这个才是重点,其他不过末节,不值一提!

但是阐教与截教的恩怨,却是左小多心头最大的迷题。

“阐截两教,封神量劫,乃是巫妖之劫后的又一次量劫再启,但他们两教之间,说到底却不过是理念之争。”

妖皇说到另一场量劫,竟是忍不住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随即才是娓娓道来。

当然,他所说的,乃是站在他自己的立场,其中自然夹杂了许多他自己的理解。

这其中的道道,左小多知道,妖皇自己也知道。

然而这等绝顶大能,看问题的方向角度,却往往自有独到之处。

随着妖皇的诉说,左小多也终于明白了很多。

传说中的封神量劫,天地四维,人阐截西方四教与天庭尽皆参与进去的封神量劫,号称是天地开辟以来的人间最大浩劫。

此次量劫的起点,乃是由道祖发动,原意初衷是以相对小的损失,消弭自巫妖量劫之后所累积的天地重负,削弱截教的;不意浩劫启动,一发不可收拾,愈演愈烈,最终演变成了四教死磕,最终以号称第一大教的截教近乎全灭为终结,而诛仙剑阵、万仙阵两役,令到洪荒大地受损严重,埋下了洪荒变天,祖地分陆的远因。

最终一战之后,阐教没有赢,人教没有赢,截教更加没有赢,而西方教看似得利,更因而结下西游量劫的因果,但他们当真赢了么?同样没有!

那么到底是谁赢了?

当时的天庭赢了?

天庭,也没有赢,顶多只能算是占到点小便宜而已!

究其根本,那一场由道祖策动的封神量劫,根本目的在于消弭天地杀机,次一级的目的便是扶持天庭,成为三界主宰。

但是在数位圣人有意无意的推动之下,彻底的变了味道。

连番大战之后,固然死了很多无关紧要的角色,生灵涂炭也是真正的意义上的。

但各教的真正高手,并没有死几个,即便是号称损失惨重,几近灭教的截教,几位大弟子却因缘际会之下成为西方教中坚力量;通天教主虽然被封禁,但截教弟子却以自身的努力,借着圣人的算计,借着西方教大兴传教天下的机会获取无量功德,用百万年光阴,冲洗掉了通天教主身上的因果。

“所谓的封神量劫……归根到底,到最后就是,你也觉得委屈,吃亏了,我也觉得委屈吃亏了,大家不管是表面上的赢家,还是输家,都觉得自己吃了大亏,愣是没有人觉得自己当真有占到便宜……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到最后结成一个死疙瘩,恩怨纠缠不知道多少光阴岁月,一直到如今仍旧不过一个……”

妖皇撇撇嘴,道:“……恩怨局。”

“到后来,阐截两教数位弟子同在西方,一边倾力合作,各自捞取功德洗刷因果,一边互相看不顺眼,明争暗斗各种无所不用其极……”

“一直到现在,截教重立,截教弟子大批归来,矛盾恩怨更是直接放到了明面上,适逢清天劫来临,大家正好是可以放开手脚,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说到底,仍旧一笔糊涂账!”

“而已!”

“仅此而已!”

“那我就多少明白了一点……”左小多道:“那么我想问的是,截教所属弟子可算得上是妖族么?”

这一次妖皇没有迟疑,直接道:“不算。”

“啊?”

“所谓妖族,须得有种族传承。而截教弟子,说道尽是披毛戴角,卵化湿生之辈,但实则其中的绝大部分都是由通天教主点化开悟,修行的尽是截教功法……就本质上来说,跟妖族跟脚存在有根本的不同。”

“妖族修行者,大多都有内丹元丹在身,而截教弟子,却是与人类修道士一样,以练气为根,汇元为本,精炼自身元神。这已经是决定性的差异。”

“当然,这个中关键非各势力高层难以尽悉,许多截教低辈弟子对此中界限更是难得分辨;但是在截教上层与我妖族上层,却都明白这两者早已不可混为一谈。”

妖皇叹口气,道:“若是真能汇流……那我妖族又岂会甘心退避,让出天庭,让出大陆主宰的尊位……”

左小多听得似懂非懂,倍觉混淆。

妖皇的意思好像是……有点矛盾。

比如……有两头乌龟,一头是妖族,另一头说,我不是妖族,我是截教仙。

这尼玛……你想想吧,这是何等的不可理喻,哪里就可以理解了?

然而现实偏偏就是如此……

“通天教主还真是牛逼……”左小多忍不住钦佩。

“通天教主当然牛逼。”妖皇也已经习惯了左小多的说话方式,还不自觉地被影响了。

双方在一起,就谈天说地,谈古论今;谈完之后,自然还要归纳入正题。

“你那方天地如何了?”

“得益于造化盘其余三角的集聚,目前应该已经有……妖族大陆和巫族大陆加起来这么大了。”

左小多道。

“竟有那么大了,足够应用了。”

“还不够,或者该说还不是极限。”

左小多道:“大抵我本身修为仍形浅薄,局限了空间的发展。还有就是,造化盘虽得三角汇聚,仍旧未全,还不能达到最大功效,亦是原因之一。”

说起这一点,妖皇也是苦笑,半晌哑口无言。

就这件事,他是真的不敢做出来任何承诺。

造化盘未全?!

自然不全,肯定不全啊!。

左小多目前已经取得了大部分的造化盘碎片,可造化盘遗落的最后部分乃是造化玉碟,落在道祖手里的造化玉碟。

当年道祖正是以造化玉碟融入天道,衍化三千大道,才有了现在的这个世界。

你左小多居然连那个也想要抢?

不知道该说他心太大,还是不知天高地厚!

从道祖手里抢东西,这可是妖皇帝俊连想都没想过的大动作……

“这个,爱莫能助。”

“明白明白……您不能帮我取得造化玉碟我可以理解,完全理解,但我希望您能帮拿到另一个东西,这件物事于大哥只是举手之劳。”

左小多笑的很是狡黠,言语间却是极尽轻描淡写,好像是在说一件小小的小事。

“什么东西?”

“您家十太子手中有一个葫芦。”

左小多图穷匕见,露出了森森獠牙,血盆大口,豁然张开。

……

【。】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