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子的春天 乱小说录目伦短篇500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咕咚、咕咚咕咚......

耳边不断翻涌的潮水声音,好像心脏的呼吸一样唤醒了朦胧沉痛的意识,一双浑浊的红眸骤然睁开,看到了一片猩红。

伴随着意识的苏醒,一阵猛烈的痛苦霎时从脑海中奔袭而来。本来就破碎的记忆碎片被冲击的更加凌乱,就像无频电视机散落的雪花杂音。

“额......”

叶一凡闷叫了一声,他感觉浑身遍布痛楚,仿佛被打碎又重新被胶水粘在一起。他眯起的眼睛渐渐适应了并不怎么强烈的光线,看到的周围是一片猩红的血肉,表面覆盖着透明的薄膜,一条条巨大的管道布满周围的空间,纵横交错却又井然有序。

“发生了什么?这里是什么地方?”

叶一凡竭力的回忆着,要想起事情的经过却在绞尽脑汁,比宿醉过后还要难受,此刻他灵感爆发的厉害,就如同被巨木敲打的铜钟,简直恨不得把他的脑袋撞碎。

突然有一股血腥味浓烈至极的腥风刮起,并且越来越猛烈,刮的那些血色管道重重晃动,地面的血肉也在翻腾。这些血液涌动,一张一合有韵律的声音灌入双耳,叶一凡的脑袋疼的更厉害了,有一股巨力在拉扯他,这种感觉也并不陌生。

那些断裂的记忆碎片翻涌,有一些重新成形。登上山脉寻求石板,森林的树木就像触手一样胡乱挥动...那是黑山羊幼崽,接着那些异教徒召唤了森之黑山羊,它把自己塞入了体内......

那么这一望无际的血肉,被薄膜包裹的地面,浓烈的血腥味,流淌着鲜血的管道......这里就是森之黑山羊莎布尼古拉斯的体内,那位至高生命女神的子宫!

“我们每个人都是痛苦的造物、人的一生离不开痛苦......”

耳边响起了喃喃低语,叶一凡的精神也在被不断消耗,那心中的阴影也如腐烂而生的蛆虫般不断增多。那些异教徒...莎布尼古拉斯想要冲垮他。

叶一凡咬着牙,耳边是不断嘶哑的声音,不管现在是怎样的头痛欲裂,他都必须抵抗着这股精神冲击!要知道灾难还没有平息,奈亚拉托提普还存在着,伙伴们还在等自己回到未来,许多事情不能就这样。

他不能倒下,绝对不能死在这里!

叶一凡挣扎着自己的身体,他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被血肉淹没了。周围都是重重畸形的触手、肢体、器官、头颅......眼睛前面甚至还有一段段扭曲的肠子清晰可见。

他想要试着把手抽出来,但是全身都在那透明薄膜血肉中,皮肤的质感是一种诡异的粘稠和涌动,好像与叶一凡粘为了一体,又好像孕育叶一凡而生的胎盘。

叶一凡奋力将手从血肉里剥离开,他极其费力的将手高举,等自己的手映入眼帘后他才看到自己的胳膊有一些透明薄膜和地面的血肉连接,好像人体组织。

根本不在乎疼痛,叶一凡猛然发力把连接自己胳膊的薄膜扯断,霎时血色的水流像泉水爆发地喷涌而出,形成了一道血柱,一片血瀑,接着冲上半空,再散洒开来,下雨般染红周围。

叶一凡的全身已经被鲜血淋透了,他的头发不管是黑色的部分还是白色的部分,都被染成了鲜红,其脸庞上满是血水与破碎的血肉组织,简直就像在血海中泡了个澡。

他伸出的那条手握着的是鲜血淋淋的银河火花,这就是为什么叶一凡要将手伸出去的原因。这里是黑山羊的子宫,任何的咒术,不管是光明的还是黑暗的都会增长莎布尼古拉斯的力量,至少还有迪迦的力量可以用。

但这,可是孕育万千生命的黑山羊子宫啊!也就是说这里什么恐怖的东西都可能出现,所以叶一凡最先考虑的就是离开这里,最起码得先保证自身的安全。

想着叶一凡想要变身为迪迦奥特曼,但是豁然间一股血腥味弥漫,一股朦胧却又清晰的声音响起:

“迪迦奥特曼,你的精神意志很顽强,和那家伙说的一样顽强。但很可惜,你也和那家伙说的一样有一种愚昧的固执......”

这声音,让叶一凡的动作微微一愣。就和遇到奈亚拉托提普、伊波兹特尔、犹格索托斯的感觉一样,一种源自于冰冷黑暗宇宙的深邃感,同样也带着一股邪恶的味道。这豁然是来自不可名状、来自外神的声音,那就是森之黑山羊莎布尼古拉斯的声音。

他说的“那家伙”,指的估计就是奈亚拉托提普。因为它了解自己,比自己更了解自己......是它向莎布尼古拉斯提起了自己,所以勾起了这位生命女神对自己的兴趣,从而降临到这个世界。

果然,灾难都是自己引起的......

不对!这一切又是奈亚拉托提普!

叶一凡咬紧压根,从那片扭曲交缠的恶心血肉吼道:“你究竟要做什么?!让这样的世界重生又有什么意义?”

“痛苦......这个世界是个病态的世界,也是我孕育了这样的世界。差异与不公、压迫与剥削,一直都存在着。这样的生物存在方式、文明存在方式,是有病的,一直有病,你不这么认为吗?”

声音灌入叶一凡的脑海,他的目光还能看到从横交错的血肉,但意识却在变的模糊......

莎布尼古拉斯的声音依旧在响,不仅仅是清晰混乱的邪恶,还带着一种如母亲般的哀伤:“迪迦奥特曼,你明白吗!这个世界充满不公,缺陷、差异一直都存在着!就是这样的东西滋养了痛苦。”

“你自己明白痛苦的滋味吗?你并不明白,你一直都是人们的救世主,你在守护差异、你在守护不公,你就是个坏孩子,你就是当权者的走狗!”

“演化的基础是差异,而不是平等......你在守护差异,你在守护不平等......”

叶一凡的精神开始躁动,昔日的种种痛苦又在眼前浮现。那种感觉又来了、又来了,为什么又是这样......

“这个世界的病越来越重,你看的到,到处都是.....”

一股浓烈的腥风伴随着血肉的涌动降临,叶一凡的身体也在被血肉挤压,无数的血肉...那些眼睛、碎肉、肠子、肢体,有一些模糊了双眼,有一些灌入了耳朵、鼻子、嘴巴,还有些......

叶一凡那双被血盖住的眼睛再次睁开,他看到了,看到了很多,那些差异、不公、缺陷......

他看到一个出生就没有四肢的婴儿,他的父母表明想要养育这个孩子长大,实际上却是想在他人眼里塑造一个“大善人”的良好形象,背地里却把这个婴儿丢在了一处草丛里。

草丛里的蜘蛛、蚂蚁、蜈蚣爬满了这个脆弱的生命,有些虫子钻进了耳朵,有些虫子咬开了幼嫩的皮肉。那些叮咬让这个孩子哇哇大哭,但却没有引来任何人注意,最后被觅食的流浪狗发现、被叼走。

他哭的越来越大声、越来越痛苦、最后哭声越来越弱,然后再没了声响。

接着几天,街道上贴满了寻人启事,他的母亲在电视里嚎啕大哭,网络上都是关心、可怜这父母的帖子,但背地里他的父母却数着社会上好心人的补贴金大笑......

叶一凡又看到一个老人,他出生在农村,读书不多,但好在有个孩子,有个爱着的老伴。但是这些都从孩子的意外去世改变了......

他的地被村里的村霸霸占,即使叫来执法人员也没有用,没办法,只能去城市里做点小生意,每天起早贪黑,起码要让老伴的生活好点,但是老伴却得了癌症......

这笔钱是现在的他无力承担的,想要贷款、没有地没有房,借高利贷又被骗,还欠下了一堆债务。没办法,只能起的更早、没有多少休息的时候,看见城管就跑,每天都与执法人员争执,但老伴却去世了。他恨这样的自己,在老伴去世的那天,只能坐在地上抽着别人那捡来的烟屁股哭。

最后,挂坏了别人的豪车,没有钱赔偿,被打的浑身遍体鳞伤,最后气绝于残破的出租屋,没有人发现......

他又看到一个小儿麻痹患者,懂事的那天就坐上了轮椅,他的父母听庸医说做手术就能治愈,存了大半辈子钱被拿去,最后那个小儿麻痹患者却死在了手术台上......

叶一凡又看到一个唐氏儿.....

他又看到一个抑郁症患者......

他看到...

他又看到......

这些痛苦、这些差异,这无能为力却又揪心的痛,那些越发痛苦、那些缺陷、那一个个平凡却又痛苦的人,那些遭遇不公的人、那些生来就有缺陷而遭受差异的人,那些患有血友病、白化病、成骨不全病、唐氏综合症、蚕豆症、侏儒症、白血病、卟啉病、克罗恩病等等等等......

最后叶一凡又看到了他自己......

那个幼嫩,还处于少年的脆弱身躯,被父亲一脚踢在地上。那比脑袋还大的拳头不断击打在这个还只是6岁的儿童身上。那冰冷的表情,毫无意义的暴力,使这个少年身体迅速肿痛,短短几分钟身体就变的一片淤红。

少年蜷曲在地上,泪水顺着浮肿的面容流淌在干净的地板,他带着哭腔,不断哀求。

“爸爸,爸爸,不要打了....”

“爸爸,别打了,是我不好是我不好。”

“对不起爸爸,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看到这里,叶一凡再没了动作,那染红头发的鲜血,顺着眼角流落的

傻子的春天 乱小说录目伦短篇500

透明液体一起滴落在猩红鲜活的血肉上。他在颤抖,这幼时不公的痛苦让他的身体也跟着颤抖起来。

“迪迦奥特曼,你现在也尝过了痛苦的滋味,所以你也以痛苦而生,你悲惨而食。一旦尝过这种滋味,你就不再是你自己了......”

“现在,你是不是觉得这个世界,应该获得重生呢?”

“没有痛苦、没有差异、没有不公......”

伴随着这些话语,四周错乱的巨大血肉正在归于寂寥,似乎正在等待叶一凡的答案,但是.....

“所以这些痛苦,有什么意义吗......”

被血肉覆盖的叶一凡颤抖的越来越厉害,能看到他那张沾满血肉头发下的面容出奇平静,他继续说:“我赞同你的理念,这个世界的确充满不公、痛苦,但是那个家伙没有告诉你,或者你根本就没有想过,我的痛苦是因为什么。”

叶一凡握紧拳头,猛然抬头从那天际上的血色怒吼道:“我一生的痛苦都因你们而起啊!凭什么要让你这么个黑暗的东西告诉我什么是痛苦!你告诉我你凭什么,凭什么!!!”

“我的一生的伴随着痛苦,我的痛苦就因为你们这群黑暗的东西,我的世界也因为你们充满灾难!我在解决这些痛苦,我想要解决你们!因为是你们造就了我的痛苦啊!”

突然间,整个血肉开始崩溃似的颤抖起来,一股雷鸣般的响声炸起,就好像母亲发怒时那种歇斯底里:“可就算如此,那些差异、那些因缺陷而痛苦的人们又是怎样?他们不是因为我们,是这个世界存在缺陷啊!”

“那这些痛苦,与我有什么关系......”

叶一凡冷笑一声说:“你们搞错了,自始至终的都搞错了。我虽然明白这些,但我从来都和你们不是一路人。我为我自己而活!那些痛苦和我没有关系,若是他们的愿望想让这个世界重生......”

“那我就把他们和你,一起毁灭!”

豁然间,包裹住叶一凡的血肉爆散开来,周围也骤起了强烈的震动,到处的血色管道有血柱猛力喷涌而出,涌现的血色也散满了这片充满活力的血色之地,但那血色所反射的却是希望的光辉。

森之黑山羊莎布尼古拉斯也终于感到了痛苦......

此刻叶一凡也履行了之前的话语。我与你们之间必须要毁灭一个,那就是毁灭你们。尽管这样做那些差异不会消失,但就像叶一凡的话一样与他没有关系,他只为自己而活。

他要活下去。

他要杀死奈亚拉托提普、打败一切造就痛苦的黑暗。

他要回到自己的世界与伙伴们相见。

所以需要击倒莎布尼古拉斯这位外神,所以需要那份力量,即使会失去记忆但不得不使用它,因为这是值得的。

外神的力量代表了混乱、邪恶与黑暗,没有什么可以击败他们,除非消灭他们本身的概念。

想要消灭混乱,就得让混乱得到修正,那些痛苦终究抵不过万千人们的希望光辉,而那些光辉会掩埋痛苦,痛苦也终究抵不过希望。

而那希望的光辉,让混乱修正的光辉,就只有那个力量、那个在万千人类的光芒与希望中构建出的力量!

血腥的血肉覆盖之地,一抹无形的金色披风撒下,三对光翼也如炽天使的翅膀展开!在划破痛苦的希望之光散满这片痛苦至极的孕育生命之地,一抹金色的光芒也豁然在叶一凡右眼爆发......

喜欢迪迦奥特曼之战记重启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