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深火热小花喵 抖音最火的网名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他不能瘫着,那就让你来替他恕罪吧!”

和办公室相通的休息室门突然打开了,江云歌散落着长发,揉了揉睡眼,半睡半醒靠在门边上,三分慵懒,七分妖娆。

君衍回头看了一眼,顿时愣住了。这丫头,是在玩火吗?她是什么时候找到自己的衬衣换上的?这丫头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穿成这样,有多诱人?

江媛看到江云歌这身打扮出现在君衍的休息室里,顿时,脸上一阵青一阵紫。休息室可是君衍最隐私的地方,江云歌这幅样子,难不成大白天的还睡在这里了?

君衍咳嗽了两声,强压住身体里不安分的那团火,宠溺又抱怨的说道:“怎么醒了?”

作戏就要做全套,丫头想玩,他自然奉陪到底。

“听到声音,就醒了。老公,睁开眼没看见你,人家害怕。”这酥软的声音,彻底唤醒了君衍内心深处的狼性,他意味深长的看着这丫头,衬衣宽大,套在身上,刚好露出她一双修长笔直的腿,让人想入非非。

她光着脚走了出来,旁若无人来到君衍面前,就这么坐在了他怀里,懒懒的靠在他身上,像极了一只没睡醒窝在怀里撒娇的小猫猫。

君衍第一次觉得,自己满级的自控力都快有些不够用了。这丫头大胆起来,实在让人意外,真是处处给人意想不到的惊喜。

她抬了抬眼皮,看了江媛一眼:“你还杵在这?”

江媛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尴尬过,可是,让她就这么离开,江媛心有不甘。君衍难道就不说点什么吗?江云歌这幅样子,成何体统?让人看见,岂不是丢尽了君家的脸面?

她盼着君衍责骂江云歌,最好把她丢出去,可谁知道,君衍却把怀里的人抱得更紧了些,柔声说道:“乖!再睡一会,老公在这。”

江云歌扬起了胜利的微笑:“江媛,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一起说了吧!别在这磨蹭时间了。如果你想替江宏义受过,我也不介意。只是,加倍而已。”

一听到这句话,江媛的脸色立即变了,吓得立即站了起来,后退了好几步。

她警惕的看着江云歌:“你……你可别乱来。”她还很年轻,有着大好的青春年华,如果就这样被江云歌弄成瘫痪残废,一辈子都要躺在床上,那她还有什么希望。一个活死人,活着有什么意义?

“怕了?”江云歌毫不避讳讥笑道:“你不是最有孝心的吗?我以为你会说,只要能让父亲好起来,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你都愿意。”

“那么,你是承认,父亲中风,跟你有关系了?”

“当然跟我有关系了!是她,逼着我离开君家,离开你,让你上位。给了我一个负债的公司,让我永远消失在京都城。我只不过合理拒绝了他的要求,他却用外公的性命来威胁我。一气之下,血压飙升,突然中风,这不是很正常吗?”

江媛不信,大吼道:“你胡说!爸的身体很好,一直没有高血压,怎么可能脑梗塞。”

“脑子里的情况,就凭你,说得清楚?你们什么时候真正关心过他的身体?他的身体早就有问题了,你们不但不关心,还任凭他每天在外面喝酒应酬,他今天只是脑卒中,下次,说不定猝死了,你们还能赖在我头上,说我杀死了自己的亲生父亲。我就想问你一句,我对我父亲动手,对我有什么好处?为了留在君家吗?”

她讽刺的看着江媛:“君家的人很喜欢我,包括我的老公君衍。我想留下,还需要经过你们的同意?你们未免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如果为了公司,我一句话,君衍随时都可以把公司双手奉上。我勾勾手指就能让你你们完蛋,你说,我为什么要对自己的亲生父亲下手,落下一个凶狠无情的恶名。”

“这……”

江媛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江云歌的问题,因为,连她自己都想不明白。

这时,君衍怒了,他脸色一黑,阴沉的看着江媛:“你们江家人,好大的胆子。连我身边的人都敢威胁谈条件?是不是觉得,你们是云歌的亲人,我就不敢对你们怎么样?”

看这架势,君衍像是要追究父亲的责任,江媛哪里还敢多说什么。她再一次失策了,只能眼巴巴看着得意的江云歌,一肚子苦水,无处诉说。

“三少,你不要听信了她的话,事实真的不是她说的那样。”

“你敢说,你们一家人没想过让你取代我的位置,把我赶出京都城?当初你们没有经过我的同意,说把我送来君家就送过来,现在,可不是你们说一句让我走,我就会走的。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请神容易送神难。你们把我当什么了?”

若不是君衍在这,江媛肯定会不顾一切和江云歌彻底撕破脸。可是,在男神面前,她还要维持自己的完美形象。

她看着江云歌,突然哭了起来。

“姐姐,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爸妈什么都没跟我说,我是关心爸爸的身体,这才跑来说的。对不起!是我误会了你。姐姐你是医生,菩萨心肠,怎么会忍心对父亲下手呢?我真是鬼迷心窍,胡思乱想。你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姐姐,既然现在你知道父亲病了,以你的医术,要治好父亲,应该不难吧!你跟我去看看父亲,把父亲治好吧!你是善良的人,不会忍心看着父亲瘫在床上受苦的。对不对?”

这种时候,江云歌总要维持自己的形象吧!这么一来,她就不得不答应给父亲治病了。既然没办法把她赶走,让她治好父亲,也是可以的。

可就在这个时候,江云歌却一口拒绝了。她当着君衍的面,竟然

水深火热小花喵 抖音最火的网名

拒绝了她的要求。

“我凭什么救他?”

江媛目瞪口呆看着江云歌,不知道她这是什么套路。

“姐姐,这可是你的亲生父亲啊!难道,你连自己的亲生父亲都不管了吗?你是善良的人,你不会这么做的,对不对?”

“亲生父亲?就他?你扪心自问,他可有一天做过一个合格的父亲?他根本不配做我的父亲。” 

喜欢替嫁娇妻甜又飒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