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书屋 男男车车好快的车车有点污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这一阵,总是有人往大龙山跑,甚至还来了考古队的人。只是现在乱石山那边一直是大雾笼罩,有人进去过,差点出事了。”苏沫曦总觉得大龙山的这些变化,可能和陈铭脱不了干系。

“乱石山那边怎么会起雾呢?我长这么大,也没见过乱石山大雾不散的。不过这个季节,也很难说。可能过了秋季会好一点吧。”陈铭自然得装糊涂。

苏沫曦见陈铭避开话题,便没有继续说下去。

“你什么时候准备动工啊?”

“就在这几天。材料可能还少了一点,老屋以前没怎么修缮,很多木头都腐朽了,估计能用的不多。要建木楼的话,外面剩下的这些木料又有些不够了。还得再去买一批回来。”陈铭说道。

“你之前换家具,木头不够,就买一大批回来,结果剩下一大批,就打算建木楼,结果木料又不够,再买一批回来,等建完木楼,发现还剩下一大批,是不是继续打家具?打完家具,再继续扩建木楼?”苏沫曦说着说着就笑得说不下去了。

陈铭抓了抓脑壳,还真是这样啊。这建木楼比打家具还难盘算,要想不剩下木料,就只能用一批再买一批,但这样比较麻烦。陈铭不太喜欢这么麻烦,所以,只能粗略地盘算一下,然后一次性买一大批回来。剩下就剩下,剩下可以打家具嘛。建了木楼之后,现在的这些家具又不够用了啊。最主要的是,陈铭每天也挺闲的。不折腾,日子怎么过啊!

“陈医师,跟你商量点事。”苏沫曦说道。

“什么事?”陈铭问道。

“马玉兵,马当荣,汪贵,这三个人,一直游手好闲,平时还聚众赌博,在村子里始终是个隐患。你这不是马上要建木楼了么?能不能把这三个人放到你这里,给你做事?俗话说得好,恶人自有恶人磨!”苏沫曦说道。

“什么叫恶人自有恶人磨?我是恶人吗?”陈铭不满地说道。

18书屋 男男车车好快的车车有点污

不是,但村里人没有不怕你的。这三个人要是在你这里,保准不敢再搞什么幺蛾子。”苏沫曦说道。

“苏支书,你想要指使我干什么,你就好好跟我说。什么恶人自有恶人磨!我是恶人吗?”陈铭还是非常不满。

苏沫曦却是一脸惊喜:“你答应了?哈哈,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你还是真心希望茶树村越来越好的。”

陈铭额头上布满了黑线,你应该关注的重点是这个吗?

不过,陈铭马上要建木楼了,这事他一个人做不了。木工他可以一个人干下来,但是他需要几个帮手。这种苦力活,陈铭也不好意思叫别人。把这三个坏蛋抓过来干活,倒是挺合适的。陈铭一点心理障碍都没有。这种人又不怕用废了。反正也是废物利用。

陈铭也不担心马玉兵、马当荣、汪贵几个不肯来。之前这三个混蛋算计了陈铭好几回,陈铭都一直没有找他们算账。现在正好可以让他们还账了。

“谁给你出的主意?”陈铭问道。

“马岩。他说这三个家伙就你有办法对付得了。”苏沫曦说道。

“他说恶人自有恶人磨?”陈铭问道。

苏沫曦笑着点点头,直接把马岩给卖了。

马岩在家里打了一个喷嚏,这事谁在背后说我的空话?

“你说陈医师会不会管马玉兵他们几个?”陈秀荷问道。

“那肯定会。他不是要建木楼么?建木楼不要帮手啊?他又不好意思老让我们这些人给他帮忙。有三个这种混蛋可以随便用,他会放过?再说了,苏支书上门请求,保准管用。”马岩说道。

陈秀荷点点头:“你说陈医师和这个苏支书吧,这两个人本来挺合适的,陈医师是附一的特聘专家,收入比附一的那些专家还高。苏支书也是年轻有为,将来肯定是前途大好。但这两个人又不像是一路人。”

马岩笑道:“男人和女人的事,谁能够说得清。有个时候,莫名其妙就凑一对了。”

“呵呵,马岩,你当初要是不被马光勇给坑了,你和肖青翠的孩子应该有马仕堂那么大了吧?”陈秀荷说道。

这是个送命题。马岩哪里敢答题!

“幸亏当初马光勇,不然我也不会遇到你,也不会有长宁。我们才是幸福的一家。”马岩在陈秀荷这个夺命考官的死亡凝视下,巧妙地完成答题。

陈秀荷笑个不停,她不是个蛮不讲理的人。看着马岩那紧张的样子,陈秀荷乐不可支。

陈铭既然答应了苏沫曦,自然得去找马玉兵几个。

一上来,陈铭就开门见山。

“我明天就开始建木楼了。缺几个人手,这村里就你们三个游手好闲,从明天开始,你们去给我帮工去。”陈铭说道。

“陈医师,你建房子,我们是应该帮忙。但是,我们最近有点事,实在是没空。村里的劳力可不少。我们几个你还不知道?都不是干事的人啊。”汪贵陪着笑说道。

“你们两个呢?愿意不愿意?”陈铭看着马玉兵和马当荣。

“愿意是愿意的。可是……”

马玉兵的话才说了一半,就被陈铭打断了:“愿意就好。你呢?”

“哎,不是……”

马玉兵想要辩解,被陈铭眼一瞪,就把说到嘴边的话给吞了回去。

“你呢?”陈铭看向马当荣。

“我,我……”马当荣不敢随便回答了,求助的眼光看向汪贵。

“我问你,你看他干什么?汪贵,你狗日的想坏我的事?”陈铭看了汪贵一眼。

汪贵连忙扭过头。

“不愿意是吧?”陈铭问马当荣。

“愿意是……”

“看来你也是愿意的。”陈铭打断了马当荣的话。

马当荣脸色很苦啊。

“就你一个人不愿意?”陈铭又问汪贵。

“我也是愿意的啊。只是……”

汪贵说得很快,可也被陈铭眼睛一瞪,就顿住了。

“看,你们三个都是很愿意的。村里人都说你们三个好吃懒做,坏透了,我就觉得你们几个还是有药可救的。之前你们三个做了什么事情,我可是清楚得很,我一直放过你们几个,以为你们几个能够悔改,没想到这次盗墓贼跑到咱们茶树村来盗墓,你们三个竟然还当帮凶!我本来是要新账老账一起算的,但是一个村子的人,我准备给你们一个机会!就看你们珍惜不珍惜。你们要是不珍惜的话,那就怪不得我了。有些人留着也是祸害,还不如直接灭了。”陈铭说道后面,语气越来越

18书屋 男男车车好快的车车有点污

严厉。

马玉兵三个都是瑟瑟发抖啊。

“对了,你们三个还想变好吧?”陈铭问道。

马玉兵三个不住地点头。真的怕给灭了啊。

“明天在医院门口等我,我下班之后,你们随我去我家,下午就动工!过年前要完工,时间紧,你们要是敢耽搁我的事,这辈子就别在茶树村冒头了。”陈铭威胁了一句。

马玉兵、马当荣、汪贵三人还真是存了心思出去躲躲。被陈铭这么一威胁,立即万念俱灰。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除非他们这辈子不回茶树村,否则不可能躲得过这一劫。

“我就说你们还是有药可救的。”陈铭用力拍了拍马玉兵的肩膀。

陈铭一走,马玉兵几个的脸立即垮了下来。

“太欺负人了!”马玉兵哭丧着说道。

“要不我们出去躲躲?”马当荣问道。

汪贵叹了口气:“躲多久?躲一辈子么?陈医师都放了狠话了,怕是还没出门,就得倒霉。再说我们身上也没什么钱。在外面能撑多久?”

“那怎么办?难道我们真的去给他打杂去?”马玉兵可不想干活。

“姓陈的,每天要在医院里上班。每天也干不了多久的活,我们天天磨洋工,他拿我们没办法,还得放我们回来。”汪贵说道。

第二天,陈铭医院里出来,看到马玉兵几个站在门口等。

“来得还挺准时。走吧,今天的活可不少。”陈铭说道。

到了陈铭家里,陈铭就给马玉兵等人派活了。

还没等马玉兵几个偷奸耍滑,陈铭就把监工的叫了过来。

“今天的活挺多,我怕你们干不完,给你们三个找了两个帮手。这两个家伙脾气不好,你们可要动作麻利一点。万一把人家给惹恼了,就要有挨揍的心理准备。”陈铭提醒道。

本来汪贵还想抗议一下的,但看到两个监工之后,立即闭住了嘴巴。

两头黑熊!陈医师这是要命啊!

第一天干活,陈铭故意要让这三个人吃点苦头,也不给他们化水,还让两头黑熊监工。让这三个家伙一刻都不敢停,拼命地干活。

吃午饭的时候,这三货已经累得站都站不稳了。干活的时候,真是一刻都敢停啊。陈医师真不是人,竟然给两头黑熊准备了两根狼牙棒。这两头黑熊,拿着狼牙棒不停地向他们比划。这一棒子砸下去,哪里还有命!

“来来来,三位辛苦了,先喝杯水。”陈铭给三人一人一杯水。

马玉兵心中嘀咕:“小气鬼,累死累活替你干活,连杯茶都没有。”

马玉兵没喝过陈铭的茶丸泡的茶,还真想品尝一下。

喜欢医村之长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