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蔷薇 龚玥菲版金瓶1一5集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欠大仙一卦。”一听时,算地道人一怔,但,旋即,他打了一个激灵,脱口说道:“大仙可是有求一卦。”

对于算地道人这样的话,李七夜不由淡淡地笑了笑,说道:“你们先祖,曾言通天,也曾言可卜一切,就不知道他能否做到。”

这个时候,算地道人在心里面可谓是激荡,因为他不由想到了他们世家的一个传说,或者说他们先祖所留下的一句遗言,甚至是一句祖训。

在他们先祖生前,曾留下了一句遗言,但是,他们先祖也是为了这一句话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虽然当年具体是什么事情,他作为后人,也不得知,因为岁月太遥远了,他们世家世代更迭,曾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兴衰,曾经历过一次又一次的灾难,但是,他们先祖曾留下一句话,他们子孙后代,依然还是记得,世世代代传承,甚至都要成为了他们世家的祖训了。

“我本非我,不可忘我。”算地道人不由喃喃地说道,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说出这样的一句话之时,算地道人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深深地向李七夜一鞠身,说道:“小道诸多不明,时代太过于遥远。但,我们世家,曾有一句,可称为祖训,此话乃是先祖所留,也是遗忘。以家族记载,此言留于后人,也是留于卦相之人,子孙后代,不敢忘也,也难于去揣摩,今日大仙一说,或许,此言便是大仙之卦也,小道也不敢断言,若是世家与大仙有这一卦相,或许,此言,便是卦相。”

“我本非我,不可忘我。”李七夜听到这话,也轻轻说了一声,片刻,点头,徐徐地说道:“你们先祖,也是尽力了。”

算地道人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说道:“有传言,先祖当年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有记载认为,在那遥远纪元,先祖欲一窥天,却遭受大劫,虽在劫难中幸存下来,但,也近于枯死。”

这件事情,他们世家的子孙后代已经说不清楚了,但是,他们先祖,是一位极为逆天的存在,以卦相称绝天下,那怕是古之大帝,在他卦相之下,都极为准确,他是一位可以穷究天地之人,可以窥视未来之辈。

在那遥远的岁月里,传闻说,以他先祖卦相,不知道有多少存在,敬之如神明,那怕是无双之辈、庞然大物,对他们先祖也是恭恭敬敬。

在那样的时代里,也曾有一位又一位无敌存在,向他们先祖请卦,欲窥未来。

他们先祖在占卜之道上,已经是登峰造极,后世子孙,难于及也。

在他们先祖晚年,本已登峰造极的他,曾秘密举行了一次盛大无比的占卜,此举乃是窥天,具体占卜是何,后世子孙不得而知。

但是,这一卦却给他们世家带来了可怕之灾,在这一次盛大的占卜之上,他们先祖一窥天机,却遭受大劫,他们世家也发生不祥,可谓是十分恐怖。

在那恐怖无比的事件降临之时,他们先祖借了诸位无双之辈的手段,保住了世家,但是,他也付出了惨重无比的代价,此卦之后不久,他们先祖便身亡逝世。

在他们先祖身亡逝世之前,留下了一句让他们世家子孙后代铭记的话:我本非我,不可忘我。

这一句留下的卦相,他们世家子孙后世,世代都有人去参悟过,但是,却无法去参详这一句话的真正奥妙,尽管是如此,这一句话依然是在他们世家世世代代流传。

在这一句话上,他们世家曾有逆天的卦师认为,此句乃是留给有卦相之人,并非是为他们世家所留。

所以,今日李七夜说出这样的一句话之时,算地道人就打了一个冷颤,或许,这一句话,就是为李七夜而留,或许,李七夜就是这个卦相之人,俗称之为有缘人。

“此卦,可通天。”李七夜徐徐地说道:“但,你们先祖未能镇天之能,遭受大劫,这也是常情之事。天机,不可泄也,天意,不可违也,不是谁都可以违之泄之。”

“我本非我,不可忘我。”此时,算地道人回过神来,他都不由喃喃地揣摩这一句话,他向李七夜深深一鞠身,忍不住好奇,问道:“敢问大仙,此言所指是何呢。”

这也难怪算地道人如此的好奇,毕竟,这一句话从他们先祖传下来之后,便已经传承了千百万年之久,世世代代相传,但是,在这千百万年之间,又有谁能揣摩这一句话的奥妙呢?

现在,李七夜如此随口而说,在这刹那之间,算地道人也意识到,李七夜一定懂这一句话的意思,所以,他就忍不住向李七夜请教了。

李七夜不由望了一下天空,目光瞬间深邃,在这刹那之间,时光犹如是停滞了一般,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的目光犹如是跨越了空间与时光,直抵于那最深处。

过了许久之后,李七夜这才收回了目光,淡淡地对算地道人说道:“也罢,你们先祖也是付出了代价,告诉你也无妨。在那尽头,他看到了身影,窥天也只是窥得一斑而已,不见全貌。可惜,他还是算迟了。”

若是在那遥远的岁月里,这一卦先算出来,对李七夜还是多少有意义,但是,对于当下的李七夜而言,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因为一切的奥妙,一切的答案,都已经是呼之欲出,他也是胸有成竹。

“看到了身影。”算地道人不由喃喃地说道。

李七夜这样的一句话,更是把算地道人引得云里雾里,毫无疑问,他们先祖当年一卦,肯定是见到了什么东西,什么惊世骇俗的东西,而且,此乃是万古天机。

在这一卦的尽头,就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他们先祖看到了一个身影,那么,这究竟是怎么样的身影呢?为什么,看到这样的身影会招来大劫,招来不祥呢?

这样的身影,这其背后,一定是有着惊天无比的秘密。

此时此刻,算地道人也明白,李七夜一定是能领悟或者知道,这身影背后是隐藏着怎么样的惊天秘密,只不过,他是无法参悟,使得他更是云里雾里。

“那,那究竟是什么样的身影?”算地道人也不由脱口而出,说了这样的一句话。

李七夜看了算地道人一眼,淡淡地说道:“这就不是你能知道的了,也不是你有能力所知的,此乃大劫,你若想窥得天机,那就是不祥。”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算地道人打了一个冷颤,在心里面为之毛骨悚然,他们先祖是多么的强大,多么的逆天,而且还能借助诸多无双之辈的手段,但是,在这样一窥天机之下,最终还是大劫难逃,付出惨重的代价。

这样的大劫,这样的代价,不是他所能承受的,甚至有可能不是他们当下世家所能承受的。

“小道明白。”回过神来之后

百日蔷薇 龚玥菲版金瓶1一5集

,算地道人向李七夜深深地鞠身。

“找到了,找到了。”就在这个时候,去打探消息的简货郎回来了,冲过来,对着李七夜大叫,高兴地说道:“我知道余家那群强盗躲哪里了,走,我们找他们算帐去。”

“找到就好。”明祖也不由松了一口气,然后瞪了简货郎一眼,说道:“不可胡言乱言,什么算帐,我们是去请回道石,这并非是寻找恩怨。”

明祖比简货郎平静明智多了,毕竟,余家不是抢了他们世家的道石,而是他们世家把道石当作陪嫁品嫁到余家的,所以,如果在这个时候,余家不把道石还给他们,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所以,此时,明祖当然不愿意把事情闹大。

“公子,我们启程去余家吗?”在这个时候,明祖向李七夜请示。

“去吧。”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早点取回,以免夜长梦多。”

在李七夜他们欲走的时候,算地道人犹豫了一下,最终,忍不住叫住了李七夜,说道:“大仙——”

“怎么,舍不得我们公子吗?想跟着我们公子干活?嘿,我们是需要一个干苦力活的。”简货郎立即调侃算地道人。

但是,算地道人不理会简货郎,他对李七夜说道:“大仙,洞庭坊,有一物,或许与大仙有缘。”

“什么东西?”李七夜还没有问,简货郎就迫不及待问道了:“是举世无双的仙物吗?或者还是万古遗留的古帝之物?”

算地道人神态一凝,说道:“是一个女童。”

“一个女童。”李七夜听到这话,也不由感兴趣了,淡淡地说道。

算地道人说道:“洞庭坊,前些日子,从别人手中买到了一个女童,这女童乃是从一个凶险之地出土,封于石中,栩栩

百日蔷薇 龚玥菲版金瓶1一5集

如生,洞庭坊欲拍卖之。”

“是化石吧。”简货郎听到这样的说法,也不由好奇,觉得奇怪。

算地道人轻轻摇头,说道:“只怕并非如此,以我之见,乃是一个活人,一个大活人,至今还活的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