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ruhbub.+cow 操死你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于是妖魔阿修罗等奇特六人组一路冲天……

冥河与蟾圣乃是最迷糊的两个。

咋回事?

这……啥关系这是?之前……怎地没发现?

妖魔妖魔……难道妖魔……真的要联手?

这……

更远的地方。

灵族之皇带着一道通天彻地的绿油油的光芒……也快要飞来了……

而地下一道白光,也已经来到了九重天上。

窈窕的身影,决然而来。

祖巫后土!

一道青色剑光闪过,呼的一声,已经将绿色长龙一般的灵皇超越过去。

灵皇有些懵逼。

忍不住挠挠头。

刚才……是什么东西过去了?

刷?

咻?

没看清……

怎么这么快!

众人此行的目的地

poruhbub.+cow 操死你

——紫霄道宫。

那泼洒金光的白衣道人款款而来。

看到元始与接引已经立身在门口,微笑行礼:“师兄,元始师兄安好。”

元始两眼看向旁边虚空,不理不睬。

接引叹口气:“又是为何?”

“机会难得啊!”

“这事儿……可是整得太大了。”

元始无意再听两兄弟说话,径自一转身,率先进入了道宫,找了个蒲团坐了下来,闭上眼睛悄然等待。

准提接引相视苦笑。

不过片刻之间,光芒接连闪动。

妖皇帝俊,东皇太一,妖后羲和,魔祖罗睺,阿修罗冥河,还有蟾圣,同时到来。

相互见礼,大家都是老熟人了,点点头,就进去了。

只有蟾圣,却是众人不知来历,未知跟脚

“敢问这位道友是?”准提目光中闪过一抹犹疑。

“道友可还记得,当初紫霄宫让座人。”蟾圣言语间分外感慨。

“原来竟是道兄再临。”准提脸色肃然空前:“多谢道兄,道兄先请。”

旁边的冥河老祖勃然变色:“红云!原来是你!竟然是你!”

蟾圣淡淡道:“托你这位平生挚友之福,我才有今时今日,如今的红云,就只是一头癞蛤蟆而已。”

冥河眼中露出凛然杀机,冷然道:“蛤蟆腿,也挺好吃的。”

准提淡淡道:“冥河道兄,杀孽太重,阿修罗族,不应该存于此世。”

冥河老祖深吸一口气,厉声道:“准提,莫要以为你为圣人之尊,便真的可以言出法随了!”

准提道:“无量寿佛。”

剑光一闪,却是通天教主带着左小多和左小念现临此境。

然而随着剑光乍现,煞气逼人,映得所有人得脸色尽是一片雪白。

冥河瞳孔一缩,下意识的后退一步,魔祖罗睺眼神却是一眯,战意大盛。

通天教主一松手,将左小多与左小念放下,随即转头看向西方二圣:“二位,又见面了。”

“师兄安好。”

“哪个是你师兄?”

通天不客气道:“少跟我套近乎!我的多个弟子,还在为你们做坐骑?你们倒是好大的胆子!”

准提淡淡道:“目前还留在西方教下的不过寥寥数人,其中乌云仙正在八宝功德池修炼,毗卢仙则是大彻大悟,归隐而去;至于坐骑……只得金光,虬首,灵牙三位,但他们有此际遇,乃是当年万仙阵的因果。”

准提微笑道:“这须怪不得贫道。”

通天教主只感觉一口气噎在了喉咙里,竟感无话可说。

当初随侍七仙。

只有长耳定光仙乃是真正叛变,其他的六人之中,金箍仙已然回归,乌云仙则是自始至终拒绝西方教招降,甚至拒不成人身,只是化作金鳌,在八宝功德池中闭目沉浸在自己世界中,对任何人都是不理不睬。

哪怕当初多宝去看他,他也是闭目自顾自的游动,并无任何说话,俨如一头寻常的金鳌。

再之下的毗卢仙乃是被西方教抓去之后,一朝万念俱灰,放弃一切,下落不明,不知所踪。

但让通天教主真正感到痛心的,却是沦为坐骑的虬首仙,灵牙仙,金光仙三人。

但正如准提所言,这其中却有很大的名堂,可算是历史遗留问题。

虬首仙等三人俱都是在当初万仙阵之时,被阐教三大金仙破阵擒拿,沦为坐骑的,其中虬首仙被当初阐教弟子文殊广法天尊收为坐骑,灵牙仙被当初阐教弟子普贤真人收为坐骑,金光仙则是被慈航真人收为坐骑。

再之后,文殊,普贤,慈航都成了西方教下的菩萨,可收服虬首灵牙金光却是在皈依西方之前发生的。

所以准提那一句‘这须怪不得贫道’这句话,将通天教主噎得不轻。

青袍一闪,元始出现在门口,看着通天的目光平静自然,淡淡道:“师弟来了。”

通天教主闷哼一声,偏头道:“不敢当大天尊师弟二字,吾乃截教通天教主。”

元始目光漠然,袖中青光闪了闪。

通天竟不由自主退后一步。

元始哼了一声,深吸一口气。

通天教主强硬的哼了一声,转头对妖皇帝俊道:“当初之事,妖族须亦得给贫道一个说法。”

妖皇帝俊脸上神色,眼中神光,尽都是无限复杂,却是半晌没有作答。

通天教主目光如剑,一瞬不瞬,注目于妖皇东皇二人。

妖皇与东皇都是深深吸气……眼中缓缓闪出来毅然决然……

羲和踏前一步,道:“孩子不懂事,自把自为闯下大祸……但当年妖庭被诸天封印,经年不得擅出;我等对此委实是不知情的。但孩子做下的事情,错便是错,此番事了,必当带他赴碧游宫请罪。”

妖皇还待开口说话,却被羲和拦住。

通天道:“妖后这般说,通天这般信,便在碧游宫相侯大驾了。”

魔祖罗睺淡淡道:“届时,吾也去见识见识传说中的碧游宫。”

通天教主剑光弥天,淡淡道:“碧游宫不是谁都可以去。更加不是谁都可以从那里走!”

罗睺眼皮一翻,一股锋锐劈面而来:“你是在威胁我?”

通天教主呵呵一笑:“便威胁你了,又如何?!”

两人剑拔弩张,火气十足,眼看就要动手操戈,气机已经相互牵引,一触即发。

接引急忙站出来打圆场:“此番相会,才为祖地重光,无量量劫之事,请两位稍安勿躁,因果是非自有了断之刻,何必急于一时。”

两人还未回话,随即就看到白光一闪,一个女子身影出现,淡淡道:“诸圣汇聚,我巫族岂能缺席。既然几位哥哥不在,便只好由我前来,列席一听。”

众位大能的脸色为之肃然,更齐齐稽首行礼道:“后土妹子别来无恙。”

后土淡淡道:“失败者便要有失败者的觉悟,吾自做好自己的事,千秋万代,又能有什么变化?别来无恙四字,恁的多余。”

“此番重唔,终是幸事。”元始声音温和:“后土妹子,天道未尽,因果难凭,变数千万,未来的事,便是天道,又能有几分把握?”

后土躬身行礼:“是,师兄说的对,是我失态了。”

众人尽皆笑而不语,丝毫不见忤色。

随即众人又将目光投注到了左小多和左小念的身上。

一时间,无数人眼中尽都闪过浓浓的意外不解之色。

各人神情复杂各异。

但见左小多胸前衣衫上,似乎是一幅图画,一白一黑,两条鱼在前胸欢快的游来游去,每游一圈,便有一圈道韵,荡漾而出。

众人看得清清楚楚。

那,分明是太清圣人的法宝。

怎么会在这小子身上?

这家伙,是何来历?

难道?……莫非?……

元始目光平视,注目于那两尾欢快游动的阴阳鱼,良久才断然开口道:“此子,不错!”

这句话意思很明显。

这小子,我罩了!

“的确不错。”

下一刻,准提接引亦是齐齐开口应和道。

魔祖罗睺没有说话,眼中却闪过一抹惊疑不定之色。

这家伙身上,怎么……似乎,隐约显现有弑神枪的气息?

难道?……莫非?……

而妖族东皇太一,妖皇帝俊,妖后羲和则是不约而同的死死盯着左小多,眼中神色更是复杂难明。

这小子身上,怎地会有三足金乌的气息……

难道?……莫非?……

而后土娘娘妙目一闪,却也是将注意力凝注到了左小多身上。

这小家伙的身上……分明流溢着水火两位哥哥的功法气息……这是怎么回事?

可这小家伙也不像是巫族,分明只是人族小子。

所谓水火不容,五行生克之中,以水火生克最是明显,水盛灭火,火旺沸水,绝难有水火可以共存的情况,可是在这小子的身上,却呈现处水火相济,完美融合的迹象……

这事儿,实在是令人费解啊!

难道?……莫非?……

冥河老祖与西方二圣的眼中也同现诧异之色,我的……我的金莲气息?

怎地……

难道?……莫非?……

一时间,大家尽都陷入诧异迷惘。

这……怎么回事?

一眼看上去,这小子怎么好像跟在场每个人都有些关

poruhbub.+cow 操死你

系羁绊?

可……这怎么可能呢?

这得什么的机缘、气运,才能将如此之多的因果羁绊尽都牵连到一个人的身上?

这小子此际就这么一头雾水一脸懵逼的跟在通天旁边,似乎若无其事,又似乎一切都与他无关一般……

大家都在看你,难道你不晓得啊?

左小多心中也是诧异。

咋地了?

怎么地我一来之后一个个的都用这种奇怪的目光看着我?

难道?……莫非?……

……

【今天一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