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佛 呦女导航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秦卿这话接的太快,话音落下,周围瞬间安静。

没人敢动,秋云和另外两个手下,都跟木头人一样,面无表情的站着。

秦卿拉着他的手,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谢晏深弯下身,一边掰开她的手指,一边亲了亲她的唇,说:“试试看。”

秦卿用鼻子发出一声冷哼,“我不让你去呢?”

谢晏深没管她,只朝着秋云看了一眼,拿了伞就出去了。

秦卿咬了咬牙,忍不住追出去,秋云反应迅速,在她冲到雨里的瞬间,立刻把她拉住。秦卿止步与门口,她看着走到院门口的谢晏深,喊道:“最后一次!”

“谢晏深,你跟她说清楚,解除婚约!听到没有。”

谢晏深步子没停,两人很快出了院门,大门缓慢关上。

秋云见她慢慢松了力,才放手,小声抱怨说:“您以后可不能再这么任意妄为了。”

秦卿哼了声,说:“论任意妄为,我远远比不上你家深哥。”

说完,她就一甩头,回了暗室内。

……

谢晏深到河边时,秦茗和袁思可就坐在雨里。

秦茗不肯走,袁思可也只能陪在旁边,原本还撑着伞,秦茗想要淋雨,袁思可就没办法,也只能陪着。

谢晏深让手下的人在后面站着,自己撑着伞过去。

袁思可先看到他,立刻默默无声的走开。秦茗立刻就察觉到,她只睫毛微微动了动,并没有转过去看。

老太太打了两个电话过来,她都没接。

这会,手机在袋子里又开始震动。

谢晏深走到秦茗跟前,雨伞往她的方向移过去。

她缓慢抬头,朝着他笑了笑,说:“你可算是来了,我等了你好久。”

“我回去了。”

“袁思可跟我说了,我知道你回去了。”她又低下头,拿过旁边的袋子,将手机拿出来,递了过去,“是奶奶的电话,你接吧。”

谢晏深接过,面不改色的接起了电话。

“奶奶。”

“我们已经在回来的路上,您别担心。”

又说了两句,谢晏深挂了电话,“起来,我让人在酒店开了房间,你先去洗个澡,把衣服换下来。”

秦茗没动,微不可闻的叹口气,说:“那天晚上,我偷偷进了你的房间,但你不在。第二天,你身体就不好了。我一直想知道,那天晚上你去做了什么。但我没脸问,因为问了,我无法跟你说清楚,为什么那天夜里我要偷偷进你的房间。”

“秦卿被送走后,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就降到冰点,来了西池以后,你几乎都没怎么跟我说过话。刚来没两天,你

欲佛 呦女导航

就去山寺静心,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等你回来了,又突然病倒,我刚才想了好久,你明明是去山寺静心,怎么回来没两天,身体突然就坏了,坏的那么快,那么急。”

“我们到西池那天,秦卿就脱身了。”她笑了笑,“是不是秦卿来了?”

谢晏深没回答她的话,只是微微弯身,拿起放在地上的几个袋子,“走了。”

“你已经开始狙击小叔的公司了么?”

“走不走。”

“既然她都已经回到你身边了,为什么不能放过?”

“秦茗,你现在没有资格替任何人求情。”

“其实我猜到没那么容易困住她,如果她不能自己放弃,如果你不放弃,那她一定会回来。她做到了。”

“是么?”谢晏深的语气冰冷。

他到底是没有将秦卿所遭遇的告诉她,“走还是不走?”

秦茗闭了

欲佛 呦女导航

闭眼,“走。”

她站起来,眼前突然发黑,身子一晃,差点倒下,被谢晏深及时扣住了手腕。

秦茗下意识的回握住他的手,“晏深,我不会再做你不高兴的事儿,放过小叔吧。他走到今天并不容易,是我求他,他才没办法答应的。”

“你放心,你的发小在帮他,他没那么容易倒。起码,我现在还吞不下沈氏,你可以放心。”

秦茗眼睫微颤,没有再说话。

谢晏深让袁思可过来,送了一把伞,递给秦茗。

随后,两人去了镇上的酒店。

秦茗洗了个热水澡,换好衣服后,两人才一块回到西池。

秦茗没再说话。

进房间之前,谢晏深叫住她。

她回过头,面上没什么表情,连眼神也没什么光。

谢晏深说:“以后不要做这种傻事。不要在我身上费心,也不要管秦卿如何。你我之间的计划,不会改变,别忘了,你真正想要做的事。”

秦茗苦笑了一下,点点头,“晚安。”

“晚安。”

喜欢荒野玫瑰请大家收藏:

  • 版权声明:本站网络整理文章,于2021年8月2日18:17:30,由 叉子网赚 发表,共 1512 字。
  • 转载请注明:欲佛 呦女导航 | 张一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