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开放的浏览器 3d肉蒲团之极乐宝鉴国语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

和风煦煦自南方,吹在枣树嫩芽上。枣树芽心嫩又壮,母亲养儿辛苦忙。

和风煦煦自南方,枣树成柴风吹长。母亲明理又善良,儿子不好不怨娘。

寒泉之水透骨凉,源头就在浚邑旁。母亲养育儿七个,儿子长成累坏娘。

黄雀婉转在鸣唱,悦耳动听真嘹亮。母亲养育儿七个,难慰母亲不应当。

……

竟然是一首歌颂母爱的歌!

曹昭,你好死不死的唱这首歌干嘛啊?

而且唱得还五音不全!

声音还这么大!

把沿街的住家户的灯都唱亮了!

“曹昭,你是要把臭鸡蛋号出来扔咱车上吗?”慕南陵终于忍不住嚎道。

曹昭吓得魂都要没了。

豆芽娘会不会觉得他在讽刺她?

他没有,他真没有啊!

他正要为自己申辩,沐小溪开口了:“你在讽刺我吗?”

曹昭吓得赶紧说:“豆芽娘,属下没有啊!”

慕南陵轻啧一声道:“那就住口,别把巡逻队引来了”

“是,慕爷。”

接下来,一路安静。

回到了锣锅子胡同,沐小溪下车,慕南陵涎着脸跟着一起。

到了家里,小豆芽迎了上来,抱住沐小溪的腿:“娘你去哪里了?”

“儿子不怕,有爹爹呢。”慕南陵发声。

小豆芽一看后面,立刻喜笑颜开,道:“是去爹爹家了啊?”

沐小溪没回答,慕南陵点了点头。

小豆芽放心了。

沐小溪拉着小豆芽就往里走,冷声说道:“覃鹊仁,关门。”

覃鹊仁问了句:“慕爷,你要进来吗?”

慕南陵看着沐小溪的背影,低声道:“我就不进去了,她心情不太好,你们哄着她点。”

覃鹊仁:“好的。”

进了卧室,沐小溪坐在椅子上,大丫去端了一盘包子上来,还是热的:“师父,你吃包子吧,你爱吃的豆腐干碎肉的馅。”

“好的,你睡去吧。”

大丫又为她倒了一杯热开水,这才出去了。

沐小溪捡起一个包子来就吃,小豆芽就往她的床上一躺:“娘,今晚我跟你睡。”

娘亲最近总是犯病,他得守在她身边才放心。

沐小溪“唔”了一声,大口吃着包子。

但她的心情依然难以平复,她竟然还有一个女儿,和小豆芽一般大,还是龙凤胎……

明天她一定要去澔月观找二师父,问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哎,怎么会这样呢?

一个小豆芽够她操心了,她也实在做得不像一个合格的母亲,现在又冒出一个女儿来,真是令人头大啊!

小豆芽睡在床上,却在偷偷观察她,见她神色不好看,便小心翼翼地问道:“娘,你怎么了?”

沐小溪咬了口包子,含糊道:“都在骗我。”

小豆芽顿时做贼心虚,以为娘亲发现了他和妹妹之间的秘密,立刻不打自招了:“娘,我不是故

最开放的浏览器 3d肉蒲团之极乐宝鉴国语

意要骗你的。”

最开放的浏览器 3d肉蒲团之极乐宝鉴国语

沐小溪皱眉,斜眼看向他:“怎么,你也知道?”

小豆芽心虚地瞅着她说:“我是知道了,妹妹是我的亲妹妹,但是担心你不肯认妹妹,所以一直没跟你说……”

沐小溪神色一震,包子噎在口中。

卧槽!就连小豆芽都知道那个小丫头是她的亲妹妹,只有她不知道,原来所有人都把她蒙在鼓里。

沐小溪生气了,将手中的半个包子往盘子一扔,对着小豆芽说道:“你出去!不要在我屋头睡!”

头疼又开始了,她甚至觉得胃里也难受起来,看着小豆芽就觉不顺眼。

因为他长得太像他的那个渣爹了。

“娘!”小豆芽扯着被子角,不肯起来,但心里又十分心疼娘亲:“娘,我真的不是故意要骗你的。”

沐小溪上来,一把掀掉了他身上的被子,将他从床上拎了起来:“出去。”

于是,小豆芽便被沐小溪丢出门外去了。

“砰”!

房门关上了。

一口吹熄了油灯,卧室里一片漆黑。

沐小溪坐在椅子上,垂着头,陷入进无尽的黑暗之中。

是她自己有问题吗?

她现在已经完全把自己带入到了原主的身份里去了,一心里都是为自己鸣不平。

就算按照这个社会的道德标准,自己做了越轨之事,可是那时的自己不过是个痴傻的女子,并不能算是一个有着完全行为能力的人,要说道德败坏也应该是那个慕南陵吧。

他们这不是欺负人吗?

现在,她应该毫无芥蒂地认回那个小姑娘吗?毕竟是她的血脉。

而且,她还不应该不高兴吗?

哎,脑壳痛。

比自己做学问,功课医学难题还复杂。

真的,她这种性格就只适合专研学术攻关科技,一点都不适合去应付这等复杂的人际关系。

无力,她觉得好无力。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另一边的慕南陵,回到城主府后也是难以入眠,满脑子都是沐小溪。

“咕咕咕~”

窗前有个什么东西在叫。

慕南陵心里一动——是沐小溪家的鸽子。

他起身来,走到了窗边,正好看到一只灰色鸽子停在了他的窗棂上,是灰机,窗棂的上方还飞着一只白色鸽,是雪羽。

两只鸽子除了分开执行任务外,一般都是形影不离的。

慕南陵从灰机的脚环上取下了一张字条,上面写着:“爹爹,娘亲不开心,你给她说说甜言蜜语吧。”

嗯,这主意还真不错。

沐小溪是个才华横溢的女子,就应该用优美的情诗来打动她,拨动她的心弦才对。

这小子,又来给他爹支招来了。

于是慕南陵兴致勃**去到了书房,亲自捱墨,提笔写下了一首情诗——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噗——

好吧,实在是诗才有限,偷了别人一首诗,塞进了灰机的脚环里。

然后他又往雪羽的脚环上塞了个字条——

“娘子,无论如何,别人都不该替你擅自做主,我永远支持你。”

卧槽,这锅甩的!

????这番话,给了沐小溪很大的触动。

“你真的这么觉得吗?”

“真的。”

“你不是说小姑娘是无辜的吗?”

“小姑娘是无辜的,你也是无辜的。”

喜欢天才萌宝:重生娘亲是大佬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