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男孩 不再是朋友的夜晚第三集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事有轻重缓急。

如八荒图录和当前南蛮山脉遗迹的开启。

更有大小差别。

比如。

南蛮巫神此去离开,必然会严苛调查世外生灵之事。

这是大事。

李云逸明白,以他当前的武道境界,这种事自己还没有能插手的力量。

他所能掌控的,只是一些小事,一些细节,力所能及。

如燃血天碑的变化。

如当前巫族和血月魔教之间的争锋!

尤其是后者。

当然,争锋只是表面。对于巫族来说,此战最大的意义,就是维护他巫族的荣耀,也是一场针对血月魔教的复仇之战。

但是。

对于血月魔教魔修,或者说第二血月呢?

他们定然也有自己的目的,而且,作为统帅和棋子,他们的目的并不相同。

第二血月是为了从这些遗迹中探查天地大变的痕迹,从而得到自己想要的好处。

而血月魔教众人……

新旧之争!

第二血月是如何做到让他们如此听话,来到南蛮山脉遗迹进行最终碰撞的?

“好处!”

熙熙攘攘,皆为利往。

第二血月定是给他们许下了极大的好处,并且,这好处极有可能正是来自于南蛮山脉遗迹!

李云逸尚不知道第一教主和赤月神晶的事情,但已经通过自己的智慧大致判断出血月魔教众魔圣的心思。

这是很关键的一步。

尤其是现在南蛮山脉遗迹已经开启,而它们深处更可能蕴藏着和这次天地大变相关的秘密。

所以。

呼!

李云逸深吸一口气,眼底精芒闪过,幽幽话声闯荡整个大殿。

“是时候开启第二步了。”

第一步,是震慑。

无论是风无尘福公公熊俊等人的出手,还是协同巫族圣境发动对血月魔教魔圣的围剿,都属于此类。

震慑的不仅是血月魔教,同样也是巫族。

起码从现在看来,自己的这第一步计划还是相当成功的。发现血月魔教内部的新旧之争,更给自己这部分计划创造了极大的便利和好处。

现在。

确实是执行第二步的时候了。

“狩猎!”

李云逸眼底一抹精芒暴起,当即……

南蛮山脉。

一方山谷。

它的周围没有任何遗迹,哪怕距离这里最近的遗迹,也在百里开外。因此,不管是在南蛮巫神还是第二血月通过巫族圣境和血月魔教魔圣的视角凝化的光幕,都不曾出现他们的影子。

唯有。

宣政殿有。

当李云逸凝化光幕,向南蛮巫神证明自己可以借助信仰之力洞察遗迹内部时,这片山谷出现了。

里面人很多,超过了二十之多。

此时,从表面看去,几乎所有人都在闭关修炼,但是从他们不时抬起,精芒闪烁的瞳眸里可以知晓,他们此时的心情,远远没有表面那么平静。

期待。

迫切。

战意蒸腾!

一颗心早就被周围天地不时传来的天地震荡和大道波动牵引了,尤其是其中的魔煞气息,更让他们忍不住想要立刻杀入其中。

更何况现在。

天地震动,各种各样的异象于天地间出现,代表着各大遗迹的正式开启。

他们真的快坐不住了,一双双焦急的眼眸在中央两道身影上反复横扫,如在催促。

其中一人正是张天千,此时他也感受到了这片山脉各处迸发的大战,心头迫切。

可他身边。

神秘的业果之主特使始终一片平静,盘膝坐地,似乎根本没有感受到外界发生的一切。

张天千忍不住就要追问。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出手?

杀意磅礴,这是针对血月魔教的。

野心勃勃,这是对于此间南蛮山脉遗迹!

无论出自哪一点,在张天千看来,自己等人都该出手,不该隐藏在这里了。

毕竟。

邬羁之前的许诺就是这个。

不仅会给他们向血月魔教报仇雪恨的机会,更会给他们进入遗迹的机缘。

现在,难道还不是时候?

张天千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想要追问了,事实上,当这些遗迹尚未正式开启,各种天地异象没有出现之时,他们就已经忍不住问过一次了。

“等。”

“还不是时候。”

邬羁的回答简单而直接,充满不容置疑的味道。

如果是在双方结识之前,如果邬羁用这样的语气和他们说话,他们定会置之不理,按照自己的心意行事。

可现在。

且不说拿人手短,吃人手软。单单是中途邬羁离开了一会儿,但回来之后,就已经展现出了圣境二重天的威压和气息,就足够让他们感到震撼了。

是真的!

这让他们忍不住想起,在第一次见到邬羁之时,后者曾说过,不过半个月的时间,后者就能突破圣境二重天……

事实就在眼前。

邬羁,真的做到了!

言而有信?

其中的震撼是无形的,让他们一时间再也不敢对邬羁的决策产生质疑。

但是。

该出手时还是要出手的吧?

“张兄?”

“要不要再问问?”

听到耳畔传来众人迫不及待的传音,张天千终于一咬牙,决定再问一次。

可就这时,突然。

呼。

邬羁身体一颤,在所有人惊讶的注视下睁开了眼眸,眼底闪过一抹意外之色。

张天千立刻眼瞳一亮,凑上前来。

“黑龙特使。”

“敢问可是业果之主大人降下法旨,我等终于可以出手了?”

张天千字里行间的迫切之意展现的淋漓尽致,邬羁对此一点也不意外。事实上,南蛮山脉遗迹开启,李云逸竟然这么长时间没有下达新的指令,他也很奇怪。

因为,在这个节骨眼上,时间就是一切!

遗迹正式开启,意味着巫族和血月魔教之间的争锋必然会再上一个台阶,所有人都会争相进入其中,留在外面显然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但。

李云逸为何这么久没下令?

邬羁并不知道,燃血天碑突然降临对李云逸产生的震动。但,只是这次的命令,也同样让他感到了意外和惊奇……

“是。”

“吾主有令,我们,还出手了。”

呼。

邬羁说着从地上站起,立刻,包括张天千在内的所有中神州圣境皆是如此,压抑许久的战意无法再克制,弥漫蒸腾而起,虚空轻轻震荡,眼底甚至都显出了一丝血红。

那是仇恨。

对血月魔教的血海深仇!

“请特使下令!”

“我们从何处开始下手?”

追问声接连响起,充满迫切,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邬羁一人身上,跃跃欲试,恨不得立刻找一个遗迹下去,杀个痛快。

这时。

邬羁扫视一周,道。

“我明白诸位复仇心切的想法。更清楚的知道,此间遗迹对于各位的重要性。但有些话,本特使还是要提前说清楚。”

“此番行动,我等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斩杀血月魔教魔圣!”

“至于其中机缘……如果唾手可得,诸位自然可以尽情索取,但若是会耽误我等杀人的计划,还请各位克制。”

“此乃吾主之令,希望各位可以慎重对待。否则,万一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可休要怪本特使不仁义了。”

主在杀人!

业果之主的命令!

说实话,邬羁这番话说出来,的确很让人不舒服,约束太强,更和一些人心中对从遗迹中得到好处传承的想法产生了冲突。

但好在,大部分人心中,还是对复仇的渴望更旺盛的。

“好!”

“谨遵特使之令!这次,我们必要杀个痛快!”

“特使与业果之主大人能为我等创造出这等复仇的良机,已经是我等此生最大的幸事了,哪里还敢贪图其他?”

“至于遗迹里的机缘传承……待我们把这些个魔崽子全都杀了,再拿也不迟!”

一时间,人声鼎沸,附议者无数,张天千也在此列。

有些人闻言,眼底的不甘之色也淡去了不少。

不错。

人是活的,遗迹是死的,总不会长腿跑了。把血月魔教魔圣尽数杀了,这些遗迹里的好处,不还是尽由自己等人索取?

事有轻重缓急。

如果抛开邬羁话中的“威胁之意”,业果之主这命令,倒是没错。

看着众人脸上洋溢的杀意和鼎盛情绪,邬羁也忍不住点点头,再次开口。

“好。”

“只要诸位认同吾主的这一提议就好。”

“至于从何处开始……”

呼。

人群一下子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眼睛都死死盯着邬羁,只等后者一声令下。

可是就在这时,让他们错愕惊讶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说话中的邬羁突然一抬手,指向人群……不,应该说是站在人群外的一人身上。

“这,就由邱影兄弟来定吧。”

嗯?

什么鬼?

自己等人的第一次行动目标,邬羁竟然没有道出答案?

并且。

邱影?

为何是他?

人人错愕,惊讶朝邱影望去,眼底充满了不解。因为在他们的印象里,邱影几乎是印象最淡薄的那个,这些天一直游离在队伍之外,从来不和任何人接触,包括邬羁在内也是如此。

甚至。

若不是邬羁此时突然把手指指向后者,他们都不会以为这人还在队伍里。

斗篷下。

一张同样充满错愕的脸映入众人眼帘。

邱影也是和他们一样的表情,似乎对邬羁这提议有些不可思议,直接反问。

“我?”

“为什么?”

邬羁再次被众人的注视淹没,眼底一抹异色闪过,老实回答道。

“我也不知。”

“这是吾主的认定。按照他的说法,此次血月魔教为南蛮山脉遗迹争夺,也必然会面临选择。而邱兄,应该是最能够寻找出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那方遗迹的人……”

“对于吾主的判断,我不敢非议。只想问邱兄弟一声,邱兄弟可否如吾主所言,为我等找到那方遗迹?”

杀人?

不!

也可以抢夺遗迹!

张天千等人闻言,终于明白邬羁这话的意思,与此同时,他们望向邱影的视线更加困惑了。

为什么他能够对血月魔教的需求最为了解?!

对于这个问题,邬羁也心有疑惑,只是全程按照李云逸的叮嘱说的。可就在这时,他们不知道的是,当邱影听完这些话,斗篷下,原本就苍白的脸上,突然更白了。

望向邬羁的眼瞳猛地一颤。

心头狂震,悸动炸裂!

就像。

一个人被揭开了心底埋藏最深处的伤疤!

“他知道了我的身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