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色小说 自闭症先生的宠妻日常

  • A+
所属分类:未分类

对于苏凡来说,他只需要混入大元国境内即可,而且还得有个有据可查的身份。

至于说把人送去清风城,这一点苏凡就管不着了,毕竟他只是跟着寒刀门的人,至于李老门主还有没有打算要送就不好确定了。

这一次寒刀门可以说是损失惨重。

除了李老门主之外也就剩下他女儿李蓉蓉,二胖三个人,十几个人的小势力,如今就剩下了三个人,也是可以宣布解散了。

李老门主调息了片刻,在二胖的帮助下处理好伤口,这才转头看向了黑衣人这边。

他很清楚眼下的情况,黑衣人的出现是因为苏凡的缘故。

而他们几个人能活下来也是因为苏凡。

现在他们完全可以拒绝继续护送,甚至可以讨要一比丰厚的资金出来。

可是他开口的话对方会轻易的给吗?

或者说他们这几个认拿了钱之后该怎么办?

大元国那边的几大势力肯定都知道他们的存在,一定会想办法打问他们的消息,然后杀人灭口。

如此一来,他们

色色小说 自闭症先生的宠妻日常

迟早都得死!

但继续护送下去,到时候在清风城内隐姓埋名,或许还能躲过一劫,毕竟清风城可是有不成文的规矩,进入这里的人都将受到城内所有人的保护。

大明和大元的人都不能继续追杀下去!

当然,清风城内的人是可以动手的,毕竟这里可是混乱之城。

可是想要活下去就得有这样的风险不是吗?

在清风城换一个身份离开,然后彻底消失在江湖上不正是他们最需要的吗?

“阁下放心,护送我们会继续下去!”

李老门主沉声道:“但箱子里的人不知道能否放出来?这么久的时间过去,我担心……”

“李老门主尽管放心,人不会有事的,至少在七天内不会影响到你们。”

黑衣人说了一声,随即便看向了苏凡。

在他的眼里,苏凡才是真正有实力护送的存在,寒刀门的人本该在白天的时候就已经死光了的。

他之所以对李老门主如此客气,也是因为苏凡在这里。

“萧少侠,我们明天清晨出发?”李老门主试探性的问了声。

“随你们。”

苏凡笑了笑,道:“不过有件事情你们必须得清楚,胡娃儿死了,他的那几个兄弟可能是个大麻烦。

色色小说 自闭症先生的宠妻日常

“只要尸体处理好就没问题!”

李牧起身皱眉道:“用洛贝陀的尸体来隐瞒这里的一切,就算是黑龙寨的人来了,他们也只能当做是洛贝陀出的手。”

的确,洛贝陀的尸体确实能有大用处。

但现在洛贝陀的尸体是林白玉控制的,这兄弟装样子的本事太强,不得不让人佩服。

苏凡也没再多说什么,毕竟李牧的这个办法也是可行的。

众人处理了一番伤势后,便开始休息了起来,黑衣人则是离开了这边,打算掉头去帮其他的人,从而达到蒙蔽视线的效果。

这边有苏凡跟着,他也是放心不少,只要到了清风城之后,他们这一切事情都将安稳下来。

翌日。

天际边泛起鱼白之色,李老门主他们也是匆匆上路,彻底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想要达到清风城还需要几天的时间,这期间有黑衣人帮忙拖着,他们也能顺利不少,唯一的麻烦就是黑龙寨的人。

只要黑龙寨的人不会发现胡娃儿是他们杀的,那就不会有什么事情。

黑龙寨这边也没有什么发现,毕竟胡娃儿的性子他们都清楚,外出找娘们没有个几天,也不会轻易地回来。

而这个时间正好给了李老门主他们护送喘息的机会。

清风城。

大元和大明交界商道上最后的一座城,也是最大的一座城池,这里没有所谓的城主,也没有什么官兵之类的。

能在这里的,几乎每个人手上都沾过血。

别看周围都是一些什么行脚商人,这些人手上的血,不比江湖人的少!

以往走商的人,也都是从龙门或者嘉峪关这种关口走,毕竟有官兵来往,他们也能安全不少。

敢走这明元商道的人,那都是虎狼之心的人。

还没有进入城池,城池门口就已经有不少的商人的吆喝,不过他们叫卖的都是上好的金疮药!

行走江湖的人,一般情况下可是都会带上一点金疮药,以备不时之需。

但在这里!

那可是真正的救命良药!

外面一瓶几钱的金疮药,在这里可是价值十两,这还是最低的!

这从门口开始一直到半条街,都是买药的,从金疮药到一些罕见的奇珍药品,几乎可以说是应有尽有,但价格也是高的可怕。

不过在一处换做明元楼的青楼楼顶,一老一少两人席地而坐。

老人身着麻衣,低头自顾自的写着字,一手狂草也是十分的霸气,颇有一番术法大家的意思。

另一边的青年身着金丝锦服,手执金盏,笑道:“老前辈,你说亲王他们知道我们做的事情,会不会直接调转冲清风城来?”

老人没有接他的话,一边写一边喃喃道:“苏凡失踪这么久,老夫猜他会来大元。”

嗯?

青年楞了一下,似乎有些不相信,但又有些相信,眼神变得古怪的时候又多了一丝的跃跃欲试。

对于年轻一辈来说,苏凡的存在无疑是他们崛起的最佳垫脚石!

如果能败了苏凡,那他们扬名天下岂不是轻而易举?

若是杀了苏凡,那青年一辈第一人的名头不就是自己的?

“别想了,虽然老夫没见过苏凡此人,但传闻未必有假,就冲他敢在大明皇宫拔刀闹事这一点,老夫是打心底佩服他!”

老人放下手中的狼毫毛笔,吹了吹未干的墨子,啧吧了下嘴道:“他若是真的要去大元国,老夫必将会阻拦他,去闹事倒是可以,但是若他转投大元,老夫哪怕是拼命也会拦下他!”

说着话的时候,老人的眼里闪过一抹狠厉,一股油尽灯枯感从他的身上散发了出来。

一旁的青年眼里闪过一丝惊诧。

“老前辈,你想和他拼命?值得吗?”青年沉声问道。

“大明很久没出过这样独领风骚的人了,哪怕朝廷不值得,但他也不该投敌!”

老人嚯嚯笑道:“老夫也活不了多久了,若是真的能在这里时间见到他,值得了!”

青年深深的看了眼老人,最后端起酒杯恭敬行礼。

“耶律庆荣敬前辈一杯!”

青年说着便仰头喝下了手中金樽中的酒水,然后钦佩道:“若是他真的出现在大元境内,在下必将出手,还望前辈莫怪。”

“随你吧,在这清风城内你不出手,老夫已经是很感谢你了,苏千户真的出现在大元国,你们有本事就打死他便是。”

老人轻笑道:“可别到时候被他反杀了,这小子胆量比你都大,如今敢大闹皇宫的人可就他一个了啊。”

“等他出现在大元再说!”

这耶律部族的青年高手也是一脸的不在乎。

老人瞥了眼他,随即长叹一声,这人明明是大元耶律部族的人,可是却对他这个大明的老卒很恭敬。

这清风城外人都说是没人看管,可是在某些人的心里,清风城那可是有人管的,而且还是独数大明国,并非是二朝共治!

时间一久,清风城也就变成了混乱城,当年被派来的老卒,因为一个早就被忘记的命令,独自一人镇守在这里几十年!

“小子,这幅字就送给你了,至于这清风城……”

老人不舍的看了眼外面吆喝和来往的商人,感慨万千:“我没办法交给你,也不能交给你,你办完自己的事情就离开吧,老夫也该为大明做最后一件事情了。”

听到这话,青年端着金樽的手微微一颤,酒水轻洒了出来,地落在桃木地板上炸裂成酒花,煞是迷人。

人活着,有各种的活法。

但也就是逃不过两种!

一种是为自己活着的,天大地大老子最大,潇洒自由江湖路。

第二种就是为别人活着,就像是这老人一般,为了一个大明皇帝早就忘记的命令,在这清风城内一待就是几十年,半辈子留在了这里。

值得吗?

在耶律庆荣的眼里,那是十万个不值得啊!

可是在老卒的心里却是十万个值得!

何谓兵将臣宦,别人或许说不出个三四五六,但是对于大明的某些老卒来说,只有四个字:

军令如山!

这也是为什么大明军将远胜大明文官之所在。

这时,一只信鸽从远处飞来,洁白羽翼飞快扇动,很快就落在了耶律庆荣的手中。

一卷纸条被他从信鸽血红爪子上取下,打开看了眼后他才缓缓起身。

“老前辈,我也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下次再见希望还有机会共饮酒!”

耶律庆荣起身整理衣服,恭敬对着老卒拱手行礼一拜。

没人知道他们二人怎么认识的,也没人知道他们之间的忘年情谊,更没人会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

这一别,耶律庆荣很清楚是永别了。

可是他还是心里抱着那一个侥幸,希望以后还能在见到这位大明最值得也是唯一值得他行礼的老前辈。

老卒摆了摆手,哈哈大笑道:“老夫这一辈子,最值得的就是认识你这小子啊,值得值得了……哈哈哈哈……”

喜欢我在锦衣卫打工的日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